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妖界大佬在风水圈当网红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简淮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们光精灵就是不痛快,说话说一半藏一半。这下这些小家伙起码得死三分之二。”兽精灵祭祀紫熏闷声道,对何逸轩的做法颇为不耻。

“哼,你这榆木疙瘩懂些什么,精灵一族不需要弱者,不是每一个只要出生在生命古树的精灵都配称之为精灵的。”光精灵祭祀何逸轩一脸不屑地扫了眼身侧的紫熏,若论蛮力,十个光精灵都打不过一个兽精灵,但若论权谋,一百个兽精灵也比不过一个光精灵,这也是光精灵一族势弱,却依旧稳居五大精灵之一的原因。

“若是无双有事,我任凭你巧舌如簧,也定和你决一生死高下。”玉精灵祭祀连不易就没那么好说话了,眼射寒芒道,显然心中也对何逸轩的做法也感到不甚满意。

“杨晋出事,我灭你半族。”孽精灵祭祀杨无忌的话更可谓最后的导火线。

都不需要暗精灵祭祀罗曼说话,何逸轩冷汗就唰唰流下来,他有点后悔了,当时实在是被那两个混球气糊涂了,千百年也难以出个的玉精灵和孽精灵,往年几人也都随他怎么玩,今年却一下子出来两个宝贝疙瘩,自己一个操作不好不说自己,光精灵一族估计以后可以轮为附属了,更甚至成为历史。别看花飞扬样子看起来像光精灵一族,真出了什么事花飞扬可不会帮光精灵一族半点,不在一旁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而且何逸轩比几人更加明白一些,花飞扬极有可能是一种比之他们更为高级的精灵,但花飞扬自己不说几人也都云里雾里不甚明白罢了。

虚空射出两道隐晦的灰芒,几位精灵祭祀眼皮抬都没抬,他们知道何逸轩已经服软,自家后辈生命有了保障,也不再追究,推开议事厅门陆续走了进去。

“嘿嘿,今年有无双和杨晋在,看那些丑家伙还如何猖狂,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真要在我精灵大陆开染房了。”这般想着一阵一阵坏笑从花飞扬嘴里不自觉发出,祭祀们刚进门就听到这笑声皆不由打了个寒颤,心底莫名有一丝惊慌,也不知道这个族长大人又准备什么坏主意敲诈他们了,精灵之心一阵无奈的哀嚎,也不知道今天要被抽掉几层皮,说起来都怪罗曼这家伙的臭脚,却忘记了自己当时也想爽上一脚,只怪自己没暗精灵那么快罢了。

“南无灵友,生命学院之行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一起组队。“何申看着南无,热情地邀请道。

“呵,没搞错吧,申哥儿你要组这个家伙?脱凡境?炮灰还是后腿布?”见何申居然邀请南无组队,一个看不真切修为的狗头人兽精灵摇头怪叫道。

“额。”何申也没多考虑,只因和南无有过一面之缘便出声邀请,被紫乐一提醒,何申才想到南无修为,一时上下两难,场面显得极为尴尬。

“我实力低微还是一人比较方便逃跑。“南无对着何申眨眨眼,不以为意道,这点小事如何比得上八十年的屈辱。

“也算有点自知之明。”紫乐嗤笑了声,不再理会南无,自顾自拉着满脸歉意的何申走了。

待两人离开后,南无也没打算继续等下去,找准方向向北面疾跑而去。原本南无就不打算与精灵组队,自己身上秘密太多,与这些精灵组队只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况且多一点底牌才会多一丝翻盘的机会。

大略走了十几里路,身边其他精灵三三两两地组队前行,路途之中南无也碰到了好几队精灵,但让人奇怪的是之前离开的精灵却一个也没有见到。

“或许是他们走太快了吧。”南无只能如此想道。又往北面走了三里路,体内的养魂树心突然传来一阵深深的厌恶感,这份感觉袭来,南无不由眉头深深皱起,也不做他想小心地藏身进一株矮树身体里。

“到底是何生物,居然让养魂树心如此厌恶,看样子何逸轩那老家伙藏了不少话啊。”心里想着,南无又小心地收敛自身魂力,一动不动地站着。没过多久,灰色的丛林之中蹿出来一个浑身幽蓝的怪人,与人族样貌无甚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头上多长了两个山羊角,还有他眼中没有眼珠而是一片空洞,看起来好不吓人。

见到此人后,养魂树心厌恶的情绪又加深了几分,南无若还不知厌恶源头那真是白活两世了。可是南无回忆着九门藏书典籍,却发现从未见过有关此生灵的记载,不过这也让南无的警惕性提到了最高,不说幽蓝怪人南无看不出实力,就是养魂古树厌恶的警示,南无也不敢稍有异动。

“怪了,刚才明明闻到这个方向有股极为好闻的味道,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语言依旧是大陆的通用语,靳无心打量着四周,同时有一股幽蓝色的怪火弥漫到他空洞的双眼之上。

看到这双蓝色的火眼,南无养魂树心直跳,他有种感觉这个怪人可以看到躲在树中的自己,就在他要藏不下去准备出来之时,一大队兽精灵浩浩荡荡急冲而来。为首之人便是之前嘲笑过南无的紫乐,看样子经过自己的事,何申也并未继续与此精灵组队。

“滚开,别挡道。”兽精灵就是这么直来直去,南无跑路的脚步为之一顿,又重新小心地隐逸了起来。

“呵呵,原来是一群傻大个,怪不得味道里有股奇异的感觉。”靳无心看着奔袭而来的兽精灵队伍,嘴角微微扬起,收起涌向眼睛的蓝色妖姬,却是一点退让的意思也没有。

“找死,弟兄们给我撞死他。”紫乐身为跋扈的兽精灵哪里受得了这般轻慢,魂力流过精灵体,转瞬间化为一只四米多高的硕大疯狗,体型所造成的压迫感油然而生,这便是兽精灵族所独有的天赋——爆灵!紫乐连爆灵都用出来了,眼前这个挡路的怪人哪里会有什么好下场,紫乐身边那些的精灵们不无怜悯地看向靳无心。

“果然不能小看天下人,这家伙虽然嘴臭,但却有狂傲的资本。”两相对比,南无发现自己绝无可能挡不住这一下,换作他来面对紫乐的攻击,南无除了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撞碎自己灵体,靠着养魂树心恢复的下场。当然,那是他现在脱凡境的情况下。

紫乐这边巨大的动静并没有吓到靳无心,身体微蹲右腿跟着发力,只见靳无心嘴里带着畅快的大笑,同样蓄力前冲,如同炮弹一般向紫乐方向撞了过去。

“这家伙疯了吗?居然要用肉体去硬撼兽精灵的精灵体。”在场所有精灵脑海里都不由自主冒出这一想法,要知道!几大精灵族之中除了玉精灵一族中少数几个,兽精灵一族堪称精灵体之最啊!

‘碰。’肉体的碰撞声打断了精灵们的思考,只见漫天沙土被这一计碰撞所卷起,谁也看不真切里面到底结果如何,只留下一声巨大的回响回荡在林子之中。

待沙土渐散,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占据主攻的紫乐居然倒在了地上,精灵体缓缓在消散着,眼中莫名的惊恐向精灵们警示着什么。

‘嘎嘣。。。嘎嘣。。。’啃嚼声从尘土堆里传了出来,南无藏身的那个角度算是第一个看清内里情况的,不由养魂树心一紧,连带着灵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可以看见一颗硕大的精灵之心在靳无心手中把玩着,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模样一口一口地享受着美食,而他的小半边身体也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撞碎,也不知是他自己用力过狠还是被紫乐撞击的,再往上看,左半边脸颊肉已经不见,幽蓝色的牙龈露在外面看起来好不吓人,但奇怪的是到现在连一滴血也未见流下来,南无不由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着靳无心,却发现靳无心破碎的半边身子不知靠着什么力量开始缓缓复苏着,待紫乐的精灵之心啃到一半之时,靳无心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根本不似受过伤的样子。

“这家伙。。。难道是不死之身?”南无是真被这家伙吓到了,伤成这样居然都转瞬恢复,这简直颠覆了南无前世今生的认知。

“你们族精灵祭祀没告诉你们深渊春季狩猎吗?不知道见到深渊恶魔要躲起来吗?”靳无心一脸兴奋地品尝着手中的美味还不时轻松地调侃几句,在他眼中剩下的精灵都已经是他的食物了。

面对这份诡异,深深地恐惧充斥在在场的兽精灵精灵之心中,这一刻他们头脑才从之前的疾跑之中清醒过来,静下来的精灵们终于感受到了精灵之心传递给他们的那一抹恐惧与厌恶的信号,皆下意识想四散逃跑,但看到正品尝着紫乐精灵之心的靳无心却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无力,在场精灵一身实力被压制了八成,他们就连逃跑的资格都没有。。。哪怕他们兽精灵的脑袋再蠢笨,也意识到或许祭祀大人们忘记告诫他们一些重要的信息了。

“无心哥,你倒是自在,一下子发现这么多猎物,没的说见者有份,我占五成。“林子里又传来一个悠闲的声音,又一个幽蓝色皮肤的山羊角男子走了出来,看其修为也就脱凡境。

“靳无今你作死吗?敢抢我的猎物?“靳无心空洞的眼里凶焰一闪,换谁正在独享美味之时被人横插一脚也会生气。

“嘿嘿,别恼,待分了这些精灵之心,我告诉你个等值的消息。“靳无今耸耸肩膀,不以为意道,显然他对自己的消息绝对有信心。

“有屁快放,若消息不能让我满意,我拧断你的恶魔之角。“靳无心根本不吃这一套,冷眼寒声道。

被靳无心一提醒,靳无今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再也不敢做作下去,如实回答道:“在离十八地狱三四里处发现一只传说之中的玉精灵,所有族人全部放下手中的猎杀,前去奈何桥堵杀这只玉精灵。”在深渊洞天之中,如靳无今这般修为的几乎不可见,身为最垫底的存在,别看他现在狐假虎威威风的厉害,其实在其他恶魔面前面前哪有他靳无今造次的份。

听到这一消息,一缕幽蓝划过靳无心空洞的眼睛,随手控制几道蓝色妖姬射线射入剩余兽精灵的心口,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就见一颗颗精灵之心被勾了出来,其中一半被送到了靳无今身前,剩余一半直接被靳无心张口吞下,嚼都懒得嚼一下,加快脚步向靳无今所指方向赶去。

留下靳无今兴奋地看着身前的精灵之心,“有这些精灵之心,我终于可以突破脱凡境了。”靳无今一下子得到这么多精灵之心,只想仰天长啸,没想到一个对他毫无用处的消息居然能够换来如此资源。

“谁?”即便是兴奋之时,靳无今也下意识戒备着,有一缕淡淡的魂力波动被靳无今感知到。别看他实力低微,但他却有着一种近乎本能的能力,只要在一定距离,不管什么精灵藏逸在附近都会被他所感知,之前因为场中兽精灵居多,被他一时疏忽,而现在场中只有他一人,自然被他察觉到躲在树中的南无。

靳无今的试探让南无有些狐疑,他不知靳无今是诈他还是真的发现了他,于是更加不敢有任何异动。

“出来吧,别以为躲在矮树之中我便发现不了你!”靳无今盯着南无藏身的矮树胸有成竹道。

到了此时,南无自知已经暴露,也不再躲藏,一个闪身出了矮树,即使再不愿意与这些深渊恶魔打交道,现下也不得不现身了。

“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已得到如此多的精灵之心,放我离开可好?”南无抱着拳,有点无奈道。虽眼前深渊恶魔实力与自己不相伯仲,但之前靳无心的手段深深刺激到了南无,在不清楚深渊恶魔的虚实之前,南无没把握与之对战。

“呼。”心里偷偷舒一口气,当靳无今看南无也是脱凡境修为顿时战意大起,别看两人实力相近,可深渊恶魔本身就克制精灵一族,更是将精灵之心当作食物,一般情况下,脱凡境的靳无今都敢叫板登黄境的精灵。

“杀!”一小缕幽蓝色的蓝色妖姬(火焰)覆盖在靳无今的右爪,虚空都被这火焰爪划得模糊起来,好似要崩裂一般,向着南无当胸口袭来。

见靳无今一击威势如斯恐怖,南无不敢怠慢,正要出招,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养魂之心在感知到蓝色妖姬的温度后就开启了暴走状态,怎么说呢?就好似遇上了天敌一般,要冲出南无的胸口与之决一死战。

更多疯狂的魂力从养魂树心内爆发出来,南无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凝聚无量魂掌,手势快慢间空间也随之波动,不待靳无今靠近南无,无量魂掌突然后发先至出现在靳无今身前,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掌盖了下来。

而靳无今本就前冲之势哪里是这么容易收得住的,面对这突来一掌,可谓连躲闪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南无一掌拍在面门上,头上的山羊角都被打断了一根,幽蓝色的恶魔血从恶魔角之中喷涌而出,喷了南无一脸。

“怎么回事?”南无清楚的记得之前靳无心那般惨烈的伤害都未流一滴血,而眼前这个恶魔却仅仅断了一只恶魔之角便喷了自己一脸血。

很快南无便得到了答案,只见靳无今捂着断角满脸痛苦地飞退开来,身上原先脱凡境的气息快速消散着,实力直接跌落到了凡境六层,就连年青的面容也开始迅速苍老,转眼变得白发苍苍。

这无量魂掌首战告捷,未曾想威力居然如此了得,南无心中压抑不住的兴奋,虽说刚才一掌是仓促间发出的,但却胜在诡异,胜在防不胜防,若是再来一次,他有信心一定可以一击拍爆了靳无今的脑袋,可是处在兴奋中的南无却没注意到养魂树心在未经他允许的情况下,居然开始吸食起恶魔血来。

“看样子我歪打正着发现了深渊恶魔的弱点。”看到靳无今此时的状态,南无总算放下心来,先前的靳无心实在太强了太诡异了,就犹如一座大山压得南无喘不过气来,不过总算从眼前这个恶魔身上拾回了一点信心。

趁其病,要他命!南无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人,还不待靳无今从痛苦之中恢复理智,南无又偷偷补了一击无量魂掌,他可不会傻到自己稍占上风就问东问西耀武扬威,之前靳无心表现出的种种诡异让南无不敢有丝毫大意。

反观靳无今,一只手捂着断角苍老的面容上一阵抽痛,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直到死亡危机的迫近,靳无今才知道自己疏忽了,眼前的精灵绝非普通精灵,若是让他先吞噬掉那些精灵之心晋升黄境,此时也不会如此狼狈,但天下没有后悔药,今日怕就是自己身陨之时,死亡的刺激激起了靳无今心底的凶性,不顾眼前的危机调起身上仅剩的蓝色妖姬凝聚成一缕残焰细线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破空射向南无的心口。

两者的攻击一先一后分别抵达,在最后一根恶魔之角被南无轰得粉碎之后,南无也受到了蓝色妖姬残焰的轰击,布满魂力的前胸被烧出一个碗口大的魂洞,只是还不待蓝色妖姬继续烧灼,养魂树心似有所感一口将之吞噬。

“生命树心。”靳无今对这股致命的威胁太熟悉了,可惜他已无力逃跑,带着最后的不甘,看了眼那颗翠绿色的心脏强而有力地在南无胸口跳动着,紧接着身体便开始快速衰老,直至化为了一抹尘土。

(洞天不计入六州十二陆)这些深渊洞天的恶魔一向是精灵一族的天敌,大部分精灵在遇上同一等级甚至低一个等级的深渊恶魔都只有被吞噬精灵之心的下场,但也有例外,其中之一那便是精灵一族之中最强的两个种族——玉精灵和孽精灵。他们两族的精灵之心似乎构造与普通精灵不同,据说普通精灵的精灵之心都是灰色的,而唯有那些不一样颜色精灵之心的精灵才能对战恶魔,因为他们有着先天优势根本感受不到那种天敌的压迫。而这些深渊恶魔不敢靠近精灵一族的根本原因便是生命古树,若说深渊恶魔是精灵一族的天敌,那生命古树便是深渊恶魔的天敌!杀死自己的这个精灵居然掌握生命树心,那将来必成为深渊恶魔的大敌,靳无今很想把这个消息带回深渊洞天告知大修罗,但他最后的意识也都消散了。

总算是杀死了这个不知名的深渊恶魔,南无感受着胸口上消之不去的烧灼感,不由一阵后怕,若不是自己谨慎,谁生谁死还真不好说。正为自己的死里逃生感到庆幸,断角残片中一滴幽蓝色恶魔角血又一次被养魂树心牵引而来,南无这才发现之前深渊恶魔留在自己身上的角血和他最后的那点蓝色妖姬已经被养魂树心吞噬一空,一股可怕的能量从养魂树心内爆发开来,转瞬恢复了南无胸口上被蓝色妖姬烧出来的魂洞,吓得南无赶紧窜到之前的小树里面紧守心神修炼了起来。

‘轰、轰、轰。’一口气吃了这么多,养魂树心兴奋地差点雀跃起来,一股股幽蓝色的魂力散发而出,开始滋润南无的精灵体,原本散乱在身体各处的魂灵粒子一触碰到幽蓝色的魂力便被吸引过来,每次有三个魂灵粒子窜入幽蓝色魂力之中,凝聚成一个新的淡蓝色的魂力,两者转换间,这淡蓝色的魂灵粒子的威力居然是原本魂灵粒子的五倍有余。

整整修炼了一个多时辰,南无身上的魂灵粒子已经全部转换成了淡蓝色,看着体内的变化,南无心中一阵激动,怎么也没想到恶魔角血竟有如此奇效。

正在南无准备收拾一下继续赶往十八地狱时,靳无今最后的那朵蓝色妖姬突然从养魂树心内吐出顺着牵引燃遍他的精灵体,说来也奇怪,火焰所过之处却无甚疼痛,还有股暖暖的力量缓缓萌发着,似点燃了生命一般,那些淡蓝色的魂灵粒子在蓝色妖姬的燃烧下得到了升华,精灵体的力量再一次翻了一倍,当然这也导致了南无全身上下的淡蓝色光晕随之不见,若说之前南无的精灵体是木灵境,那么现在他起码铁灵境只差一步就可进入铜灵之境,除了修为因为未得到罪孽之气关系还在脱凡境之外,南无的真实实力甚至可以堪比普通登黄境的精灵。

有此际遇,南无真的很想畅快地仰天大笑,只要等他得到罪孽之气将自身魂力也提升至黄境,到时哪怕玄境精灵南无也敢与之搏上一搏。

“连无双牵引着众多狩猎恶魔,或许我可以乘机先一步冲入十八地狱。”结合两个恶魔之前的对话,南无如此想道,可以不硬碰谁又愿意多事呢?

而在距离十八地狱二里开外的森林里,十几个幽蓝色皮肤的深渊恶魔形成一个小型的包围圈死死堵住了连无双去路,在他们身后是一座独木桥,边上的石碑上模糊地写着‘奈何’两字,但除了这座桥十八地狱附近全是无尽的深渊,可以说这座桥是前往十八地狱的唯一路径,过往的精灵几乎全部被堵在十八地狱之外不得寸进。

“尔等何人,为何拦住我的去路?“连无双眼神犀利,冷冷地划过一众围杀的恶魔。

“呵呵,深渊洞天行事还需向你报备?乖乖交出玉精灵之心,话说玉精灵之心我还从未听说有恶魔尝过呢!”舔了舔舌头,靳无乱脸上尽是期待。

“无乱哥说的可不是,听说玉精灵一族战力无双,不比我等深渊一族差,早想见识见识了。“靳无迪一脸战意,若不是身边其他恶魔按住他他早就冲过去与之大战了。

“切,收起你那愚蠢的想法,这可是玉精灵龙,玉精灵一族攻击最强的存在,我等直接围杀死他,免生枝节。”靳无谋一向谨慎,自然不愿意做没把握的事。

一众恶魔旁若无人地议论着,完全不将眼前的精灵当一回事,也趁此时机,不少暗精灵悄悄发动天赋,想趁他们不备几个闪现冲入十八地狱。

“呵呵。”一阵阵冷笑响起,几个恶魔急冲而下,精准的来到这些暗精灵的闪现点,还不待他们现身,幽蓝火焰一闪一爪隔空爪去,只见一颗颗精灵之心纷纷落入恶魔们手中,看也不看一把塞进嘴里,咬的嘎嘣嘎嘣直响,此情此景,顿时吓得其他欲闪现的暗精灵赶紧摒弃自己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唰得一声,一道伴有龙吟的翼魂波划过空间,就像那超声波一般,平常人根本听不到,待感觉到之时身体便已经被切割开来。那几个吞噬着精灵之心的恶魔连反应都没有就被连无双精准的削下了脑袋,咕噜咕噜滚出去好远。

眼看着同胞被残杀,连无双身为精灵族一员,岂能受此侮辱,当即出手斩敌,只是接下去一幕却推翻了所有精灵们的认知。只见那几个被割去脑袋的深渊恶魔甚至连血都未流下一滴,迈起腿小跑到脑袋边上把脑子拿了起来放在断口处一安,嘴角上带着一缕邪笑,没几息就恢复了原样。

连无双一击无果,一众恶魔也差不多了解了他的实力,哪还会客气冷笑着围杀向连无双,绕是连无双超玄境修为,面对这么多恶魔的围攻也是倍感吃力。攻伐间,不知多少次打碎了恶魔的身体,但和之前一样,没几下功夫就恢复如初又一次加入了围攻中,一来二去连无双身上也挂彩了不少地方,若不是他精灵体强横,早已身死道消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加入围攻的恶魔却越来越多,才这一会儿便已经增至二十几人,唯一万幸的是到现在还未出现一头玄境以上的恶魔。

见连无双陷入苦战,其余那些精灵也想过去帮忙,但精灵之心之中传出来的那一抹恐惧却怎么也抹不去,魂力勉强只剩一两成,上去也是炮灰,甚至还会连累连无双。

“无双灵友,我来助你。”一声清脆的童音响起,孽精灵杨晋刚来到此地,看到连无双被人围攻,二话不说直接出手加入战团,虽不知为何其余精灵只看着不出手,但精灵之心之中传出的那种怪异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有了杨晋的加入战团,连无双压力顿时大减,但这也只是一时的,深渊里有更多的恶魔向这边汇聚而来。

“哈哈,居然还有孽精灵,弟兄们,今天有大餐了。”靳无乱大笑着,手上动作更加凶狠。

“这小娃娃不错,不知道他的精灵之心是什么味!“连无迪看到杨晋,口水都流出来了,眼中凶光大盛,丢下连无双转攻向杨晋。

场中只有靳无谋似乎预感到什么悄悄后退开来。

这场战斗本就岌岌可危,而且恶魔源源不断地从深渊之中飞出来,南无也刚刚混入了一众精灵之中支援,自己这方与十八层地狱只有两里之路,圆柱型建筑已印入眼帘,但却咫尺天涯。方圆两里地全部都是无尽深渊,想进入十八地狱只有奈何桥一条路,更可怕的是深渊之中对精灵们有着一种可怕的吸引力,根本无法飞行,只要稍微一靠近就会被吸入深渊,“或许这座深渊专门克制精灵体。”南无只能这般猜测道。

看来不解决这几个恶魔他们是进不了十八层地狱的,妄南无之前还想趁乱进入十八地狱,看样子根本行不通。正待南无欲出言提醒恶魔的弱点,一个声音突兀响了起来,“攻这些家伙的恶魔之角,只要打碎他们的双角他们就死了。”只见两个覆地境光精灵突然出现在场中,丢下一句话便加入战斗之中,面对深渊恶魔的本源压迫,即使两个覆地境的光精灵也只能发挥出超玄境实力,但对付这些黄境的恶魔已措措有余,这两人正是何逸轩派来暗中保护连无双和杨晋的何景林和何景森。

‘唰’有了两人的提醒,连无双又是两道龙吟翼魂波斩出,无影无息地攻击切碎了一个恶魔的双角,那恶魔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身实力已如蒸发一般消散一空,身体巍巍老去最后化为一抹尘土。看攻击有效,连无双信心大涨,不断发动龙吟翼魂波攻向那些恶魔之角,即使恶魔们很小心地躲闪着他的攻击,却哪里快得过无影无形的龙吟翼魂波,没几下功夫包括冲在最前面的靳无乱在内,一共击杀七名恶魔,满地都是恶魔的角血,看得南无大呼浪费。

连无双这般差不多搞定了,小娃娃模样的杨晋也不甘示弱,眉心鸿纹幽湖张开,似众生之门一般射出一缕浩瀚的不知名魂光,炽热袭来对着四周一扫,为首靳无迪直接第一个中招连脑袋和恶魔之角一起化为虚无,随后围攻杨晋的其余六个恶魔也被他击杀,这还仅是未受眷礼的孽精灵,若让这家伙受眷礼后,南无不敢想象他会强到什么地步。

“该死!”靳无谋躲在后面这才侥幸没有身死,他怎么也没想到玉精灵龙居然如此强大。不但撑到援军到来,更甚居然还有一个战力诡异的孽精灵。现在已经被几人知晓了自身弱点,若没有那几个超玄境恶魔前来助阵,他们这些恶魔根本就是被切菜的命。说起超玄境恶魔现在确实有一个,可靳无心根本不愿和他们一起作战,此刻正躲在一边看热闹呢。

一刻钟功夫,深渊一族除了明哲保身的靳无谋以外,其余恶魔不是化为残血就是被击碎一只角,实力大减落下深渊,深渊之中不断涌出的恶魔也突然像消声灭迹一般,再也不似之前模样,眼看恶魔一族就要全军覆没,两道蓝色妖姬划过灰色天空,从深渊之中飞了出来,看其波动,这必定是二个超玄境的恶魔。

“无道搞定那两个光精灵族,玉精灵龙交给我,无心也别看了,那小娃娃交给你。”靳无命一入场就把人员分配完备,一马当先杀向连无双,只见他将蓝色妖姬点燃恶魔之角,好似蜡烛一般,原本的弱点一下变成了至强一点,在虚空划过两道蓝光杀向连无双。

眼看这三人及时加入战斗,靳无谋长出了口气,虽然肯定是品尝不到玉精灵族和孽精灵族的精灵之心了,但至少自己小命是保住了,余光转向剩下的那些精灵,靳无谋蓝色妖姬之焰汇聚双爪,如虎入羊群扑杀向那些精灵,没有最可口的饭菜,那来点米粥一样可以填饱肚子,更何况这米粥数量靳无谋还是相当满意的!

延伸阅读

罗夫蒂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wbr.shtml
意大利罗夫蒂皮革护理,2006年进入中国,是目前中国大陆唯一一家超五星级的皮革护理公

环球青少儿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6302.shtml
环球少儿国际英语是中国知名英语培训品牌,即将成为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英语学校。环球

奥吉星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gpl2.shtml
公司实力天泰集团总部山东聊城,国内有十一家分公司和办事处,国外有三家分公司;年产值近

保仕盾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gzt5.shtml
智能门锁作为进门第一道防线,是智能家居及安防双重出入口,而国内6亿家庭智能锁渗透率仅

唯尊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n8cm.shtml
擦鞋,洗鞋,修鞋,皮具护理,鞋产品销售,修鞋机器销售,各种鞋材料销售等!

静芙家纺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pvxz.shtml
芙家纺是南通高能纺织品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之一。优先导入重量级品牌理念,集产品研发、设计

玖辰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apyw.shtml
玖辰小饰品经销批发的石榴石南红青金石碧玺葡萄石月光石、玛瑙珍珠珊瑚贝钛金发晶黄水晶虎

插树岭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p7ja.shtml
插树岭蜂蜜成立于2006年8月,注册资金103万元,员工30人。公司位于蛟河市民主路

滤巨人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qer.shtml
滤巨人---国内知名外设品牌双飞燕旗下专业品牌,热爱科技立足于IT界30年历史双飞燕

安贝儿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cougardistributions.com/ugi9.shtml
婴幼儿游泳,又称婴幼儿水疗,是21世纪风靡于全球的新型科学育儿护理方法。据联合国教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民国路人甲之众卿平身(9)

    按照俗礼,本该让两根大红烛自然燃烧殆尽,可因着前世的那场大火,白非月自重生以来便习惯在睡前将所有蜡烛全部熄灭才能安睡,是以她想了个万全之策。当御辰泽看着白非月用许多蜡烛在同时燃烧红烛时,他的嘴角又不可抑制得往上抽抽了。“姐姐,你在干什么?”“皇上弟弟快过来,姐姐教你怎么烧蜡烛。”“……”御辰泽觉得他

  • 我的师傅是月老反败为胜

    大龙峡谷内的4人怒不可遏!就这样活生生的被人从眼皮底下抢了大龙!“狼人,你为什么去拆那只眼?有必要吗?”其余3个人纷纷咒骂起狼人。“好了好了,继续**,一条大龙而已,不至于翻盘吧,顶多拖延点时间。”唯一之前死掉的辅助说道。众人放下心思,继续**,但打野被人骂了一通无法还口心里十分憋屈,心态也发生了改

  • 龙吟巫山在线阅读第8章

    一日学堂,狐小漓睡了一小天,至于讲的什么道,她是一点儿没听进去,反观烨瑾整个人浑浑噩噩,连怀里被塞了本书带回来他都不知道——主要是因为今日学堂讲的是有关双修的内容,这不仅让人浮想联翩,还让某人忍不住想起自己的终身大事,这怎能行?烨瑾回到房间,连狐小漓什么时候和自己分开都没有注意,更别说她从池塘钓上来

  • 重生后我想嫁早死太子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九节

    之所以说单调,是因为整个画面色彩单一,黑底白字,整体形象好似一张榜单。榜单最右侧从上到下书写:山贼大帝系统!六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下方还有一个小括号写着三个稍小一号的字:初级版。往左看则是一个字框,字框边线弯弯曲曲的,好似小孩涂鸦所画一般,顶部书写:势力!下方孤零零的赵虎两字。最右边同样是一个稍小一分

  • 豪门暖婚之悍妻不好惹在线阅读危机

    想了半天,黎默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能叹了口气,站起身对斗篷人道:“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回去,如果我能活着回来,一定会报答你。”看到黎默准备离开,那斗篷人轻哼一声,淡淡道:“他们已经死了,你去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们一群普通人,无论如何反抗也逃不出那东西的捕杀……”闻言,黎默身形一

  • [红楼]佛系林夫人遇袭

    凤羽诺的脚步,并没有因为这些种种原因而停顿,依旧保持着不急不缓的速度对着丛林中心的位置快速而去,直到数分钟后,终于是有人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方才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的望着前方的三道人影。出现的三人,年龄看上去与凤羽诺相差不多,三**格壮实,黝黑的皮肤,倒还真是有点视觉冲击力的样子,而让得凤羽诺略感诧异

  • 带着二哈去流浪[末世]第八章在线阅读

    又过了好几天,金荣可以出院了,他一出院就朝龙衍这边处找过来。“二哥,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金荣看上去有一丝怒意。明白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在责备龙衍。而龙衍则是不慌不忙的说:“四弟,我明白,我也知道。请你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把这一切都搞清楚之后,我再动手。”“二哥,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是他

  • 豪门倾心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刀疤哥“什么,你居然说我是白痴?”彭城一呆,眼中难以置信。他的家境,虽说比不上王家、杨家,但也勉强说是小有资产,再加上有些道上背景。在学校里,可从来没人敢说他是白痴。现在,一个陈家废物,居然当众说他是白痴,这分明是在打他的脸,不给他面子啊!“陈东,你有种再说一遍!”彭城气得咬牙切齿。“我说你是

  • 一碗浆糊之上香(6)

    楚默注意力立刻集中,发现探针正好勾在了一个牙齿侧边的洞里面。仔细的用探针触碰勾勒出洞的范围和大小后,狠狠一戳,再换来对方的一次含糊不清(因为张着嘴)的叫喊。面对张浩控诉的眼神,楚医生毫不客气的看回去。“蛀成这样了才来补……你还指望它能自己长回去?”医生的斥责成功抵消了不满,并且直接造成重度伤害性攻击

  • 炎之掌控在线阅读第9节

    【9】如果换做别人,赵盼晴早破口大骂说你手滑专门往人头上砸吗,但是看到男生的脸,她一句话也说不出。她听说过这校霸的传闻,光听说她当然是不会怕,但她不光听说过,她还差点亲身经历过。从小众星拱月生活在称赞与宠爱里的赵大小姐,在那天第一次体会到真正的危险,与令人绝望的黑暗。赵盼晴憋红了一张脸,却一句话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