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焐热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七里马 来源:晋江文学城

Adventure(冒险)

“晶长得很可爱,像女孩子一样。”

不小心说出了真心话。

柊组的卯川晶愣了一下,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舔了舔唇,逼近悠太。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凤学长,那个被我当做目标的人,那个在雨中跳舞的学生……是不是你?”

凤微笑,站起身。

“悠太。”走向舞池中央,回眸,“要用你的双眼,亲自证实一下吗?”

Angst(焦虑)

虎石和泉,柊组的轻浮男,总是出现在空闲愁的周围。

一开始以为是因为自己。

直到看到和泉揽住悠太的腰,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要吻他。

“不要玩弄他。”愁警告竹马友人,“他是我的朋友。”

“朋友?”和泉挑眉轻佻地笑,“那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看到愁失了神,继续火上浇油。

“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对他出手了。”

Crackfic(片段)

明明说好借位的,这家伙怎么真的吻上了啊!

悠太恍惚地用袖子擦嘴唇。

天花寺翔冷哼:“怎么,被我吻,你有什么不满吗?”

Crime(背德)

海斗反串,饰演悠太的妹妹。

坐在悠太的大腿上,勾住他的脖子,手指挑逗他的脊背,看他面红耳赤的样子。

装做若无其事,面无表情,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哥哥。”

满意地看到悠太耳廓变红,身体发抖。

可爱得令人爱不释手。

Crossover(混合同人)

一起去看NANA的演唱会,散场后和透抱头痛哭。

“梦想实现和得到幸福,为什么不是相等的事情呢?”

Death(死亡)

上台前两小时,悠太接到电话,被告知一位重要的亲人病逝了。

头脑混乱,双手发抖,流下眼泪。

“星谷同学。”

不知何时,柊组的队长辰己琉唯坐到身边。

悠太抬头看他,有些不知所措。

琉唯凝视着他迷茫且求助的双眼,默默拿出纸巾,擦去他的眼泪。

悠太愣住。

“我还在期待你的演出。”琉唯说。

First Time(第一次)

悠太面色潮红,气息不匀。

辰己琉唯眯起眼,一贯柔和的表情此刻十分冷峻,具有嗜血的侵略性。

他一语不发地进入悠太的体内。

剧痛让悠太的眼角渗出眼泪,而后泪水被金发碧眼的对手用舌头舔去。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悠太被外校的人拦住,百般刁难,无法脱身。

柊翼突然出现,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站在悠太的前面。

“我绫薙学院的人,还轮不到你们来说三道四。”柊翼高声对外校的人说。

Smut(污)

换衣间里,悠太一件一件地脱下服装。先是上身的衣服,再是下身的裤子。

悠太对于周围人的目光毫无自觉。

“咦,你们怎么都在发呆?”悠太不解地看他们,“赶紧换衣服吧,别浪费时间了。”

“哦。”有人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口干舌燥。

Tragedy(悲剧)

“真羡慕透的纯洁,不论碰到了什么事情,都能保持纯粹、天真的心。”悠太的头枕在透的大腿上,疲惫地叹气。

透将手掌按在悠太的眼睛上,挡住他的视线。

注视着悠太的目光变得深沉幽暗。

——我早已不是你心里的那只小绵羊了,悠太。

Mary Sue(女性大众情人)

“星谷,我是转学生玛丽。”家财万贯的财阀千金、长发披肩的美少女玛丽苏,扑进悠太的怀中,嗓音甜美娇嫩,“我喜欢你,当我的恋人吧。”

悠太手足无措,发现天花寺翔在瞪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乘上警车前,空闲愁停下,最后回头幽幽看了悠太一眼。

“再见,侦探先生。”

明明是告别,语气却深情得宛如告白。

亲自找出犯人的悠太怅然若失地注视着离去的警车。

Rhythm(节奏)

悠太,停下,今天的练习到此为止,不用继续练了,你的节奏根本不在点上。

告诉我,是什么让你心不在焉?是因为我的告白吗?

悠太,看着我的眼睛,不要逃避。

Aspiration(夙愿)

想要亲人永远以我为傲,想要领略峰顶的瑰丽风光,想要让自己的才华发挥到淋漓尽致。

“但其实,最初只是对那位在雨中跳舞的学生,感到由衷的向往而已。”

悠太注视着凤的双眼说。

Inward(内心的)

“空闲同学话真少啊。”悠太感慨,“总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空闲愁沉默。

“让我猜猜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悠太忍不住开玩笑活跃气氛,“是不是在想晚饭吃什么?”

“不,我在想你。”

Devour(狼吞虎咽)

悠太像三天没吃过饭一样“扫荡”那雪的便当。

“那雪你太了不起了,能认识你真幸福!”悠太一脸满足。

那雪腼腆地微笑,抽了一张餐巾纸擦去悠太侧脸上的酱油:“慢点吃。”

Antecedent(经历)

天花寺翔从前结下的“仇人”寻上了门,对他进行恶劣的人身攻击。

悠太站在天花寺的前面,微微抬起一只胳膊将他护在身后。

“你、你根本不知道他以前做过什么!”对方恶狠狠地说,“所以你少管闲事。”

“啊啊我就是不知道。”悠太脱口而出,“他过去的人生中没有我,但既然现在有我了,我就不会不管。”

说完,悠太回头朝天花寺眨眨眼,笑了一下。

天花寺面无表情,深深地注视着他,眼底暗潮涌动,心情复杂。

Specimen(标本)

悠太屏气凝神注视着标本盒里的蝴蝶标本。

“真是逼真得令人窒息啊……好像我发出一点声音就会飞走一样。”

凤树走到他身边,含笑看着他:“怎么,突然迷上标本了吗?”

“不会,我还是喜欢活的,会到处飞的才有趣啊。”悠太迅速回答。

凤树挑眉,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可是,我很想把你做成标本啊,悠太。”

悠太只觉得凤树温热的呼吸掠过耳廓,犹如幻觉。

Entrust(委托)

“哥哥就交给你了。”双胞胎姐妹认真地看着悠太的双眼。

悠太咧开嘴笑了:“放心吧!那雪是我重要的好朋友!”

悠太的回答令那雪透既高兴又难过。

Ardent(热情的)

“你们的队长,一直这么热情吗?”闲聊时,虎石和泉问。

“是的。”

“诶……这样啊……”虎石和泉注视着不远处的悠太,露出了饶有兴趣的微笑。

空闲愁对自己刚才的回答后悔了。

Rehearsal(排练)

悠太演王子,愁演公主。

排练的时候悠太想要把愁公主抱抱起来,结果折腾了半天没成功。

“啧,你到底会不会抱啊。”海斗不满地说。

悠太笑着说:“那要不你给我示范一下。”

悠太心里想的是,看海斗怎么把愁给抱起来,没想到海斗朝自己走了过来。

回过神的时候,身体已经腾空。海斗的脸近在咫尺。

“现在会了吗?”他问。

Perplexity(困惑)

“凤学长,我喜欢你吗?还是说,我把憧憬与向往的情感,错认成了爱恋?”

看到悠太一脸茫然地盯着自己,凤树心里一动,但表面上不动声色。

“悠太,这个问题,原谅我无法回答你。”

Cordial(友善的)

“请各队的队长在会议结束后留一下,我们再开个小会。”三年级的前辈说。

悠太主动坐到了辰己琉唯的身边,友好地说:“辰己同学,你好,一直没有好好自我介绍过,我是凤组队长……”

“星谷悠太,我知道。”琉唯温柔地微笑,向他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

Primitive(原始的)

“怎么了,睡不着吗?”

那雪透第十次翻身的时候,听到了悠太的声音。

“你需要bed time story,那雪。”

之后悠太给他讲起了原始部落的故事,透被他声情并茂的语气所吸引,脑中浮现出了一幕幕原始社会的画面。

然而悠太讲到一半自己睡着了。

透更加睡不着了,他超想知道故事的结局。

Contend(斗争)

电梯门关闭前的一瞬间,一只猫蹿了进来。

电梯厢晃了两下,灯光灭了——悠太和一只猫被关在了出故障的电梯里。

悠太的内心开始与巨大的心理阴影做斗争。

不知过了多久,电梯才终于修好。

看到门外站着天花寺翔,悠太像是得救了一样扑了过去,整个人浑身无力。

天花寺注意到了猫,了然地挑眉,随即抱住悠太不让他往下倒,凑到他耳边低声说:“辛苦了,悠太。”

Liner(班轮)

海风掠过港口,庞大的客轮寂静无声地划破平静的水面。

空闲愁注视着驶离的船,船上有他在意的悠太。

悠太注视着渐行渐远的港口,岸上有他在意的愁。

Awkward(尴尬的)

悠太等人升入二年级,以学长的身份给予后辈们指点。

然而一位趾高气昂的学弟看不上悠太,在众目睽睽之下,悠太伸出去的右手被他打了回来。

透倒吸一口冷气,海斗和天花寺皱眉。

悠太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就这么被拒绝了,我稍微有点为难啊。”

话是这么说,但悠太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尴尬的意味。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愁淡淡地说。

天花寺翔和月皇海斗假装没听见。

Ample(充足的)

快要天亮的时候,骑自行车路过海边的悠太眼尖的瞅到了路边的辰己琉唯。

悠太推着车与琉唯慢慢地往前走,从黑夜走进了清晨。

两人沐浴着凉爽的海风,看着太阳冉冉升起。

“辰己同学的金发,就像充足的阳光一样闪耀啊。”悠太脱口而出。

柊组的队长勾起嘴角:“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Limb(树枝)

凤组的各位,包括凤本人,一起去放孔明灯。

所有人的孔明灯都放上去了,唯独悠太的孔明灯挂在了树枝上,而且是连放三个连挂三个。

悠太不信邪,嚷嚷着要放第四个,大家都觉得挺好笑的。

凤拍拍悠太的脑袋,双目含笑注视着他:“星谷,你的愿望是不是太沉重了。”

悠太愣了一下:“不算沉重吧,就是把你们都写进我的愿望里了……”

有好一会儿,谁都没说话。

Malice(恶意)

枪打出头鸟,在学园里渐渐有了名气的悠太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与恶意对待。

凤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他从未出手帮助过悠太。

直到有一天,看到悠太怅然若失地在路灯下发呆,凤还是忍不住心里揪了一下。

“星谷,陪我散步吧。”他对悠太微笑。

更多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凤相信,悠太他都明白的。

欲达高峰,必忍其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Flavour(香味)

“卯川同学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是什么呢?”

卯川晶甜甜地微笑,眼神蛊惑:“星谷同学要凑近一些闻吗?猜猜这是什么味道。”

好奇宝宝悠太便真的凑过去闻了,像条小狗一样。

而卯川晶突然搂住悠太的腰,将他圈在怀里。

悠太抬头,愕然发现晶的脸近在咫尺。

晶的脸上挂着“鱼儿上钩”的满足表情。

延伸阅读

剑易星辰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amzqbc.cn/d4go.shtml
第1章苏清子是被冻醒的,她睁开眼,下意识地搓了搓手臂,抬眼就看到陌生的酒店内空调温度

生姜红糖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amzqbc.cn/pw71.shtml
果然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一看,只见一名高约190,白色长发几乎贴地,容龄二十有五,眉

衍生之玄州初现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zqbc.cn/y0uk.shtml
寒无逸道:“你刚回京,怎知她样貌如何!”虽手着画笔描绘着南灵灵的画像,可却看不透他心

我守护的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amzqbc.cn/sfdu.shtml
“喜欢上直男的百分之九十九没有好下场。”“只要女人勾勾手,他就会摇身一变,说自己改邪

希望之光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amzqbc.cn/nw8m.shtml
郑霜气吁吁的拉着林宇跑了出来。林宇呆滞,这是要干嘛啊,他没有要跑的理由。可是一个妹子

穿成豪门大佬的小作精第四章  http://www.amzqbc.cn/nkkn.shtml
黑无常瞥了一眼手里的点名册,继续道:“少了一只叫徐湛的鬼。”他这一说,众鬼就闹腾起来

穿越乱世当皇帝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amzqbc.cn/p8t5.shtml
天色渐暗,微风拂过,带走了白日遗留的热意,沐可坐在冰凉的地面上,盯着垃圾袋做着激烈的

神明朱雀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amzqbc.cn/u5df.shtml
导购员接过红绳,出于职业操守,她没去多问,但对于舒小姐还红绳,另一边一男一女举止暧昧

赵云的无限升级之路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amzqbc.cn/tx0.shtml
小鹤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大师兄什么时候回来,乔晚也不再问。小鹤入门时间短,修为低

老王家有皇位要继承书,茶  http://www.amzqbc.cn/d5pn.shtml
林海终于到了门内,但是某人虽然迈过了从爬到走这一个历史性的阶段,但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国  真龙天子之下岗(6)

    他走到讲台上,按照习惯首先打开备课资料,却没有看到昨天上午写好的教案。他的头“嗡”的响了起来,钟老师神色慌张的样子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千防万防也防不住家里人啊,想不到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同事竟然会这么做,居然还是自己颇多好感的钟崔玉老师。老师上课必须带教案,这是学校的明文规定。违者可定为“教学事故”,年度

  • 微醺的野秋第一章

    婉娘觉得自己窒息的快要死掉了,感觉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在狠狠的挤压着自己的身体,让她根本没办法呼吸,然后出于身体的本能,她不停的挥舞着双手。直到感觉有人在拉扯着自己,那种快要让人窒息的挤压感才一点一点的消失,她张开嘴狠狠地呼吸着。片刻之后,她才刚刚感到舒服些许之后,耳边却又开始嘈杂起来,不断的有人在

  • 姜花日常碎碎念之听曲

    四人片刻之后就到了翠柳居。一般的酒楼差不多都有两三层,而这翠柳居竟然只有一层,而且是圆形建筑。四人进入大厅内,发现里面倒是装饰得富丽堂皇。大厅最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宽大的高台,应该是用于歌舞表演的地方。高台之下环绕摆放着一百多张酒桌,此时已快坐满了人。整个大厅不像是酒楼,反而好似一个大戏园子。四人从所剩

  • 与尔相倾在线阅读第五章

    老头突兀的说出这么一句,倒是把洛奇和恩泽吓了一跳,这两人心里都徘腹到,这老头怎么一惊一乍的?老者面色凝重的转过身,上下打量着洛奇,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感觉,瞅了半天又将目光移到恩泽身上,不过这老东西估计年轻的时候是个风流货,看美女的时候那眼神是多温柔,多么善解人意。可看到恩泽时,双眼就充满了疑惑。我

  • 龙塔第五章在线阅读

    “你怎么可以抢我钱包。”魏博看着男孩,还敢在他面前耍小聪明。不过他也真有脸敢说,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手里拿着的是女式钱包,还敢说是自己的。“你说这钱包是你的,那这上面应该没有这位美女的指纹了。我们现在去派出所查查,要真的是你的,我随你处置。”一听要去派出所,男孩神情一变,也不敢再嚣张。拼命挣脱开微博

  • 重生之我是小白花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牧场度假哈日场主安排的牧场观光度假下午就开始了,观光车把我们接到度假屋,广阔的草原,湛蓝的天空,一个个蒙古风格的小屋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下车找到我的房间,提上行李,负责人给了我和安然一人一份度假安排计划,让我们进房间放好行李就带我们去看下午的摔跤比赛。安然的房间在我的隔壁,我进房间以后感觉身体

  • 结绳知密语在线阅读按摩师之死⑥

    放下电话趴在桌上发呆,住了快一年了,已经把那儿当做小家,但每个周末都会仔细清扫,厨房擦得锃亮,老房子没有客厅,小门厅放一张餐桌,餐桌有些旧,买了红白格子的桌布盖上,跟新的一样。路过花店碰到鲜花打折,会买上几枝插在餐桌上的玻璃花瓶里,每天一进门看见,心情就会愉快舒畅,就像回到家,看到老妈的笑脸。不过,

  • 亲一口再说在线阅读第十节

    不到五天,小小的客栈就挤满了人,这些人就是前来相助的蓝欣门掌门及他的一些得意弟子和牵素门掌门及她的一些得意弟子。“好多人啊……”苏倾寒坐在了靠在中间的一个位置,看着这人山人海的场景不禁感叹道。这些人穿的衣服只有两种颜色,蓝色和紫色。穿蓝色衣服的是蓝欣门的,穿紫色衣服的则是牵素门的。蓝欣门派的弟子有男

  • 破晓黎明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天早晨即4月2号正式开学,整个宿舍早早就起来刷牙洗脸。林凡影起得最早,因为他要通过努力成为父亲的骄傲,完成与父亲的约——考上级里的前30名。宿舍楼到教学楼的距离不过几十米,路程也就两百米。走路也就三四分钟。他很早就到了教室,来到时空无一人,便随便找个座位坐下。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入了教室,最开始的几

  • 冠军侯在线阅读被冰封的舰队

    华夏国南海。一支舰队正在急速航行,战舰上挂的是菲佣国旗帜。他们正在执行一个重要任务——挑衅华夏,制造争端。此时,菲佣国人员们带着光荣的使命感,望着海天一色的壮阔美景,个个精神抖擞,意气风发。就在这时,旗舰上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次元洞。“啪嚓。”只见大气破裂,顷刻间就被撕扯成无数的碎块。随后,一道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