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两生花.醉红尘之朋友

作者:四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无耻之徒又叫上了其他班几个所谓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这种该表现自己的时候,也少不了他们。

校园旁阡陌交通,掩藏许多小道,这些小道就好像是为了方便校园欺凌中欺凌者而造的。

是他们的舞台。

一群人见顾沚出了校门,便立马堵在了顾沚面前,他们几个人提早集合在学校旁边的小店铺门前。

顾沚确实毫无兴致面对于这群乌合之众,他置若罔闻般略过几人的身旁。

“顾沚!”

他们是带着怒火吼出来的,他们内心的怒火已经让他们什么兴致去对顾沚进行冷嘲热讽。

几个人一次次的被无视,已经明显被逼急了,就算再怎么厉害,打架的时候还是得到一个寂寥的角落里,可几个人直接冲到了顾沚的面前,推了顾沚的肩膀,推的用力,怒气完全体现在这个力度上。

“怎么,你跟谁在这拽呢?”

顾沚在充斥怒气之下的力度面前,步伐也不近往后踉跄一步,顾沚也着实有点儿意外,意外他们的勇气。

毕竟这已经吸引了许多人注意。

“你又算哪类的垃圾?”

顾沚抬了抬眉毛,讥诮带来的杀伤力也实属顾沚强势。

顾沚心里也没在怕的,因为身高问题,顾沚的气势也略胜一筹,顾沚并没有任何的压力。

“你这么有能耐,你就跟我们到里面打!”

另一个人站了出来说话,顾沚并不知他们的名字,无需知晓。

大家都明白着大街上不能有什么动作,他们这成群结队的在大街上已经够引人注目了。

顾沚面对这种无耻的要求实在说不出话,简直嗤之以鼻,内心早已失格狂笑一阵:这脑子是被硫酸腐蚀过吗?

顾沚表情放松了放松些许,有点儿笑意,是可笑至极。顾沚没有说话只是再次要绕过他们,他着急回家,傍晚放学顾沚一般情况不会晚归,毕竟家里有人惦记着,他一向准时,他也并不想惹得他们担心。

“我操.你麻痹!”几个人的怒火好像要把周围给烧起来。

不过顾沚看到他们这么落魄难堪的样子心情也确实还不错。

顾沚在街道前头可以感受到背后的熊熊怒火,甚至他们再一次毕竟。顾沚的安全感也顿时短缺,他的感知告诉他,并不能潇潇洒洒离开。

他转过了身子。

对面握紧了拳头对着顾沚就是一拳挥去,顾沚的思维和反应都十分敏捷,只不过躲不过后面带着棍的人。

这些道具他们准备打架之时就带在身上。棍子直接挥到顾沚臂膀上,他们也没那个胆子往头上挥,顾沚没能反应过来,他也没想到他们会在大街上动这个手。

“嘿,孙子!”

声音的洪亮从他们背后直线穿来,他们熟悉这个声音,他们带着思绪杂乱转过声,注意力从顾沚身上转开了。

方林一大摇大摆走到他们面前,义无反顾站立于顾沚身边,手臂自然而然挎到顾沚肩膀上,一脸笑意,笑得自然,语气却带着挑衅。

“干嘛呢,你们在玩什么,加我一个吧,这么热闹。”

方林一其实观察了许久,他刚从超市门口出来,就看到几个人堵着顾沚,这挑起了方林一的兴趣,方林一揣着一瓶饮料站在超市门口观望。

“关你屁事,轮得到你插手?”

直面撞击方林一一副轻视模样,有个人语气也越发嚣张,他们也看出来了方林一是过来帮顾沚的,但是有几个人没敢说话,还有点而惴惴不安。

“你谁啊?我孙子的名单里好像没有你这张丑脸吧?”

方林一面对这么狂妄的言语觉得很可笑,在他面前很少人这么拽,那些少数人也是从未认识方林一的人。

“你应该先向你身边几位了解一下你爷爷我,再出来讲话。”

方林一眼神扫到他旁边几个人的身上。

然而他也配合性转过眼眸看了那几位如芒刺背的神态,简直懦弱不堪。

“算了……” 几个人不敢直视方林一,气势一下被压垮了。

一群一脸懵逼的都被明事的人被带走了。

“卧槽,你们怂什么?”那个人一脸疑惑却也无比气愤。

“闭嘴吧,我们之前和他同班的,贱的很,被打的人是我们,被处分的人也是我们,别他妈去惹他了!”

其中一个人语气很不耐烦。

“别自讨苦吃。”他们语气很不好,心里的不爽都溢出来了。

方林一之前的确是把他们打的挺惨的,又会耍心机,方林一平时看着在班里很亲和,但是他也不是那种能受得委屈的人,他平时的朋友也很多,哪种类型的都有,他的态度也因人而异,面对什么样的人,他就什么态度。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喜欢别人挎着我。”

顾沚这次轻轻讲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放了下去。

其实对于许多男生来说,他们都是从勾肩搭背中逐渐熟起来的,但是顾沚不喜欢这种接触,和不熟的人。

“昂?啊,不好意思啊。”方林一有点不自在,被放下的手臂不自在,整个人都不自在,方林一第一次遇到顾沚这样的人,一个男生如此拘谨。

“没事。”

顾沚整理了一下衣服,拍了衣服上的灰,顾沚语气依旧冷淡,面部依旧微笑样,和面对大家一样。

“你干嘛不直接打过去,几个小学生,你不给他点教训,几个人跟口香糖一样一直粘着你,甩都甩不掉,不觉得烦吗,反正那几个人也空无其表,平时装装样子,其实煞笔的要死,一点本事都没有。”方林一念念叨叨,话一堆。

“没打过架,不会打。”顾沚回的很平淡。

这个答案让方林一有点吃惊,下午差点把别人手腕都给扭断了。

不会打架?

那不会打架就不打架了?

凡事都要有个开头,这都几次了还真的很能忍啊。

“啊!?”方林一突然说不出话来。

“那还有事吗?没事我要回去了。”顾沚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路上耽搁着。

“啊~没事了。”

“那刚才,谢谢了。”

方林一面对于顾沚□□的背影,他在急促之中回过神:“顾沚,交个朋友吗?”

朋友这个词对于顾沚来说确实是渐行渐远了。

在初中起初他不是没有朋友,他和大家一样,没有偌大的束缚,没有拘谨。也是逐渐和大家玩成一片的,虽然他本来的圈子本来就不大,但是他身边也总是有几个朋友相伴。

一开始大家都太单纯,太稚嫩,大家都在成长,顾沚也慢慢接触了许多这个世界的是是非非,慢慢建立起自己的思想观。后来的大家逐渐展现出异同,而顾沚对朋友的要求很高,他总是以自己的定义来标准朋友,这也并不是顾沚的错,他只是希望朋友是心心相印的朋友,要么这个朋友足够优秀,要么这个朋友就不存在。

顾沚他的确不是一个会掩饰情绪的人,从以前开始,顾沚常面对于世态的庸俗表现出不屑,刚开始的那些朋友逐渐不理解顾沚的情绪,他们只是觉得顾沚变了。

他们的话题、他们的生活轨道逐渐出现分叉,顾沚一开始会表明出自己的想法,可是他们不懂,他们不理解,他们也不理解顾沚的独身。

甚至他们时而在背后议论顾沚的奇怪,他们不理解顾沚,因为他们就是世俗本身,后来顾沚不再说明什么,顾沚逐渐明白他们不理解顾沚,就像顾沚不理解他们的幼稚,自私,贪婪,虚伪……

后来的顾沚,拒绝了这些所谓“朋友”,面对这个世态,他很敏感也很偏执,在一次次的悲欢离合中,他逐渐找到了自己,和大众不一样的顾沚,他一直在坚持自己,他不能保证自己的思想是一定正确,他明白长路漫漫,很多东西他需要学习,他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跟着自己的本心走,他宁缺毋滥,不论友谊,还是其他。

“不用了,我习惯一个人。”顾沚转过身,笑得很礼貌,“不好意思。”

“啊,嗯,没关系。”方林一再次陷入一场茫然之中,面对顾沚的礼貌,方林一平时的吊儿郎当都收了起来,也莫名变的严肃和礼貌起来。

顾沚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再扯了一下嘴角微笑示意,便转身离去。

方林一的茫然令他停止原地,目视于顾沚的背影已经渐行渐远。

他的底气硬不硬实从来不是背后身边是否有多厉害的朋友,是他从未畏惧独身,是他独自一人也敢和恶俗抗衡。

“你怎么这么慢。”方林一面对迎面走来的林亦墨,林亦墨去给老师整理作业,帮忙批改作业,比较晚出校门,所以方林一先到超市买点东西。

“我刚才不是改作业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作业那么多,老师真是有够懒的。”林亦墨撇着嘴,念念叨叨。

“我刚才被拒绝了。”

方林一没有回应林亦墨的话,自己又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语气里透着失望。

“什么?”林亦墨转头面向方林一,挑起了眉毛,嘴角微微上扬,这的确挑起了林亦墨的好奇。

你?方林一?被拒绝了?你是谁,谁会拒绝你,不懂你的人不会拒绝你,因为你点交际水平高惹人喜欢,喜欢很方林一相处,谁敢拒绝你,懂你的人不敢拒绝你,因为方林一□□.炸天,打架可以把人头盖骨给掀翻了。

“唉,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才在超市门口看到一堆人堵着顾沚……”方林一把他的所见所闻都一一描述了给林亦墨听。

“那我觉得挺正常的,你被他拒绝。”

林亦墨依旧带着笑意,语气降为比较平常。

林亦墨喝了口水,继续说到:“他平时可能也是不惹事的人吧,都这么多次挑衅了,都不还手。”

“嗯,应该吧,他又冷傲,又有礼貌,我更欣赏他了。”

方林一虽然说打起架来气势凌人,但是他在这种时候也是表达了他的心里话。

他真的很崇拜顾沚,崇拜顾沚高冷面部下的彬彬有礼,崇拜顾沚泰然自若的独身一人。

“打他的是谁,把他给收拾了吧。”林亦墨很少会说出这种话,林亦墨没有什么朋友,行事也很低调。

说到后面语气有点嫌弃:“唉,算了,那一群一起收拾吧,免得几个小学生又找顾沚麻烦。”

“哇,这什么默默无闻霸道总裁剧情。”

方林一有点吃惊,他笑着说,笑里带着调侃。

“有病,这些对于你来说不都是小事情吗,动动嘴皮子的事情,我就是觉得顾沚挺好的一个人,而且他不是自己不打架嘛,这样刚好也压一压他们几个的风头,天天装x装的我要吐了,我都看不下去。”

林亦墨很少会对别人说出什么意见,有时候看谁不爽他也不会表达,方林一听到这话,的确觉得有必要再次收拾收拾那群小学生了。

顾沚回到家里,回的比较晚,不过随便一个借口糊弄过去,家里人也相信了,没有猜疑,他们相信顾沚,而且晚一点回家本来就没什么问题。

顾沚身上背棍子挥到的那一下,的确很疼,一痕乌青印记都在述说疼痛。不过顾沚也没有太过于在意,着实是小问题了。

顾沚照常吃完饭帮忙收拾了家务便到学校参加晚自习,那几个傻x晚自习没有到学校,而顾沚和其他人一如既往学习。

晚自习下课,顾沚惯性在学校多停留一会,他回去的时候教室很冷清,在这片宁静中,顾沚不显得突兀。

顾沚抬起手腕,留意了时间,是到了该回去的点。他将笔帽盖好,将课本合上,课本,练习本,笔记本都一本一本放的整齐,一个一个动作很流利,也很轻巧。

他离开冷清的教室,走上繁华街道,再步入冷清的小巷,唯一不安的是他内心的万籁俱寂。

街道旁亮着微黄路灯,有一两个路灯甚至不断闪烁着,在这街道上有时风一吹,能听到树上的树叶在和清风摩擦,给寂静中添加了一丝动静,顾沚习惯于这种形影相吊,他也享受这份静谧。

这是在一个城乡结合部,在这个地方中一些地方是车水马龙的闹热,有些地方是闭户关门的冷清,几个月里,顾沚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第二天

“十二班那几个好像被人给揍了,NM学校的。”

“好像有听说啊,刚才那个谁不是说有看到,说是几个人被NM的几个给堵了,昨天晚自习没来,今天也没来。”

“NM的打架很厉害,十二班那几个其实也挺煞笔的,就在我们自己学校拽一点。”

“这么煞笔的人怎么进的重点班,说 实在这个重点班也是又够乱的。”

……

几个人在厕所讨论的热火朝天

顾沚就听着声音由远到近,当声音近到极度清晰之时,却也完全消声灭迹。

顾沚没有理会,自己走出了厕所,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几个人看着顾沚离开的背影渐行渐远,又卷着话语议论纷纷。

在林亦墨那些话后,方林一的确找上了人收拾,不论是动手的,还是被打的,都有几个人是相互认识的,NM学校那几个有些是方林一的初中同学,也是那几个傻x的旧同学,之前本就水火不容,几个人也是带着以前的过节再揍了他们一次。

顾沚也留意到了那几个人没来学校,不过他没有多想,在顾沚的想法里,好像这件事情并没有涉及到顾沚。

这个话题也风言风语传了几天,许多人在这事情后面推测着,但是一段时间后,时间也渐渐的淡化了这个话题,总有新的话题取而代之,顾沚也没有完全放在心上,没几个人知道这真正藏在后面的是什么,顾沚也不知道,他也不好奇。

顾沚依旧走在他自己的生活轨道上,那几个人养了伤后,陆陆续续返校上课,他们没有什么改变,该装的x照样装,除了面对顾沚有所避讳之外,照常进行他们的表演,他们的样子也好像是等着下一次被揍。

延伸阅读

西游之三界至尊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eogcea.cn/s45g.shtml
萧凌云无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自己那“丰满”的身材,激动地心想:胖子,原来也有春天啊!嘿嘿

我就喜欢闯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eogcea.cn/xugl.shtml
“雪依,有什么看上的尽管与我说,不要客气。”一袭长袍的长发男子,挂着和煦笑容。长发男

如果你也听说[快穿]之人多口杂(10)  http://www.eogcea.cn/y3fn.shtml
在商铺的运营逐渐步入正轨的时候,我还在考虑其他一些事情。商铺虽然可以带来稳定的租金,

我有特殊的破案技巧之七现二隐九仙峰  http://www.eogcea.cn/6p2c.shtml
玄虚门有九座仙峰,呈现在世人眼中的只有七峰,七峰呈北斗七星排列。目前只有七座仙峰上有

位面时空之搭讪(10)  http://www.eogcea.cn/srzj.shtml
我连连点头,亲人呐!跨越国际遇上同胞,简直比亲人还亲。“对啊!你是哪里呢?你普通话很

谁家缺个小可爱[穿书]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eogcea.cn/6q0b.shtml
佐少爷得到庞女士的“9字真言”,闷在房间里开始制定计划。说是定计划,无非是上网搜罗一

与太子前夫又重逢了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gxhs.shtml
下课铃一响无忧便把金箍棒放进了系统背包。就在他刚转身打算进教室的时候没想到差点就撞上

[复联]从不知道我自己口才这么好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eogcea.cn/0xn.shtml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出来了。太宰治一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以不容拒绝的姿态桎梏在怀中。

我把末日拍成了电视剧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eogcea.cn/6p2e.shtml
汤淼跟着于如兰回到了家,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家居然在别墅区。金陵市作为有名的国际大都

斗魂:你的武魂没我多在线阅读动身北京  http://www.eogcea.cn/a3wz.shtml
在上次抓鬼失败后,许杰对阎澜清进行了一场思想深刻的教育。末了,阎澜清嘟囔,“你如果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被子孙解开了封印之小白(9)

    “不!”看着对自己劈下来的雷电,红衣厉鬼凄厉的大叫一声,想要躲开。但是来自天地间的威压,使得她根本动弹不得,更别说是躲开了,直接被那一道雷电劈在了身上。在雷电劈到了红衣厉鬼身上之后,红衣厉鬼整个身躯就定在了那里,然后‘噗!’的一声,化作了飞灰,魂飞魄散,彻底消亡在天地之间。“好了,各位今晚的直播已经

  • 都市之活得很小心第2章在线阅读

    自从被扔下海,就连世界观都碎了。森嘉唯川叹了口气,好在森林里面什么都有,也不怕饿死什么的,这个破破旧旧的神社也勉强是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森嘉唯川就安心的先安顿了下来。至于获救?早在看到那些在灰尘树叶里面打滚的小妖怪的时候森嘉唯川就已经不指望了。“森嘉大人?”荒搂着一兜子果子跑了过来,此时已是正午,太阳

  • 乱世之女之初遇青衣帮(9)

    “跟着我们舵主,你能生活的很好,你收留的那几个弟弟妹妹说不定也还有口饭吃,你考虑清楚了。”这是威胁,赤**地威胁。丑娘越发地无助了,刀疤不会无的放矢。想起了家中受伤和幼小地几个弟弟,想起了下落不明的豆子,想起了自己即将面临的困境,丑娘的泪便流了下来。以死反抗,可以保清白,但是那些弟弟妹妹们面临的很可

  • 婚前婚后在线阅读第六节

    混沌虚空。通天教主显得无比狼狈。他的诛仙剑阵被破,如今诛仙四剑分别沦落在四位圣人手中。“呵呵……”通天嘴角流淌着血液,眼中透出绝望,他那无神的眸子,扫过下方,见到他截教弟子,被一个个击杀。尤其是被接引道人封了法力的龟灵圣母,竟然在蚊道人的吸食之下,发出惨叫,亿万年的修为毁于一旦,她的元神和精血,竟然

  • 星际战甲之宇宙战争在线阅读第6节

    刚刚走到大厅内,便听到下人禀告三皇子身体抱恙择日再来的消息,浅凝顺势走到浅议面前,躬身行礼,“见过爹爹。”浅议将女儿扶起认认真真看了遍,又唤了大夫把了脉,确认病症已经痊愈不会复发后,紧紧将自家女儿抱在怀里,“终于好了,我家凝儿福泽绵延,之后必定成大器!”许久没有笑声的侯府终于因为大小姐的痊愈而又欢声

  • 太子醒来,画风都变了在线阅读第3章

    梁文安至此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去张熏汀的贴吧爆料。精分小号,互掐互爽。然后再默默退出,深藏功与名。她一脸认真,像是在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小白杨简直不忍直视。她正埋头玩得挺高兴,就听见有人嗤笑道:“这是家当都搬来啦?她不会以为试镜成功以后就可以直接进剧组吧?”梁文安抬起头,不

  • 谁在安排一切在线阅读第四节

    蜻蜓追出几步,在走廊上看着那个坚毅挺拔的背影出了神,心中难安却又无可奈何。是的,这回真的被娆哥说中了,她舍不得让这个好看得过分的校草平白无故的去死。猛然,蜻蜓的肩膀一坠,一条手臂搭在她的肩上,娆哥仿似虚脱的问道,“看到了校草没有?”“看到了。”蜻蜓眼神呆滞的看着前方,有气无力的回应着。“帅吗?”“帅

  • 异灭恶魔第1章在线阅读

    “时间过得可真快,一转眼就是十年了。”恒山见性峰大殿前,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双手握着一把扫帚,正努力的打扫着偌大的别院。而在别院中一群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每人手里拿着一把剑正在练功。少年名为林宇,十年前从二十一世界穿越来到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正好遇上魔教大肆屠杀百姓,那时的他灵魂穿越过来只有五岁,幸

  • 漫威之动漫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这一天,四目道长一路赶尸路过小镇,就来到九叔的义庄,打算休息休息暂住几天。“哇,师兄,这才多久没见,你这么快就又突破了,这也太快了吧!上次来的时候你也是刚突破没多久吧!还有文才和秋生都到了练气化精的境界了。阿宇的修为我都看不清了,是我没睡醒,还是我出现幻觉了!”四目道长来到义庄,刚把他的客户安顿好之

  • 御前心理师在线阅读第1节

    落了重霜,下了小雪,天气就格外寒冷干燥,我在屋中站定,从一个二十几岁的身体穿越到古代六岁的身体,还不是特别适应,拱了拱冻得通红的鼻子,贴身丫头流云立刻上前为我解下了蜀锦大氅,边拍打着大氅上慢慢融化的雪珠子,边急切地说:“小姐快些到暖炉旁暖和暖和身子吧,这暖炉是早就命人燃着的。”“这么大雪,偏生小姐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