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扬在线阅读第9节

作者:南阳木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今天西北王在演武场上酣畅淋漓的斗了一番,回到王府时也难掩心中激动。临易见他这般高兴,也就任他搂搂抱抱,胡言乱语。待君裕平静之后,临易便拉着他一同躺在院里的躺椅上,看着满院的红叶飘啊飘,一会儿就把西北王飘睡着了。临易见他这般,笑笑也就陪他一起睡了。

直至到了黄昏,临易才缓缓醒来,发觉自己已经躺在内室的床上了,君裕在他旁边靠着靠枕半躺着看书,自己的手脚都缠在他身上。临易的脸色微微红了红。

君裕见他醒了,便放下手里的书,扶起阿易也让他半躺着跟自己靠在一处,开口道:“阿易醒了,可要用饭?”

临易摇摇头,散漫的开口,“还不饿,再等一会儿吧。”其实他想跟君裕静静的靠在一会儿。

君裕自是点头。

临易刚刚睡醒,双眼还是有些迷蒙之意,眼角湿润,衣襟有些散乱,隐隐露出锁骨下象牙白的肌肤,君裕的目光沉了沉,临易好似浑然不觉,有一搭没一搭的玩弄着君裕垂下的头发。

西北王有些局促的抓住了临易玩弄他头发的手,开口道:“阿易,莫要胡闹。”

临易抬头,促狭的看着他,忽的翻身压在他的身上,开口道,“我就胡闹,你想怎样?”临易翻身时三千青丝流泻,把君裕困在中间,二人发丝交缠,倒生出不少缠绵的意境来。

临易虽说也是体型修长之人,只不过跟君裕一比还是小的可怜。这一压,活脱脱一个猫咪压在大熊身上,虽然尽了各种耀武扬威的本事,但依旧改变不了他是只猫咪的事实。

君裕只觉得这样的阿易各外的可爱,尤其是阿易瞪他的时候。

“不怎样,阿易想怎样就怎样。”君裕很诚恳的说。他伸手摸了摸临易的脸,轻轻地捏了一下。

临易给了他一个白眼,真是无趣的笨熊。

西北王自是看懂了自家男宠眼神表达的意思,有些窘迫,脸色瞬间红了。临易自是知道君裕平时不善言辞,尤其是遇见他之后,那更是只会脸红了。不过他就是喜欢君裕为他窘迫脸红红的样子。

临易见他脸红之后,也便不在逗弄他,其实心里笑开了花。这世间上还真的有真么脸皮薄的人,还是被天下人传为“鬼面”的人。

西北王明白阿易一定在心里笑他,因为临易的眼睛弯弯的,并且还是促狭的看着他。君裕觉得这样的阿易真是好看的紧,像是会发光的太阳一般一样吸引着他的目光。他喜欢阿易这个样子。

君裕并没有多言,只是伸手摸着临易的头发,感受着它所带来的滑顺,看着阿易享受的眯起眼睛,到真像一只慵懒的猫。

临易没过一会儿便趴在君裕的胸膛之上,懒懒的听着君裕的心跳,任由君裕摸着他的头发。二人长久没有说话,直至临易觉得腹中空空,君裕便硬扯了临易下床吃饭。

今夜的听枫院依旧灯火通明,秋风冷意,临易站在屋前的台阶上,君裕便一起陪着他。现下的天气已经开始干冷起来,冷风吹到脸上生出不少刺痛。临易毫不在意,只是觉得这秋风孤傲,能够得到君裕陪着他,倒也是人生圆满了。

君裕见阿易并未有伤心的神色,便没有说话,只是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像刺猬滚球一样把临易抱得严严实实的。从远处看的话,就是一个人高马大的“棕熊”怀里有一个露头的少年,像极了护崽的母熊。

临易在他怀里冒出个头,笑眼弯弯道:“呐,棕熊,我想练剑,你陪我好不好?”

西北王自然点头,难得阿易心情好想要练练剑,他怎么会不同意。

他吩咐秀珠去屋里把剑取来,其实西北王擅长的是刀,不过这剑还是能耍一二。至于临易虽说也是二十二岁的少年,但他也不是个花花枕头。临易以前也练过武功,后来走火入魔就强行散去了内力,现在只余两成功力,只能用于自保。

不过临易对武功一事毫不在意,君裕自然不会开口相问。他只要阿易开心就好。

月光下的临易很美,像个落入凡间的仙子。

他手持利剑下了台阶,对站在上面的君裕抬头一笑,三千发丝随风轻舞,轻扫过临易的薄唇,眸色漆黑的像化不开的墨,君裕只觉得这样的临易像个诱人的妖魔,愿和他生生世世纠缠不休。

临易依旧一身的白衣飞纱,勾勒除他修长的身姿和极细的腰线。他拿着剑在院中挥洒起来,剑的冷意在极凉的月光衬托下更显冰凉,临易并没有用内力,只是纯粹的舞剑,转身之间,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显无边冷意,一招一式皆是风景,君裕不禁有些看痴了。

临易舞了一会儿,见君裕毫无动静,便抬头望去,就见那个棕熊在痴痴的看着他,临易哭笑不得的同时又很受用。心下想到,这个呆熊,当真是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临易好笑的笑了一下,便收了剑走了过去,开口,“不是说让你陪我一起练么?”

西北王这才回神,想到自己是要陪阿易一起的,便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脸色微红,“阿易舞的很好看。”

临易顿时笑眼弯弯,把西北王从台阶上拉下来,君裕不敢看向他,月光模糊,君裕脸上的刀疤被隐去不少,少了两分狰狞,多了几分柔情。临易知道,君裕是对脸上的疤痕不在乎,可在他面前依旧有些胆怯。

以前君裕从未自己的容貌上过心,男子汉大丈夫又不是哭哭啼啼的女人家对一张脸那么上心干什么?

可自从遇见了阿易,他莫名的有些自卑,他怕配不上他,更怕阿易觉得他很恶心。

拥有阿易是他不敢想的事情。就算阿易从未表现出厌烦的脸色,和他在一起,君裕也是觉得阿易未必是喜欢他的。他生性木讷,不善言辞,又长了一张不甚好看的脸。

临易把手里的剑递给君裕,打断了他心中所想,开口道:“我要你舞给我看。”

君裕看着他,欲言又止。临易明白定是心里的又胡思乱想了,便道:“你是我的人,我喜欢就是喜欢,与别人无关。”

君裕明白,便伸手接过长剑,点头,傻傻的笑道,“定不会让阿易失望。”阿易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他会让阿易绝不后悔与他在一起。

因为君裕善用刀,他很少练剑,临易自然是没有见过的。以前在一起时,君裕失去了记忆,临易只是见过他拿斧头劈过木头罢了,并且还是一板一眼做的极为认真。

君裕也便迎着着月光,映着这满院的灯火舞起剑来。不同于临易的俊秀之姿,君裕舞起剑来,自有一些杀伐之气在其中,一招一式皆可切金断玉,生猛的很,连满院的落叶都被剑气斩断。漫天枫叶飞舞之间,君裕收了剑,五官肃杀,目光如炬,当真的是人人惧怕的西北王,杀伐决断的鬼面将军。

临易只觉得又回到了三年前,他站在皇宫最高宫殿的宫墙上,看着宗岳的大军厮杀而来。

君裕收了剑,见临易神色有变,连忙上前,抓住他的胳膊,焦急的开口:“阿易!”心下以为是自己身上的杀伐之气太重,让阿易有些害怕。

临易脸色稍霁,开口道:“无事。只是没想到你拿剑的样子也依旧威武的很。”

君裕听他这样说,就以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便有些愧疚的开口,“阿易,是我不好。”所有的肃杀之气瞬间就收了回去。

临易见他这般焦急,心里又温暖了几分。“我并不是怕你的气势,相反还很喜欢。”他抬头对上君裕的眼睛,笑眼弯弯,“平日里见你对我百依百顺,又不善言辞,从未见过你今日子这般模样,当真是威武的很。”临易越说眼角越弯,最后轻笑出声,“没想到堂堂西北王在我面前竟是如此的呆傻。”

君裕听临易说完,只觉得自己的心忽然飞到了云彩一之上,有些飘飘然。高兴的叫道:“阿易,我的好阿易。”说罢,把临易抱起来转了一圈,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二人练完剑,沐浴净身之后,男宠趴在床上指挥着王爷给自己按摩。

天色尚早,临易又是睡了一天的人,根本不觉得困。至于操劳了一天的西北王,哼哼,就应该多做事,省的天天的精力过剩,在床上折腾他。

西北王小心翼翼的给男宠按摩腰,目不斜视,中规中矩的堪称好楷模。

房间里的香炉烟气袅袅,珍珠珠帘在蜡烛的微光下远远近近,临易没有说话,君裕也没开口。二人静默不语,倒生出更多缠绵温柔的意境来。

待月上中天,君裕已经睡着了。临易精神的很,躺在床上根本睡不着。要不是看君裕有些累,他还想出去折腾一圈。

借着月光,临易满足的看着君裕的睡脸,他伸手慢慢的描绘他的五官,轻轻的问:“棕熊,你会一直这样对我好吗?”

我多希望你永远都会这样抱着我,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要,只有你和我。可我知道这不可能的,临易眸色渐深,这天下敢跟我抢你的人,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阿易在君裕怀里拱了拱,慢慢的睡着了。

君裕睁开眼,看着临易乖乖的躺在他怀里,往自己怀里按了按,君裕用下巴轻轻蹭着阿易的头发。

“我会一直对你好。”西北王轻轻的说。我会每天都抱着你,看你跟我耍脾气,喜欢你满足的样子,喜欢你的笑容,更喜欢你的眼里只有我。

夜渐深……

屋内香烟袅袅,窗外月满中庭。

延伸阅读

玉雅轩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xqwk.shtml
天然缅甸翡翠玉镯、吊坠、雕刻品、手玩把件、手链、项链。玉雅轩兼营水晶,珊瑚,琥珀,碧

郎格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pn4f.shtml
郎格杯子总部主要生产不绣钢杯壶广告杯礼品杯保温杯系列办公杯系列汽车杯系列咖啡及旅游壶

欧创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ami2.shtml
欧创纺织品产品主要涉及欧式、新古典沙发布等领域。同时公司研发部门不断创新,平均每月都

雷蒙大药房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l0m.shtml
赤峰雷蒙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位于赤峰市红山物流园区,是自治区大型医药连锁企业之一,隶属

程光快递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6un7.shtml
程光快递于2009年3月份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注册成立,开通北京和香港口岸清关。程

睿龙彩色混凝土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af1g.shtml
亚睿中国公司是有着悠久历史集现代科研、开发、生产、设计、销售、装饰施工于一体,多元化

美人鱼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ahot.shtml
美人鱼渔具就是您的选择。我们的产品90%远销欧美亚非等多个及地区。对外销产品有着相当

乐拼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nnkj.shtml
乐拼玩具总部是飞行器、玩具、玩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鸿齐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aerk.shtml
鸿齐照明位于花都区的繁华地带,是一家集市场开拓、环保产品销售、环保技术开发服务和科技

安朵加盟  http://www.duffyhomesinatlanta.com/nbux.shtml
ARDO母乳喂养系列产品在中国地区的推广和销售,公司注重人才,注重团队合作:具备的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外星来的少女偶像第2章在线阅读

    “话说你能放开我的胳膊吗?走一路了,是个精灵都回头,你刷回头率呀,”无名小氏郁闷的说道。“你看那不是咱们的小公主吗?”精灵甲“对啊怎么带个男生,不错,挺可爱。”精灵乙“要不要告诉小王子?”精灵甲“小王子的妹妹我可不敢说”精灵乙“你不说我说”精灵丙插嘴道。“就是,你说咱们是告诉小王子还是大德鲁伊族长”

  • 别样的传说在线阅读第7章

    说道:“好,阿月你就在岸上等着我一定会给你抓很多鱼的。”我满脸开心地看着他开心的样子,心里却在想着:“我来了这里十年了,如果哪一天可以回去了,我还愿意走吗?如果我走了阿羡,阿澄还有师姐会发现我不见了时会不会难过呢?”正在我心怀很多难心的事时突然看见温情在旁边鬼鬼祟祟的不知在找什么?正在我想时突然看见

  • 影视世界旅行家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为一名21世纪优秀青年,申周深谙穿越者三大金律之蝴蝶效应.——众所周知,三为多数,泛指,所以穿越者金律以后超越三条,也很正常...申周虽然将封神天命从姜子牙身上夺了过来,却也按照封神中原本的故事脉络,让姜子牙去往其老家等候.等候未来的一出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当然,心灰意冷的姜子牙自然不愿意听从

  • 并肩(凯源)第八章在线阅读

    夜幕笼罩大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街边的小公园里,两个小孩子正坐在石凳之上。“哎,那个,真的非常感谢!”绿谷出久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说话也结结巴巴的,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坐立不安的状态之中。“没关系啦,只是点小事而已。”拒霜对着绿谷出久笑了笑,他只是看绿谷出久满身伤痕所以过来帮忙治愈了一下而已。况且绿谷出久

  • 从特种兵开始签到!第2章在线阅读

    沈眠穿进来的的时间点正是莫雪冬进入莫家的两周后。此时的柳琴还致力于伪装成一个温柔善良的继母,在莫上将面前无时无刻展现她的体贴以及所受的委屈。沈眠思量片刻,在开门之前迅速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本是清秀的面容此刻如纸苍白,散发着无比颓废的气息。他把门拉开,柳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往常莫秋都是躲在屋子里,从不

  • 全属性修炼第9章在线阅读

    “老大,我现在到了长弘物流公司门口,”苏澄涵握紧电话,下意识压低了声音,“陈怀礼杀人之前,陈怀义就在这里工作,后来被辞退了……对了老大,‘612’的受害者,那一家的男主人叫刘志盛,生前也是这个长弘物流公司的……”盛景本来在办公室翻着八年前的新闻,听到这里也没有停下鼠标:“这点内网上没有提到。”“上午

  • 我是老祖在线阅读第8章

    一个人推门而入,是个鼻青脸肿的胖子。这不就是不久之前被刘风废掉一条胳膊的秦少爷吗。“爸,有人在你的地盘打我,还把我的胳膊给废了,这可是在打你的老脸。”秦司长的心里立刻腾烧起一把怒火。虽说自己的儿子不成器,但有人敢在龙云镇废自己的儿子。一分薄面也不给,这不是在向自己叫嚣挑衅吗?“是不是疤狼的人?”秦司

  • [综漫]我和反派一模一样之回府望父(下)(5)

    第二天——————————————————————————————————————“恭喜将军!恭喜夫人得子啊!”“同喜!同喜!,请进!请进!”“恭喜!恭喜!将军鸿福啊!”“同喜!同喜!,请进!请进!”“恭喜,贺喜啊!将军好福气!”“同喜!同喜!,请进!请进!”一大群的贺喜声!几乎要传遍大街,夕雪十分

  • 从沙皇开始翻车在线阅读第七章

    哈利他们三个人在把行李安置好后,就动身去找艾丽了。尽管哈利早就预料到马尔福在知道他和艾丽的关系后,迟早会找艾丽的不痛快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四个人飞快的越过人群跑到了末尾的车厢里,拉开门鱼贯而入,然后迅速的关上了门。“嘘……小声点。”赫敏做了个静音的手势,瞪了一眼大声关上了门的罗恩。“呃……我们

  • 都市之异人在线阅读第1节

    都灵市医院,重症病房内。“滴,滴,滴……”原本已经停止运行的仪器突然间又恢复了运行。白色病床上的秦天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茫然地望着四周。“怎么回事?我不是在阴国和仇家同归于尽了吗?”秦天龙的目光落在了身体上,下一秒钟脑袋嗡一声愣住了。“这他娘的不是我的身体啊……”还没等他想明白便被外边一阵说话声音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