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彪悍公主记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天下夏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来人掌灯,毕恭毕敬地给高峘行礼:“殿下夤夜来此,小人未曾远迎,还望殿下恕罪。”

原来是高峘的人,想起自己刚才莽撞举动,程翾不由红了脸。

“这位姑娘是?”

来人疑惑地看着程翾,太子殿下向来不喜与人相伴为事,这次怎么带了个姑娘来?

“自己人。”

高峘将三个字说得轻描淡写,程翾心里却泛起一股暖流,虽然他可能只是客气一下,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人”了,也就说明“她”和“他”是“一伙儿的”。

“一伙儿的”,代表着他们共分一份饭,一人伴在旁,往后还要烧一锅的火,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词语呢?

“站这儿不走是准备还去翻墙吗?”高峘声音低沉。

“就走就走!”

“殿下您走前,我断后,断后。”

“下次别自不量力,什么事情都挡在别人前面。”他语气中带有两分责备。

进入义庄,远没她想象中那样守卫重重,他们堂而皇之地从院子正中央进入停尸房,见到了等候高峘的仵作。

原来一切他都安排好了。她前世便知高峘不是笨人,只因身体原因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但却没想到原来他竟这样手眼通天。

经领路人与高峘的谈话,她得知领路人姓刘名春,是义庄管事,下午高峘在茶楼上喝茶的时候就给他传了消息,命他找好仵作并在今晚等待高峘到来。

仵作是个利索人物,上来就掀了马周氏身上粗布,手指灵活地在已呈现死人颜色的尸体上游走,并用右手取刀,看来要开刀了。

程翾后退两步,躲到高峘身后。他身材颀长,一袭苍色长衫,将她的视线完全挡住。

过了片刻,她拈了一点高峘的衣角,小声地问:“殿下,刀开完了吗?”

她这副模样很像只机警的小猫,抖擞皮毛,竖着两只耳朵略显紧张,甚至连耳朵上的茸毛都战战巍巍地立起来了,但一双眼睛却睁得圆圆的,好像在说服自己一点也不害怕。

“胆子这么小?你刚才不是说功夫很好?”

功夫好和害怕血淋淋的尸体有什么关系?

出于*气,她大着胆子放眼去看,原来仵作虽握刀在手,却没她想象中开膛破肚的血腥场面,只是让马周氏翻了个身,刚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通过检查,与京兆府的尸检结果一致,死者的确是被人击中后脑勺致死,但——”

仵作的话明显转折:“死者全身并非只这一处伤口,她的左脚脚踝有很新的摔伤痕迹,还有她的手掌心上——”

“殿下请看。”

仵作将马周氏的左手展示给高峘,那马周氏粗糙的手指和手掌上,细细密密地爬着些小伤口,像被什么东西啃噬过。

“她被什么东西咬过?”高峘问。

“从伤口来看,应该是鱼。”

“鱼?”程翾惊讶道:“怎么可能?她的掌心有这么多伤口,谁会笨到被鱼咬了一次还把手递过去让它咬第二次呢?何况还咬了这么多次。”

“姑娘提出的问题也正是在下的疑惑,所以我猜测,这伤口是死者死后才被咬的。”

“你是说她死后曾落过水?”

“不可能!”刘春立马否决:“尸体在琼山后山上被发现,周围根本没有河水,甚至连溪水都没有,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也是干的,怎么会被鱼咬伤呢?难道鱼还上山了不成?”

“你确定这具尸体落过水?”冷不防地高峘提了个问题。

仵作点头,他将马周氏后脑勺头发拨开给高峘看:“死者死后肯定接触过水,这是毋庸置疑的。殿下您看她头发上的血迹,她后脑勺上是致命伤,这点血迹对于致命伤口来说实在过于少了,除非有人洗过尸,可凶手洗一具尸体做什么?因此,我结合她手上伤痕来推测,她一定被人抛尸到河水里过。”

“既然已经抛尸,凶手为何要把她捞起来?这么自相矛盾的做法,岂不给人留把柄?”程翾问。

“不抛尸才会落人把柄。”

高峘道:“凶手应该是杀死马周氏后发现她身上沾有一种特殊气味或东西,会暴露自己,这才铤而走险,抛尸于河水中,企图掩盖她身上气味,想他应该是个清楚马周氏与杏林阁矛盾的人,这才想到嫁祸杏林阁一出,可他却不知道,杏林阁前面那条河直通城外护城河,这样尸体会顺着河水漂到城外去,他精巧无双的嫁祸计划就败露了,所以他才临时改变主意,抛尸后山。”

“所以殿下您的意思是,我们无需寻找马周氏的仇家,只要知道,这个凶手知道马周氏曾来杏林阁闹过事的即可?”

得到高峘肯定,程翾陷入了沉思。

她记得上辈子王氏兄妹并未经历牢狱之灾,这一世怎会忽然遭此灾难?她细细回想,她去杏林阁时马周氏已经出现在那里,所以上一世的这时候,也一定有这么个马周氏受命于济安堂来找茬,她轰走马周氏不久王仲之等人才归来,那么设想一下,在前世没有她提前打断的情况下,马周氏肯定是被回来的王仲之轰出去的,所以,今世的马周氏其实比前世的提前回了济安堂复命。

这就出现了一个时间差。

那有没有一种可能?马周氏因为提早回去,所以撞见了济安堂的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大到济安堂非要了她的命不可?

可一个小小药铺,会有什么惊天秘密呢?非要铤而走险用人命做代价呢?

“依照殿下所说,应该只有一个符合这些条件。”程翾根据自己的猜想提出观点。

“济安堂。”

“指使马周氏闹事的人。”

高峘程翾异口同声,观点都是一样,济安堂擅药,沾上特殊药剂味道很有可能,还有与杏林阁敌对的关系,这些都符合凶手抛尸陷害杏林阁的心理特征。

“或许我们都遗漏了一个人。”高峘忽然皱眉道。

“谁?”

“第一个发现马周氏尸体的人。”

“那个猎户?”

高峘点头:“琼山后山偏僻,又因杏林阁人在后山培育药草的缘故,得以生存的动物少之又少,从未听说京城有猎户往那里打猎,这个猎户怎会如此凑巧出现在那里?就像……”

“就像故意来发现马周氏尸体的。”程翾脱口而出。

“对啊!”刘春猛拍脑门,叹道:“殿下所言十分在理,现在想来,那猎户的确疑点重重。”

“那殿下我们现在能做什么呢?”程翾问。

“现在?”

高峘指指外面天空,程翾顺着看去,只见茫茫夜色,一弯新月挂在天上,几丝浮云拥在周围,天色已经很晚了,停尸房外有蛐蛐儿的叫声,混合着房中难闻气味,让人烦躁得很。

“天色已晚,自是回去睡觉,难道程姑娘家中没有门禁?”

这一说还真提醒了程翾,她家老太太门禁森严,若知道她现在还在外面,估计又要罚她面壁思过好几日。

“可王姑娘他们……”王家兄妹的情况实在令她担忧,不敢合眼入睡。

“你不必忧心,”高峘仿佛看穿她的心思:“我已让人查了卷宗,他兄妹二人的案件还在取证,就算提审,也是几日后了。”

“今晚回去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明日一早,你来茶馆等候,自会有人带你来见我。”

说罢,高峘便由刘春掌灯出门。

茫茫夜色中,她偷偷看他,不知是否心里缘故,他好像比上世要康健些,但依然病容难掩,脸色苍白,这多少有些遮盖他的气质,但所幸,他是个天生贵气的人,纵在这等腌臜之地,也能脱俗超然于周遭。

就是这么一个优秀的人物啊,在上辈子,将自己高贵的身份摒弃了,把自己俯首到尘埃里,俯首到红尘最低处,爱慕着她,连拥抱她,都觉得自己的病缺身子有辱于她。

她本来就是一根卑微草芥,却被他当做顶珍贵的御衣黄捧着;别人将她的情谊弃之如敝履,他便用自己的情谊源源不竭地将养着她。

前世的她究竟中了什么邪魔?为何就看不见他呢?或许,只是因为他爱她吧。他的一切原都是很好的,就是爱得卑微了些。

“殿下,”程翾从袖口里掏出一个香囊,微笑着奉上:“我知道您身体不好,时常吃药,但是药三分毒,这是我请王姑娘帮您配的香囊,对睡眠很有帮助,对身体更是有百利无一害,如果您不嫌弃,能不能收下啊?”

她声音轻轻的,说得小心翼翼,她很怕高峘拒绝,可这香囊揣在怀里已经半日有余了,不能不送出去,哪怕被拒绝,她也要试一试。

她做了最坏打算,垂眸等待高峘拒绝,谁知手上一轻,手里的香囊竟被高峘抽走了。

“借花献佛你倒学了个通透。”

因为香囊送出,程翾笑得很开心,高峘身旁的洋槐开了花,一串串,雪白雪白的,味道甜腻得像夏日的西瓜沾了上好的蜜糖,甜到人的心窝子里去了。

可就是这样香甜的花朵,也比不上对面那个女孩儿的笑容。

他忽然很想对她说,谢谢你,让我参与你的十四岁,让我能够陪伴你展望你的十五岁,也请你等等我,等我在你的十六岁,揭开你的红盖头。往后的一辈子,都请你等等我,我会与天斗,与人斗,与病魔斗,我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会娶你。

我会以英年早逝的命运,陪你长命百岁。

这一切,他现在还不能告诉她,所以他只能把她的一颦一笑看在眼里。

因为眼中人,即心上人。

延伸阅读

RISING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y24u.shtml
RISING健身器材项目介绍:RISING健身器材,主要经营健身器材、哑铃、举重床、

森技除甲醛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ruv.shtml
广东森技智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环保材料研发、生产、销售与技术服务为一体的环保科

车霸王洗车器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sfst.shtml
济南金星汽车用品有限公司创建于2002年,地处全国经济最活跃的山东省济南市,拥有完善

澳康达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km8.shtml
江西净水器厂家澳康达,是一家专职生产家用净水器、中央净水器、家用纯水机、大型水处理设

衣兰诺洗衣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6z3n.shtml
衣兰诺洗衣是内蒙古雅亮洗护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品牌。内蒙古雅亮洗护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恋拉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yvrc.shtml
恋拉家纺布艺总部是绗缝沙发垫、家纺面料、地垫、床上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亮视界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6th1.shtml
西安明仁简介西安明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致力于从事眼视光健康用品、保健食品、功能性眼镜、

玄关三联橱销售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gf9y.shtml

北京东之光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s4j9.shtml
北京东之光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集墙纸、布艺、家具销售为一体的销售

卡洗雅加盟  http://www.jacques-cagna.com/pkaw.shtml
卡洗雅干洗项目介绍:卡洗雅干洗结合多年经验和中国国情,生产出洗鞋洗包设备。卡洗雅干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侠客的烦恼[综]之狼牙项链(4)

    第4节狼牙项链4‘怪力拳’季樱闪着黄色的光芒砸向仙人刺球“火影的云隐的雷电刺激细胞好好运速度加快好多这里借用下,在安全地加重物来提升速度地精溃兵上次魔族入侵后的士兵吗?”季樱跃起小腰一扭呯~踢飞仙人刺球从空中落了下来‘狼啸拳’狼型气体出现在小手上快速直拳挥出拳气呯呯呯呯季樱弯腰小脚过肩一脚踢下呯~仙

  • 时间控制器万界通识符

    【姓名:陆雪琪】【境界:一星】【万界币:三千】【姓名:王恒】【境界:不入星】【万界币:三千】陆雪琪与王恒都在心底暗暗道,等到下次来到万界城,就直接用一千万界币购买万界令。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一定要先获得万界城的居住资格。......仙剑一世界。蜀山之巅。连续的身影忽然从虚空浮现而出。他脸色平静,只是待

  • 神奇宝贝之修的传奇在线阅读第九章

    “四位评委都已经全部就位,那么就让我来开启这一场天籁之音的烽火硝烟,请看大屏幕!”估计是播放时间的原因,咚青也在竭力的压制不必要的过程,直截了当的掀开了天籁之音的战火,舞台大屏幕上四十八个头像疯狂的闪动起来,同一时间在后台与大屏幕同步的小屏幕中,看到那停止的画面的时候,弃剑锋心头涌起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第7章在线阅读

    我正想着爷爷究竟为什么下斗,尹世舟突然转头对尹舒窈说道:“舒窈,把名片给他们吧!”尹舒窈应了一声,走到旁边的书案旁,书案上有一个装满名片的木盒子,她从里面拿出几张名片,走到我和天苟面前,将名片递给了我们,随后就回到了尹世舟身后。我和天苟接过名片,尹世舟对我们说道:“这是我的名片,我知道你们现在还没有

  • [综影视]嫖嫖乐大杂烩在线阅读第八节

    全猎板块**圈专属论坛明星探讨水疗区匿名专区#我真的要被气笑了!那个不要脸的变态小丑可不可以不要成天缠着我家哥哥啊!要麦麸炒作请找别人好不好!##161L.匿名用户还没复制几楼就被打断了,本来还想截图盛况的。#162L.男的,不是面瘫抱歉,没有看到你们在攒楼。#163L.男的,不是面瘫西索,如果你让

  • [综漫]住脑,同人文有毒啊!都知道了

    那晚,喻霏语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第二天早上,赵南怿照常到点起床,收拾好去上班。临走前给喻霏语叫了外卖早点,交代她注意听电话,下楼去取。喻霏语没有多待,吃完早餐便打电话叫喻新衍来接她回去,章般呈不在的时候,她还有个哥哥可以使唤。喻新衍来得很快,进门后拎起喻霏语的行李箱就往楼下走。喻霏语在他

  • 洪荒神级开发在线阅读第9章

    “你说什么?”清桓坐在殿上,手里举着本书在读,略略扫了宋卿卿一眼。“弟子说,弟子以前惰于学习,不思进取,现在幡然醒悟,想请师傅教授弟子一些剑术和仙法,弟子定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宋卿卿说得一脸诚挚。清桓深思片刻,拿出一张纸:“你站在离纸五尺远的地方,将灵力运到手掌,看看能不能发出掌风让纸飘动。”宋

  • 女主被逆袭后白色空间

    2040年是个爆发的年代,一场次特殊实验打开了人类进化的序幕。在一次实验中一个小国无意中打开了通往无限位面-【白色空间】的序幕。白色空间是一片特殊的空间,时间和空间相当不稳定,同时也能开启通往其他世界的大门。消息很快走漏,在多个国家联合施压下和多个大国的相互制衡之下。由联合国牵头,组建多国联合开发组

  • 时光微微甜相见

    公子,公子你在听我说话吗?此时的景风离才从目光中反应过来。听了,听了景风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了!终于听完老板的道谢后,大家也散了,而此时的景风离和风知晚缺有些不淡定了......走了小姐,小姐!你在看什么呀,人都走完。瑟瑟你看那位公子好帅呀,而且我感觉在哪里见过,知晚疑惑的说道哎呀小姐你又犯花痴了,平

  • 信仰之成神之路在线阅读第10节

    宋清远心口一颤,面上狠厉之色尽褪,露出一副怯懦神情:“云天,云天我是清远啊!你可记得,十四岁那年我修炼受伤,你在定坤宗药阁前跪了一天一夜,替我求药……”叶云天眼神轻动,朝宋清远看去。景亦心知时机已到,重重咳了一声,将叶云天的注意力重新引了回来。他的面容因疼痛而扭曲,一双眸子却依旧明澈如水,温和地望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