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网游末日之超级大领主之邪恶力量(上)

作者:领主大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唐佳珍养了一只德牧叫来福。来福生性好斗,在它面前抖抖腿都会引起它疯狂攻击。好在来福只有三个多月大,并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唐婧姝的到来让来福受到了空前的威胁,这个跟自己抢地盘的生物竟然可以直立行走。

来福满四个月的时候唐佳珍走了,她老公在美国出了车祸危在旦夕。唐佳珍的突然离去让陈近阳十分尴尬,偌大的别墅里只剩下他和唐婧姝两个人。他向师长报告情况,并请求师长换其他的人来,孤男寡女实在不方便。师长淡淡地回了一句,换其他人就方便了么?

唐婧姝只是精神不怎么正常,其他都还好。有时候陈近阳看她忙前忙后的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她知道怎么洗衣服,知道如何收拾房间,但只要开口说话就能将人噎得半死。她把陈近阳当成了自己的恋人,只要一有空就缠着陈近阳给她讲故事听。她喜欢挽着陈近阳的胳膊,喜欢将头靠在对方的肩膀上。陈近阳开始同情她,她失去了最亲的人,以后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她只能一个人去面对。最大的孤独不是无人问候,而是无人倾诉。

陈近阳储备了几箱方便面,这些日子他与唐婧姝一直吃这个。起初还好,口味更迭,吃法花样,但是时间一长唐婧姝就死活不吃了,每次都得陈近阳哄着她才肯吃上几口,她瞪着眼与方便面结下了不世之仇。于是她采取了行动,偷偷地将方便面全部捏碎倒进了狗粮袋里。做完这一切后她还挑衅陈近阳:

“豆丁,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是个穷光蛋了。”

陈近阳惊叹:“你真有手段!”

“豆丁,我们晚上吃什么?”

唐婧姝像个孩子一样开怀大笑。

“晚上我带你到后院喝西北风。”

“西北风是什么?”

她并不知道这个名词是什么意思。

“是世界上最好喝的东西。”

“能喝饱么?”

“管够。”

“豆丁,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这都是应该的。”

陈近阳恨恨地说。

“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谁说要娶你了?”

“你忘啦,我们拉过勾的!”

唐婧姝无邪的笑。

陈近阳带唐婧姝到外面吃了一顿火锅,这些天来他们深受方便面毒害,脸都吃成了蜡黄色。唐婧姝虽然疯疯癫癫,但爱美的天性却丝毫未减。她在镜子前一套一套的试着姑姑的衣服,但没一件满意的。最后,她又穿上那套汉服,梳起头发,插上簪子。

陈近阳觉得簪子很奇怪,像是一支铅笔。

火锅的美味让唐婧姝幸福得心花怒放,她拉着陈近阳一跳一跳的唱着歌:

“悲欢起落人静默,等一等,这些伤,会自由……”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唐婧姝的奇怪服饰与天籁之音引来许多路人围观,且人越围越多。人们纷纷拍照录像,并不停地称赞:简直是天女下凡。唐婧姝并不胆怯,摆着各种姿势配合,还不忘向众人炫耀对她关怀备至的陈近阳:

“他,给了我世界上最好喝的西北风。”

陈近阳恨不得将她塞进手提袋中打包带走。

晚上,唐婧姝气喘吁吁地靠在沙发上,她再一次击败了来福。陈近阳站在窗边观察着马路上的小贩。天凉了,小贩们仍旧在。

“我漂亮吗?”

唐婧姝手指绕着头发,凝望天花板。

“漂亮。”

陈近阳心不在焉。

“你说谎!”

唐婧姝不高兴了。

“没有,是实话。”

“你都没看我怎么知道我漂亮。”

陈近阳转身作出仔细端详的样子。

“真的漂亮,只是头发盘得不好看。”

“那这样呢?”

唐婧姝将簪子拔出,散开头发。

“嗯,这样更漂亮。”

“真的么?”

“你不信的话去照照镜子。”

唐婧姝将簪子丢到茶几上,兴致勃勃地跑上了楼,不到一分钟,楼上传来呐喊:

“豆丁,你真有眼光。”

陈近阳已习惯被她叫做豆丁了,也懒得问她豆丁是谁。左不过是她心仪的男子或未婚夫一类的。不知这个豆丁知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知道后还会不会履行之前的承诺。但转念想,也许豆丁并不存在,怕是她幻想出来的人。陈近阳拿起那枚簪子,研究半天,确定这就是一根铅笔,只不过比普通的细了许多,铅笔一头已经被削出了尖,不知唐婧姝从哪捡来的。想着准备放下,来福却警惕的狂吠。陈近阳心生奇怪,“你想要这铅笔玩么?”

来福被陈近阳递铅笔的动作吓得魂飞魄散,它哀嚎着跑开。陈近阳更纳闷,想必它在唐婧姝那受了不少委屈。想着,随手用铅笔在台历上写了“委屈”二字,但却未能写出。笔芯似乎被一层透明物裹住了。他反而来了兴致,撸起裤管抽出***来削铅笔,接下一幕他却惊得呆住了。

铅笔坚硬无比,刀竟被它卷了刃。这可是***,切钢丝都不在话下。陈近阳不敢相信,于是,一手竖握铅笔,一手横握***,挥刀一砍,“咯嘣”一声,***竟然断了。陈近阳无比震惊,心中暗想:这铅笔不会是上古神兵吧?

陈近阳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铅笔,笔身上有字母和编号,与常见的铅笔差不多少,绝不会是什么上古神兵,但为什么这般坚硬呢?这个笔尖又是如何削出的?思索中,习惯性的将铅笔在虎口处旋转了一圈。

室内的灯突然闪了一下。

陈近阳望了一眼吊灯,又将铅笔旋转一圈。灯便又闪了一下。他震惊不已,又快速旋转两圈,室内所有亮着的灯”嘭”得一声炸了!他心中发慌:这是巧合?为了验证心中疑问,他将厨房灯打开,深呼吸后快速地旋转了两圈铅笔,果不其然,这个灯又炸了。与此同时,来福发出前所未有的嚎叫声,仿佛被人扔进油锅一般。

“豆丁,豆丁——”

唐婧姝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陈近阳收起铅笔,飞快地跑上楼。他一脚踹开唐婧姝的房门,房间内一片漆黑,唐婧姝不知去向。他一手拔出腰间的手枪,一手按亮随身携带的微型手电筒,余光中突然发现墙角的镜子里正吊着一个人,等他照向镜子时,发现镜子中只有他自己。

“豆丁——”

声音从床上发出。陈近阳掀开被子,唐婧姝正蜷缩一团,浑身颤抖不停。陈近阳收起枪,好生安抚才得知唐婧姝照镜子时灯突然灭了,然后她在镜子中看到一个吊死的女人,女人双眼空洞,舌头伸出老长,眼眶里还流着血。陈近阳心中一颤,刚才并非眼花。

想必这支铅笔能释放出一种邪恶的力量,来福与唐婧姝均被吓得不轻。陈近阳问唐婧姝铅笔的来源,是不是在姑姑家发现的,她摇着头,眼泪夺眶而出,“姐姐——镜子里的人是姐姐!”

唐婧姝面色铁青,她抱住陈近阳,抽噎道:“抱着我,我害怕。”

陈近阳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这铅笔是怎么得到的?”

“姐姐送的。”

“姐姐又从哪得到的?”

“我不知道,我好害怕,今晚你陪我睡。”

“叮咚、叮咚……”

门铃声与敲门声同时从楼下传来。陈近阳下楼去开门,唐婧姝寸步不离得跟在他身后。

“谁呀?”唐婧姝挽着陈近阳的胳膊问道。

“你好,我是夏喻欢。”

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近阳拉开门,门前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他以为是来找唐佳珍的,于是便告诉她唐佳珍去了美国。女子却笑道:

“我是来找你们的。”

夏喻欢端坐在沙发上,来福也恢复了正常,开始对陌生人狂吠。陈近阳打开沙发后的落地灯,暖色调的灯光赶走了一半黑暗。夏喻欢给陈近阳看了证件后说道:

“应军方要求,我来与你一同保护唐婧姝小姐。”

陈近阳热泪盈眶,“同志,总算等到你了,你的到来让我看到了曙光!”说完心里不停地感谢师长。

“这本就是警方分内之事,只是牵扯到军方,一直不便插手。”

“军警一家亲,我代表组织,欢迎你的到来。”

夏喻欢用手机打开了一个网站,她将一段视频放给陈近阳,内容正是今天晚饭后唐婧姝载歌载舞的视频。

“这个视频在疯传,想必此刻凶手也已看到。”

陈近阳靠在沙发上,唐婧姝靠在他身上,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鸟为财死啊,我们没食物了,只好到外面去吃饭,惭愧……冒昧问一下,马路上的小贩可是你们的同志?”

“是我们安排的,眼下我们要防患于未然,一旦凶手查到唐婧姝小姐的所在,一定会前来追杀。”

“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做?”

“唐少卿是军方的人,很少在社会上走动,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也很有限,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绝不是入室抢劫的那种,唐少卿家里的现金和贵重物品都未丢失,但所有的房间却被翻个底朝天,他们可能在找什么东西。”

陈近阳沉默不语,莫非,凶手找得是这根铅笔?眼下该怎么办?将铅笔移交警方?还是移交军方?唐少卿在执行一项绝密的科研工作,这根铅笔是唐少卿科研对象还是科研成果?他脑袋里混乱不堪,仿佛轻轻戳一下就能爆炸。

“你不准跟我抢豆丁,他是我的,只能陪我。”

默默无言的唐婧姝对夏喻欢充满了敌意。她感觉陈近阳喜欢这个女人要比喜欢自己更多一些。因为他俩之间的聊天总和还不及他与这个女人的一半。

夏喻欢俯身摸了摸来福,确实是一只可爱的狗狗,“它是你的,我不跟你抢。”

陈近阳尴尬的笑了一下,“她说得是我。”

延伸阅读

维视爱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d4q0.shtml
加盟连锁经营帮您有效规避风险,走上成功捷径。加盟商既可以得到系统全面的管理培训和市场

浩西纳脚踏板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peb5.shtml
本公司主要经营发电机配件卡车重卡各种配件卡车各种少部件维修设备BenzVolvo车灯

新邦物流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6ndq.shtml
新邦物流创立于2003年6月18日,经过十年的发展,新邦物流旗下拥有10家全资子公司

斌利发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nxzv.shtml
斌利发五金配件是潮州市潮安区彩塘镇斌丽发不锈钢制品厂旗下产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为

玉兰家纺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snot.shtml
陕西玉兰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家居用品的企业,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

智乐优创新作文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hzg.shtml
智乐优创新作文是北京保罗万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教育品牌,是一家集教材研发、产品推

大同市聚人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gs7j.shtml
王鹏聚人人力资源:资格证书类初/中级会计师、经济师、普通话证、教师证、计算机一/二级

便利通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n6n9.shtml
便利通超市秉承“诚心勤勉双赢薄利”的经营理念凭借踏踏实实的工作作风以诚信的商业态度、

爱地球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g0i4.shtml

盘龙加盟  http://www.bambanews.com/xw6l.shtml
盘龙工艺陶瓷除了传统工艺品外,在酒具中开辟一代先河,率先将传统土陶酒具表面着色,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DC)好感度之故事开始于那一天(2)

    什么叫发现了啊!还真是你藏起来的啊!赵小桥心底一哽,张嘴就想问个明白,但是简汐实在是离她太近,她刚动了动唇,就差点蹭上简汐红润的唇。赵小桥今天涂的橘色口红,都差点粘上她的唇。这一下吓得赵小桥立马紧紧抿住了嘴角,不敢再造次。简汐也就一直维持这个姿势没有动,她侵略的姿态,和有危险意义的笑,让赵小桥紧张的

  • 漫威刺猿聊天群之幕微凉

    第五章幕微凉夜幕低沉,稍微恢复了一些精力,嬴嫤给自己用了个祛秽术,给自己净身之后从随身的储物袋中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默默地打坐调息了一阵,之前炼魂,虽然他神魂消耗大,但是因为神魂强大,所以还能够顶得住,反倒是他的法力毕竟才不过是纳气境界,经不起消耗,所以吃了不少的魂丹。虽然他自己炼制的魂丹都是没有任

  • 大神又掉马了(网配)之互掉马甲拉(5)

    苏瑾瑜虽说一句闲聊,但也的确将表字的事情放在了心上。作为一个回不去的现代人,得适应正常的老百姓生活,而不是江湖打打杀杀刀光剑影,那妥妥要从顺如流,得有姓有名有表字有别号。否则多对不起这光明正大马甲一个个的“风俗“啊。放了学去了一趟食楼,苏瑾瑜归家抱了抱对上暗号来开门的贺蓉,笑容真挚灿烂,扬起食盒:“

  • 弑神林帝在线阅读第三章

    宋青做了一个梦。很奇妙,他竟然可以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在梦里他好像分裂出了两个意识。一个只是站在原地,不带任何情绪,漠然的看着前面的一切。而另一个却是梦里的主人公,他长着和宋青一模一样的脸,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神情。那个“自己”,浑身浴血,手里拿着无法形容的奇怪武器,正在和一群怪物疯狂的厮杀。宋青

  • 小狼狗小奶狗[重生]之冤家路窄(5)

    谢泠兮回到房中一直在思索,确定那晚的人就是荣王,暗自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他发现什么端倪。不过堂堂王爷怎么会来相府?谢泠兮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既然睡不着,倒不如出去逛逛,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吧。两个丫鬟也知道阻止不了,甘脆由着她去。青烟就给自己的小姐易了容,换了套谢凌毅的衣服,手执一把折扇,瞬间一位翩翩佳公

  • 给我一个苹果之第四章(4)

    “顾凌言……”看着电脑显示自己搜索结果的页面,方瑶瑶有些愣怔。确切的说,应该是惊愕。在个人信息一栏中照片上相貌俊丽得男生无疑就是那天她在甜品站前偶遇的人,哪怕两者的眼神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如果说自己那天见到的顾凌言给人的感觉是如清风霁月般的柔和,那么照片上的少年的目光则是冷漠如冰霜,就是光看照片也

  • 戏游江湖:琉璃仙传在线阅读第十章

    安倍弥生感受到动静,揉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打了个哈欠。“怎么了清水……啊!是那只可恶的妖狐!”看清楚眼前的画面之后,安倍弥生顿时捶胸顿足,咬牙切齿起来。就是这只可恶的妖狐!害得他在人群中丢了好大的脸!池清清抓着她的脖子将小妖狐拎了起来,“她是来偷碧萝果的。”安倍弥生竖起眉毛,抬手就要打神印,“清水你

  • 甜蜜暴击:虎牙甜妻太磨人第4章在线阅读

    艾纪元761年。在打败比克大魔王之后,地球迎来了长久的和平,但是,这份和平,并没有持续太久。来自宇宙中赫赫有名的战斗民族,赛亚人的其中一员,拉蒂兹前往了地球,抢走了孙悟空的孩子孙悟饭,孙悟空和比克联手,一起出发冲向拉蒂兹所在之处“······来了······”那名赛亚人睁开了自己的右眼,金色的光芒透

  • 流过指尖的心动第二章在线阅读

    “2013年12月31日晴今天阿伟终于答应和我一起回家见老爸老妈了,以前每次一提到见我爸我妈,他就推说要加班开会,这次要不是我骗他说我爸要让我去相亲。我想这个大滑头还不愿意露脸呢!”写到这里,她忍不住,嫣然一笑,女子放下手中的笔,眼睛望向窗外,慢慢地伸了个懒腰!这时,窗外有一阵阵微风正轻轻地吹过,吹

  • 网游之神级帝国在线阅读第6节

    林鑫是第一次坐飞机,当然婏小兔和鲤小鱼也是第一次,婏小兔她们是自己能飞而林鑫就是单纯的穷。为了不尴尬林鑫还不说话的好,上了飞机以后就在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飞机就到了,然后又转车去,绕来绕去绕了好久:“你们不会不知道路吧?”林鑫看这形式便说道。“没办法了,迷路了,小六你来指路吧。”婏小兔无奈给鲤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