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鸢花剑语之再回新手村

作者:张不胖啊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由于突击先锋等人一直在这一带搜索,很快就赶来了。半仙儿指着在树上休息的朱坚强说:“堂主,我们一发现他,就给您发信息,然后就一直在这里盯着他,看样子,这小子是饿坏了,一个多小时没下来过,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等候您前来发落。”

突击先锋看着树上的朱坚强点了点头,在得到战争狂人的命令后,突击先锋组织人马将狼群清理干净,随后将朱坚强押送到了战争狂人的面前。

早已等候的战争狂人看着被押送到这里的朱坚强,二话不说,一挥手,几名盗贼上前用偷窃术将朱坚强身上的装备连同那几枚铜币给掏了个干干净净,要不是系统强制保留一条裤头,恨不得将朱坚强*体示众了,却并没有发现召唤令牌。

战争犯人皱皱眉头:“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朱坚强惊恐万状的回答道:“我再也不敢了,求您老放过我吧。”

战争狂人心想这家伙也是个软骨头,眉头一皱:“那就交出来吧。”

朱坚强颤抖着说道:“交什么东西啊。”

战争狂人脸色一变:“你还跟我装糊涂!你就不怕我把你给杀回新手村,永世不得翻身?”

朱坚强连忙叫道:“你们把我的装备都掏走了,你还想怎样?我不就是射了你们的人几箭嘛,那也是因为那个人他先抢了我的头盔,我才打他的。”

“头盔?”战争狂人扭头看了一眼突击先锋,突击先锋赔笑说:“帮主,是这样的,我的一名手下先前曾经抢过这小子的一个白银级的头盔。”

朱坚强继续叫:“我只是趁乱想报复而已,再说也没能杀了他呀,后来看你们要打我,我又后悔又害怕,于是就赶紧跑了,没想到你们不依不饶的追杀我,我不过才是一个十级的新手,对你们也造不成什么威胁,求您老放过我吧。”

战争狂人冷笑一声:“你还给我装糊涂!”

朱坚强说道:“没啊,我装什么糊涂,您是不是误会了。”

“我看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说吧,你把召唤令牌藏哪了!”

朱坚强恍然大悟:“什么召唤令牌?哦,是那个神器吧,怎么会在我身上呢,冤枉啊。”

战争狂人盯着朱坚强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你怎么知道召唤令牌是神器?”

“你们和侠客帮为了神器整出那么大动静,谁会不知道这个事啊。”

战争狂人想想也对,又说道:“有人看见独闯天涯把神器给你了。”

朱坚强说道:“独闯天涯是谁?哦,就是你们追杀的那个高手吧,他可真厉害,一人就能杀那么多人。”看看四周人的脸色不对,连忙收回话题:“当时那么乱,我挨都没挨着他,他就能把神器给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以我现在的级别,我哪里能够拿得到他的东西呢?当时你们的人冲着我过来,我吓得撒腿就跑,又怕你们报复,所以一直没敢再回来,其它还有什么事,我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战争狂人扭头看了看胜战帮的军师智商不高,智商不高用信息说道:“帮主,我们刚刚拿下此地,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宜在这小子身上浪费更多的精力。何况现在看来这小子是真的不知道神器的下落,你想,他俩来自不同的新手村,级别又差着很多,应该不会有什么关联。要说独闯天涯狗急跳墙,趁乱把神器扔在地上,被其他人捡去或是自动被系统刷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战争狂人点了点头,连续几剑将朱坚强杀回了新手村。

回到新手村后的朱坚强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一个系统强制保留的裤头,心中油然升起一句诗: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呢?心头却升起一个人的形象来——猎人。朱坚强在新手村中就属猎人对他的帮助最多,名义上两人还是师徒关系。

可自己现在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绝对是通不过野猪林的。朱坚强站在野猪林旁,故计重施,扯着嗓子喊:“免费当向导找猎人了。”

周围几名玩家眼见朱坚强连个装备都没有,几个白眼飘过:“一看就是蹭经验的。”

一阵银铃似的声音传来:“帅哥,就你这排骨似的身板也学别人搞**艺术啊。”

朱坚强没有理会周围的哄堂大笑,斜眼瞅了一眼,一下子脸红到脖子根了。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长得十分漂亮,一看就是属于那种生性活泼,健康向上的阳光女孩。一边笑一边还说:“你该不会是想跟我们组队蹭经验吧?”

朱坚强连忙分辩:“这里我来过好几回了,路熟的很,知道哪里有陷阱,哪里有野猪。我不跟你们组队,只给你们带路,这样就分不了经验了。”边说着话,边用观察术看了一下,知道这个女孩子名叫宁馨儿。

宁馨儿继续取笑朱坚强:“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学雷锋吗?”

又是一阵大笑。

朱坚强涨红了脸,用小的几乎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因为我也要找猎人。”

“那你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呢?”

朱坚强的头更低了:“刚出新手村,被人恶意抢夺装备,全身的装备和钱都没了。”

现在在这里的玩家大多都是刚进入**没多久,听朱坚强这话一讲,大家都不笑了。

朱坚强继续说:“为了一件白银级头盔,对方抓住我,用偷窃术把我给抢了个精光。”

“什么人干的你知道吗?”

“胜战帮的。”

周围的人群中有几人倒吸一口冷气:“就是论坛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刚刚把侠客帮灭帮的那个胜战帮?”

“正是!”

周围一片议论声。

宁馨儿显然没有上论坛,不知道这些事情,经别人一解释,也明白了原委。

旁边传来一声怯生生的声音:“姐,我们带上他吧。”

朱坚强才发现,宁馨儿身后站着一个年纪似乎不到二十,名叫燕舞雪梅的小姑娘,文文静静的,长的虽说也很漂亮,但两人站到一起,一个活泼一个文静,风头全被活泼的宁馨儿抢了,要不怎么会没注意到呢,她那张本来白净的脸此刻却比朱坚强的脸还要红。

宁馨儿发来组队邀请:“看你这么可怜,我们带上你吧。”

朱坚强却是拒绝了:“我说过只当向导,不加入组队混经验。”

“看不出你还挺有骨气的嘛。”宁馨儿转头一喊:“谁陪我们打野猪林找猎人去?”

一看能和美女组队,剩下的名额很快就满了,没组进队的也不甘落后,跟在后面一同进入林中,结果形成了一只由十七人组成的大队伍。

有了朱坚强当向导,十七人队伍的杀伤力也不是白给的,没费太多的周折,一段时间后又找到了猎人。

猎人看着朱坚强这个样子很是诧异,在其他玩家交完任务离开后,问朱坚强:“孩子,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朱坚强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猎人长叹一声:“孩子,要记住,只有自己的技能才是自己的,装备虽然很重要,但却会随时离你而去的,如果拥有了好的装备,却无力保护它,反而会引来杀身之祸呀。”

朱坚强说道:“师父,我已经想通了,什么装备、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有自己掌握的本事才是真的。我这次来找您也没别的意思,我想跟您学习一段时间,把已经掌握的技能强化强化,要不出了门迟早还是要回新手村的。”

猎人挠着头想了好半天才说:“我一个新手村的猎人,又能有什么本事教你呢?何况,你有这跟着我的时间,等级早不知升了多少级了。”

“师父,等级对我来已经不重要了,象我这种穷人,起步又晚,我怎么去跟别人比呢,还不如好好练练生活技能,当个生活玩家来的实在,挣上点钱,也好自食其力,不用总当个寄生虫吧。”

猎人一点头:“也行,难得你这孩子遇上事都会想到我,也算咱们有缘,你要是真不在乎等级,那你就跟着我打打下手,顺便提升提升技能吧。”

朱坚强兴奋的说道:“谢谢师父。”

朱坚强只是生活中性格有些孤僻而已,本身并不笨,就这样在猎人有针对性的**下,经过二十多天的苦练,结合上猎人给他讲的相关心得体会,很快就有多项技能都达到了中级,要知道生活技能一般升级都是很慢的,升级速度可谓是神速了。反倒是自身的等级因为新手村等级封顶的缘故,没有任何提升,始终是十级,待的久了,以致于有些来找猎人完成任务的玩家也错把他当成是NPC。这中间提升最快的要属机关陷阱术,这本就是猎人的看家本领,经过一番悉心**,已经中级过半了。其实这也是朱坚强的一个想法:机关陷阱术是辅助战斗技能,在自身等级不高的情况下,又没有钱,要想提升战斗力,只能另辟蹊径,机关陷阱术是个不错的技能,又实用又安全,所以朱坚强在这上面投入的精力最多。缺点是陷阱在布设的时候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怪物等级不够高的话,反倒不如直接打怪来的效率更高一些,而且怪物的等级如果太高了,那是会看穿机关陷阱术的,而且即便是怪物中招了,也有可能因为陷阱的伤害不足而挣脱陷阱。

延伸阅读

风华正冒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uue2.shtml
药膳汤底打破麻辣烫汤不能喝的僵局,做既能喝汤又能养生的健康冒菜。风华正冒加盟秉承着传

暴暴虹美甲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64q5.shtml
暴暴虹美甲,拥有丰富完善的产品,能够满足顾客多样的需求,工笔时尚彩绘,光疗美甲设计,

家思特食物垃圾处理器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nbts.shtml
一款解决人类不用倒垃圾的产品,省事,省时,省力,自动清理厨房的保姆!详情请登陆家思特

思巢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aqjg.shtml
思巢床上用品是南通思巢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四件套、枕芯、婚庆、毛毯、凉席等

缘诺尚银银饰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sw14.shtml
缘诺尚银是专业从事时尚饰品设计、生产及销售的时尚银饰品牌。其目标客户群锁定18-35

境宏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d9n4.shtml
境宏化妆品是集加工、制造、销售为一体的大型生物科技制品工厂,经营范围包括:护肤类、洗

奇艺画工坊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pmge.shtml
奇艺画工坊项目介绍:奇艺画工坊电子数码影像技术,成熟完备的制作工艺使神奇魔画产品有着

小桃园早餐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ugmb.shtml
近几年来,中国餐饮行业发展非常迅速,许多创业者在其中通过成功经营获得利益。小桃园食品

鼎纳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nzxq.shtml
鼎纳垃圾桶总部是垃圾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浙江鼎纳家

良家洗衣加盟  http://www.ofek-medical.com/sdf7.shtml
我们知道,洗衣店所提供的服务都具有同质性,因此,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状况下,洗衣店的营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云荒归途第七章

    林婕婕从酒保的口中套不出任何有价值的话,她端起酒杯喝了几口酒,十分闲暇地五指轮换地轻敲吧台,她的头靠在一只胳膊上闭目养神。实习生见林婕婕不愿开口,猜想她打听的“教授”是何许人也,令她这般失望。他擦着杯子不断偷偷打量林婕婕,这个女人真是特别,长着和于楼珈同类型的脸,却拥有不同的气质。她绝对不是身处名苑

  • 仙剑青凝传在线阅读第2章

    和前几季《向往的生活》不同的是,这一季的节目进行了大胆的创新,摒弃了以前录制节目的方式,采用了直播的形式,实时的进行播放。这种方式能够更好地让观众感受到节目里轻松自在的生活氛围,并且还能通过弹幕的方式,与节目嘉宾进行实时互动。黄一天很快就将自己给收拾好了。与此同时,现场的工作人员们也都将设备调试完毕

  • 次元什么的完全没问题在线阅读第九节

    9你说陆喜云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的后宫秘辛?她可是处于斗争中心的二王子的乳母,在后宫六年,不仅奶大了二王子,还三番几次地救过当时的贵妃娘娘,作为当事人身边颇为得用的奴才,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对于现在的陆喜云来说,她觉得原身当初能够在知道了那么多的秘密之后,还能够安然从后宫全身而退,这本身就是

  • 神话之最强科学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顾朝夕,我们要踏上旅途了。”将所有东西收好后,她再次看向眼前界面中的地图,她现在在w省,可能是因为江水奔流的缘故,直接将她带离了家乡z省并直直跨越a省冲向了现在的位置,如果她有车,或者说她可以开车,那么她可以直接走省际高速路穿越两省回家,途中大概有1200km的车程,相当于要连续开一天,或者可以中

  • 青风梧木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学校课间操时间。边孟这个体育老师照例也要和学生们一起到操场上去。今天外面的太阳好像格外的晒,早上来学校的路上就能感觉得到貌似还是不愿下班的秋老虎的威力,不少男老师都打起了遮阳伞,这让之前一直盼着体育课的边老师有那么一瞬间忽然理解了同学们为啥在夏天过去后还是不那么乐意上户外体育课了。刚走到一楼

  • [诛仙青云志]有凤来仪在线阅读第8章

    天黑了,忙碌了一天的小天筋疲力尽的回到快递店,看到窗台上的钥匙,心里动了动“大不了,就租下来呗。”想到这里,小天骑上摩托,来到了合租屋,因为落君回来,所以叶宇琳今晚并没有住在这里,公寓里只有小飞和小刚,小天进门后,看到的便是以下场景:“俺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自私的家伙,洗个澡,洗那么久,俺真的怀疑你在里

  • 兴运在线阅读第8章

    少年身形修长,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面色淡然,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鼻梁高挺,薄唇轻抿,色泽诱人。少年在看到有人走进来的时候,本来并不关心,但是女孩却突然抬起了头,四目相对,少年的心底突然触动了一下。女孩的身上有一股酒气,而且女孩明显是醉了,沈柏却丝毫不感到厌恶,甚至在看到女孩渐渐红了的眼

  • 青崖001 附身诛仙剑?(新书求收藏)

    宋飞睁开眼,一片漆黑。这是哪儿?我到了哪儿?宋飞只记得自己最后听到的是“轰”的一声,他脑中最后一丝意识是:车祸了,不幸遇到车祸了。宋飞极力调动自己脑中记忆,但都一无所获,只记得自己遇到了车祸这事。既然想不起之前的事,宋飞也就不再费脑细胞去想,又调动自己的感觉,感知着自己的身子来。奇怪!宋飞感觉不到自

  • 最后一杯咖啡在线阅读文化节演出(上)

    看着凌木走了进来,姜瀚笑了笑,将心里那些感觉甩掉。笑着迎了上来,“凌木,你来了。”凌木对着姜瀚笑道:“社长好。”姜瀚点点头,说道:“怎么样?歌曲选好了吗?是还唱同桌的你,还是翻唱歌曲?要是翻唱歌曲的话,要提前给我们说,我们要去找伴奏。”凌木摇了摇头,看着姜瀚说道,“不用了社长,我这次还是原创歌曲。”

  • 学霸不易当[快穿]在线阅读第10节

    顾澜笙忐忑不安,难道陆思羡别有目的?问题是人美音好颜值高的陆思羡对她……顾澜笙实在想不出那目的会是什么,顾澜笙匪夷所思也只能压下这份好奇,她决定伺机盘问一番。顾澜笙在门口琢磨这功夫,等进厨房,陆思羡已经把买回来的食物分文别类放好了。“我放就行……”顾澜笙不好意思,她这个主人反倒像个外人。“没事。”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