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HP同人]德赫D/Hr 珍宝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桑葚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朝朝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中,她仿佛被什么紧紧束缚住,无法动弹。眼前是一片模糊的红色,耳边是牛羊的叫声,马儿的嘶鸣,还有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风掠过耳畔,带来刺骨的寒意。

她害怕极了,死死咬住嘴唇,努力控制住泪意。

蓦地,“乌兰,我来娶你了。”少年的声音如琴弦拨动,泠泠动听,低沉而坚定,清晰地钻入她耳中。

蒙住头的红绸被扯下,光亮涌入,眼前的一切清晰起来。

蔚蓝的天,一望无际的草原,她穿着一身喜庆的大红缎衣,被绑缚在一辆式样奇怪又简陋的敞篷马车中,面前站着一个形容狼狈的少年。

少年又高又瘦,打扮浑不似中原人,长发编成一根根小辫,散乱披在肩头;身上一件破旧的羊皮袄子沾满了血迹;古铜色的面上,满是脏污和鲜血,模样凶戾。唯独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如上好的墨玉,里面盛满了喜悦。

朝朝眨了眨眼,迟疑问道:“你……是谁?”

少年的笑容凝固住,蓦地目露凶光:“你敢忘了我!”

凶什么凶?朝朝觉得他莫名其妙,自己自幼长在闺中,别说认识,连见都没见过这样凶蛮无礼的蛮夷少年,怎么可能记得他?

他凶神恶煞的模样有些骇人,朝朝瑟缩了下,认怂地往后退了退。

少年更生气了,带血的弯刀刀芒一闪,挑开绑住她的绳索,伸手将她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朝朝才得自由,身子已落入他怀中,不由失声惊呼。少年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闭嘴。”

浓重的血腥气冲入鼻端,除了他身上脸上鲜血的味道,还有……朝朝举目四顾,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马车四周,横七竖八倒了不少尸体,穿着打扮都和眼前的少年差不多,一看就不是中原人。

朝朝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死人,不由花容失色。

“胆小鬼!”少年声音好听,口气却凶巴巴的,温热的带着薄茧的手探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熟悉的气息与体温紧紧包裹住她,安抚住了她的慌乱。莫名的似曾相识感越来越强烈,有什么呼之欲出。她脑中一团乱麻,喃喃而唤道:“鹰奴?”

耳边的呼吸声一顿,随即,越来越粗重,“乖囡囡,叫夫君。”他的声音变得喑哑,越来越近,消失在她嫣红饱满的唇前。

轻柔的让人心慌意乱的触感传来,少年带笑的声音贴着她唇逸出,气息不稳:“这是认出我的奖励。”

她心尖颤抖,轰一下,浑身的热血都涌上了面颊。

……

朝朝硬生生地憋气憋醒了。

昏黄的灯火透过碧色锦帐,将帐上的缠枝梅花纹照得朦朦胧胧。她心神恍惚,陷入深深的怀疑人生中。

她,京城贵女之首,大安丞相唯一的孙女,世人眼中知书达理,端庄守礼的准太子妃——花朝,居然会做这样一个梦!

在梦中她化身成异族少女乌兰,被人肆意夺取唇舌。对象却不是她的未婚夫君太子,而是陌生的异族少年。

朝朝哀叹一声,用力擦着柔软的樱唇,被人肆意轻薄的感觉却依然无法驱散。那样狂风卷过般,令人浑身颤栗的感觉。

她都不知道,自己做个梦,居然这么有想象力,这么——羞耻。

在梦中,她非但没有抗拒少年的行为,反而在他亲她时,怦然心动,暗生欢喜,甚至任由他撬开贝齿……

她有罪,她对不起太子赵旦。

一定是她昨夜为了庆祝魏王凯旋,多喝了几杯酒,才会做这么荡漾的梦!

朝朝唉声叹气,深深忏悔,翻了个身,将脸贴上冰冷的瓷枕,试图冷却越来越热的脸颊。不知过了多久,她正要迷迷糊糊睡去,惶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姑娘,快醒醒,出大事了。”

有人掀开了锦帐。她猛地睁开眼,看到了笼烟凝重的面孔。

*

天刚蒙蒙亮,寒风吹落檐上的残雪,带来丝丝冷意。重重庭院灯火次第亮起,将整个宅子照得宛若白昼。

笼烟带着几个小丫鬟迅速地为朝朝穿戴整齐,小丫鬟吹墨梳头时,手抖得厉害,不小心扯断了朝朝好几根的头发,脸都白了。

朝朝看了她一眼,声音温软一如往昔,安慰她道:“别慌,坏事已经发生,慌也没用。”

吹墨深吸一口气,勉强镇定下来。

一行人赶到三春堂的时候,发现嫂嫂罗氏牵着三岁的幼子峻哥儿站在廊下。

罗氏是个有些丰腴的年轻妇人,生得面如满月,肤色白皙,神色间总是带着殷勤与讨好,未语先带三分笑。这会儿却是满脸惶恐,一见朝朝,立刻哭了起来:“大姑娘,这是出了什么事啊?”

峻哥儿原本小鸡啄米似的在打瞌睡,被她一吓,顿时也哭了起来。

朝朝秀眉微蹙。

罗氏的声音小了下去,奶娘忙上来抱着峻哥儿小声哄。

三春堂的管事妈妈方氏四平八稳的声音响起:“姑娘过来了,太夫人吩咐,您要是过来了就请您进去。”拦下其他人,“只您一个进去。”

罗氏闪过愤恨之色,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朝朝掀帘进了屋内。

正堂中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朝朝想了想,往西次间走去。

这里平时是祖父的内书房。一整墙到顶的黄花梨书架,密密麻麻地堆满了书籍;中间一张硕大的黄花梨书案,上面摆着文房四宝,桌脚下的青花瓷缸中插了好几个卷轴;靠窗则是一张五蝠如意雕花罗汉榻,铺着墨绿洒金漳绒软垫,放上了万字不断头织金纹天花锦软枕。

祖母俞太夫人披了件赭色松鹤纹袍子,扎着抹额,坐在罗汉榻上满眼通红,面色灰败。

朝朝刚要向她行礼,俞太夫人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失声痛哭:“朝朝,太子被废了。”朝朝和太子赵旦定亲四年,还有一个多月,两人便要成亲了。

消息过于劲爆,朝朝猝不及防,望向祖母一时无法反应。

俞太夫人手中薄薄的信纸揉成一团:“太子在庆功宴上意图谋害魏王,被魏王发现。陛下下旨,太子戕害功臣,罪不容赦,即刻废除太子之位,贬为庶人。”

朝朝的脸色变了。

魏王是什么人?那是大胜北卢,一举平定多年边患,为朝廷立下不世之功的大安功臣。

北卢人从前朝起,就是中原王朝的心腹大患。本朝初立之际,天下未平,动荡不安,北卢人乘机将幽、燕、蓟、云诸州占为己有,令年轻的大安朝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先帝在时,几次派军出关,试图收复故土,却屡遭挫折,折戟沉沙,被迫与北卢缔结和约,纳币岁贡,屈辱不堪。

直到三年多前,魏王赵韧横空出世。

赵韧本是宗室魏郡王之子,生母卑微,性子又孤僻古怪,自幼受兄弟排挤,为魏郡王不喜,寂寂无名。

六年前,魏郡王过世,诸子争位,赵韧不知所踪。后来才知道,他竟不声不响加入河东路节度使颜承义麾下,从小卒一步步做起,并在三年前率部奇袭千里,歼灭北卢第一大部落达罕儿部,震动天下。

当今天子承平帝大喜,知晓他身世后,直接叫他袭了魏郡王之爵,命他镇守北方,抵御北卢。

此后几年,他一步步收复昔年被北卢人强占的幽、燕、蓟等诸城,立下功勋无数,又以功晋为魏王。不久前,更是在渤海郡大败北卢各部落联军,一举摧毁北卢人主要战力,将北卢各部逼得北撤数千里,立下不世之功。

本朝素来重文轻武,积弱已久,在与北卢人的对峙中屡屡处于下风,魏王横空出世,驱逐北卢,收复故土,守边境安宁,怎能不叫人为之振奋?

一时间,魏王声望无两,成为无数大安朝百姓仰慕的绝世英雄,也成了北卢各部切齿之敌。

这样的魏王,也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

今儿原本是魏王赵韧凯旋的庆功宴。太子趁机对魏王下手,朝朝其实并不意外。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北方平定,暂无外患,魏王功高震主,早已赏无可赏。

何况,听说魏王为了避免掣肘,私下结交朝廷重臣;性情又冷酷跋扈,领兵在外时,曾几次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说抗旨不遵,朝廷早就颇有微词。

祖父也曾私下对她评说过,魏王行事手段过狠,锋芒毕露,不留余地,虽立下不世功勋,却也太过犯忌讳。

这段日子,承平帝身子越发不好,太子年轻,根基不稳,若再任由魏王坐大,皇位危矣。对魏王下手是必然的事,只是没想到,占据了天时地利的太子,会败得这么惨。

朝朝心里乱成一团:“陛下怎么样了,是否也被魏王挟制了?”

俞太夫人道:“魏王大军连夜进城。陛下下旨,传位于魏王,魏王已在太极殿登基。”

大局已定。

朝朝细白的手指不自觉地攥紧:大军连夜进城,显然魏王早有预谋,太子莽撞行事,正好送给了魏王动手的借口。

朝朝的心头如压上巨石:“祖父呢,祖父怎么样了?”祖父花羡官居太子太师,尚书右仆射,正是大安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昨夜也参加了庆功宴。

俞太夫人再控制不住情绪,掩面道:“所有参加庆功宴的臣子都被扣在了宫中,你祖父至今未回。”

朝朝脸色发白:祖父是太子的老师兼太岳丈,根本不可能独善其身。

可这会儿,祖母失了主张,她不能跟着乱了方寸。

朝朝忍住泪意,劝慰俞太夫人道:“祖母休要担心,祖父当了二十年丞相,根基深厚。魏王连太子都没杀,更不会轻易动祖父。我们想办法打听祖父的情况就是。”她说着,自己也有了信心,“天无绝人之路。”

俞太夫人抱着她失声痛哭。

外面忽然又乱了起来。方妈妈慌乱的声音传入:“太夫人,姑娘,相府被围起来了。”

俞太夫人猛地站起。

重重甲兵将相府围得水泄不通,许进不许出,相府中人心惶惶。

一直熬到天色将黑,朱漆铜钉的大门被敲开,面无表情的兵丁涌入,分成两列静默地站定。

披着轻甲,娃娃脸的年轻将官最后走入,环视一圈,目光落在匆匆赶出来的俞太夫人面上,冷冰冰地拱了拱手道:“末将见过太夫人。”

俞太夫人死死抓着方妈妈扶着她的手:“汝是何人麾下,何故来此?”

那将官道:“末将殿前卫步军班头岳重山,奉陛下之命,请花小娘子进宫。”

俞太夫人脸色大变,防备地跨前一步,将朝朝护在身后。

年轻的新帝连夜召见未出阁的臣女,目的委实惹人遐想。何况,她的朝朝儿出了名的娇姿玉颜,殊色无双。

朝朝倒还算镇定,轻声开口道:“容我先去换身衣服。”

岳重山冷着脸,毫无通融:“时间紧迫,不得耽搁。”

朝朝抿了抿嘴,从俞太夫人身后走出,盈盈一礼,继续争取:“还请大人容我带上妆匣、帏帽。”

这些贵女就是麻烦,岳重山越发不耐烦,正要拒绝,目光落到朝朝面上,顿时一愣。这张脸,实在太像了……

夕阳残照,金红的光影如幻,少女亭亭立于庭间,一身绣银月白长裙迤逦垂地,青地穿花滚兔毛边缂丝斗篷笼住纤柔的身形,雪肤红唇,乌发如檀。

小巧的耳垂上,一对璀璨的赤金镶翡翠芙蓉耳坠垂下长长的流苏,反射出细碎的光芒,如流波,如星芒,却压不住她的绝世风华。

眉横远山,眸含烟水,纤腰一束,玉姿娉婷。她只静静地站在那里,便如一幅最生动华美的画卷,仿佛世间所有的光彩都落在了她身上。

延伸阅读

佳乐彩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yuif.shtml
佳乐彩集成吊顶主要生产经营好天花吊顶材料及与行业相关的其它材料。铝板、铝带、热镀锌板

手拉手珠宝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syxh.shtml
手拉手坐落在中国黄金珠宝的核心工业基地——深圳市水贝工业区,自成立以来,手拉手依靠邻

便利眼影贴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gaak.shtml
品牌便利眼影贴颜色粉色色彩数八色及以上型号01规格正常规格品牌类型便利眼影贴净含量6

凯时来全铝家具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s5du.shtml
临沂凯时来全铝家具有限公司位于“物流之都”——山东临沂,公司始创于2006年,厂房面

piaget珠宝首饰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sxcn.shtml
Possession是伯爵女装戒指,这款戒指是由3只独立的18K白金材质钻石环所组成

丝丽芙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phlf.shtml
迷醉了男人的目光,招致了女人的嫉妒,知性魅力,优雅绽放,这是一个与美共舞的品牌;这是

舒美琪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dagy.shtml
舒美琪家纺主要生产毛巾、浴巾、很细纤维毛巾、方巾、童巾、擦车巾、礼品毛巾、宾馆毛巾、

微妙军团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gtc9.shtml
微妙军团是一家受国家“海智计划”邀请并在中关村管委会支持下成立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蝶印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nmz8.shtml
蝶印经销批发的饰品、民族服装挂饰、家居、布艺、日用百货、饮料副食大卖消费者市场,蝶印

平步拓展培训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azgl.shtml
重庆平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立于二少少九年。公司自创立以来就一直推崇“以人为本”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宁静暖阳之昏迷(7)

    我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一步步的在接近着我,可是当听到这句话,握紧他的手,仿佛时间在停止,我不再害怕了。我用力挤出一个微笑来,即使他的话是在安慰我,也没关系。下一秒,马车不再行走,感觉到一次剧烈的震动,马车跌宕着翻起,我们冲破窗户,随即就是失重的急速下坠。我紧闭住了双眸,似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去握他的

  • REWRITE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如果用tv人设重新编写小说之脱困

    “我靠!洪星你够牛逼啊!”眼前的拿着武器的军人,饶有兴致地看着洪星那台弹痕累累的“魔改”挖掘机。他身边同样有跑来跑去的军人,在打扫战场。所有军人从军服上都看不出国籍,还拿着南约制式的武器。工厂门前停着好几台军车,挂着本地旗帜。就在刚才洪星他们眼看着要被坦克给“开罐头”的千钧一发的当口,一发不知道从何

  • 重生八零成为亿万继承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姬璇颖:“我们为什么要认识你前世啊,你真的是奇怪诶~”坐在旁边的墨菡表示憋笑真的很难受。“我的前世是神族光系神女晗旭而我是她的转世。”穆子衿就在一群炼丹师在讨论传闻中的穆子衿原来真的是神族光系神女晗旭的转世的时候,姬璇颖和墨菡两人实在没有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哈哈哈,刚刚说什么?你说你是晗旭是转世?墨

  • 天作不合在线阅读第一章

    1992年5月河南某县城附近贫穷的村子里,一户田姓人家新添一女,这虽说添丁是喜事一件,但对于田家这样重男轻女、家里又没什么吃食的的穷苦乡下人家来说却不是那么回事了。起先田家媳妇怀此胎时,婆婆就一心想让媳妇把这孩子打掉,只是田家媳妇不忍心,觉得既然怀上了就是缘。于是田家媳妇就和婆家商量好在以后的日子里

  • 群妖客栈在线阅读第4节

    “刘爷的生辰我们肯定有所表示,对了,这钱包里除了京京福超市的储值卡之外,还有六千多现金。这些钱就请虎哥代为向刘爷笑纳一番了。”虎哥说完,中年男子也极其上道的将钱夹子里的票子掏出,递给虎哥道。“我这里也有三千多块钱,这些手镯项链的还能典当两万多块钱,就一起交给刘爷吧。”虎哥接过中年男子的钱夹子后,中年

  • 恐怖降临:我用厉鬼支配全世界之第四章(4)

    拜访过黄金之王后,青守原以为自己可以自由自在的体验一下多姿多彩的人类生活。谁曾想,一觉醒来,他就被宗像礼司安排的明明白白。上午礼仪、剑道课,下午常识、文化课,课余时间还不定期变回达摩克利斯之剑陪宗像礼司和周防尊打架。行程安排的这么满的主要原因就在于:青守他再过半个月就要去冰帝上学了,而且还是国中三年

  • [圣斗士+fgo]旮沓底的天空之王云破月明

    Gin的离职,使原计划的“圣子降临”行动被迫推迟了二个月,直到七月份时上面才派来了一个新的最高行动长官——之前提到的美国白人,代号Bourbon。这个人Vermouth以前完全没有听说过,也许仅仅只是上面临时调来接替Gin的工作的人,但是仍旧不能排除了BOSS可能对自己这次在落日岛上的异常举动有所耳

  • 大唐:我被挖出来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唔……”坐在小溪流的岩石旁柚洅慢慢悠悠地扒着饭,一只得了帕金森的脚在原地抖个不停,他的身侧有一个在空中滚来滚去晒着太阳的球体,那流里流气的蛇皮走位在半空中留下一道道不可描述的轨道。柚洅一边吃一边审视着蓝黑色小球,来到这里一年多了,经过无数遍的作死虽然他不清楚这个名曰:九方阁牌骚/浪贱重生系统是个什

  • 大秦:我有十万颗复活币第7章在线阅读

    呼!呼!呼!此刻落天握手为拳嘴上说着冷静冷静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个辣鸡系统。哈……!长叹一口气说着:“系统…试炼任务有没有资料?不要告诉小爷什么都不知道……”叮~“是的!临时宿主,试炼任务是无法得知情况与消息的!只能靠你自己了。”在落天做好心理准备后果然还是听到的和自己想的一样,不成为真正的主人,是

  • 葬礼关怀事务所强无敌的**

    “**评分4.0,**宣传存在夸大成分,画质一般,可玩度一般,**内容一般,建议指数,两星。”随手打下自己对刚才这款**的测评结果,徐强满脸的生无可恋。作为一名资深的**测评员,无论是手游还是端游,单机还是网游完全达到了心中无码的境界。可惜现在市面上流行的**,大部分都是粗制滥造的结果。刚想关上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