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文野]中也的弟弟之神秘数字

作者:秋去无痕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如果入了某些和神秘挂钩的行业,不可避免地,都会听到有关这一行的奇闻异事。在这些奇闻异事的影响下,人们越来越觉得,他所在的行业是多么的神秘和多变,于是一种近乎崇拜的心境由然而生。

盗墓,就是这样!

我相信如果入了盗墓这一行,很难保证不被一些诡异离奇的故事所迷惑,因为,我便是其中的典型。而鬼三的故事,就是我入行后听到的第一个故事,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对它抱定的态度始终是淡定的怀疑。

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我相信了,原来几十年前的那份惊悚,的的确确曾发生过。而唯一遗憾的是,这是一个不完整的故事,每次到了这里,一切却嘎然断层,为其蒙上了其实厚厚一层迷雾,让人无法探究其内。

鬼三和牛二,都是率属于“四九门”的盗墓贼,他们是远征军逃兵,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利,败退于野人山的莽林,五万多将士埋骨于此。鬼三等几人死里逃生,获救于英国军官奥德温盖特的“狮龙兽军团”,后来在对日军进行的一次袭扰战中,再次和主军失散,但是让他们没想到是,在亚热带莽林中,居然发现了一个极为奇特的古墓,而这也宣告了鬼三不平凡生涯的开始。

可以确定的是,鬼三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终结,那颗不明的子弹挽救了他的性命,他人间蒸发了几年后,顺利地回到了国内,使他有机会将自己的故事记载了下来,有机会在以后的生涯中将他的四九门发扬光大。不得不承认,鬼三是四九门传奇式人物,他的人生注定因他那几年的空白历史而扑朔迷离!

下面,我要说几个名字:四九门、哨子枪、蜈蚣卦、西三省(xing)、傀儡役、蝎子车。

我知道,这六个名字,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到陌生,因为,边缘职业者总是少数,他们在经营自己行业的同时,还要保证自己始终处在人们的视线之外。

其实,这六个名字,正是分别代表着现今最有实力的六大盗墓组织,而它们六个合起来,又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六扇门!

此六扇门绝不是武侠历史小说中的京城第一捕快集团什么的,恰恰相反,不是捕快却是贼。六扇门历史悠久,其中最近的都要追溯到民国时期,但传至现代,除极少数有特定的盗墓取向和遵循特定的行规之外,大多已经混杂一坛,融入了商业社会,各自取长补短地形成了各利益集团。他们中大多数有自己的产业,且已经不再仅仅是围绕着倒斗和文物贩卖,而是辐射到其它各行各业,掩饰自己的倒斗行为,大多充当着“闲时为商战时寇”的角色,可以为了巨大的利益随时随地分工合作。

至于为什么会叫“六扇门”这个古怪的名字,我也是直到现在才找到的答案。但知道了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儿,至少,它的诡异和离奇让我体验到了某种极端的恐惧,让我惶惶不可终日了很多天。

我能融入这个氛围,说白了得靠两个字:渊源!我爷爷是个很精明的生意人,和四九门当年的大掌眼生意来往密切,也曾合伙经手过四九门在上海的多处典当行产业。从懂事起,爷爷便和我讲了不少六扇门的故事,当时我几乎是以武侠小说加聊斋故事来听的,那兴致劲儿直接影响到我的升学考试,升学考试直接报的是冷门的考古系。

几年时间因枯燥的专业课而荒废,索性擅自借着上辈人的面子,混进了西安八仙庵市场,投了四九门。西安这边现在的老大叫楚江鲲,道上人称四眼鬼,我称他鲲叔,四九门在陕、晋、京等地都是他说了算。相对其它地方,陕西的地头极不太平,这里是重点盯防的地方,也是他必须亲自坐镇这里的原因。

我并不算是鲲叔正式的弟子,这是家里制造的入行阻力,不过这阻力显然没能阻止住我的执着。所以我说得淡一点算是鲲叔的得力助手,因为我们沾着点亲戚,所以说得近乎一点就是类似于干儿子这样的性质。鲲叔五十多岁仍旧无妻无子,我吃了多年古董饭嘴巴长进也快,对这行兴趣也大,很能讨他欢心,这就是为什么我能知道比旁人更多有关鬼三的秘密。

鬼三能活下来是个奇迹,更是个谜团,究竟是什么人开了那救命的一枪,造就了鬼三人生中那一段空白的历史?那几年他去了哪,究竟做了些什么?这些都是我每次想到这个故事时都会想到的问题,但它永远成了谜,随着鬼三一起进了坟墓。

当然,我是按捺不住的,所以我唯一一次忍不住去询问了鲲叔,得到的答案是他一句冷冷的回复,接着便是训斥和再次提及便逐出四九门的警告。他的话不带一丝戏谑,我恐怕这辈子也忘不了,他说:鬼三那几年生活在地狱里……!

我无奈地唏嘘了一声,还在为鬼三的故事情节断层而叹息,一抬头,忽见一个油头粉面的小胡子叼着烟嘴走进了店内,我赶忙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起身相迎。

“掌眼的在不?”那人吐了口烟,随口问了一句,脚步不停地直奔楼梯口而去。

“呃!在,不过您还是一边候着吧,我先去通报一声。”我一边堆笑一边上前拦住他,心里却暗骂道你是哪颗葱?四九门的掌眼是你想见就见的吗,鲲叔的乖张我见得惯了,别说是你了,没心情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懒得鸟你!

“不用了!”那人边说边摘下了墨镜,我突然发现他看起来有些面熟,不像是客户,倒像是行当里的,以前似乎打过交道。

他不上楼梯了,我也不再拦他,只见他信心满怀地朝楼上喊了句:“掌眼的!小老板的新买卖你接不接?”他说完我恍然大悟,难怪如此眼熟,这位是业内著名的“支锅小老板”,不久前还见他来求过鲲叔,想必是吃了闭门羹。

“支锅”是每一次盗掘活动的老板,倒一个斗前后期的一系列工作都得由他来负责。他们的投入是有风险的,挖出的文物如果没有被掌眼或投资人买断,只有全部自行处理。不过现在的“支锅”都精得很,一口锅暗自支好几个买家,挑肥的拣,也因为现在严打得厉害,好的“支锅”也越来越少了。

鲲叔一袭唐装应声走出了房门,倚着红木楼梯栏杆,左手按在柱头的玉石风水球上抚摸着道:“小老板,你是行当里出了名的火鸡眼,人锅鬼锅你都能支,不过没想到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上回的烂底锅扣脑袋上当脖圈都合身了吧?”

小老板嘿嘿一笑,走到桌旁掐灭手中的烟,“掌眼的得罪,上次的事情的确不那么妥当,不过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回的我能保证,恐怕得劳烦您亲自出马!”

我在一旁听了暗自也笑出了声,你丫的就凭你?恐怕你没这么大面子。不过看这厮说话口气不小,又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照这样看这锅的出资掌眼带头大哥应该来头不小。

“哈哈……!”鲲叔朗声笑道:“才多久不见啊,你小子出息了,口气比出气顺气都来得畅快!我倒是想听听,斗是多大的斗?这锅大掌眼的是多大的来头?”

“怕是黄肠题凑(见注①)的生坑,大掌眼我不便透露,不过托我带了个口信,说掌眼的您听到这,这个面子你肯定会给的!这锅不是以前的规矩,所有的准备大掌眼已经安排妥当!”

我一听这果真来头不小,果然,鲲叔手上的动作停止了,攥紧了拳头指了指小胡子道,“是这样?是什么话?”

“23!”小胡子轻轻说了一声,只见鲲叔脸色一变,招手便快速地让小胡子上了楼。

他们的谈话内容我是没机会听到的,我在楼下整整巴望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小胡子大功告成般屁颠屁颠下楼扬长而去,鲲叔招手示意我上楼。

我是带着一种即将有大事发生的预感来听鲲叔说话的,果然,我一上楼就听得鲲叔吩咐道:“西安的地头恐怕你得盯守点儿了,我再调两个老道的伙计帮帮你,要不你先回北京,那里太平容易管!”

“鲲叔,你真的要亲自出马?小老板这次的靠谱?”我是知道鲲叔脾气的,这种事情我不方便过问太多,但心中总是还抱着那么一丝丝的幻想,毕竟我跟鲲叔这么多年,印象中他亲自出马的情况我好像还真没见过。

鲲叔哼了一声道:“屁话!他再在行当上爬二十年我都不会买他的账!这次他不过是个捎口信的,幕后大掌眼的不出面,就能调动六扇门的高手,而且搞的是汉墓,里面的东西大掌眼的却说只要一样,这他娘的里头有文章了嘛!”

听鲲叔这么一说,我这心里越加痒得慌,我在这鲲叔待我不薄,只不过行当的原因朋友众多,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捉襟见肘的情况很多。再说了,六扇门那么悠久的历史,都是在土里面讨生活,既然投了四九门,不下一次斗沾点泥土情结,总感觉不那么得劲。这次大掌眼的开这么大方的条件,摸来的东西又都算自己的,而且是汉墓,那里头躺的可都是万户侯啊,这让我如何抗拒得了。

“呃!鲲叔啊,照这么看,这次的机会确实难得,不过小老板这家伙在行当里就是个油腔滑调的主儿,要真是好斗,大掌眼的会放心托付给这种人来?”

鲲叔呵呵一笑,磕了我一脑瓜,“你他娘的臭小子!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么多心眼,混这行当你是知道的,没点信誉是做不长久,小老板游刃在群雄之间,自然有他的道道儿。他的面子我可以不给,但从这锅大掌眼开的价格来看,恐怕容不得我们有任何闪失,况且小老板传来的话……!”

“23?”我脱口而出,随即看到鲲叔表情变得严峻起来,赶忙收住不敢再问,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一样傻站在一旁。

鲲叔顿了顿,盯着我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突然发话:“要不这趟你跟着我好了,明器这玩意儿你也能帮上不少忙,省得我再从北京往这档子调人,你也省得跑来跑去心不安气不顺!他娘的你家老爷子看你看得太紧,这虎犊子早晚要自己去捕食的嘛!你家老太爷当年也不是什么体面的主儿!这年头,守着些狗屁的清规戒律能有个球出息?”边说边低头观察自己手中的那张地图去了。

我一愣,他一番轻描淡写的话,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时兴奋得直想吻他。他诧异地抬头看了我一眼,吩咐道:“你回去做下准备,所有东西掌眼的会托运安排好,两天后我们和六扇门另几个伙计在岳阳会和,注意千万别走漏了风声!”

注①:“黄肠题凑”是一种葬式,乃是一种极高规格的待遇,一般用于天子,平民不得僭越,其始于上古,多见于汉代,汉以后很少再用。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收藏!

延伸阅读

小猫乐乐早教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bpxu.shtml
安徽天同人合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致力于儿童教育为使命,倾情打造小

湄公河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xe83.shtml
湄公河越南料理由越南当地经验丰富的名厨Linh带来梅子、咖喱、法式及原味的四大口味越

自提鲜生果蔬机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nts.shtml
异次元科技坐落于河北省会石家庄,是一家专注于研发●制造●销售.运营自动售货机的科技型

安然居装饰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di9y.shtml
安然居装饰装修是一家从事室内外设计与施工的装饰企业.经过多年磨砺的安然居,已成为一家

诺华制药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uc0s.shtml
诺华公司(NYSE:NVS)致力于维护健康,治疗疾病,提高生活品质,在全球制药行业居

凯萨干洗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xinx.shtml
厦门市凯萨洗涤有限公司,位于厦门市禾祥东路13-10号。是厦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先

健骏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phlh.shtml
健骏婴儿用品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和高素质的管理队伍,技术力量雄厚、生产设备出众、检测手

沙秀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alsf.shtml
沙秀女鞋是主营时装重量级女鞋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的原则

贝施雅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xa7i.shtml
公司主营各类从巴西、非洲及国内外各地进口的天然半宝石,包括:碧玺,海蓝宝石,橄榄石,

四季色彩加盟  http://www.mrgsguitars.com/xgge.shtml
公司介绍:“色彩扮靓生活,美丽点靓前程”四季色彩香港独资企业,是各省市一家的专职色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养成的卑微皇子登基了第9章在线阅读

    清晨天气很好,海上一片风平浪静。身背大包的鸟儿落在海上的一艘船上,叫了几声,很快就有个厨师装扮的人走出来,拿起今天的报纸,喂它一点食物。片刻后,这只这送信鸟从这里再次起飞。而这里,是海上餐厅芭拉蒂。“卡尔,今天的报纸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头上顶着高高的帽子的金发老头问着,摸着自己编成辫子的鼻毛。他

  • [陈情令看魔道祖师]修道必修心在线阅读第九节

    这一路,她时不时将目光偷偷移到白易的身上,心头有些恨得牙痒痒的感觉。没多久,唐晓月便停下了脚步,站在一间客房之外。她刚刚想要敲门,却忽然看见白易走了上来。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下一秒,唐晓月就看见白易手掌轻飘飘的落在房门之上。嘭。这门瞬间就被破坏,豁然打开。唐晓月有些无奈,虽然说她不心疼这房门,

  • 修行者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三节

    叶家院内,一名老者正在一旁指点着少年。“出拳!收!踏步,冲拳!”叶麟在一旁喊着口号,而叶羽辰则随着叶麟的口号打着拳。“聚气凝神,将周身灵力聚拢后全部释放!”“破!”叶羽辰按着叶麟的指示,成功突破到锻体一重。突破后,叶羽辰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有着一团团灵气附着在上面。“不错!辰儿很快就掌握了突破境界的

  • 茗蔓漪澜之第十章

    转眼间已经黄昏了,在这里呆了一天了,徐嬷嬷哪都不让我去,就让我在房间休息,虽然说我背部还有伤口,但是呆在房间会闷死人的!“莲儿,叶儿!”我叫道。“来了,小姐有何吩咐?”叶儿回道。“陪我出去走走吧,房间很闷,快要被憋出病了!”我不满地说道。“徐嬷嬷吩咐过,小姐只能在储秀宫走动,不能出宫。”哼!这相当于

  • 东篱殇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遍遍地,不厌其烦地因嫉妒、憎恨而去攻击他人,你真的觉得这样的宇宙比较好吗。”森罗说道,“这是才气的原话。”“那至少比利用毒药控制他人的宇宙好多了!”女王的眼里满是愤怒。“傀儡并不是毒药,相反,它是天使的礼物。”森罗依照才气的话,给女王复述了一遍。如此看来,女王想要说的话,才气都猜到了。女王听不下

  • 最强力量系统之夺命幻梦

    八年后。“冷,好冷……”刺骨的冰冷接连袭来,稚童倦着身子蹲在地上,他的双目盲然而又空洞,仿佛天地间没有什么可以留在他的眼中。混沌,天地初开便已存在的奇物,可迷幻万物。稚童在混沌的体内感受着生命的流逝,没有什么情感的他再迟顿也察觉到了时间的迅速流失。是过了十年,百年,还是千年?许久,稚童才动了动僵硬的

  • 末世轶闻在线阅读疯狂舔盒

    这东西还是放好比较好,李牧现在哪里有本事保护这么高级的东西呢,这东西就是城主看到没准都眼红呢,自己现在也就是能对付一下王级,碰到顶级王级只能跑路,财不外漏,李牧还是做得非常好的。就在这时,外面的警报声又响起来了,李牧好奇的走了出去,大白天的怎么还有警报呢,警报想起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上次警报响起来的

  • 二次元之众漫之旅在线阅读第四章

    想喜欢你,我有千万种理由得到你。“回来啦。”“恩,就你一个人在宿舍吗?”“恩,她们都出去吃饭去了。”郭然正打算戴耳机的时候想起了什么“对了,刚才有个女孩送来一些文件和一台笔记本让你把里面标红的地方都给改了。”说着郭然就把东西递给了章恰。“谁呀,我应该不认识呀。”章恰自己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这个女的是谁

  • [终极一班]百分百攻略刀疤脸矿工

    这位吴管事的话音刚落,从众人的身后走过来几位身体强壮的中年汉子。这些人一边用手点指着这些人,一边大声喊着:“你们、你还有你都跟我走,我是你们的队长,以后采矿的事由我安排。”林阳和族里来的那二人被分到了一个采矿的小队中。他们紧跟着前面的那位壮汉走进矿洞中。矿洞纵横向下,时而宽阔,时而狭窄,弯弯曲曲的走

  • 草!我成了玄幻太子之栽赃到底(9)

    宋封暴毙的事,在玄铁城一传开,引起了轩然大波。昨天还在斗剑大会活蹦乱跳的人,说死就死了,这一切犹如梦幻。纸里包不住火,宋家下人在一次醉酒后说漏了嘴:宋封不是暴毙,而是死于柳剑南的噬灵剑魂,死状跟蓝家少主一模一样!一时间,柳剑南的恶名大涨!柳钟对柳剑南恨之入骨,好不容易将了他一军,自然不会放过宋封这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