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星图引之猜疑

作者:梦画长夜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有说错什么了吗?”李声钧忍着怒火,咬牙挤出笑容,“许老师,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许昔之皱着眉,脸上的慌张变成了疑惑。

他不记得了吗?

不过好像也是,昨天我踹开他的时候是看到了他的半张脸,可他好像一直是低着头的,不认识自己也是应该的。

那还是不要提起昨天的事情了,本来带他就很麻烦了,再串上昨天的事儿,万一面前这人是个事儿精,会引起过多没必要的麻烦。

“对不起,”许昔之冷淡的说,“是我说错了。”

李声钧虽然很不明所以,但对方已经道歉了,他也不想追着问,挺没趣的。

而且在刚刚面前这人正常说话的时候,李声钧通过他的嗓音,更加能断定他不是自己要找的许老师了。

七年前的那位许老师声音是很清朗的,而面前这位的声音则非常沙哑低沉。

“我能问一句,”李声钧保持着笑容,“许老师你全名是什么吗?”

“许昔之,”许昔之扫了他一眼,“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跟我来,我带你大致熟悉一下学校。”

李声钧很意外:“虽然人事部是说过会有人带我,是你吗?”

许昔之微微点头,绕过他走下了楼梯。

李声钧跟在他身后走了下去。

许昔之所谓的大致熟悉是真大致熟悉,他只是把李声钧带到初中部教学楼前面,拿手挨个指着各栋楼告诉了他那些分别是什么楼,就带李声钧重新上了楼。

许昔之的办公室是在教学楼三楼,他们初中部除了六楼全是办公室,底下是每层楼两个办公室,许昔之旁边原来是李声钧顶替的那个语文老师用的,他走了,自然是给李声钧用。

许昔之停在自己的办公室面前,对李声钧说:“站在这等我。”

李声钧:“好。”

许昔之进去拿了旁边办公室的钥匙,然后走出来递给了李声钧:“这是旁边那个办公室的钥匙,以后那个办公室就是你用了,你的工作钱老师应该已经在微信上和你交接了,你今天熟悉工作就好,明天再正式上课,你第一堂课我会去听的。”

李声钧接过钥匙,点点头说:“好。”

他借着许昔之开着的那条狭窄的门缝看了一眼许昔之的办公室,里面十分整洁,东西摆放得很整齐,地面干净得发亮。

许昔之转身,准备进办公室。

“许老师,”李声钧叫住了他,“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许昔之没有回头:“说。”

“许以清老师,他的办公室在哪里?”

许昔之愣了愣,声音冷了下去:“不知道,我和他不熟。”

“不熟吗?我看阳光栏里你们长得很像,名字也都是出自道德经,不是双胞胎兄弟吗?”

“不是,”许昔之声音更冷了,“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李声钧更疑惑了:“可是……”

许昔之没等他的话问完,就走进了办公室,将门关上了。

钱老师的办公室很干净,除了办公必备用品,没有再留下任何的“生活”痕迹了,李声钧在办公室里转了几圈后,就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第一节课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李声钧刚把之前钱老师留下的工作熟悉好,他心里惦记着许昔之和许以清的事情,就坐不住,索性出了教室门,想着去学校瞎走几圈,说不定还能看到许以清。

结果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遇到了。

那真的是一张侧脸与许昔之极其相似的脸,如果不是身形要稍微结实些和衣着不一样外,李声钧真的要错以为是许昔之本人。

许以清站在许昔之办公室门口,手才刚刚抬起打算敲门,另外一间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他疑惑的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一个年轻阳光的男人,此时正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许以清收回手,心里暗自思索了一会儿,便对当前的情形有了个大概。

于是他转过身,向李声钧走去。

李声钧很主动的上前了几步,笑着说:“你好,我是新来的语文老师,接钱老师班的,我叫李声钧,声音的声,千钧一发的钧。”

“名字很好听,”许以清弯了弯眼睛,露出一个柔和的笑,“你好,我叫许以清,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

李声钧心跳猛地加快,他几乎能确定了,七年前的许老师一定是面前这个人。

他有着和记忆里极其相似的声音,一模一样的身形,和一张笑起来很好看的脸。

而且李声钧和差不多能断定,他和许昔之一定是双胞胎兄弟,至于许昔之否认,那一定是有其他的原因的。

“许老师是来找……”李声钧突然发现有两个许老师着实不方便,至少在现在还没有和其中任何一个熟悉到可以直呼名字的时候,真的相当不方便。

“叫我名字就行,”许以清笑着说,“不叫名字的话,和学生们一样叫我小许老师也可以,我就是过来找许昔之有点事情,不过看上去他应该不在,你刚刚看到我这么惊讶,一定是之前见过许昔之了吧?”

“是,”李声钧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问,“许……许,小许老师,你和许老师,是双胞胎兄弟吗?”

许以清和只要一提到许以清连声音都冰冷了好几度的许昔之的反应完全不一样,他依旧是微微笑着,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说话的语调也让人感觉很舒服,是一个感觉特别好亲近的人,就像七年前的那位许老师一样。

“你应该也问了他吧,他一定说不是,”许以清说,“让人很不可思议对吗?这么相似的长相,一样的姓氏,连名字的出处都一样,居然不是双胞胎兄弟,很意外吧?”

他这话有点模棱两可的味道,李声钧一时拿不准,只好直问:“所以小许老师你们到底是不是兄弟?”

“不是,”许以清说,“我七年前来这所学校时,许老师早就在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也很意外,不,应该说所有人都很意外,但我们确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甚至在来这里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

李声钧张了张嘴,差点口不择言的飙出一句“那可真他妈巧啊”,但在喜欢的人面前不想表现不好,就生生憋住了。

他决定不再在这件事情上死磕,横竖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是个极其怕麻烦的人,来这个学校的目的只是为了找想找的人,既然找到了,那就只要顺应自己的心意,将那个人得到就好。

别的都没所谓。

“那真的很巧了,”李声钧笑着说,“小许老师有时间吗?如果有的话,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可以到我办公室坐坐吗?”

许以清笑着答应了,李声钧办公室在招待人这方面空空如也,连水都没一口,唯一招待许以清的就是一张黑色的转椅,许以清让他也坐,李声钧却坚持说不坐,就靠在办公桌上看着他。

许以清像是个天生三分笑的人,从刚刚到现在,他脸上一直保持着浅浅的微笑,但那笑却又不像做出来的那样假,能让人感觉到真心。

能让人如沐春风。

能让李声钧小鹿乱撞。

李声钧只看了一会儿,就移开了目光,盯着书柜一角,没别的,怕太激动了,心里的小鹿都给撞死了。

许以清一只手搭在办公桌上,撑着下巴看着李声钧:“李老师找我是有工作方面的事情吗?”

李声钧摇头,不是,他满怀期许的问:“许老师还记得七年前,一个叫岑知的高中生吗?山今岑,知道的知。”

许以清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好意思,我五年前曾经摔过一次,伤到脑袋了,就对以前的事情记不太清了,你问的岑知,是你的什么人吗?”

伤到脑袋了?

那一定很痛吧。

好心疼。

可他是忘记我了吗?

如果忘记了,那再把“我们约好了七年后要在九中见面”的事情说出口,只会让他困扰和觉得奇怪吧。

“有过这样的约定啊?

那现在能再遇见真的太好了,以后好好相处吧。”

他以前就只是把我当弟弟看待,现在如果知道了,那在困扰和奇怪之余,他会给的最美好的回应也不过这样了。

那还是不要说了。

我要重新开始,即便很难过,很不想抛开那些过往,可那是许以清回忆不起来的过往,他单方面揪着这点不放,是没有意义的。

李声钧想。

“现在好了吗?”李声钧发现自己说话都有些抖,他看着许以清,心疼的问,“脑袋,还疼吗?”

“早就好了,”许以清说,“现在没事儿了,只是你刚刚问的……”

李声钧忙说:“只是随便问的,并不是我的什么人,我还有一个问题,小许老师,你有对象吗?”

之前都波澜不惊的许以清似乎被这个问题惊到了,他收起笑容,挑了挑眉,问:“嗯?”

李声钧喉结上下狠狠地滑动了一下,他移开目光,低头看着地面:“就是,有对象了吗?”

“啊,”许以清又笑了起来,“没有对象,但是有正在追求的人,李老师这么问,是……有要介绍给我的人吗?”

李声钧心头酸胀,被伤着了。

怎么办?

他喜欢的人有喜欢的人了,可他并不想祝福,只想截胡。

延伸阅读

德尔格医疗设备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ayjz.shtml
德尔格医疗设备无论技术运用在哪里–临床环境、工业、采矿或紧急服务,都在保护、支持和拯

百福莱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neto.shtml
百福莱洗衣项目介绍:百福莱洗衣作为一家为城市白领打造的洗衣店,服务于社会精英阶层的品

涵奕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nuc7.shtml
涵奕箱包总部经销批发的水洗帆布包、帆布休闲、帆布双肩背、帆布女包、男帆布单肩包销量节

康迪斯婴儿服饰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xngg.shtml
康迪斯婴儿服饰是一家民营企业,经过了数十年的磨练,现拥有的“康迪斯”品牌童装、婴幼儿

骨之道养生馆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senr.shtml
骨之道是“弘扬民族医术、倡导绿色疗法、骨正筋畅脉通”的民族医健康。始创于唐开元年间,

汤氏洗衣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ujdr.shtml
“汤氏洗衣”拥有一批专业的高级洗涤技师,为我们的加盟连锁干洗店提供专业的洗涤技术支持

好慧学少儿教育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bsr2.shtml
上海微培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旗下有营养健康和幼儿教育两个业务单元。营养健康事业部在上海、

天淳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nfb9.shtml
天淳餐具是一家集科研、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高新技术规模化生产与市场销售为一

敬昊堂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a9ou.shtml
敬昊堂养生馆滋肾液位36种尊贵纯中药制成,使用安全且无任何毒副作用,不破坏机体组织,

QQbaby加盟  http://www.musiksarina.com/girn.shtml
QQBaBy摄影是专门从事婴幼儿摄影服务集拍摄幼儿书刊封面、婴幼儿广告摄影于一体的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东缘西份在线阅读原来如此

    还没想完的时候,张乾的手就覆到她脑袋上。他揉着她的头发:“瑛儿聪慧,若是你祖母、父亲还在......就好了。”张瑛抬起头,看到张乾流下两行清泪。这时,她才发现,他两鬓已有了些许白发。“祖父.......”许是张乾眼里的悲痛让张瑛感同身受,她这次的呼唤是由心底发出。说句实话,从她彻底恢复神智后,对张乾

  • 大魔天佛在线阅读第四节

    “小兰,这是姐夫,姜飞。”苏子志介绍道。之前,姜飞和张小兰没有见过面,并不认识,只是知道彼此的存在。在张小兰面前,苏子志欢喜又畏惧,看的出来,他十分喜欢张小兰。张小兰长的不错,身材苗条,瓜子脸非常白净,不比苏欣瑶差,而且相比于苏欣瑶,更多了一份淡定。只不过,她的脸上有些阴郁的疲惫,让她看起来,少了三

  • 木叶战记之第五章(5)

    因为有原主的学习记忆,所以慕莲倒是并不害怕学习。慕莲像原主一样认真努力,几乎每次大考小考都是全年级第一,因此她很受老师的喜爱和学生们的羡慕。但是她在学校除了学习以外,其余一切都很低调,她不喜欢交朋友,不喜欢和同学叽叽喳喳地讨论服装和美食。但是尽管如此,她因为优秀的成绩依然很受关注,同学们也乐意来找她

  • 亲爱的花妖先生在线阅读第8章

    在气势恢弘的钟鼎声中,秦国开始了新的一天的朝会。待秦王大臣坐好以后,侍中大人用洪亮权威地声音宣布:“宣公子政与公子成峤觐见。”幕后的这两位公子终于走上了台,似乎是要进行一场真正的对决了。公子政在殿外下了马车,在外面等候。一路上想着这个弟弟。公子成峤是他的异母弟,别人都说公子成峤是秦王最爱的儿子,嬴政

  • 布莱尔的推理在线阅读第9章

    “一、二、三、四、五……还是三十四个。”出发的时候少了两个人,经众人确认后,是一对夫妻,其中的妻子是午夜班车上唯一活下来的女性。夫妻俩分两批休息,如果他们是自己走的,那作为丈夫的男人等于两夜没睡。但这对夫妻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在场的竟没有一人知晓。当时大部分人都在挖夜明珠,没有哪个会时时刻刻守着睡觉的

  • 跟天道亲儿子谈恋爱小和尚

    陈七月和二雷子简单说明了来意。二雷子瞅了瞅陈七月,又瞅瞅靠在沙发上的白寒。“你俩就为了找一和尚把我这里砸了?”“哎呀,又不是有意的,白寒这不是没控制住力度嘛。”陈七月立刻打哈哈。二雷子的黄毛跟稻草似的竖在脑袋上,手里夹了一只烟。“我会让兄弟们给你留意留意。不过你也知道,兄弟们大多数晚上才出来工作,这

  • 我要重新做人在线阅读第4章

    这枚果实是她从六师兄手中要的,属于低阶三品灵果养颜果,吃了对面容特别好,尤其是对女性。在这天灵大陆上,灵果与灵兽一样,被分为三阶九品。一品到三品是为低阶,四品到六品是为中阶,七品到九品是为高阶。九品之上,即为传说的灵物,可幻人形,具备智慧。梁生欢送给小女孩的是低阶灵果,虽然是低阶,但也是三品,属于低

  • 我在古代画本子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洛天依是一个有点内向的女孩,害羞不敢主动打招呼,何况是那么一位美丽帅气的言和。言和玩手机玩的似乎很入神,没有发现正在靠近的洛天依。洛天依抬起头,装作若无其事地靠近言和,走到她身旁的时候,洛天依大叫了一声:“嗨,帅哥,在干嘛呢?”言和被突如其来的打扰吓了一跳,连忙把自己的智能手机装进口袋,脸上惊慌失措

  • 万里清风来第5章在线阅读

    盘古为开天地,斩杀三千神魔。天地开辟后,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万年,终于力竭而亡。身体化作世间万物,而盘古大神的脊椎骨在盘古死后,继续支撑着天地。完成盘古的遗愿,并且时时刻刻向着不周山四周扩散着盘古的气息。古朴、苍凉之气

  • 他和她的曾经在线阅读第4章

    秦禾的话让吴晴脸色一僵,支吾着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吴晴回过头,对上秦禾平静的双眸。那一双眸子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却是波光潋滟。乍一看的时候她不觉得秦禾有多让人惊艳,最多也就是清秀,偌大影视城里最不缺清秀的新人。怎么这会儿对上她的双眸,竟觉得惊艳?难怪周七二愿意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