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全部的宠爱都得给我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甜仇 来源:晋江文学城

“嗯,你还是得掉下去。”姜禾的话像一道咒语,一开口,某根树枝毫无征兆应声而断,正竖起耳朵听得一脸认真的辛忱,掉了下去。虽不至于摔个狗啃泥,但他真是怒了,还没有人,能让他这么狼狈地从树上掉下来过。

树上的人,还不忘轻飘飘地吐出一句:“我姜禾可不是吃素的。”

树下的辛忱,一张脸乌云密布,正待发作,忽闻“姜禾”二字,疑惑顿生。

先前以为这少年只是年城哪家的公子哥。姓姜,姜迟的儿子?不可能。自己当时在场,二十年前,那孩子一出生就夭折。看着树上的少年,辛忱忽然明白过来,他大概就是如今的年城少主,也不知姜迟从哪弄来的倒霉孩子,要替别人背负起沉重的命运。

想到这,心头莫名有些软。

转瞬,心底又一哼:笑话,心软什么的,会跟他辛忱有关系?!而实际上,本欲教训树上少年的动作改为转身就走。

对方明显动怒,已经做好迎战准备的姜禾,扑了空,就连乘人不备偷偷摸摸弄断树枝的一小只,也是忽地一下望向姜禾,小眼神一闪一闪的,水灵灵的充满了疑惑,仿佛在问姜禾:他就这样,走了?不计较?

辛忱无意再找别的树歇息,直接走进了往来客栈。

夜色深沉,大堂内通明的灯火,陪着那些精神抖擞的各路好汉。人声鼎沸也没能淹没几道类似的感叹声,“来得晚了,没有房间,有个座位也是好的。”

“哪怕没座位,就是在外面露宿一晚,也不能错过明天的说书。”

热热闹闹,一个比一个执着。而其中一个靠窗的桌子,显得相对安静。“感觉无趣了?”索西征好笑地问着坐在旁边百无聊赖的秦悠。

是自己不睡觉,吵着要下来,这会被大师兄取笑,秦悠嘟了嘟嘴,“以前没见过嘛,以为会很热闹。”

“这”,眼神环视大堂一圈,揶揄道,“难道不热闹?”

“大师兄,你欺负我。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一群人,没头没脑的叽叽喳喳,的确热闹,但有什么意思?没有劲爆的消息,没有想见的人。

“好了,上楼休息吧,明天才是重头戏。”

秦悠吸了吸鼻子,一副很扫兴的样子:“好吧。”忽然又问,“大师兄,逍遥门也是为了说书人来年城的吗?”

“不确定,逍遥门行事一向随性。不过,明天定会有他们的人。”

秦悠听到这里,放下心来,扬起一个笑,“我困了,先去休息。”

一转身,就看到了门口的辛忱。困意说散就散,只见她快速走向前去,声音欢快如林间黄鹂鸟,“辛公子,我们又见面了,你是刚到吗?”

辛忱看了秦悠一眼,没有搭话。直到索西征走了过来,“辛公子,好巧。”

“原来是索少侠,幸会。”交过手,他还是有印象的。

“这位是我小师妹,秦悠。”

“哦,踩人的那个姑娘。”想起来了,原来是有一面之缘的。

秦悠本来还在为辛忱没认出自己感到失落,一听这话,顿时尴尬得有些脸红,急忙解释:“我不是故意……”

出口的话还未成句,却被一道欣喜的声音打断。

“辛公子,小师妹,西征兄,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刚被钟情训了一顿,准备出来透气的钟怀远,看见熟人,高兴得三步并作两步下楼而来。

又是这个登徒子!打断了她的解释,秦悠很生气,“谁是你小师妹!”

“小师妹,你别生气,昨天的事我可以道歉的……”

辛忱并不理会这二人的官司,只是朝索西征淡淡地道:“在下先行一步。”径直往楼上走去。

“客官,回来啦,您要的房间还留着呢。”不知道打哪儿出来的店小二,满脸殷勤。

辛忱难得“嗯”了声,心想这小二出现的倒是及时。

刚拐上三楼,迎面走来一群人,占了整条过道,一副生人勿进的架势。为首的正是抢了姜禾房间的黑衣姑娘。远远地瞧见辛忱过来,她停了脚步,让出道来,神情怔怔,嘴角一动,似乎想开口,终究什么也没说,目送辛忱进了房间,吱呀一声关上了门。

“穹护法,护法,我们……”

“我们走,按计划行动。”冰冷而坚定的语气,一瞬间,那个杀伐果决,冷面冷心护法又回来了。

不安的夜,不眠的人。各路人马似乎都闻到了不寻常的气息,手中的算盘珠子拨得噼啪响。

此时的城主府,年年完全没有心思计较,白天年月比武时为何发呆,以及姜禾此时在做什么。屋子里,她一脸凝重,“年月,我有不好的预感,傍晚的时候,我发现望天阁有异像,似乎是要塌。”

“这不可能,城主和祭司还在里面闭关呢,怎么可能塌?”望天阁几乎是城主府禁地,绝不会倒。

“嘿,你别这么呆好不好,我只是说似乎要塌,那只是一种感觉,具体是塌还是怎么着,说不上来,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别担心,我们能守住年城,就算城主、祭司还在闭关,不是还有少主吗?”当年祭司的预言,他记着呢,少主在,年城不会亡。

“姜禾呀,我倒宁愿她做个普通人,平安顺遂。”

“别说这些傻话,能被祭司选中,也是命运。无论是她,还是我们都别无选择。”

年年看着年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姜禾太不容易了,有一天她发现了真相,会怎么样,真是想都不敢想。

此时,藏着真相的望天阁内,气氛也很凝重。

祭司无咎躺靠在椅子上,嘴角还有一丝未干的血迹,将近千年容颜不变的人,在短短二十年之间,落得满头白发。刚才那一卦,耗尽了他大半生修为,心中已有不好的预感,果然,答案一如二十年前:接天链不断,天下将倾。

城主姜迟终是叹口气,“你我闭关,苦苦维系这么多年,企图逆天改命,却终究徒劳。罢了,我认。”

真是成也接天链,败也接天链,当你不得不斩断曾经守护的东西,而且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时,当然要挣扎,只是二十年过去,纵他姜迟是盖世英雄,也不得不认命。

“如今,各大门派齐聚年城,是个不错的机会。你当真决定要那么做?”

有一瞬间,姜迟脸上闪过迟疑,但想到沈年,他一咬牙,“决定了。”

“不后悔?”

“绝不后悔。”

无论你敢不敢想,会不会后悔,天都会亮,一如真相总是要来。

往来客栈里,说书先生手中的抚尺再次砸上了桌面,铿锵有力,如千军万马,“上回说到,沈年有孕,祭司预言再出,平静生活说断就断。二十年前,少城主出生前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想不想知道?”

说书人明摆着吊胃口,台下还是清一色的附和声,“想。”

姜禾坐在年掌柜旁边,看似在剥莲蓬,实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知这位说书先生能讲出个什么花来,当年的事,她虽不知全貌,但也是有所耳闻的。

“少主注定不凡,出生前,年城接连下了三个月的雨,出生当日,更有全城百姓,不惧风雨,为他祈福。几乎是他一降临,大雨骤停。这些,在座的诸位当有所耳闻。”

何止耳闻,对于那连绵的大雨,有些人是记忆深刻的。比如又在某颗树上偷听的辛忱,当年他路过年城,自视武功甚高,轻功卓绝,也没能躲过那场一刻也不间歇的大雨,湿了身,恰巧停在一颗大树上,见证了城主夫妇的决裂。

“沈家庄是年城一等一的大家族,也是握着年城秘密的家族,祭司无咎正是出自于此。千年前的那场大战奠定了无咎崇高的地位,毫不夸张地说,无咎一句话,能断人生死,乱天下局势。姜迟为何常年闭关?沈年又去了哪里?这一切的起源,归根于祭司对少主的预言。”

姜禾听到这里,似笑非笑,转头道:“年掌柜,我怎么不知道年城还有个这么厉害的沈家庄?”

年掌柜早在听到沈家庄的时候心里就一突,后面的秘密一词更是让他有些慌,对方到底掌握了多少?

此时面对姜禾的疑问,也只得含糊地道:“我哪知道什么沈家庄啊,如今整个年城就没有一家姓沈的。”这话,半真半假。

“你都活几百年了,别骗我。我虽然出生得晚,但是……”

“禾公子,你吩咐的莲心无边,小的准备好了,你看……”插话的正是那机灵的店小二。

姜禾瞥一眼店小二,又看一眼年掌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两人倒是默契得很,也罢,“那还等什么,给这些远道而来的英雄们每人送去一碗,提提神。”

见说书人停下,客栈里,早有急不可耐地催促声,“祭司的预言是什么,你倒是赶紧说呀。”

说书人充耳不闻,不慌不忙,抿了抿杯中茶,似乎格外享受这种被人注视,催促的滋味。

延伸阅读

汽车喷漆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du7h.shtml
汽车喷漆加盟描述在当今中国,车祸的概率可谓是每日剧增。除了大型的车祸外,小擦小碰总是

馋鱼香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yrdf.shtml
安阳市渔香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占地面积近万平方米,员工余人,其中具有

菩提慧宾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yl0v.shtml
菩提慧宾中医养生拥有强大的中医科研力量,菩提慧宾不但有中医养生研究院、中医门诊、中医

面包工坊烘焙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bddy.shtml
面包工坊烘焙致力于烘焙美食的推广及发展,深耕细作,昆明兰博面包工坊食品有限公司拥有了

邦德富士达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xc6q.shtml
邦德富士达自行车经销批发的自行车、电动自行车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老邻居超市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osm.shtml
老邻居连锁超市,创建于1999年,老邻居超市以标准超市、便利店、农贸市场等多元业态联

在一起护肤品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ylo0.shtml
在一起护肤品成立于2010年4月,拥有江苏省各城市非常好的大型美容院的人脉及口碑,擅

米多辣妈麻辣烫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wbj.shtml
麻辣烫自火遍大江南北之后,就一直霸占着夜宵、小吃界的“宝座”,一度从各式特色餐饮美食

中豪酒店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ufj7.shtml
中豪酒店加盟山东中豪大酒店有限公司坐落于济南名胜聚集、古迹众多的护城河河畔,是一家集

雅鲜花礼品网加盟  http://www.undercommand.com/gd0h.shtml
本公司自1999年开业以来,采用实体店与网上店并存的经营模式,可各省市配送。我们的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秦时开始改变万界在线阅读第8章

    我继续飘荡在空间通道,记忆让我明白,我的一世不如一世,灵觉和灵力都越来越弱,其中几世轮回偶尔强大起来一些,也被天帝快速的消灭但是我的身边始终有一个女子陪伴我她就是玄女,也可以说是陈米。不知不觉我看到一个亮光我向着亮光飘去。前面就是第七世界了吗?哇!哇!哇!哇!我次奥当我在次睁开眼睛,我发现我在一个妇

  • (镇魂同人)莫名其妙来到这里怎么破在线阅读第4章

    贾赦的话,将贾母吓得心惊胆战的,遑论贾王氏还是贾珠和贾元春的嫡亲母亲;贾王氏更是吓得肝胆俱裂。贾母叹了一口气道:“房里没有外人,你先起来吧。老大,他……他是失心疯了。你放心,他不敢的,他只是听说要搬出荣禧堂,一时心中不忿,说说罢了。他已经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珠儿和元儿有个好歹,反倒落人口实。他定然不敢

  • 铠甲之吾为幽冥魔之第二章(2)

    我硬是挤出几滴眼泪,难过地说:“那至少他不会像你一样,明知道我喜欢你却无动于衷。”吸下鼻子“自从崔雪莉转来,你就每天下午放学跟她去图书馆看书,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凭什么怎么说车银优。”说完,撒腿跑远,丢下鹿晗一人在风中凌乱。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车银优送的情书、玫瑰、巧克力之类的告白信物他就很

  • 画风清奇原配版在线阅读第9节

    其次,令陈玉琪无比疑惑的是。昨晚她们之中,真的有人去帮江成洗臭袜子了?这怎么可能啊!在玉琪看来,她们这几位美女中,不是高冷就是傲慢,所以打死她都不会相信,有人跑去帮一个无奈的村民屌丝洗臭袜子。半个小时,陈玉琪回到了现场。只是这个时候她脸红无比,因为她知道,现在观众和粉丝们都知道,她今天来了大姨妈。粉

  • 建国后我生了个蛋第六章

    经过星月的夸张拉票大宣传,我的名字和照片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啦!规则很简单,民主式的,由学生们投票决定,预赛,初赛,都是。只是决赛那天,需要才艺表演,然后再次通过同学们的投票,做最后的决定。每个班选出一个代表,然后通过删选,最后进入决赛的只有六位女生。通过才艺表演,重新拉票。票高者,就是本年的校花啦!

  • 求嫁在线阅读第7节

    慕容紫英因为柳世封的话根本睡不着啊。自从出了书房,他脑子里就不断回想柳世封的话。书房。“慕容公子,当初你送萤儿来,到现在也有七个月了。”柳世封想起当初柳梦璃初来的时候,心下更加酸楚了。“如今梦璃已经长大,拜入琼华,她心思剔透,不需要我和夫人操心,只是萤儿……”柳世封欲言又止……慕容紫英淡淡开口,“柳

  • 千灵之心之鬼刀

    第二天,王九没能请吴邪去楼外楼吃饭。因为他家里出了事,王九的奶奶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了。老人家年纪不小,这一摔可就危险了。齐女士在电话那边哽咽着,让王九这个孙子赶快回去。这下王九给吴邪发了条短信解释清楚,然后坐了最早的车赶去隔壁市的大医院。等到吴邪再见到王九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王九的精神状态还不错,

  • 狐妖:我妻涂山红红之第八章(8)

    “愿意,我愿意!”得到吴文玉肯定的回答谢怀瑾笑了笑将她揽到怀里。他不是没谈过恋爱,不过从没有任何一任女友能像吴文玉给他的感觉一样。他从前那些女朋友跟着他时间最长的也就一个月,或许真的像系统说的,他还找到合适他的那个人。……孩子之间的变化是瞒不过父母的。往常吴文玉都会一大早就去厨房,从厨房出来会直接去

  • [EXO]回到过去在线阅读催眠!

    银针是普通人家里都有的一种针,而陌天手里的可不同,它有个很霸气的名字:“七银神针”只不过陌天甚少用到银针。据老头子讲,这七银神针是他从一位绝世高手的古墓里寻得,一直珍藏着,直到陌天十一岁将老头子的医术学尽,学精,才依依不舍的将其传授给陌天。要说针法,陌天也不是全会,其中的催眠针法就是其一!是的,当陌

  • 天破传奇第七章在线阅读

    等红绿灯的时候,出租车师傅跟车上乘客攀谈。他趁着间隙的时候咬了几口面包,口中含糊,“姑娘,看你刚从医院出来,身体不舒服还赶着去上课啊?”略显瘦弱的女孩微微侧头,似才回神。师傅这才看清她的脸。一张毫无攻击性的长相,苍白没什么血色,眼珠却特别黑。很单纯的一副眉眼。看着她目光停留在面包上,也不吭声,师傅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