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大时代之我是武松在线阅读过血法

作者:游凡尘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既然选择了惊艳出世,那就更惊艳一些吧。

输血这种高级的医治方法,能让一个人起死回生,而且给他供应鲜血的人还不用死,反而活的活蹦乱跳的。

这种技术在古代绝对是神仙级别的存在,以后的史书上也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个医者神明的江湖匪号绝对跑不了了。

“如何验血?”

徐世绩还是来请教穆朗来了。

“有人肯献出自己的血?”

穆朗还以为没人会自告奋勇,是他小人了,古人的气节还是值得肯定的,如果到时候实在没人献血的话,他自己就会把血输给秦叔宝,因为他是O型血,可以匹配其他血型。

“我们抓到一些高句丽人,那些人的血应该也可以用的吧?”

穆朗心里想,在事情不明不白之前,还是不要妄下定论,古人诚不我欺?都是笑话。

“能用,只要是人血,不分种族,都可以互通使用。”

徐茂公喜出望外,把两个高句丽人让人带了进来。

两人方才知道眼前这个医者要把自己的血放出来,输送到另一个受伤人的体内,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一进来就跪在穆朗的身前,嘴里呜哩呜喇的乱说一气,大概的意思就是在求饶。

穆朗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于是也就不再解释什么。

房间里又进来几个人,一个看上去像是医者,很明显是不放心穆朗的医术。

身后还跟着两个彪形大汉,只要穆朗有越轨之处,这两个大汉马上就能跳起来把穆朗生生的撕碎。

高句丽人被蒙上了双眼,让他们看着自己的鲜血从身体内流出,这和自杀没有区别。

尽管高句丽人不是很配合,穆朗还是把连接着干羊肠的空心针头刺进了血管。

猩红的鲜血从高句丽人的体内缓缓的从另一头流向秦叔宝的体内。

一盏茶的功夫,秦叔宝的嘴唇就有了血色。

山羊胡子的医者看到了秦叔宝身体的变化,马上上前开始把脉,不一会儿,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喜形于色。

抱拳来到穆朗的身前,说道:“少年人果然神仙手段,老朽领教了。”

医者都这么说了,秦叔宝的身体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秦叔宝活过来了,不过脖颈处刚刚止住的鲜血开始往外冒。

徐世绩大惊失色,吩咐人赶紧压住伤口,要不然刚刚输进去的鲜血,就会全部流出体外。

穆朗阻止了这种行为,不慌不忙的拿起针线,开始对着秦叔宝的伤口缝衣服般的工作了起来。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难免有些担心,好在还是坚持了下来。

虽然歪歪扭扭的影响美观,但是,好在命是保住了。

高句丽人死了一个,死的是那个自始至终都没有输血的人,活活给吓死了。

输血的那位活的倒是很健康,输完血之后,还吃了两碗面,这是穆朗要求的。

手术结束,所有人退出,留下婢女照顾,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们一定要用开水擦洗身子,伤口的地方有其要用开水,这才放心的走开了。

徐世绩说道:“这次多亏了这位小兄弟,要不然叔宝很难度过这一关。”

穆朗摆摆手说道:“小事一桩而已,反正你们行的是仗义事,我略尽绵薄之力而已。”

“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穆朗反问道:“你们不是在瓦岗寨聚义,对付那个昏庸的天子吗?天下皆知啊,我知道不奇怪吧。”

说实话,穆朗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把握都没有,他在后世是在影视剧里了解了一些他们的义举,谁知道现实生活中是不是这样的。

“那我们的情况你都了解了?”

牛鼻子老道大概是想试探一下他对此事了解多少,有点像杀人灭口的意思。

“不了解,一点都不了解,我这就回去做我的便宜家主去,你做你们的事情,我保证不参合。”

这是第一次穆朗感觉到危险。

史书上的介绍和现实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万一有人不怀好意,结果了他的性命,那这趟穿越就算是白来了。

徐世绩笑了笑,说道:“贫道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我们都是一些心怀报复的人,想为天下的老百姓做一些事情。”

这话说的倒是不假,但是,穆朗现在还不愿意卷入漩涡之中,他有更好的办法为老百姓做事。

“小子我打心里是愿意和众英雄举义做事,实乃家中母亲再三叮嘱,不让小子在外面乱跑,家里诺大的家业需要继承,是在走不开啊。”

牛鼻子笑的弯腰见泪,他没有想到这个医术高明的半大小子还是一个财迷。

“那好吧,既然你愿意守财,贫道也不勉强,我算过了 ,我们迟早还是要见面的,后会有期。”

穆朗回礼之后,对着打瞌睡元宝招呼了一声,便快速的消失在了山寨之外的树林里。

这里不可久留,他明显能感受到这些流民对自己的敌意。

首先他是**,和他们不在同一阶层,本来就是因为生活问题才进山的他们,对**是没有好感的。

他们之所以起义,就是为了打倒**阶级,然后自己再变成**。

不过在变成**之前,对杀**这种事情非常的热衷,至于自己成了**是什么下场,他们根本不考虑。

秦叔宝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城外围,大概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为了情人,一个是为了刺探一下长安的虚实,他们大概有了谋取长安的想法。

但是因为现在瓦岗李密当政,想守着三城四县好好过日子的,没有那么长远的想法,于是,这趟刺探军情就变成了私事。

前一段时间,秦叔宝的情人李蓉蓉因为急于给自己的父亲报仇,只身一人来到了长安,没想到,仇没报成,把自己还搭进去了。

秦叔宝这伤,八成就是劫狱的时候造成的。

不想了,头疼的厉害,且让他们折腾去吧,穆朗现在只等一个消息,那就是李渊起兵,只要李渊在晋阳起兵造反,穆朗的机会也就来了。

知前五百年不算本事,知后五百年才是高人。

转眼间就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穆朗也慢慢的适应了少爷这个身份。

撩个猫,逗个狗,调戏一下庄子上的婢女,就喜欢听她们咯咯的笑声,半推半就的神情。

要不是穆朗非要搞个十八岁结婚的规矩,他这个处男恐怕早就被这些婢女人工摧毁了。

“少爷。”

福伯急匆匆的赶来。

“本少爷正在调戏婢女,你来的正好啊,扰了本少爷的雅兴。”

这是玩笑话,福伯在就释然了。

穆朗遣散了婢女,福伯上前说道:“庄子上的钱粮有些出入,怕是有人在里面做手脚。”

“少的是些什么东西,多吗?”

“是一些粗粮,估摸着也就是百十来斤,不过老奴发现一个规律。”

“什么规律?”

“每隔五天就会少五十斤,最近就连厨房都开始报告丢失的剩饭剩饭。”

穆朗旋即一想,就想出了一些门道。

“家里有贼了,而且还是心肠好的贼,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我已经有了目标了。

你不仅不要管,而且每五天就给他们准备好东西,我要亲自捉贼。”

福伯做了这么多年的管家,还是第一次家里有东西丢失,脸上挂不住,既然少爷说有了眉目,自己也乐的清闲。

穆南和穆北是伺候穆朗的婢女,平时尽心尽力,颇的穆朗欢喜。

自从穆朗开智以来,两人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对待穆朗像亲爹一样好。

“娘,穆南和穆北是怎么来家里的?”

穆朗需要搞清楚状况。

“很小的时候就来了,那时候大概七岁了吧,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怎么了,突然问这个?”

“是为她们好,娘,我现在能做家主了吗?我想改变一下家里的氛围,总是这样我们家迟早要被人家吞并,趁现在天下大乱,我们也要改革,娘,我保证,改变之后,家里上下会空前的团结,甚至,别人家的人才也会想方设法的来咱家的,这不是正好解决我们家人劳力少的问题了吗?”

穆娘子有些犹豫道:“按道理来说呢?你的年龄不够继承家主,即便是继承家主,外面的人也不会承认你的地位,只能在家里发威风,可不是为娘希望看到的。”

穆朗说道:“只要您在家里宣布就好,我只做家里的家主,外面的那些烂糟事,我才不想管呢,如果您觉得我这个家主做的还可以,我想提前做家主。

因为接下来的决定,要改变我们整个穆家,我害怕到时候您不愿意,会阻止我的想法,所以孩儿想提前继承家主之位。”

穆娘子想了半晌,才说道:“你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为娘我还是有否决你的权利,小打小闹的为娘不管,只要是要动我们穆家的根本,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样吧,你先试着做,做的好呢,为娘就放手让你去管理家业,不过你只要得到你二叔的支持,说明天上任,也不会有人阻止。”

穆朗总算是搞清楚了,这就是大家族的好处,虽然你坐着家主的位子,但是,下面总是有人在监督你。

不过,只要是上层都同意家主提前继承,那么规定什么的也可以逾越。

延伸阅读

佳芭拉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ybd3.shtml
佳芭拉家居主要经营项目有原装印尼进口传统风格的家具、家饰品、布艺、以及为口味正地道的

淘气虎儿童玩具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6grl.shtml
淘气虎儿童玩具隶属于广州淘气虎儿童用品有限公司,淘气虎益智儿童玩具时刻把握中国玩具的

至珍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dw6x.shtml
至珍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茶具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万宝冰箱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a9rm.shtml
万宝冰箱项目介绍:万宝冰箱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塬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

钓具长廊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6230.shtml
钓具长廊国际连锁前身为绿海购物广场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1年9月,经历两年的行业

雅致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dpxb.shtml
雅致茶具经销批发的各类茶具、茶盘、陶瓷工艺品、茶具配件、居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洗乐干洗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gyi8.shtml
品牌:乐洗公司:北京布朗斯(乐洗洗衣国内外)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业务范围:干洗店加盟干洗

刘香源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gjqy.shtml
成都市彭州刘香源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生产牛肉深加工及休闲食品开发的大型综合性企业。

卡雅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drzk.shtml
卡雅卫浴凭借多年在卫浴产品的研发经验和新技术运用的把握,在产品设计上充分融合了德国的

四季色彩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go0y.shtml
&*无锡四季色彩——色彩工作室加盟CMB四季色彩总部在大陆设有指定的色彩咨询公司,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建立契约在线阅读第三章

    林砚看着镜子里那个男人,个子很高,贴着头皮的短发,镜子上有水珠五官看不太清楚,朝着自己慢慢走过来……接着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着转了个圈,然后猛的撞进一个宽阔的怀抱里。陆琛看见他的第一眼头皮炸裂!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出现幻觉。双手紧紧的抱住他哽咽的说“你是不是知道我想你,所以化成鬼魂过来找我了?”林砚被嘞

  • 海贼:泽法之子第5章在线阅读

    百里御风这个人是齐缘邪心在尸魂界园刹年间遇到的,以现世的时间算起来也就是一年前吧。当时他被一头妖兽袭击,浑身是血,齐缘邪心路过之时正好看到,就设计用山谷卡住了那头妖兽,并把他背到了李惜樱那,谁知道这货好后拼命说齐缘邪心是他的救命恩人。其实他不知道,当时齐缘邪心只是恰巧路过碰见这事罢了。要说武脉,李惜

  • 进击的男神第2章在线阅读

    离开和林夕邂逅的地方陈义继续漫无目的前行,大抵应该是了解到因为灵气流失,导致这个时代,的人已经不再相信什么神佛修真,为了不引起麻烦,不在造成想刚才和林夕邂逅时那样的误会,他开始徒步前进。一个修士,而且还是实力深不可测的修士,陈义的即使是步行,速度依旧是恐怖到连汽车都望尘莫及的地步。大概半个小时,他总

  • 我的黑色青春不能没有光在线阅读第十章

    张显宗的枪伤比想象中还要严重,一早医生看过之后坚持要给打上石膏,张显宗觉得没什么必要,顾玄武其实也觉得医生担心过头了,毕竟他们这些上战场的,谁身上没挨过几个枪眼儿,没人这么娇惯。不过能好好治干嘛非往坏了整,他告诉张显宗听医生的话,保险点没啥坏处。于是张显宗右臂就打上了厚重的石膏,顾玄武给他放了个长假

  • 宛若初夏在线阅读第五章

    “娘!”赵凡心中一酸,喊了一句,“您别动了,今天那些仆役不会来,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了。”“凡儿!”母亲顿时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回事?”随后赵凡三言两语的解释了一番,然后拉着自己的母亲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开始吃饭。“哎,凡儿,都怪娘,别人都有着机会,而你连机会都没有,这真是…”赵莲听着,立刻呜咽起来,眼睛

  • 大佬移情别恋了在线阅读第8章

    “妈卖批,妈卖批。”林海在心里吐槽了两声,这作死系统是不是想让他去送死啊?这不是让自己去打革命军老刀把子的脸么?他可不敢保证龙是个非常大度的人,而且让自己这个小胳膊小腿的和对方决斗。作死也不是这么作的啊!“系统啊,我们可不可以换个任务,比如说称赞伊万脸很大,这也符合作死的标准不是么?”林海硬着头皮商

  • 山茶梦之我的校园生活(5)

    清晨,我奔向学校。当时很冷。冷风从衣领之间的缝隙流进了我的衣服。我颤抖,好冷。这是我现在唯一的感觉。我只想用手拿一个热水瓶使我保持温暖,以免感到寒冷,在路边,傍晚的光线在黑暗中照耀着,我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现在我只有一个主意,那就是上学。最终,我走到学校附近的街道上,在路的另一侧看到一位阿姨在卖芝

  • 踩碎时光的沙漏在线阅读第四章

    七年前,也就是2002年。那一年,韩恩颂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而韩政宰当时又正巧忙着一个大项目,所以她被送到了大邱的奶奶这里生活,这一待就是两年。这两年的生活里,韩恩颂只交到了一个朋友,那就是闵允其。韩闵两家是老邻居了,韩奶奶和闵奶奶也是好姐妹,所以韩恩颂与闵家人自然也就亲近一些,尤其是与年龄相仿,爱

  • 万城奇迹第八章在线阅读

    就在研究员对于异能武器一筹莫展的时候,全国范围内都迎来了一场大雨。这场大雨整整下了七天七夜,而在下雨期间,丧尸活动奇迹般的停止了。人们希望这是一个奇迹,丧尸由此消失无踪的时,雨停了,丧尸更加厉害了,基本上丧尸都晋级了。在这末世里,丧尸更像是天道的宠儿。不需要多么努力,只要淋一场雨,就自然而然的进阶了

  • 刺破青天我为王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冯润润是直接被掐醒的,一睁眼,就着月色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苍白俊脸,险些吓得尖叫出声。好在她视力极好,反应力也不弱,这张脸她更是熟悉,因此将尖叫扼在喉间不发,抬手一把抓住了周奇文的手。她低声,却恶狠狠又气急败坏:“周奇文,你是不是有病啊?!”周奇文任由冯润润抓着手,同样借着月色看她的脸,一张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