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这个夫君有点老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甜辣沛公 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经完成了吗?”

“哈哈哈,当然!看吧,腰刀鸣狐,会是我最骄傲的一振作品。”

……

黑暗中仿佛隐隐约约传来两个男子的对话,齐研本能地分辨对话内容却无能为力。他能感到他蜷成一团,想要睁开眼睛但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保持静止。

意识渐渐散落……

……

所以说,他不是死了吗?

齐研有些茫然地打量四周,空旷的和室里只有一张小桌和桌上架在刀架之上的一振刀剑,身后精致的雕花檀木屏风在他这样的外行人看来也知道价值不凡。矮桌上的两个青瓷茶杯兀自冒着热气,表明有人刚离去不久。

微掩的纸门可窥见屋外春樱开得烂漫,就着天光,齐研低下头仔细打量自己身上的黑色古装,银线勾勒出精致的暗纹,布料柔软,但很明显不是华国的汉服样式,反而更像是他在漫展上看过的狩衣。

伸手摸了摸挡去了他半边脸面罩一般的甲胄,齐研依旧面无表情,然而心里满屏刷满了“卧槽”二字。

这是哪里?我是谁?我记得我被油豆腐噎着了来着?谁恶作剧吗?不,我好像穿越了?穿的好像还是和国?

正当齐研艰难运行着负荷过重的大脑时,外面传来衣料索索悉悉的声音,他本能地一闪身,躲入了屏风之后。

“吱呀”一声微弱的声音从窗棂传来,齐研紧张地放缓了呼吸,生怕被发现。他的右手不自觉地搭在了腰侧的打刀上,准备必要时直接用刀鞘抽晕那个不知身份的人。

毕竟,他也算是私自闯入他人家中,凭他刚刚看到的摆设来看,这户人家可不是什么寒门穷户。

不知何时,轻缓的步声消失不见,和室里安静得好像只有齐研一个人,但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告诉他,那个不速之客依然在这屋子里。甚至那人的目光好像透过了屏风直直地扎入他的后背。

齐研搭在刀镡上的右手越发用力,他小心地从屏风的边缘向外瞟去。桌旁一个发型古怪的俊美男子正端着茶杯笑吟吟地看向屏风,那振原本架在刀架上的刀被拿下来,放在男子面前的桌面上。

目光与男子对视的一瞬,齐研的后背瞬间冒起了冷汗。

那个人,很危险。

“哦呀,那边屏风里藏着的小家伙,不出来看看吗?”男子轻笑出声,眼角的刺青显得他的笑容充满着邪气,简而言之,长得就不像个好人。

既然被发现了,那藏在这里也没用。

齐研心下哀叹,只得从藏身的屏风后走出来,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像是主人的人会怎么对他。脑中疯狂运转想着应对措施,齐研的脸上却仍是一片波澜不惊,他安静地缓步走到男子的对面,跪坐下来。

奴良滑瓢,滑头鬼,现任职务不良团体(划掉)妖怪组织奴良组的头头。今天遭遇了妖生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黑点——跑错了房间。

emm……讲道理,现在他明明该在厨房?诶呀感觉没脸再做滑头鬼了呢:)(手动再见)

奴良滑瓢抿了抿杯中的茶,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刚诞生不久的付丧神,看他面上没有一丝对自己的害怕心中暗自点头。

不错了,在他没有刻意收回自身的“畏”的情况下还能毫不惧怕,这个幼崽倒是个好苗子。

“让我猜猜,听闻粟田口刀派的刀匠国吉新作了一振刀剑,似乎是叫鸣狐?就是你吧。”

喵喵喵???他说啥???

刀剑?!鸣狐???

齐研一愣,视线不由得移向桌上的黑鞘打刀,源自灵魂深处的玄之又玄的感觉牵扯着这振刀和他,他腰上的刀也和眼前的这振刀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他这是穿成了一振刀?不,准确的说,是穿成了一个刀子精?等等……鸣狐这名字听起来略耳熟啊……

齐研眼中少见地带了一丝惊恐,他勉强收敛了情绪,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刚刚一语道破他身份的神秘男子。

奴良滑瓢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看起来很是成熟冷静的少年剧烈波动的眼神,只当是他惊讶于自己能猜出他身份。

“嘛,不要那么惊讶,这屋里就这一振刀剑,你作为刚刚诞生的幼崽又不能离本体太远,很容易就能猜到你的本体吧?”

不,大兄弟,你误会了,我只是有点不能接受现实,不是好奇你怎么猜身份的。

话说,我该怎么回答来着?日语吧这是?卧槽为什么我听得懂但是说不出来?

说好的穿越者无师自通语言呢?骗子!这语言插件我给差评!

鸣狐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只能轻轻的“嗯”一声表示自己有在听对方说话。

奴良滑瓢还想说什么,这时门口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他迅速放下手中的茶杯,跳上窗口,准备翻窗而出。

“喂,小家伙,你主人好像回来了,我先走一步咯~”

愣了一会儿,鸣狐才明白,原来那个男子才是真正的不速之客,并非这房子的主人。

“唰啦——”半掩的纸门突然被拉开,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地冲进来,那人试图完全没有在意正端端正正跪坐在一旁鸣狐,直直得冲向了刀架,在看清桌上的打刀之后才长舒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把刀放回刀架。

一旁正努力缩小自己存在感、眼观鼻鼻观心鸣狐忍不住浑身一僵,这种被公主抱的感觉是个什么鬼?

“还好……没想到现在的贼人已经胆子大到敢在白日行窃了,还好,还好鸣狐没事。”男子唤来侍从,将桌上已经只剩余温的茶壶茶杯全数撤走,然后再次匆忙地出门。

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时,男子和侍从们没有一个看向鸣狐。鸣狐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些人似乎根本看不到他?

所以刚刚那个脑袋比面条都还长(划掉)的古怪男人果然不是个普通人……甚至于,不是一个人。

周围一片寂静,鸣狐保持着端坐的姿势,两眼放空。所以说,他现在穿越成了一振刀。

鸣狐,他作为一个老审怎么会对这振刀剑感到陌生?镰仓时代中期的粟田口派的刀匠,左兵卫尉藤原国吉作,这把刀因为在差表里刻了名字,所以是一把比较独特的腰刀。

真是……看来是被噎死了然后才穿越的吧?虽然自己在现代没有父母,但是那几个朋友会很伤心吧?

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鸣狐依然保持着跪坐的姿势没动。只是看着侍从打扮的人把他的本体从刀架上小心地取下来,放入一个垫着绸缎的黑色长锦盒里,然后走回去。

没过多久,鸣狐感到视线一黑,便失去了知觉。似乎没过多久,鸣狐渐渐清醒起来。四周一片黑暗,他好像正躺在一个狭窄的榻榻米上,甚至连翻个身都做不到。

耳旁传来清晰的谈话声。

“这便是国吉此次的作品了,祂名曰鸣狐,国吉希望鸣狐能作为对秋元家的谢礼。”这声音是刚刚那个在和室里让他有种亲近之感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这份礼物可是十分珍贵了,信受之有愧。”另一个儒雅的声音说道。只是这让人如沐春风般的语气就能判断此人必是一位家教甚好的贵公子。

不过……他们这是在商量着送走他?

延伸阅读

炯明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n0tt.shtml
炯明五金配件总部是面板灯、筒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中

快乐作文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bgqr.shtml
快乐作文有着悠久的发展史:1994年《快乐作文》杂志创刊,原称《中国小学生作文》;1

金凯科钛滤芯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a1v1.shtml
宝鸡市金凯科工贸有限公司位于享誉中国钛谷的宝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东区马营镇,创建于19

安乃安女装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b7qa.shtml
来自韩国的时尚品牌on&on,韩国服可利行销企划(上海)有限公司1992年8由韩国服

艾亚欧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uwsr.shtml
北京南默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坐落在北京开发区东区,是一家以自主研发、制作为

车永俊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ezw.shtml
车永俊汽车美容韩式划痕修复技术只需38分钟就可完成,工作效率由之前的几天喷一辆,变成

聚恒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a2bd.shtml
聚恒石榴石饰品主要经营经各类天然水晶饰品、雕刻挂件、天然吊坠、项链、手链、时尚毛衣链

紫颜萱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y83v.shtml
紫颜萱床上用品总部主营的是床上用品、家纺、四件套、婚庆多件套、被子、枕芯、蚊帐、床垫

御美妍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g38z.shtml
(郑州御美妍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电子商务外包服务的企业...内容简介:淘宝

明镜右脑教育加盟  http://www.linksvomfischladen.com/s7oh.shtml
国内右脑照相记忆研究权威----明镜右脑教育明镜右脑教育---国内右脑照相记忆研究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湾湾的溪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是用一种很放松的语气拒绝他的,就好像是和自己的朋友在交流“今天吃饭了吗”、“吃了”这样无关紧要的话题,然而背地里我却崩紧了肌肉,异能力也暗中发动。我在警戒着,因为这个比我大不了几岁少年可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这么年轻、却又这么不可思议的身份!太宰治给枪上了膛,即便我用罗生门使其方向偏转,可零星的

  • [综]饲养夜兔的正确方式复仇者

    第八回复仇者转过天来,天光放亮。“冰冰,起床了,咱们该回去了!”由于昨晚大战过于激烈,沈冰冰早已人困马乏,尽早说什么也不想起床。“明天还得上学呢,再不起就回不去了!”我继续叫着沈冰冰。“哎呀,人家昨晚被你弄得那么累,今天要多睡一会嘛!再说,现在才上午,咱们可以坐下午的车回去啊!”沈冰冰懒懒的说道。“

  • [全职高手]奋斗吧,陶老板!第9章在线阅读

    凌风和凌霜并不是亲兄妹。霜儿是父母在一个雪夜捡回来的,即使如此,父母一直待她视如己出。凌风和霜儿的关系也一直很好。霜儿一直很懂事,如果不是真的碰到了什么事情,是根本不会来打扰他这个哥哥的。正因为如此,霜儿这次打电话过来,才让他觉得事情有多么的紧急。凌风如何还敢怠慢?在车库里面开了车,就朝着出城的高速

  • 重生之财运逼人重生

    痛,深入骨髓,抽离灵魂,满腔的血腥伴着腐臭粘液侵蚀着全身,周围稀疏的月光伴着那双惨白的枯手不断在体内搅动,而迎对着任然是紧紧相握的双拳以及那双狠绝的黑眸,最终轰然而爆,生机全灭,天地昏暗,伴着数不尽的怒吼最终归于平淡。北辰静躺于洁白的床上,额头若隐若现闪动一枚黑红色的圆珠,眼中浓浓的惊愕始终不尽。“

  • 太穹之转圜

    黄包车停在了面前,车夫擦着汗:“太太小姐,去哪里?”“申江饭店。”胡盈盈要上车,胡曼曼却还在边上磨蹭,她压着火,耐着性子询问:“我的好妹妹,你这又是怎么了?”“大姐,杨先生是金融大亨,我想去找两本金融的书,或许……能帮上忙。”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胡曼曼镇定下来。这番说辞令胡盈盈舒坦多了,到底是读过书

  • 大唐之吾为琅琊阁主第四章在线阅读

    涩泽先生。涩泽先生。涩泽龙彦听到有个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但他实在不想把自己的视线从手上的《博物志》移开,虽然人生无聊至极,但他也不想把无聊的人生浪费到更无聊的事情上。“涩泽龙彦先生,”尤里加玩味地喊出他的全名,那一串音节在她口中滚动,她就像是玩弄玩具般念出他的名字。涩泽看到对方黑色长发的尾端落在书页上

  • 海贼之我为卡塔库栗在线阅读第七章

    “恭迎庄主!”一群黑衣人整齐地站在山路两侧,对着叶枫瑾拱手行礼,场面相当气派。白尘:……好流弊的样子,呱唧呱唧。“嗯。”叶枫瑾轻描淡写地点点头,将走神的白尘拉过来,介绍给了一众手下。白尘注意到,站在人群最前方的一人,眼睛上缠着黑色的布带,想来就是叶枫瑾口中患了眼疾的手下了。男子长身鹤立,面容清俊冷漠

  • 向往直播:开局成了一条二哈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魔尊重楼出来背锅了当然,墨子白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要不然他的人设就坏了,以后他还怎么在蜀山混。“快带我去见师傅!”墨子白虚弱道,如果再和这群没见识的人待在一起,估计他就凉了。“是!”两个守山弟子直接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个担架抬起墨子白就就往掌门所在大殿跑去。两个守山弟子的修为并不是太高,再加上有

  • 无限误差(无限恐怖同人)皇家铁血卫

    看着两名执法人员狼狈的逃走后,王庆开始和众人闲聊起来。他了解到,死亡后来到这里,随时都可以踏上阳关道,回去复生的。那两名执法人员只是没来得及踏上阳关道就被拦住了而已。与阳关道相对的还有一条路,叫黄泉路,通向地域。阳关道朝上,黄泉路朝下。其中有几个人因为罪大恶极回到人间也是要被抓捕坐牢或者反抗被杀死,

  • 遮天之月桂树在线阅读第四节

    穆恒志明白穆雅的意思,他疑惑的是,穆雅为什么要这么说,更确切的说是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她恢复记忆了?不可能!穆恒志一下否决,若是恢复记忆,对南宫锦绣,她绝对没有好脸色!若没恢复记忆,她这要原谅南宫锦绣的意思,莫非是已经知道了她不是她的亲生母亲,甚至是伤害她母亲的人?况且南宫锦绣一直对她嘘寒问暖,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