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电竞小奶狗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只或或 来源:言情小说吧

三天后,庆门城外五十里土门镇乡衙大堂内。

陈然正向着八位学生介绍着面前的一名男子:“这是庆门城有名的梁炎梁捕头,今晚的行动一切听梁捕头的,我再重申一次,今晚只许看,不允许出手,帮助,阻拦等一系列行为都不能做,安静地做个旁观者。否则后果……”

陈然没有说下去,但众人却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这倒底是什么回事?这一直安静平淡的老师哪里来这样的威压之气。

“陈老师”霍都提出疑问:“如果有人向我们出手,我们也不能还手?”

“这个不用你操心,梁捕头会保证你们的安全,万一出现你们单独面对敌人的情况,一个字,跑!”

“陈老师”欧七七又问:“我和李怡也要参与?我俩又不武修,飞檐走壁的也不会啊!”

“捕快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修练者,也有普通人,今晚你们是一个团队,一个也不能少。”陈然意味深长的说:“你俩要尽快适应这样的节奏,如果不想以后成为大家的累赘的话。”

欧七七一头黑线,几个意思?这样的节奏?以后?难不成以后有大把大把的“课程”?

陈然转头对着梁炎说:“今晚这些不成材的学生就交给你了。”

梁炎一拱手“陈老师放心,我保证他们不会缺胳膊少脚的。”

陈然点了点头,然后一转身,就离开了。

离开了……

啥,就这样走了?不是全程陪伴的吗?学生们一脸不可置信,这老师这么不靠谱?

“咳咳”梁炎见各学生一副发呆的样子,赶紧咳了两声拉回众人的注意力。

“各位凌云学院的学生,今晚我们庆门城天字队捕头二十多位精锐尽出,目标是近期在土门镇附近的潜伏的一群强盗小偷为主的亡命之徒,初步估计团伙有四五十人,此次行为危险我就不多说了,刀枪无眼,死伤难免,相信陈老师已经跟你们说过了。我提醒一句,你们只是看客,是路人,不要仗着凌云学生的身份就乱来,记住你们陈师的话,不得出手干与我们的行动。你们准备一下,等我命令,随时出发。”说完就走到一边与另外两个捕快低语去了。

八位学生面面相觑,啥,围观捕快与盗伙干架?这也太刺激了吧。

“陈老师这么猛吗?这么快让我们参与这么血腥的事。”欧七七一时也有点接受不了。

“还好,不是说了吗,只是旁观。”张夏阳在几人中还算平静。

“陈师真的走了?不是在暗中保护我们?”李怡脸色有点难看。

“没事,我会保护你的。“徐璐一副大姐头模样过去安慰李怡。

霍都嘴角上扬。

震惊过后,八人开始讨论起今天的事,自己好好跟着陈老师出来院外授课,不是说好了,只是跟着捕快巡夜吗?不是围着小镇巡视一下,看看哪些地方要注意,知道巡逻是什么个回事就行了吗?怎么变得那么刺激,这学院真的允许吗?还有,你做老师的怎么就走了?

在发呆与等待中,慢慢到了下半夜,学生们紧张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下来,只是都没有睡意,又担心又兴奋。

一名捕快从外门匆匆进来,然后对着梁炎说了什么,梁炎马上精神一振,开始向身边几位捕快下达命令,然后对着八位学生说:“你们跟着我,不要掉队”

众人知道,行动要开始了。

梁炎带着八人来到了镇上一座酒楼下,轻敲两下后,酒楼门开,九人鱼贯而入,然后登上了三层,这里是镇上的最高点,楼层内没有点灯,众人只能依着微弱的月光来到朝南的窗前,朝南有几个窗子,窗子做过处理,有几处裂缝,众人可以在裂缝中看到镇上一角。

梁炎与一名正在透过窗缝观察的捕快低声说了两句,然后也凑向裂缝处。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霍都首先靠近一个窗前,学着梁炎向窗外看去,其余人也依样学样,整个过程都十分小心,没弄出半点声音。

众人看了一刻钟左右,镇上似乎一片安静,什么也没有发生啊。八人有疑惑的,有挠头的,有皱眉的,有不耐烦的,时不时有人转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见梁炎一直盯着,一动不动,也就没人敢说什么。

“等待,最需要的就是耐心。”梁炎依然头也不回,却轻轻说道,声音不大不小,八人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一阵汗颜,继续耐心看着裂缝外的小镇。

又一刻钟依然没有半点动静,再一刻钟,终于,梁炎低声说道:“来了“

众人精神一振,刚刚偷懒的,再次把头向裂缝处凑去。只见隔着一条街外,一家大户的侧墙边突然嗖嗖嗖的三条黑影一闪而过,看样子是翻墙进了那家大户家里,又等片刻,同一个地方,又是三条黑影翻墙而出,然后专挑黑暗的小巷子钻,不一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众人疑惑,为什么不见有捕头拦路抓贼的时候,梁炎却严肃的下达命令:“集合所有人,马上出发。”

旁边一个捕快应了一声,匆匆离开。

梁炎也没多说,向着众人一挥手,率先快步走去,八位学生知道肯定有什么后招,于是便也跟了上去。

跟着梁炎快速来到刚刚三条黑影消失的地方,梁炎观察了一下,又一挥手,向着镇子北边跑去,很快的出了镇子,路上不时有一队又一队三五个的捕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慢慢涌入队伍中,到了镇子外五里处,捕快队伍已经有二十来人,霍都他们在队伍当中,紧跟着梁捕头,队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欧七七与李怡开始有点吃力,但梁捕头一点要减缓速度的意思也没有,其他学生只能开始携带着两人跑着跟着。

又跑了几里,终于在一个小山头拐弯处,梁捕头一摆手,众人停了下来,呼吸也不敢大喘。梁捕头做了个手势,后面的捕快便五人一组分了四组出来,绕着小山消失在黑暗中,梁捕头带着剩下还有三人和霍都八人慢慢的沿着小山脊爬了上去,绕过山脊之后,只看到三面环山的小山谷内,有几间小茅房灯火通明,似乎还有数人围着火堆喝酒,看来今晚的目标就是这里了,众人想着。

山中某处一颗大树上,陈然藏身于阴影中,他当然不会任由着自己的学生置身于危险中,对于这几个并没有多少人生经历的孩子,陈然觉得还是让他们多接触一下所谓的江湖比起一直在学院里当温室的花朵会更有好处。陈然不介意学生们多受些苦头,甚至接下来会有更多类似的“课程”让他们自己经历,只要没有性命危险,没有伤及根本,陈然便只会做一个旁观者,不会插手这属于他们的经历。最大的成长便是自身的经历,陈然始终坚信着这一点。

清剿行动进行的还算顺利,陈然将整个过程中八个学生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有好几次霍都,徐璐都想出手助战,然而还是忍住了,当看到有数名捕头伤亡时,更多人都忍不住向前冲出了几步,想要做些什么,此时欧七七顾不得对血腥味的呕吐感大声地喝止了正要上前助战的众人,陈然有些欣慰,无论是少年们的热血还是欧七七的冷静,这是多么美好的,纯真的,一如当年的“他们”。

行动结束,交待了一下善后事宜,梁炎带着众学生回到了镇上的乡衙,陈然已经在大堂上坐着慢悠悠地喝着茶了,梁炎向陈然打了个招呼了,表示一下不辱使命之后,使离开了。

陈然看着学生们一个个面脸惨白,欧七七李怡两人已经端着桌子的茶水在喝了,陈然笑了笑。

“你们中很多人应该第一次见这么血腥的场面吧。感觉怎样?”

众人无声,想起今晚亲身的经历,三四十的亡命之徒,近三十名捕头,刀血相搏,血流一地,当场呕吐的,可不止欧七七李怡两人,看着尸身断臂,听着惨听连连,一群孩子没有当场崩溃,没有产生心里阴影,已经不愧于凌云学生这一身份了。

“霍都,说说你的所见所感。”陈然点名。

霍都咽了一下口水,深呼吸一下:“三十对四十,我方死三人,重伤五人,轻伤十余人,敌方死亡二十余人,剩下重伤或投降十余人,可以说是全歼。”

陈然有点意外,霍都竟然留意着这些数据对比,而不是心态上的变化。

“人数敌方虽占优,但实力参错不齐,捕头实力比较下平均,而且有团队配合,往往一个捕头有危险时就有其他人帮忙拆解。”张夏阳也说了一句。

徐璐想了想,说道:“其实那些匪徒中有一个很厉害,比梁捕头他们都厉害。”

陈然看了看她,示意她说下去。

“一开始那匪徒很难缠,打伤了好几个捕头,后来,好像被匪徒中自己人偷袭了一下,然后再被梁捕头他们围杀的。”徐璐有点不太自信。

众人惊讶的看着她,如些小的细节也能看得清楚?

陈然点了点头:“你很好,很认真,不过那个不是匪徒的自己人,那是捕头的暗棋。你们有没有想过,梁捕头怎么能跟踪到他们的老巢?”

“梁捕头早在匪徒中安插了自己人,今晚的那三个来镇上偷东西的人中,有一个就是暗棋。沿路给出追踪的痕迹,然后在关键的战斗中,给了那高手致命一击。”池中龙率先反应过来。

众人恍然大悟,终于把今晚所有理了个顺。

陈然只是微笑,然后站起,看着天色已经开始变亮,一个晚上过去了。

“给大家一刻时间,一刻后大门前集合,跑步回学院。”

众人一愣。

“老师,你是恶魔吗?”欧七七首先不干了。

“哦,还有,把今晚的经历思考一下,回去写一篇这次授课的感想。老规矩第二天上交。”

众人目瞪口呆。

傍晚,凌云学院门前,四五天前的那一幕又出现了,横七竖八躺着的八名学生,悠然漫步的教师,恶魔老师与苦逼学生的传说再起。

五天后,西陵官道上,两辆大马车,后面一辆是空车,前面一辆车上一名青年,一名老者,对坐着,正在品茶,并不在意路途的颠簸。

老者看了看车前不远处,正在上气不接下气长跑的学生,说道:“我说,陈老师,你的那两个女学生,并不是修武的吧,也这样训练真的没关系?“

青年回答:“自然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要求,我只是希望她们不是文文弱弱的一边倒罢了。”

老者点点头。

“倒是许老师您怎么也这样训练学生的?”青年看着前面那十来个凌云学院【宇字一号班】的学生有些好奇。

青年正是陈然,而老者是凌云学院【宇字一号班】的带班老师许青山,许青山已过耳顺之年,一头花发显得特别沧桑又有威严,是比较典型的严肃教师的形象,但这半天相处下来,陈然发现许青山却是一个慈祥的长者,一点也不严肃,反而十分和蔼。

一天前,陈然带着八位学生又一次院外授课,此次的目的地是西陵边关,越国与西蜀的边关小镇,越国是小国,从国都浮云城北到临江也就200多里路,此前陈然的学生跑了两日,浮云到西陵也就300多里,陈然也一样让学生们跑,但没有要求什么时候到达。今天早上在官道上碰到了同样是带着学生院外授课的许老他们,于是两们老师便坐到了一起,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学生们长跑,呵呵,真是一翻好景象。

许青山摆了摆手笑说道:“哪有,这不是在学院内流传起陈老师的恶魔教学法,我心中一动,觉得这或许能治一治这班学生,所以效仿起来了吗。我们可是在你们出发后好不容易才追上来的。”

陈然一阵苦笑,原本在官道偶遇就让他感到奇怪,现在许青山这么坦然反倒让陈然觉得难处理了。

“我带着学生来‘旁听’,希望陈老师不要藏私啊。”李青山哈哈一笑。

陈然知道这是要跟到底的节奏了,也罢,陈然也没想着要怎么个特殊对待。

一路上与许青山闲聊,知道【宇字一号班】有五十来人,这次许青山只带了主修武学的那十三人出来,其他的留在学样让相熟的任课老师照看着。

接下来两天多的跑步路程,两班的学生慢慢的较起劲来,好像在比谁家更有耐力来着,陈然也不作理会,谁没个少年好强时代来着。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凌云学院的班级的名称序列,原来只是个序列名号,并没有强弱之分,更多的是派系的区分,但后来强者越强的规律使得慢慢形成强弱班系,天班修武,地班主政,玄班兵工,黄班农医,宇宙洪荒变成了学院的鸡肋,被称为杂学班,宇和宙两字的班还好,起码被称为第二梯队,洪和荒两字的班级却基本被认为是学院就差劲的班级,将要被淘汰,毕业不了等等。

所以从一开始宇字班的学生便挑衅着荒字班的学生,宇字班的这些修武学生整体实力不错,都已经超过是养气中期,好些人是养气后期,还有两三人已经到达了养意阶,这长跑对他们来说是小意思,一开始边跑边说风凉话,徐璐气不过,先动起手来,少年间的茅盾来的快,去的也快,当宇字班的学生意识到这荒字班的学生里居然也有养意阶的,而且还不只一个,就收起了轻视的心态,第一次交手,荒字班输了,但却赢得了尊重。

事后许青山还对陈然感叹了一句,陈老师你这班学生深藏不露啊,要是让其他老师知道,你新收的八个学生居然就有两个是养意阶,都不知道有多老师妒忌了。

陈然只是一笑,他知道许青山的班上那两三个养意阶的学生,都不是新生,两个已经在学院两年,一个已经三年了,三年的那个已经是养意阶后期,再突破一下,就能到达学院毕业的最低要求了。毕竟在学院最多只有五年时间,很多学生在五年里都未毕能突破养意阶。

陈然也知道其实今年三百多新生,从入学的统计里,到达养意阶的新生也就十来人,十分一也没有,多数到达养意阶的新生都去了天地玄黄那些班级里。也难怪许青山说出此话。学生们的较劲也只是途中的小插曲,两位老师都没有过问的意思。

两天后,星夜,剑断山山壁上,陈然为众多学生讲术着剑断山的由来。

“十六年前,那时剑断山还叫龙尾山,西蜀边界山脉呈龙形分布,此处位于西蜀群山之尾,因此被称为龙尾山,那一年楚国借着嫁与越国国君的公主无故死于越国王宫为由,大军压境于珠江边,作出随时进攻临江城的姿态,要求越国作出合理解释,越国马上调军北上临江城,不知为何几乎把所有能战之军都调上了。

双方对侍十数日,不见有大动作。此时西蜀大军竟无声无色的出现在西边边界之上,当越国朝中收到消息时,西蜀十数万大军已经到了龙尾山一带,越国举国震惊。能战之兵都在临江,西方防线紧剩一万老弱之兵,先不说此时调兵回西边防线楚国是否会趁机进攻,但回防路程,日夜急行军也需要三四天,三四天足够西蜀大军吞下西边半个洲了。半个洲防线一失,兵临国都也只是顺理成章之事罢了。

就在越国存亡之时,越国大将军单身一人以不可想象的速度,一天之内从临江回到了西凌城,然后当夜孤身一人来到龙尾山与西蜀大军统帅对话,对话内容不得而知,第二日越国斥候来到龙尾山,只发现龙尾山断开,仿佛被天神用利器斩断,东西分崖,崖壁光滑,西蜀大军在西边慢慢后撤,竟是已经准备撤军。之后,大将军一剑断龙尾,逼退十万蜀军的传说不径而走,慢慢此处便成为百姓口中的剑断山。”

陈然说到这,看着面前的那一道山涧似的剑痕说道:“传说中,你们现在面前的这一道山间大道,能并排十辆马车而行的山道,便是当年大将军一剑之功。”

二十多个学生听到这,心中澎湃之情,一股热血上湧,少年谁没有这等英雄幻想。

“那位大将军应该已经到天地共鸣境界了吧。”有学生感叹。

“说不定已经是仙人不惧了呢。”

“不对,怎么我都没听过越国有人修练到天地共鸣境界呢。”

众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谜惑不解。

“陈老师,后来怎样了?”终于有学生提出的疑问。

陈然慢慢回答:“后来,西蜀军一退,西凌危机已解,那大将军又返回了临江,楚国估计也是听到西蜀撤军消息,便也勉强接受越国方面对楚国公主一事的解释及赔偿,后来退军了。”

“那位大将军呢?”学生们追问。

陈然叹了一口气“那位将军那一战之后,不久便去世了,有人说他为了解救西凌之危强行突破,进入伪境,危机过后,心神失守,修为反噬,最终不治而亡。有人说他当年早已经进入天地共鸣之境,只是藏拙罢了,他是越国百年来公认最有希望突破成为仙人不惧境的天才,但……,从此越国修武一途慢慢低迷。”

众学生听了,心下暗然。很多人默默咬牙。

看到此场景,许青山暗暗点头,他有些明白陈然为什么喜欢搞这样的校外授课了。

第二天,陈然布置了任务给学生,便不再理会他们,任务内容:好好去感受剑断山山壁上的剑痕。

有了昨晚的铺垫,学生们应该会自觉去做些什么吧,陈然想着。

四天后,凌云学院门前,又一次,横七竖八的躺着,但这次,人数更多,有人认出除了荒字班,居然还有宇字班的人。陈然与许青山慢悠悠地从学生身边走过,还边聊着,有机会下次再一起搞院外授课,陈然没有拒绝。

丢下了一句“明天交授课感想”后,两位老师便各回各家。

延伸阅读

四季优美随便果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gt0e.shtml
四季优美随便果是一种功能性的蜜饯食品,具有排肠毒、促消化、通便、清血、缓解口臭、亮泽

皮亮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n0t8.shtml
山东济南皮亮擦鞋巾厂家专职生产批发擦鞋巾、一次性擦鞋巾、一次性擦鞋纸,提供擦鞋巾批发

布东尼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arpe.shtml
布东尼床上用品总部是四件套、被子、枕芯、毛毯、凉席、蚊帐、床垫、床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三思珠宝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s8n0.shtml
三思珠宝(叁思珠宝)北京市三思品格珠宝有限公司是专业的红珊瑚、黑曜石及珠宝的设计、加

祥润护肤品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yq0m.shtml
祥润护肤品是家及研发,生产,销售,推广为一体的高新科技企业,公司坐落于西安经济技术开

稼汇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awvd.shtml
暂无

橙子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p2jt.shtml
橙子毛绒玩具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柳池家纺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uri2.shtml
义乌市柳池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注册资金50

艾美荷洁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g3fs.shtml
不管你是宝妈,上班族还是学生,只要加入我们即可走到哪儿到哪儿,不耽误读书带孩子,每天

柠檬洗洗加盟  http://www.one-million-bucks.com/g235.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GL快穿之卖身还债之开学(7)

    幸村努力练习披着外套“照常”打网球的时间一直延续到四月开学。第一天上学他照常早起去院子里训练球感,妈妈安纪倒是激动得不行,6点就起来给幸村准备早餐和便当,出门时还亲手给他打领带,整理衣服。“妈妈,我自己来——”“精市国中第一天,当然要打扮地帅气一点,给三年的同学们一个好印象。”感慨了一下立海大附中校

  • 等十年花开 看十年花落第二章在线阅读

    寂静无人的夜晚,月色浅薄,雨逸峰的峰顶的温度也在一点点的降低,但我却不肯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明天就是大选会的决赛了,虽说我获得了宗主给予的直进特权,但同时也成为了很多人的眼中钉,ròu中刺,明天就是真正的高手对决,我,真的可以吗?越想越无奈的我,无法集中精神修炼,只好抬头看着那一轮残月静静发呆,月色真

  • 光头到底之破秽符

    晏椿看他的样子也知道他多半已经信了,立刻把黄纸铺开,朱砂研磨好,兴冲冲地问他:“我这里有护身符,可以驱鬼辟邪,五百一张,你要吗?”“当然要!”宁轶二话不说就准备给晏椿数个利索的五百出来,哪知道钱包刚打开,现金没一张剩的,只有钱包底部一个无比巨大的刀割口张着大嘴。宁轶:“......”陈杰看见宁轶几乎

  • 开局:我的老婆是女帝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醒来的时候洪雀发现他的身边躺着一个正在睡觉的女人!没错,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美女,一个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都毫不过分的超级美女!洪雀开始慌了……这是一个活了二十二年的老处男从未有过的总统级待遇!可问题是,他不认识这个美女啊!自己怎么就和这么个大美女睡在一张床上了?昨晚发生什么了?她醒来不会报

  • 龙珠玄幻之鸿天帝之奇遇(求收藏)(3)

    老乞丐愣住了,一双老眼顷刻间泛起泪光,“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那叫一个感激涕零,“恩公的大恩大德老朽一辈子不敢忘怀,请受老朽一拜。”“老人家不必多礼。”吴起连忙将其扶起。“唉,老朽身无长物,也没什么能够回报恩公……”老乞丐起身擦了把眼泪,终于将手伸进怀里,摸索了半天掏出一本卷了边的线装古籍,“这本破书

  • 穿成两本书的恶毒女配[穿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刀光剑影伴着血肉横飞,哀风刮过,卷走一片腥甜之气。湫窄的山道,一个凌厉而敏捷的身影借着崖壁之势,翻飞于一众黑衣人间。窄袖舞动刀光灼眼,晃眼间已将那剑身挥舞数次,放倒了周身一圈儿的黑衣人!先前坠马的锦衣卫们也早已翻身而起,手持绣春刀与黑影混战于一团。锦衣卫毕竟个个都是功底深厚的高手,初时因着对方的突入

  • [综英美]一个脑洞一个坑之暴动的兽潮

    简介主人公被神秘老者看中,跟随神秘老者修行,却被迫废弃修为回炉重造,主人公也是一脸懵叉,好在天赋异禀,看主人公如何突破重重阻碍,扭转世间的法则……………“哈哈,五师兄,来抓我啊”少女蹦蹦跳跳地说着,少女脸蛋精致粉嫩,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散脑后,修长的身材配上一席淡绿色的长裙,将十四岁少女的青春气息展

  • 异世修真回现代第四章在线阅读

    三十三区是没有任何耕地和农田的,人们除了领取帝国发放的那少得可怜的救济粮,想要活命就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争取,而矿场无疑成了人们唯一的选择。但矿场是个极度危险的地方,每一个想要进矿场的人都需要签署了“死亡协议”,协议内容:在矿石工作期间,发生任何事情皆与矿场无关,不论生死。所以来这里的人都是在用生命拿

  • 玉皇大帝之第九章(9)

    荣耀职业联赛第四年,霸图战队腰斩了嘉世战队续写胜利篇章的征程。同样也是在这一年,冯宪君接任联盟主席,一上手就准备把韩文清捧为荣耀第一人。以前嘉世战队一家独大,叶秋的统治力无人可敌,按理说他应该是最完美的荣耀代言人。可这家伙就算是拼着被罚款,也不愿意露面帮联盟做宣传,让前任主席对他真是又爱又恨。但今时

  • 穿越之丁夫人之月光伴(3)

    “月光伴,月光伴。水如镜,映玉盘,散月光,点夜色,迷人眼,心不乱。湖上舟,只一艘,浮中央,静悠悠。”…………《月光伴》?一首动听的曲子在夏尚舟脑海中回荡。显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这曲子,夏尚舟绝没有听过,但是他却感觉这曲子非常熟悉,以至于这曲子的词,曲都能倒背如流。此时他站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前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