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红楼之姑苏林家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者:D大调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章

仰望高崖,四面尽是悬崖峭壁,绝无出路,就是轻功超绝的人也不一定能攀缘而上。白雾封谷,阵阵兰香随风飘溢,不远处,山桃花开得正艳,溪水清冽甜凉。

也许,在这儿住着,有如此美的风景相伴,闲来读读书、养养花、逗逗小猫,真的是一种很美好的生活。也难怪那位木姑娘发誓绝不出谷。连他都有些心动了。

段誉枕臂仰躺在碧绿的草地上,望着天空摇曳的白云,心里默默想道。

“段大哥!”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漫无目的的思绪。

“灵儿,你不是该在静室思过吗?怎么出来了?”段誉有些诧异地问道。

他也没想到能再见到她。自半个月前,在钟灵的坚持下,他来到木婉清家——也就是这处绝谷做客,木婉清便让他住在这山谷最偏僻处,并不许他乱跑。钟灵也被罚到静室抄书思过。当日钟灵只是发誓在段誉出谷后不再见他,木婉清却想这两人再见不了一面才好。

钟灵调皮地皱皱小鼻子,道:“我翻窗出来的。”又拉起段誉上上下下地打量,问道:“段大哥,你这些日子过得好么?”

“也没什么好坏的,”段誉摊摊手道,“每天有个丫鬟送饭,还有佛经儒典可读,饿不死也不无聊就是。”

“那些书你也读得下去啊?”钟灵看了看他身后那座木制小阁,面容讶异道,“邵家哥哥说了,那些书不是迂腐的老夫子写的,就是伪君子写的。他当初读时,可是把桌子拍得轰天响,大骂狗屁不通,要不是他没有焚书的习惯,只怕早烧尽你说的那些佛经儒典了。后来便一股脑全般到这里,直言终生不会再进这屋子。也不许我们来这儿清扫整理,说要任这书烂掉。”

“哦,难怪这书破破烂烂的,还蒙着厚厚的尘灰。”他还以为此间主人——那位文文秀秀的木姑娘是个糟蹋书的蠢人呢,原来另有其人。不过那位邵家哥哥倒有趣,连圣人经典都看不上,怕是个正邪难辨的狂士。便问:“你们书房里都是些什么书呀?”他实在好奇,那位邵家哥哥连儒家的微言大义都看不上,还会注重些什么。

“诗词歌赋、小说传奇、史书墨经、稗官野史……还有邵家哥哥写给我们看的一些话本故事。”钟灵扳着手指一一解说,又抬头看着段誉道,“木姊姊和阿紫在,我不好领你去,便给你带一本《诗经》解闷好了,老看那些书很无趣呢。”

段誉感到奇怪,便问道:“那位邵公子不是讨厌儒家经典,怎么还有《诗经》?”

“邵哥哥说《诗经》不是孔子写的,不算儒家的书。”钟灵答道,“他还给一些诗配上了些图画和白话故事,我很喜欢看。嗯,也不是一本儒家的书也没有。我上次就看到过一本《论语》。木姊姊说那是邵家哥哥自己注释的,和时下流行的不大一样。至于佛经,倒是没有。”

“那你邵哥哥在么?我想见见他。”段誉心想若这邵公子真是个山野奇人,倒不妨请他到大理去做官。也省得伯父天天的念叨大理国小民贫,近些年更是衰弱,实在是很需要人才。

钟灵摇摇头道:“邵哥哥已经好几年没回来了,我上次见到他还是四年前吧。那年木姊姊刚满十六岁,邵哥哥便把这山谷送给她作为笈笄贺礼。这山谷很美呢,除了无量剑派后山的那处哪儿都比不上。”

“这山谷本来是邵公子的?”段誉很是好奇,这么美得山谷还舍得送人?

“是呀,”钟灵点点头道,“我第一次见到邵哥哥和阿紫,便是在这里。那时木姊姊还未搬来呢。段大哥,邵哥哥很俊呢,比你还好看。”

“傻丫头,”段誉好气又好笑,伸手戏谑地点点钟灵挺翘的鼻尖,“男人是不能用好看来形容的。”

“可邵哥哥真的很好看呢。”钟灵不服气地低叫,撇过头去不理他,隔了一会儿却巴巴的凑到他面前,问:“段大哥,阿紫和木姊姊都说你是镇南王世子,叫我不要理你。你是吗?”

“我是。”段誉爽快地承认道,“我还想请邵公子为大理效力呢。灵儿,对不起呀,先前没告诉你。”

“我才要向你说对不起呢,”钟灵怏怏的道,“让你困在这个地方。”

“没关系,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在外流浪月余,段誉多少有些明白,江湖对于像他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言,是多么的危险。便叉开话题,“哎,灵儿,你说你邵哥哥会来我大理做官吗?”

“这不可能!”钟灵重重的摇摇头,道,“邵哥哥已经在宋朝做官了,好像还是大官。”

段誉道:“我大理会给他更高的官职。”这话倒也不错。对于人才,保定帝向来不吝高官厚禄。

钟灵却说:“那还是不可能。邵家人都很讨厌大理姓段的,而且,邵哥哥说过……”

“大哥说过,大理国朝政都被四大家族牢牢把持着,就是皇帝也不见得能做上主。”阿紫在钟灵背后愤愤地开口,雪白的面容面目扭曲,几乎可以说是在狂怒,“灵儿,你来找他我已是睁只眼闭只眼,没跟姐姐说。要拿书给他我也忍了,横竖只是拿来消遣的。可为什么还要和他再三的说起大哥?!你不晓得我们最讨厌和大理姓段的有牵扯吗?!幸而你什么都不知道,要不还不全和他说了!他不过和你相处几个时辰,值得你这般掏心掏肺?!你可知道他是——”说道这儿,她忽然止住话头,扯起钟灵就走,“你给我回静苑反省!不过个十天半个月决不许你出来!”

“呃——”两人虽然从小便打打闹闹,也有红脸的时候,但阿紫却从不曾对钟灵如此疾言厉色过,今日这一通火,可把钟灵吓懵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只愣愣的被阿紫拖着走。倒是段誉急急追着阿紫边跑边叫道,“阿紫姑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还有灵儿,你这么对她,她会痛的啊……”

“我就这么说话,你爱听不听!”阿紫回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恶声恶气的说道,“还有,灵儿是我妹妹,我教训她,关你甚事!灵儿,走!!”她扯着钟灵踏进西边那丛桃林。

“你!你!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被邵哥哥宠得不得了!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

钟灵猛然惊醒,又扭又打又吼着要脱离阿紫的钳制。

阿紫红着眼珠子瞪她,手中力道可一点儿没减,只咬着牙恨恨吼道:“凭我能自己收拾烂摊子!凭我是你的姐姐!”

“你!你只比我大一岁!算哪门子姐姐!再说了,”钟灵也大声叫喊着,“邵紫庭,我们可不是师姊妹,更不是血亲!”

“算哪门子姐姐我心里清楚,大哥心里清楚,姐姐心里清楚,只你不知道!现在,你给我滚回去!!”阿紫扯着钟灵,三步两步便消失在林子里。段誉挂念钟灵,赶忙追进去,却被一名翠衫小婢一脚踢出。那小婢看上去比钟灵大一两岁,模样甚是清秀,她屈身半蹲,恭谨地行了一礼,不卑不亢道:“婢子玲珑,敬呈公子,此名桃花迷踪林,又曰十命绝杀阵,擅闯此阵者,必迷其踪,纵命以十计,亦逃不过这绝境杀场!望公子慎之戒之!”

“这么说,你们姑娘限制我的行踪,倒是为我好了!”段誉听她话里话外尽透着警告他不要乱跑的意思,便觉得连这个小小婢女也不甚看重他,心道直拿他当贼防了;再想起木婉清这十来日来的不闻不问,和方才阿紫的高声奚落,便越发地气愤,话也说得阴阳怪气、尽是刺。他好歹是一国世子,到哪儿都被人捧着供着,何曾受过这等冷遇?

“不错!”玲珑却正色答道。她们姑娘虽然人冷了些,却不至于拿人命当蝼蚁。不许他到处瞎逛,除了灵姑娘的缘故,也是为他好。

段誉冷笑,“如果我偏要进去呢?”

“那公子便自备棺材吧,敝谷绝不阻拦!”玲珑自是掷地有声。

“如此,便是我不听忠言,死了也是活该,与你们毫无干系,对不对?”段誉气极,反愤愤的笑出声来。

“那是自然!”

“既如此,便不必等我家里人来了,现在就送我走吧!”段誉一甩袖,气愤愤的说。这里的人,除了钟灵,都这般厌恶他,他还留下来做什么!至于那位邵公子,他是邵家的人,想也讨厌他这位大理段公子了;况能教出阿紫那样的妹子,想也不会是什么大才!

☆☆☆☆☆☆☆☆☆☆☆☆ ☆☆☆☆☆☆☆☆☆☆☆☆ ☆☆☆☆☆☆☆☆☆

阳春三月,江南自是“花红柳绿草长莺飞”,风光正好,而大理云南虽没有那分丝丝细雨里浸染透的碧绿温柔,却也独有一分韵味,尤其是这无量山一带,山明水秀,石峰清奇,坡上的茶花更是绽成片片花海。

如此美景,段誉却没有心思赏玩,又气又恼的他不住地抹着眼泪,愤愤地踢着道上的石子,觉得这一生从未曾这般的凄凉苦楚过。他本是一国世子,大理皇位年轻一辈的惟一继承人,打小便给人家当作心肝宝贝,自大理国内皇帝皇后以下,人人都觉得他了不起之至,几乎不曾对他说过半句重话,却不想竟受到这样的辱慢轻待——远的不说,那玲珑送他出谷时,甚至连一句应景儿的挽留都没有。

哼!就这般讨厌他么?连叫他多呆上片刻也嫌腻烦?那谷底又有什么好稀罕的?他总有一日要找个比那更漂亮的!他这般气愤地想着,遂恨恨的往坡上那棵向南的老槐树狠狠踹了几脚,才觉得胸臆间气息稍平。也这才注意到天色已晚,太阳都落山了,腹中也是饥肠辘辘,他已经徒步行走了两个多时辰。

可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村山野,到哪儿找吃的?段誉苦涩地笑了笑,无奈何只得硬着头勒着肚皮继续前行。而滇南山野之中又多富蛇虫猛兽,他还须要提防它们,这路走得自是十分辛苦,远远不及前些日子随马伍德赶夜路那时的新奇有趣。

又过了几个时辰,半边的月亮孤零零的爬上半空,山风飕飕的从他耳边掠过。段誉扯紧袍子,颇感凄凉,“这倒是‘千里漫途,我一人独行,相伴唯有抬头月身后影,无处话凄凉’。”他苦中作乐的吟了几句乡野土戏里的词句,倒也觉得称景儿。又想起钟灵,她那两位姊姊看得那么严,以后恐怕再也没机会见面了,心里很觉得遗憾,他还不曾向她告别呢。只是倒也不后悔,要他忍辱在那谷里呆着,尤其是在阿紫说了那些话后,还不如杀了他的好。

他就这般深一脚浅一脚的攀爬前行,直到看到前边有些许火光,连忙奔过去。那火堆边正坐着一个中年书生,青袍长髯,面貌儒雅,段誉一见他便高兴的叫了起来:“朱叔叔!”那人正是朱丹臣,大理宫廷四大侍卫之一。

“公子爷?”朱丹臣也很惊喜,想世子近个把月不见踪影,忙抢前两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才恭谨地行了一个揖礼,喜道:“天幸您安然无恙,只是瘦了些。”

段誉心中感动,又觉愧疚,便轻轻说:“有劳朱叔叔了。”

“公子您说笑了,”朱丹臣微笑,又转过身来,对一身着白衣的青年书生笑道,“邵公子,这是我家公子爷。敝人有好些时日不曾见到他,遂忘情了些,让公子见笑了。”

“哪里,”那白衣书生轻轻一笑,露出碎玉般的牙齿,“朱兄厚情,令人感佩。”

段誉恭恭敬敬地一揖到地,说道:“在下段誉,见过邵公子。”他知道能和朱丹臣相谈甚欢的人,必有几分真才实学,因而不敢不敬重。心里却有几分忐忑,这人也姓邵。

“不必这般客气,段世子。”那人微微一笑,有些平淡的五官在月光下舒展开来,竟是说不出的好看,“在下邵敏之,不过一介乡野草民,如此而已。”

段誉心叫不好,这邵敏之话虽淡淡的,却把关系撇得极远,那话外的意思便是“我当不起你这般殷勤,也不想与你牵扯”,接下来便是要走了吧。

果不其然,邵敏之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叨扰多时,敏之甚敢过意不去,况且舍妹独自出走,实在放心不下,就此拜别。”

朱丹臣道:“公子人中龙凤,飞黄腾达是指日可待;这风骨之傲,也实在令我辈佩服。”言外之意便是指责他恃才傲物,对大理世子无礼。

“朱大人谬赞了。邵敏之一介俗人,只识几个字,不至是睁眼瞎子罢。”邵敏之也不生气,只淡淡的道:“又天天操心着柴米油盐酱醋茶,哪有什么风骨?朱大人实在是过誉了。”

“以公子的才华尚称‘只识几个字’,那朱某岂不要羞惭至死?”朱丹臣大笑,随后又道,“公子这般人物,埋没山野,未免太过可惜。”

“多谢朱大人青眼相看。可惜,”邵敏之垂着眼,谢绝道:“道不同尚不相为谋,何况敏之身为宋人,又怎能为他国效命?朱兄好意,敏之只能心领。告辞了。”他拱了一拱手,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朱丹臣望着他的背影道:“如此人物,却是宋人。大宋这些年越发地人才鼎盛、民富国强,我大理却……”他摇了摇头,不再说下去。想起镇南王府的那位侧妃,遂对段誉道:“还请世子请王妃娘娘回来吧,侧妃娘娘有妊了。”

“哦,几个月了?”段誉也不多想,只开心自己要有了新的弟弟妹妹。

“一个半月了吧。”朱丹臣冷冷淡淡的回答。那位侧妃在江南拿活人当花肥的事迹他也听说了些,当年大宋正是咬着这一点,指责王爷驭妻不严,狠狠砍了大笔大笔的赔偿费和封口费不说,还把人丢过来——说是“既是大理镇南王负心之过,要祸害便也得祸害大理去,凭什么教我大宋子民来作这替罪羔羊?”此后那女子倒也不负祸害之名,镇南王府后花园可埋着不少美貌宫女的尸髁——即便是白王妃也只是驱逐了了事,她就这般的心狠手辣。如此之人产下的子嗣,他和一干重臣怎么敢让其继任王爷的爵位甚至是……皇位?!况且,世子还在,哪轮得着她的儿子?他又看了看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段誉,心里想道:“世子心地纯良,又是摆夷圣女白王妃所出,深得皇上喜爱众臣拥戴,日后定是一代贤君。可惜太过单纯了点,不信世间险恶。不过,若白王妃也在王府,便不怕侧妃耍什么手段。”便正色对段誉道:“世子务必要请王妃娘娘回府,此事实在事关重大。”

段誉为难道:“爹爹都请不动妈妈,我哪说得动。”

“无妨,”朱丹臣道,“王妃哪里臣自会去说。只是世子须得认真学习治国之术,搜罗文武奇才。”他面容严肃,言语间也越来越慎重,倒把段誉听得心头一凛,忙低头重重应道:“朱叔叔,我知道了。”

延伸阅读

新宏玩具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ni1n.shtml
新宏玩具有多个开发和制作部门可从设计开发,手板制作到制作成品销售。主要是玩具礼品开发

卡美乐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gnp9.shtml
卡美乐汽车用品总部以诚信、共赢、开创经营理念,创造良好的企业环境,以全新的管理模式,

沙滩树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6t5r.shtml
沙滩树少儿英语,是一所致力于打造高端少儿英语培训的教育机构。2016年成立于黄海之滨

华兴牌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xcu1.shtml
华兴牌蜂蜜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持产品质量,以多品种经营特色和大卖的原则,赢得

壹工场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6r40.shtml
壹工场皮具护理是隶属于上海珀妃特皮革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壹工场皮具护理是

海润摩尔魔仙糖果酵素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l48.shtml
大家都知道酵素素以台湾和日本闻名,我们海润摩尔的新品酵素减肥糖果是台湾和日本的合作项

美特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pf32.shtml
暂无

精觅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x2x1.shtml
精觅饰品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移动电源,U盘,礼品U盘等数码产品的科技。精觅饰品精

忠杰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dlzq.shtml
忠杰口罩生产:PS、BOPS、PVC、HIPS、PET、PP等各种塑料制品。广泛用于

五哥酸菜鱼加盟  http://www.talkofthenorth.com/65l3.shtml
五哥酸菜鱼加盟五哥酸菜鱼,是一家以吃川菜为主的酸菜鱼餐厅,特色菜有酸菜鱼、水煮鱼、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霸道爱恋进行曲在线阅读第八节

    都说日有所思,夜才会有所梦。我无思无想,却还是被易轩困扰了一夜。梦里到处都是闪闪发亮的萤火虫,真像是易轩摘一片星辰送与我。天明我醒时,正见以安立在我床前,慢慢地替我捉着扒在床帐外边的萤火虫,“昨夜忘关窗户了,飞进来好些虫子。”我默了片刻才道:“待会儿我自己清理就好。”“虽说现在是夏天,但你还是得多注

  • [综]每天都被老公掰弯第3章在线阅读

    不得不说光之国的效率还是不错的,那些高层会议结果是什么赛罗不知道,反正他人已经被送到K76星云了。看着脚下这一片通红的岩石地带,还有对面那个穿着装B披风背对着他的扁牛角家伙(你们两个半斤八两….),赛罗一阵不屑。“你就是赛罗?”扁牛角终于转过身来正视着赛罗说道。“切…明知故问。”很明显赛罗不吃他这套

  • 深情赠我第十章在线阅读

    陈天这帮华清的二十人小队,进入到遗迹门口就汇合在了一起。进了遗迹之后,众人都看着陈天,因为在学校的时候副校长王磊就钦定了‘王成’是队长,所以众人都等着他下达命令。陈天刚想说自己带几个人一起探索遗迹,别的人由陈雪带领,谁知道这时候刘佳欣跳出来道“我可不想跟你一组,陈雪,小曼,我们走”说罢就想带人离去。

  • 直播:大熊猫的悠闲生活在线阅读第一节

    雷鸣轰动,天幕震颤。一道黑色的粗大闪电撕裂开天空的狭缝,轰击向地面的城郭。天地一片苍茫,浓重的雾霭遮天蔽日笼罩了整座城池,狂风肆意地卷席在这混沌的空间中,如一只鬼手轻易将一座座殿宇城楼摧成齑粉。“轰隆!”万千黑色电蛇从天而降,将天地点燃。这一刻这座城,化为了炼狱。“哈哈哈,就让这百万凡人来为我陪葬吧

  • 吃吃喝喝吐吐槽……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章。“殿下可是歇下了?”颜素绯走上前,手中端着盘子,放着精致的玉碗,一股浓厚的药味从碗里飘出。凝风道:“殿下正在里面沐浴,你不方便进去。”“那我便不进去,你将这药送去。这里面有干姜,香薷,苍耳子,都是一些缓解寒气的普通药物,比较温和,不伤身。”颜素绯端的是一碗熬好的驱寒药,递给守在门外的凝风,嘱

  • 也许真的重新开始了反差的大神

    画室画画时间是每周一,三,五晚自习的后两节课,第一节课,学生都在教室自习。宁筱施到画室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学基础的理论知识和画画了,她只能跟上进度,至于前几节课落下的,她决定找季允玉学习一下。好不容易熬过了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大家开始走动走动,互相看一下画的怎么样,一节课一个小时,基础好些的基本能画出

  • [综]少主今天翻身了吗之最穷的作者

    看着手里面那只剩下的五十多块钱,胡帅转身向超市走了过去。在出来的时候,胡帅的手上就多了一些方便面,而且还是五毛钱一包的那种干吃面。“今后的一个月就要靠你们了啊!”一百多袋的干吃面也能够顶一个月。还好还是他的书发表的时候正好是一号,这样他全勤什么的都耽误不了。回家之后,还是就再次上传了五章,不过这五章

  • 祁总有令之姜北你站住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说:亲爱的,我们离婚吧(7)文:朱衣点头1陈颖吃饭时突然说,惠英,你知道张华把我介绍去的是什么公司吗?刘惠英抬头说,你不是说过吗,电器销售代理公司。陈颖说,不是说这个,这家公司是他同学贾芸芸爸爸的。刘惠英问,贾芸芸是谁?陈颖说,我也是今天才见到,挺漂亮的,以前听张华打电话时叫过一次名字。刘惠英问,

  • 玩DNF刷钱在线阅读第2章

    这规矩还算正常……随后把目光投向电脑,出乎林北的意料,居然不是用电来发动的,不过想想也是,毕竟是玄幻世界,没有科学家这种生物,以后会不会有就不知道了……电脑的操作系统直接是照搬地球的,不过桌面上倒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这一刻林北是真的相信这所谓的**,估计都得靠任务奖励了。想想居然还有些绝望。“宿主

  • 【我们的少年时代】盛夏流年在线阅读第六章

    师傅离开了我们,趁我们夜晚熟睡的时候离开了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师傅会离开的这么匆忙?也许是外面的世界有了什么事情需要师傅去解决,好期待什么时候才能出了这个村子,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周宛央早上起来后没见着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随便吃了点桌子上的早饭。便出门了。自从有了吟月弄影剑谱后,在也不用那么辛苦的早起练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