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问幽之第九章

作者:画好安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听到崇安的名字,看清灯影中那张并不陌生的面孔,景澄手上力道一松,人也退开两步,随即将视线转到倪澈身上。

逆光中,她的面容看不真切,小巧的脸庞隐在黑发和衣领间。

原本一头雾水的崇安看清来人,眼里登时烧起了目标分明的两团火,他一脚朝着景澄的腹部踹出去,将毫无防备的景澄直接掼到了身后的墙上,发出重重一声闷响。

崇安倾身上前,原本站在台阶上的倪澈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她提着手机的手垂下来,手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挡在了光源处,周围顿时暗下去,将这一细微的动作隐在黑暗中。

景澄隐忍地咳了两声,拉住生锈的铁扶栏站直身体,转身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直等到他的脚步声消失,倪澈才迈上台阶,掏出钥匙开了门,“进来吧。”

“你回来为什么不来找我?”崇安跟在倪澈身后暗戳戳地揉了揉自己胀痛的手肘,心中暗骂,景澄这个兔崽子比七年前可真是长进了不少,差点就打不过他了,还是他七年前根本也不弱,纯特么装的!

倪澈拍亮顶灯,将皮包直接丢到床上,“Leon找过你吗?他比我早一个月就回来了。”

崇安脸上的错愕不像是假装出来的,不用倪澈多说他也猜得到Leon为什么要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回来,“他没找我,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畜生又作的什么大死!你回来是为了找他?”

倪澈点点头,“他不能再跟倪焰那伙人搅合在一起了,扒层皮这种事儿一辈子只能有一次。”

“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吧,我会尽快找到他,然后就是绑起来也要把他踢回美国去。”崇安心里有些暴躁,用力地挠了挠理得精短平整的板寸,又迫着自己耐下性子来,“小澈,你还是自己先回去吧,在那边不是过得挺好的么。”

“除了我没人能带走他。”倪澈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二哥,你现在有家有小的,就别管这些了,跟嫂子好好开店,把崇新养大,他不能再像我们这样。”

不能再像他们这样,一辈子活得稀里糊涂,前半截是童话,后半截是噩梦。

兄妹俩一时间都沉默下来,崇安掏出一支烟也不点着,蹭在鼻翼下面。原本因为倪澈的哮喘,崇家没有人吸烟,崇安也是因为七年前那件事之后才开始慢慢学会用抽烟来排解郁结,烫平心里那些因为回忆带来的波澜。

“小澈,你是不是还想着——”崇安的后半句没说出口,抬手朝门外的方向指了下。

刚刚如果不是倪澈拉住他,想必他狠狠揍那兔崽子一顿,有倪澈在,他大概也不好意思还手。

“不是。”不是,不是为了景澄。就因为那件事情,所以你们每个人都有资格来质问我吗。

崇安叹了口气,“过去那么久了是不是,打在心口上的一枪都早结疤愈合了,你也别再想着以前的事儿了。要是真觉得洋毛子的月亮也没那么圆,就跟二哥回家吧,回来也好,还有二哥护着你。”

“你不用担心我,有空我会回去看你们,最近刚回来,工作上有点儿忙。”

“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在外面单过我怎么能放心得下?当年的事情就算崇家没人跟你计较,倪家会善罢甘休吗?这会儿倪焰就快出来了,我没法不担心。”

“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远近不计,我妈是他亲姑姑,我们身上都有倪家的血,就算他带着狂犬病毒,我身上也有抗体。”

崇安不屑地一哼从齿缝中挤出来,“你以为他会念你们之间那点儿一表三千里的狗屁兄妹情?知道爸临走前跟我说过什么么?他说让我照顾好弟弟妹妹。”

倪澈狠狠咬住嘴唇,忍住喷涌而出的泪意,一个不被嫉恨的叛徒是不是早该把良心喂狗吃了?不然独活的每一天都是在接受惩罚。

“你当我刚刚揍那个混蛋是想给爸和大哥报仇么?”崇安摇了摇头,“从前的对错大家心里都有数,他可以是抓贼的兵,但不能伤害你。”

崇安没有是非不分的愚忠,也不屑与倪家同流合污,这七年来他的爱憎无处安放,罪恶害死了他的生父,又摧毁了他原以为美满的生活,他对崇家父子原本的爱放不下去,恨也提不起来,像失了根的浮萍,徒留一个本不属于他的姓氏,和一个同病相怜的妹妹。

于是情感上最简单的宣泄,便是去恨那个在谜题中掀开丑陋谜底的警察。他真的可恨吗,比那些害别人家破人亡的毒/贩更可恨吗?

“你不是他的对手。”倪澈转过身,不轻不重地在崇安小臂上捏了一把,眼看着后者的嘴角轻轻抖了抖,“我才是。”

在崇安疑惑的目光中,倪澈冷冷道,“二哥,我不会跟你回家的——”

她还有家吗?

曾经枝繁叶茂的崇家,现在也只剩下了崇安手里的一爿店面而已,够他带着老婆孩子安稳度日。

崇新是大哥的血脉,是崇家唯一一尘不染的独苗,她这个做姑姑的有义务保护好他们。

崇安这个与他们并无血脉关系的同路人应该代表崇家安稳平淡地活下去,就和他的名字一样。

而她这个覆巢之下的完卵大概最好还是滚得越远越好,不要再把噩运带回崇家。

倪澈又饿又累,她让自己的大脑尽可能保持在最节能的低速运转状态,思考的唯一问题就是:景澄怎么会碰巧在她身后?跟踪她?

***

景澄从楼上下来,抬手在小腹上按了按,自觉不是什么大伤,于是顺手掸了掸衣襟上的鞋印,沿着乌漆抹黑的来路走了出去。

他坐进车里没急着离开,而是开了手机搜索了附近的几家修车厂,再扫了眼评价和价位,便十分笃定地开着导航朝那家叫“二王汽修店”的小门脸驶去。

由于店里的空间实在有限,好几辆待修车辆都直接停在门口的步行路上占道,这三不管的鬼地方的确也不用担心城管过来找麻烦。

景澄老远就看到那辆刮了漆卸了保险杠的黑色S/MART憋屈地蹲在一辆三蹦子后头,身边也尽是缺胳膊断腿的同类伤员。他把车停在马路对面,自己下来径直朝修车店走去。

“老板,这辆车是我朋友昨天送过来的,大约什么时候能修好,给加个急行吗?”这里离医院有点远,上下班没车既不方便又不安全。

老板正垫了块破毛毡躺在一辆车底下捣鼓着,露个脑袋扭头看了一眼,“撞成这样哪能修那么快,周五来拿吧。”

“着急的话可以加钱。”角落里正对着一盆黑水刷洗零件的老板娘发话了,“不过看你朋友也不宽裕,修车的钱还没给全呢!”

景澄默了一下,然后从风衣口袋里掏出钱夹,“麻烦给加急修好,加急的钱和之前差的我一块儿都付了。”

一听这话,老板娘来了精神,赶忙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加急的话八百,之前还差两千五,一共三千三,你让她后天早上来取车吧。”

景澄付了钱,将收据折好塞进钱夹里,转身回到车上。

这丫头不是当医生的么,竟然穷成这样了,穷成这样还敢撞车,她究竟是有多恨自己。

***

景良辰听见开门声,直接以跳脚的姿态迎接便宜房东,“我说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不是说好了就借俩钟头的么,该不是把我车也给撞了吧?”

车钥匙裹着一阵劲风迎面飞过来,若是敲在脸上,不塌鼻子也得掉牙。

景良辰一侧身躲过去,长臂一伸用手拦了一下,飞驰的钥匙空中遇阻骤停,随即自由落体掉在沙发上。

景良辰甩着惨遭横祸的手,“又是怎么了?你这火气一天天的比气温升得还快。”

“被你烦的,衣服乱扔!”景澄拾起沙发上的一件衬衫并着自己脱下来的外套,转身丢进卫生间的脏衣篓里,掬着冷水洗了把脸再转身出来,意外地看到餐桌上摆了两荤两素四菜一汤,惊得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指定还没吃饭呢吧,我够意思不,一直等你来着。”说着话,景良辰又从冰箱里取来两瓶啤酒。

景澄走近了,跟勘察犯罪现场似的蹙眉看了看,“不是外卖。别告诉我这是你做的,说了我也不会信。”

毕竟空着肚子绕腾了一个晚上,美食的香味和色泽成功地激起了他的食欲,景澄坐下来提起筷子夹了一大口杭椒牛柳塞进嘴里。

“心和胃一块儿感动吧,这可是滕青姐做的,人家等了一晚上,连条回信都没等来,忒无情了!”景良辰抱打不平地倒了杯啤酒推到景澄面前。

景澄瞬间觉得嘴里的牛肉有点儿难以下咽,端起酒杯顺了一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弄个破啤酒得喝到什么时候才能醉?!再去拿瓶白的来。”

景良辰早看出来他这两天情绪不太正常,难得闷葫芦能主动放飞自我,就十分配合地又取了瓶蓝色经典,顺便把耳朵洗了做好听吐槽的准备。

景澄也不等他换杯子,就直接开了酒瓶,将白酒混着倒进啤酒杯里,举起来仰脖就喝。

“你吃点东西,喝慢点,不然吐了就白瞎了,一瓶好几百呢。”

景良辰暗暗叹了口气,这是扛上最后一棵稻草了么,从前他心里不舒服都是自己憋着慢慢消化,像个揉珍珠的河蚌,就连七年前也没见他这么灌自己的。

“你今晚,是又去找她了么?”

一杯酒灌进去,景澄的脸色越发地白,他这人喝酒大概不走肾,面上看不出醉态来,就是一双目光越发地放空。

一啤一白被他两只手同时提起来,左右开弓地倒进杯子里,“小看你了,还能从心理专家的嘴里诈出话来。”

“所以你不觉得你应该离她远点儿么?”景良辰抬手去拦他的酒杯,“想醉就慢点喝,你现在这种喝法纯属想死!”

景良辰填鸭似的往景澄面前的碗里夹菜,“滕青在你面前就跟个情窦初开的短路小姑娘似的,还什么心理专家,不然能每个星期任你过去把她那当成免费钟点房?!你跟我说实话,你心里是不是还装着那个倪澈?所以你这些年根本就不是特么什么创伤性应激障碍症,而是相思病对不对?!”

景澄也不应他,一个人慢条斯理地吃吃喝喝,而且吃相斯文专注,偶尔抬眼看看景良辰,那意思好像是假装礼貌地表示:嗯,我在听,没当你的话是在放屁。

“从小到大你外公我爷爷这边那么一大堆熊孩子里,咱俩关系最好对不对?连瞿美景都比不了吧!小时候你在大院儿里,跟太阳似的,别人都是向日葵,成天愿意围着你转。就算跟在你后头捅娄子大伙儿也都不害怕,反正打不死你,别人也都能留口气。”

景澄冲他勾起嘴角露了个罕见的笑容,“你才过多少个年,就迫不及待地怀旧了?”

一般但凡是平时不常见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就说明他开始走上飘高的道路了。

景良辰说得口干舌燥,直接拎起啤酒瓶灌了一大口,“我就是看不得你变成现在这样!当年姑父太狠心,就你这么一根独苗都舍得往狼窝里送,破案!妈的!这世界上的坏人抓得完么……

不知道的都以为他是为了升官发财往上爬,拼了一辈子老命能落下什么好话?犯得上连亲儿子都豁出去!真是个冷血大牲……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咱家老头子说的。

我能理解你那会儿的心情,你骗她三年,她还能为了你不要命,简直比你亲爸还亲。

可是景澄,你们之间只是一场猫鼠**,你杀她全家,就算她相信那三年你对她是真的,她会跟你在一起吗?正邪是一回事,情仇又是另一回事……”

局势扭转,画风突变,当初想听故事的那个变成了知心小弟,碎嘴子似的喷了一大堆心灵鸡汤,而且小脸绯红,舌头也开始绊绊磕磕地打结,“唔?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在想啥?”

景澄将空杯子和几近放空的酒瓶往一旁推了推,“我跟你说……你拿回来的那个几百G小黄片的破电脑,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东西……有个心理测试网站,每隔三天就被登陆一次,跟他缓存里其他的浏览记录不太一样……你说,现在卖黄片儿的小贩儿也开始研究心理学了?这叫什么,精准营销?”

“……”景良辰立刻被一口酒呛了个半死,感情他刚刚放了一串自作多情的屁,连点儿味儿都没留下。

延伸阅读

销售经理  http://www.yhmmageline.com/wez8.shtml
公司秉承着:员工的底薪是公司最低的成本!一、薪资待遇:无责底薪5000+(19%--

餐厅副经理 Assistant Manager  http://www.yhmmageline.com/6rpul.shtml
AssistantManager西餐厅副经理Developreservationst

BI\大数据工程师(应届生)  http://www.yhmmageline.com/a6wy.shtml
1.参与项目中的需求沟通,可视化分析,前端以及分析维度设计;2.参与BI及大数据项目

财务专员  http://www.yhmmageline.com/tf5u.shtml
1.负责发票领取、开具及管理;2.负责银行收付处理,制作记账凭证,银行对账,单据审核

外贸业务员  http://www.yhmmageline.com/9axi.shtml
1、非传统外贸,本公司专注于零售外贸一件代发模式。多渠道自主开发国外零售客户主要以d

施工员技术员(房建)  http://www.yhmmageline.com/6j9k7.shtml
职责描述:1、参与施工组织管理策划;2、负责施工技术班组的技术交底;3、参与制定并调

疫苗-产科专员-厦门(J19390)  http://www.yhmmageline.com/6fenz.shtml
工作职责:工作职责通过日常拜访以及开展PIM会,提高产科医生对于肺炎疾病的认知;指导

站点设计和传输设计工程师  http://www.yhmmageline.com/gccc.shtml
职位描述:1)负责现场基站站点勘察(包括现场照片、经纬度、绘制草图)、会使用CAD制

电子设计工程师  http://www.yhmmageline.com/p4il.shtml
1、负责新开发项目产品电控系统设计;2、负责转产及在产产品电控系统设计、技术质量问题

跨境电商产品开发(可接受应届毕业生)  http://www.yhmmageline.com/ao59.shtml
一、岗位职责1.选品:关注亚马逊市场动态及竞争对手动态,沟通了解运营需求,运用相关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到古代找个好老公刺杀

    金秋十月,山下树木满目黄色,附近的城镇也都硕果累累到了丰收的季节,今年的雨水倒还好,不涝也不旱。老天爷倒是对得起老百姓,老百姓倒也不能忘了老天爷照顾,到寺庙又烧香又磕头的,说到了十月姜行来到纵剑宗已经有一个多年头了,跟想当年龙虎门在枫林镇一役也过了有一年了。龙虎门自打败退了以后就再没消息传来,山上盛

  • 烽火战国打完再说

    “看招!”慕容复人未到,声先到,手中参合指力也紧随而至!虽然在天龙世界六脉神剑被吹捧的很是牛叉,可在原著中慕容博也曾说过参合指不比六脉神剑差,虽然整体上差了一层,可还是一门不弱的功夫!更重要的是,六脉神剑威力大,可却有声响可闻,而参合指却是无声无息,若论偷袭,参合指却是旅行杀人的不二法门!鸠摩智不愧

  • [HP]与前黑魔王谈恋爱在线阅读人物介绍

    男主角:姓名墨夜笙性格有心事会变冷,没有心事会变暖身份影族弟子爱好吹口琴讨厌靠近琉梦的人,海鲜武器夜影痕【剑】代号夜影穆者Cp浅香琉梦简介因为从小不能踏出影族而变得有些冷漠,自从遇到琉梦与其他伙伴时渐渐开朗起来。形象提供者:夜芝轩影笙姓名冷逸陌性格温文尔雅,有时腹黑身份灵空族弟子爱好沏茶讨厌没有风度

  • 我和重生的末世大佬恋爱了第10章在线阅读

    浴血少年声声质问,铿锵有力,凤眸中仿佛充了血,双目通红得厉害,秦臻心中一滞,但是收陆墨白为徒之心,却依旧没有更改。秦臻早先已经见过陆墨白,他是明玉峰内门弟子,如今还未有师承。一次偶然的机会,秦臻看到只有练气三层的陆墨白,与一只二阶白狼缠斗,二阶白狼相当于人修练气中期修为,其攻击力与防御力远在陆墨白之

  • 献给X在线阅读第3节

    云修明不愿意直接说自己十七岁,不仅是觉得自己太小,更是不好意思装嫩。他壳子里的灵魂已经三十三,□□却是鲜嫩水灵的十七岁,差距未免太大。更何况,宁有思今年二十五,这是什么概念?这说明宁有思□□比他大八岁,灵魂比他小八岁!云修明看到对方嘴角挂着的戏谑的笑,眨眨眼,张嘴吐出一声:“有思姐姐。”宁有思眉梢一

  • 请和傲娇的我谈恋爱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回蜃魔枝鸟不知山风劲,浑黄唯懂黄天意伏心魔银浦急促的呼吸着。“我再问一遍,想报仇吗?”男子轻声的说道。银浦无论怎么努力,就是说不出话。说来也奇怪,虽说不能说话,不能动身子,但这脑袋是不受限的。银浦只好一个劲的点头。“好。”男子慢慢站起身说到,抬起右手猛地一甩,带动气流,解开了刚才点的让银浦无法动

  • 终极一班之永世的爱陈乐

    遥遥星空,无数颗碎石散落在空间之中,因为无重力原因,这些碎石并没有向着下方落下,而是漂浮在空间之中。而在这片空间之中,还有着无数个蓝色的亮光,有的非常的耀眼,有的只有一点亮光散出,而有的已经完全没有一点光彩,一片死寂。那是无数个世界,一个亮光代表着一个世界,有亮光的世界代表这个世界是有诞生过自己的主

  • [来自星星的你]外星妹纸的美好生活之阎罗归生针

    第六章:阎罗归生针!“你相信我吗?”沈云转身,看着白暮雪,一本正经问道。林昕不相信那是林昕的事情,他只需要知道,白暮雪相不相信。若是白暮雪也不相信,那么,他也没必要出手了。白暮雪看着一本正经的沈云,下意识点了点头。沈云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她在沈云的眼睛中,看到的尽是从容淡定。“小昕,给他准备

  • 奈何皇上独宠我第五章在线阅读

    李茜的事情完结,沈巍可以安心坐在办公室里翻开□□,却每一次都因为想到赵云澜而乱了心曲。“作孽。”这边江谨一边咒骂着一边把地上的垃圾给扫出门外,瞪着大眼就想骂人,又把话语给咽回了肚子里去。赵云澜一入门就好笑地看着,拍了两下江谨的肩膀:“唷,忙着呢啊。”江谨回之一个优雅的微笑:“……^_^”。“赵处,有

  • 天之骄子在线阅读第6章

    唐老爷子失态只是一会儿,很快接过唐爷爷手里的手帕擦了擦眼泪,一手拿着书和笔,一手将印章贴身放好,笑着伸手去抱唐瑾。唐瑾伸出短短的两条白嫩胳膊抱住唐老爷子的脖子,出口的声音还是奶音:“老爷!”他笑着,伸头过去在唐老爷子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亲人这一条,是唐瑾的无敌法宝。因为唐老爷子对他的特殊,要说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