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七十年代之捡了个小媳妇在线阅读第8章

作者:梦想123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7章 风波无定落烟雨,日落西下生霞云

一场血色的婚礼在烟雨朦胧的场景下落幕,凌云抱着昏迷的龙欣欣回到了天华殿安置好后,便开始指挥者人马收拾残局,天华国朝门之前,士兵们正搬运着堆积如山的尸体,雨水不大,混合着满场的鲜血,正缓缓地漫遍了整个皇朝前门。

而后,凌云将凌荣、海宁、凌玉的尸体,一具一具地,缓缓地抱进天华殿,期间不发一言,也没有抱头痛哭,此时的凌云,异常的静默。他跪在死去的父母弟弟面前,默默地,一丝不苟地给他们整理身上脏乱的衣裳,洗脸,上妆。

许久,凌云停了下来,站了起来,由于全程跪着,此时的腿脚有些不灵便,旁边的太监赶紧来扶,凌云挥手阻止,拖着麻木的双腿,缓缓地走出天华殿。

此时,幸免于难的文武百官,全部齐刷刷地跪在天华殿外,看到凌云出来,全部齐声要讨伐逆贼,甚至海东和其全家老小都已被人抓来,跪在殿外,呼天喊地。

“上朝。”凌云小声地说,声音虽小,但是却传遍每一位在场的人,此中的悲怆,也传达给每一个人。说完,凌云便转身进殿,一直走,走到了大殿之上,那个最高的位置,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轻轻地,坐了上去。

在场百官看到此景,纷纷跪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天不听奏言,我只说几点。”凌云落寞的眼神中透露着坚定。

“第一,全面清洗海东全国所有产业,无论大小一律不留,钱财全部上缴国库,朕亲自查阅清点,各大小产业由我指派之人接手。海东全族,无论男女老小一律不留,杀!”

“第二,招安,三国范围内,有意向服务天华国,有能力的,重金招安,有大贡献者,给予世袭贵族称号。”

“第三,征兵,全国范围内招募士兵,扩军二十万。”

“第四,立即联系天龙国,结盟!商量起兵,吞分天盛!。”

“第五,全面铺开长城的修建工作,我要一年之内,完成修建!”

“第六,厚葬先皇、皇后、二皇子、三皇子,于皇宫后山建陵。对外宣称,先皇急病仙游,其他一律不回应。”

“第七,今天此事,泄露者,斩!”

“退朝。”

凌云恨不得马上回来内殿,再去看看父母弟弟最后一眼。

凌云跪在父母弟弟面前,终于,忍不住,痛苦起来,本来是大喜日子,谁能想到会飞来横祸?

“夫君。”此时旁边的龙欣欣也醒了,第一时间寻找凌云,凌云连忙过去安抚。

“欣欣,没事了,都结束了。”

“父皇、母后、还有凌玉、老三他们呢?”龙欣欣急切地问。

“父皇母后还有老二都去了。。”凌云声音颤抖,都快要说不下去了,“老三还在昏迷,他的师傅正在救他。”凌云的泪水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帝皇之路,从来孤独。”身后传来了伯虚道长的声音,“此役过后,你反应迅速,立即上位、抄家、结盟、封锁消息,一系列的反应,证明你是一个合格的帝王。”

“道长,我三弟现在如何?”

“不乐观,强行激发紫乱,导致他身体正邪力量不均,我已经抢救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了。”宁伯虚叹气,他也怨自己,要是自己也在的话,那人根本伤不了凌家半分。

“多谢道长的帮助,要不是道长的馈赠,我两夫妻也跟着家人共赴黄泉了。”当时正式宁伯虚的玉佩反噬老者,才给了机会给凌天统,还将其右臂斩掉,不然,怕是等不到宁伯虚过来。

“玉佩一有反应,我便知道有事发生,奈何路途遥远,没能立即赶到。”宁伯虚说完,将两人的玉佩受至手中,凌空捏了几个法诀,玉佩再次光芒四射,“好生收好玉佩。”说完便交给了凌云。

凌云起身拜谢。

“我去看看我那徒弟,你忙你的吧,记住,破而后立!”

破而后立,凌云默默回味着伯虚道人的话。

雨还在下,不大不小的,就是一直下着,好像是在哭泣,但是今天的事,谁都无力回天了。

正在床上躺着的凌天统,此时头发上如鲜血的赤红色已渐渐褪去,大战过后,被激发的紫乱在宁伯虚的抑制之下,暂时稳定了下来,但是,战斗中产生的气,正顺着凌天统的经脉悄悄运转,此时,凌天统的脑海却是这么一番景象。

天之端,两位神光灿烂的巨人对立,一位紫芒大盛,身材挺拔;一位白光闪耀,体态轻盈。

“紫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所以生生不灭,不是因为你和我做了什么,而是你和我都不去干涉!”

“白令,作为圣人,不是高高在上就可以的,不管天地运作,要我们何用?”

“你蛊惑人心,操纵战争,导致生灵涂炭,这是圣人所为?”

“人类,就是一群只会掠夺索取的生物,损天地而满己身,难道不应该清除?况且,只是让他们的本性展露,我从未杀过一人,如果这人性本善,何来战争?”

“你这是干涉人间!天地自有其运作之法,你我斗争,才是损天地,这场战争没有胜利者!”

“我意已决!”

“那我也不多劝了。”

一场大战,在凌天统的脑海之中爆发,一招一式都带着强大的气势,看似普通,实则每一招都蕴含天地间至玄之妙,凌天统想要多看,但一阵爆炸后,强光照在他身上,他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醒来,原来已经日落西斜了,落日余晖洒在凌天统的身上,原来,雨已经停了,天也渐渐清了,天上云霞灿烂。

“你醒了?”伯虚道人问道。

“师父,我的父母,还有大哥二哥,还有龙欣欣?”凌天统急着下床,但是全身力气用尽的他,直接摔倒在地上。

“你大哥大嫂没事,其他人,为师来晚了。”宁伯虚叹气,扶了凌天统起来。

“凶手呢?”

“我到之前他就已经逃之夭夭了,连断臂都没来得及捡。你干的很好,生死关头学会了御气,不仅救下了你大哥大嫂,还断他一臂。”宁伯虚赞道。

“我要他的命!”凌天统咬牙切齿。

“这是自然,你好好养伤,家门血仇,不报不休。”宁伯虚想起徒弟洪方,不由得感叹。

“师父,我刚刚在梦中梦到了紫乱,还有一个叫白令的女子。”我向师父描述了刚刚梦中场景。

“嗯,不出我所料,必是那场将紫乱打败封印的战争,而你看到的白令,应该就是你那颗丹心的拥有者了,看来这次紫乱被激活,连带着你的丹心也激活了,方才激发出你脑海中的场景,还原了当年一些片段。”

“师父,我想见见大哥,等家中之事处理完毕,我跟师父上山。”凌天统硬撑着再次起来,对着宁伯虚跪拜。

“起来起来,为师从来不喜这些繁文缛节,简单行礼就好,你身体暂时无恙,家中之事可慢慢处理。”知道凌天统着急报仇,宁伯虚也不多言。

天华殿内殿,凌云正照顾受惊过度的龙欣欣,这次突变,纵是平日里活泼跳脱,现在也是难以平复。

“大哥!”凌天统看到凌云,一时不知说什么,直接跪倒在地,毕竟这次劫祸的根源无论是丹心还是紫乱,均是因他而起,父母兄弟、众多士兵皆是因他而死。

“老三啊!这仇,你要报啊!”凌云此刻也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凌天统,哭也哭过了,事情总是要去解决,心中郁结,尽在话语之中。

“大哥,此仇不报,我不得好死!”凌天统意志坚决。

“你的死讯我也发了,你跟父母二弟都死于今日这场劫难,除了我和欣欣无人知晓。这是天华保全之法,另外,国家之事我会努力照顾好。你余生要做的,就是报仇,等你报仇雪恨,这个位置,我还于你。”凌云始终背对着凌天统,不看他一眼。

凌云的确想的周到,此次劫难皆因凌天统,他就像是一个定时**的导火线,他在哪,哪就会爆炸,只有他死了,才能安宁。

“大哥,三弟知道了,我要走了,等我回来,我们兄弟再痛饮。”凌天统深知大哥的意思,这就是大哥的温柔啊。

“嗯,一路小。。一路顺风。”

凌天统对着凌云和龙欣欣行了礼,便离开了天华殿。

凌天统一走,凌云也失去了最后的支撑,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眼泪根本无法控制地流。突然,身后传来了温热和淡淡的女儿香,是龙欣欣。

“夫君,你是天华国之支柱,也是我的支柱,你要挺住。这条路,今后我们夫妻二人一起走。”龙欣欣从身后抱着凌云,希望能给他温暖,因为凌云此刻的身躯太冰冷了。

凌天统在凌荣、海宁和凌玉三人面前跪了一个时辰,想起了过去很多事情,脑海里一直回响着父皇的一句话:

“无论你在何地,你永远都是天华国的人!”

凌天统念及此处,“腾”的一下起来身,像是下了决心。

凌天统回去找宁伯虚,见他正在喝酒,便上前行礼。“师父,徒儿的事已经处理好了,请师父带我上山学法。”天命既定,无法改写,只能向前了。

“好,那就出发吧。”

延伸阅读

我!神级寻宝猎人!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howdos.cn/x09u.shtml
回到毓秀山庄后,钟毓将所有事情向钟庄主陈述了一遍。当她看到那串满是绵绵情话的粉红珠钏

洪荒之吾为冥河教祖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howdos.cn/p5cz.shtml
南宫轩下了雪顶,回到镇上,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太阳刚从苍苍的迷雾森林那边露出来,它那

七十年代锦鲤村花雷池,惊邪  http://www.howdos.cn/g2cw.shtml
“牛郎,牛郎,牛郎你怎么样了!…………啊,你终于醒了,怎么样?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永夜之锋.好消息  http://www.howdos.cn/rmi.shtml
闻言,洛洛再次沉默。见对方如此,叶明礼用勺子舀起来一口粥,轻轻吹走热气,送到了洛洛嘴

三国逸事在线阅读千面  http://www.howdos.cn/d6z0.shtml
飞雪极停,万物安宁。“前面就是凤阳了吧。”一少年风尘仆仆而来,一身白衣,眸间有一些疲

九级混沌塔最强骑士系统!霜之哀伤!  http://www.howdos.cn/d4gz.shtml
时间线回到索伦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惊雷炸响,电光霹雳,索伦苍白的脸孔上满是愤怒。他记

仙武医生博丽  http://www.howdos.cn/ny6w.shtml
“喵,蓝大人……”已经蜷缩在她主人怀里睡过去的小猫脸颊还带着不正常的酡红。九尾式神抱

重生之八零后高手进化论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howdos.cn/bl29.shtml
严歌靠在椅子上思索着减肥大业,越想越头秃,忍不住薅一把头发,还真薅下来几根头发,越伤

刺客的荣耀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howdos.cn/soh4.shtml
虎鹤双仙速度虽然比不上东方月,但还没有达到那种望城莫及的地步,所以虎鹤双仙也是施展自

刹那芳华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howdos.cn/pvn0.shtml
落瓷醒转来的时候发现身处一个昏暗的山洞中,她和曲非都睡在一块垫了干草的大石上,身上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民法则在线阅读第8章

    顾三七自我反思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形容是比较抽象,不怪人听不懂。她关掉了此刻被“灵魂画手”、“哈哈哈”、“生动形象”刷了满屏的帮会聊天窗,转身朝复活点跑去。怎么就没早点想到呢?既然竹叶青在杀人,那么人被她杀死后必然会被送去复活点,到时候逮着死过去的人问不就好了吗?顾三七忍不住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一个赞。一

  • 冷酷公主之爱路难走第4章在线阅读

    于秀秀顿时有所顾忌,收敛了两分,“那就好。冬来,你有什么要帮忙的,记得找我。”陶冬来不卑不亢:“我会的,到时还希望你真的能帮上忙。”于秀秀像听不出暗讽,“当然,我们是大学最好的同学,能帮一定会帮。”两人对视,无声较劲了一番。于秀秀先落落大方地坐回去,陶冬来也跟路姐坐在末尾的空座椅上。过了会儿,片方的

  • 爱情公寓:开局前往阿拉善之潜龙出海(1)

    清水村,大周王朝靠近西部边境的一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小村落。只有寥寥十几户人家,所有住户都姓江,小石头就出生在这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大名江天石,据爹江根生说他娘生他那晚梦见天外五彩飞石落到她肚里,然后就有了小石头。据村里上过几天私塾的老人说,但凡大人物出生都会天显异象,但也说不清梦里的算不算。无论如何,看

  • 万界反派交流群第八章在线阅读

    安子程打开门后一言不发的看着关承。“我刚给安然打电话,安然说过几天就离开帝都了你知道吗?他还在帝都买了房子,你说是不是他家人找到他然后要带他回家?”安然失忆这件事情他们都知道,一开始并不太相信,可后来相处久了才发现安然对于以前的事情似乎真的一无所知。“离开帝都?”安子程眉头紧蹙,安然之前并没和他说这

  • 海贼王之元帅奶爸第8章在线阅读

    昏暗的房间里。眼罩、蜡烛、小皮鞭。一个无辜的小企鹅被五花大绑,死死的捆在椅子上。身前两个“凶猛”的少女,一手菜刀,一手皮鞭。“你…你…你…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正经企鹅。”被捆住的小企鹅浑身颤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身前两个“凶猛”少女。“说!”“刚才在大街上,是不是趁乱非礼别的女人了?”“年纪轻轻,

  • 【综漫】Saber是幸运E在线阅读第10章

    雨夜,非洲原始森林深处。一处反政府武装的军事基地内,断断续续的传来**声。此时,从哨塔到木质结构的营房,处处都是死尸、残肢和损毁的装备……雨水和血水混和在了一起,从一个人的脚下缓缓流过——赵恒将那只化成尖刀的手臂缓缓收回之后,对面的尸体才仰身跌倒。“第103人……”赵恒暗自冷笑,然后伸出舌尖舔舐一下

  • 我是自杀的军法处置本将?

    这将领名叫薛平,是林阳账下的功曹,论官职不过一个从六品。只是他出身京城薛家,又受林阳宠信,在军营里向来横着走。如今见叶惊尘直接下了自己的面子,薛平登时便涨红了脸,哼声道:“我的确是比不上叶将军你,仗着祖上的功劳,什么投敌叛国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他这话一出,颜良当先怒道:“薛平,今儿你若不把话说清楚,

  • 女巫星际恋爱之旅在线阅读神秘老头儿(2)

    风雪停息啦!“嘎吱!”张玉江推开门,看着雪白一片的屋外,心中叹息不已!张玉江虽然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老好人,不过最起码的同情心张玉江还是有的,虽然有一句话叫做“瑞雪兆丰年”,可是这大雪也得看看是下在哪里。这从来没有下过雪的内陆地区突兀的下一场大雪,那绝对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不过,张玉江也只不过是心生感慨

  • 嫁给一个和尚 [参赛作品]第七章在线阅读

    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天空中的黑云恰好压了下来,严冬的凛冽之意从关不严的窗缝里透过,把江微贴在上面的塑料胶带吹得噼啪作响,空调有气无力地输送着暖风,在突如其来的降温面前显得力不从心。位于宁州市中心医院二楼的妇产科科室里此时只有江微一人,她不得不放下茶杯,走到窗前准备把窗户关严——寒潮来袭的消息早就被母亲

  • 超能系统指南在线阅读第五节

    走着走着张铭看到一个名字叫宝发庒的店铺,这个店铺里面卖的东西皆是香、蜡、纸钱。.............张铭看了一眼心想进去看看,反正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正好备一点来用,作为一个道士没有道士的样子,还怎么混?走进去张铭看到一间不大的店铺里面好多人,不过当他看到店主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这不是敖天龙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