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是真的骚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臣独绣 来源:飞卢小说网

“前辈这实力……究竟有多么恐怖?”镇元子满脸震惊。

红云也是同意点头:“陈玄前辈的实力仿佛如同无底洞一般,感觉没有极限!”

鸿钧脸色终于大变,翻手便将一个即将自爆的大罗金仙镇压,这种实力,准圣基本不可能做得到!

“难不成前辈隐藏了实力?”

女娲此刻已经放开了陈玄,看着这一幕,同样心中震惊。

陈玄看向罗睺,一道传音。

“臣服本座,助你灭亡龙、凤、麒麟三族。”

毕竟,如今的陈玄还没有什么班底,想要复兴人族,光靠他一人虽然也不是不行,但是,有了班底,复兴也能更加快!

而罗睺,实力强大,心狠手辣,虽说城府极为之深,不过,以他陈玄的实力,随时都能翻手镇压罗睺!

又有何惧?

果不其然,罗睺听到了这番话,眼珠子一转,顿时单膝跪在了地上,对着陈玄一抱拳:“属下罗睺,甘愿臣服于主上!”

这一幕,更是让鸿钧,红云,镇元子以及女娲一阵心惊!

要知道,魔祖罗睺,其心比天高!其欲比地深!要让他臣服,可谓是不可能!

陈玄是怎么做到的?

鸿钧忍不住开口了:“前辈,罗睺已犯下滔天大罪,罪不可恕啊!而且,以罗睺之城府,又怎能收其为属下?这早晚会在背后捅前辈的刀子!”

老好人红云同样点头,他对这个造成了无数杀孽的罗睺没有任何好感,杀气凛然的道:“前辈,这厮杀孽极为之中,身上业力早已侵蚀肉躯,唯有杀了,才能还这方洪荒一片乐土!”

陈玄闻言,不禁心中冷笑,这洪荒哪会有乐土?又哪会有所谓的和平?可谓是处处充满了厮杀!

“本座做事,何须与尔等解释?”陈玄一阵不耐烦,拂袖冷喝一声!

镇元子和红云身躯一阵,连连退了五步!脸色一阵苍白!

鸿钧身躯一阵,脸色也是有点不好看,而女娲,没有半点事儿,毕竟是陈玄的女人嘛……

陈玄见状,也没有理会,手掌一挥,那诛仙剑,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便化为一道剑光,直接被陈玄收入囊中!

诛仙剑图,自然也被陈玄所收。

做完这些事情,陈玄不禁心中一阵激动。

这毕竟是鸿蒙开辟后的第一杀阵啊!其威力,可毁天灭地!

之后,陈玄看向罗睺,道:“你且做你该做之事,只是,如若有二心,休怪本座无情!将你灭杀,尔身后的魔族,本座同样会将其剿灭!”

罗睺脸色大变,他知道,陈玄绝对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做到这一点绝对极为轻松!

魔祖罗睺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就是想要带领魔族,称霸洪荒,成为洪荒新一代的主人!

如果陈玄灭掉了魔族,他做这些还有什么用?

想到这儿,罗睺便双膝跪在了地上,竟是磕头!

“属下不敢!”

陈玄微微点头,随即,转过头看向了鸿钧,沉吟一番,开口道:“待你得道成圣,本座给你一个机会,拜吾为师。”

说罢,陈玄最后看了一眼女娲,轻轻点了点头,便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去了何方!

在陈玄眼中,如果能收鸿钧作为徒弟,那么,他的手下将多出一位大将!

毕竟是洪荒第一道祖,其实力岂非浪得虚名?

鸿钧闻言,脸色一愣,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反观如今的陈玄,身形落在东海上方,道:“系统,你说你感应到了十二品造化青莲?到底在何处?”

延伸阅读

归凡途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dlqs168.cn/bq21.shtml
左瑰楚下线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做鬼畜报仇,她只是换了一个账号卡重新登录**。刚刚自己实在

不离婚了,来吃鸡[电竞]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dlqs168.cn/u1zw.shtml
“等会!我遣兵符不见了!”我叫道。“平安符吗?”白组见我着急,问了一声。“不是!那东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之看我这小暴脾气  http://www.dlqs168.cn/n761.shtml
第一章修真界灵气复苏第八千多年,凡人界里能产生灵根,成为修士的人数大幅度提升,虽然质

应劫而生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dlqs168.cn/g7a6.shtml
那天咸源州百年世家阮家的当家人阮旭的祖母徐老太太七十大寿,一些附近州县的世家豪门纷纷

以后多哄我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dlqs168.cn/6bjr.shtml
《小女子不才》文/肥四2019.11.201.元启三十九年四月二十,入夜阿罗本不是阿

战争职业者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dlqs168.cn/ge6w.shtml
“你……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面前美丽的女孩儿,不知自己为何有这

相公太上进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dlqs168.cn/ax6j.shtml
女人和小孩走过她们身旁。听见小孩哭着说:“妈妈,我要回家。”“哪来的家,没人要你!”

三界燹祸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dlqs168.cn/dyix.shtml
杨延嗣口中的云飞就是杨云昭的大哥,六年前被一个云游的道人看中并收为徒弟,当时正值杨云

打造名侦探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dlqs168.cn/n4ok.shtml
翌日清晨,旭日东升。李东健背负着寒铁剑,操着菜刀杀入山林之中。狩猎,寒铁剑成了他的负

漫威:我体内囚禁了64个守护灵在线阅读生死一念间  http://www.dlqs168.cn/g5lr.shtml
李小姐听到王大明说秘术卖一万两黄金,站起来说道:“稍等。”她走出屋子,大概等了几分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多情王爷专属妃第四章在线阅读

    估摸着时间快到晚上八点的时候,大宋左相陆秀夫回到赵昺这艘船上,上船就问:“皇上睡了吗?”船上有人回答:“还没有”。陆秀夫上船直接就到赵昺房间前禀道:“皇上,臣回来了。”赵昺赶紧跑出来,拉着陆秀夫的手就进屋,问道:“师傅用过饭没有?”陆秀夫说:“禀圣上!政务繁忙还没来得及。”一边请陆秀夫坐下,自己站立

  • 卡俄斯寓言在线阅读第十节

    苏夜问道:“何罪之有?”北冥霜回答道:“据记载,在万年前,域外天魔进攻,整个世界人族、妖族在众多仙王、仙帝强者率领下奋力抵抗,却还是节节败退,就在生死关头,突然妖族一个仙帝天骄横空出世,一把剑杀得魔族闻风丧胆,几乎一人之力扭转整个战局。可是魔族势众,这个世界还是大部分被侵占,那个妖族仙帝拼死守护,化

  • 御厨在现代[古穿今]之天气好时投河之人也会减少(6)

    坂田银时直到很晚的时候才拖着疲惫的步伐挪回万事屋,刚一走上二楼就瘫痪在沙发里面,艰难的抬起一只手打开电视,看他最喜欢的结野主播播报新闻。云浮杏子端着草莓牛奶走过去,递给坂田银时:“给你买的。”说完她看向电视,电视里结野克莉丝特穿着明黄色的和服,手持话筒,正在报道一个国中生因为考试成绩太差而卧轨自杀的

  • [综穿]浮生若梦之归乡故人

    引言遥遥歌曰:天地初始人间现,圣灵庇佑存九州......天地五荒人族群立,历经漫长的传承已然一副安泰祥和的表象,典籍书册中将如今的世代名为荒古,意在修灵弘远亦需依古拓新。何为修灵?依照古籍记载,万物生灵皆是灵力所聚成,山川河洛、树木生灵无一不是灵气所成。山川树木碍于形成因缘只能徒增体拔不能具备智慧,

  • [综]渣了我的前任又来追我了之国安寺(6)

    天苍苍,地茫茫,两人骑着健马往东急驶,忽然狂风四起,黑云蔽日,在夜色的掩护中黑色的骑手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不远处,莺飞草长,狂风折柳。两人隔河相望,见一座庙宇,灯火通明。两匹马趟在低浅的泽地中,耳鬓厮磨。梅含章想着那副画,越想越觉得诡异。两人此次奉永王密旨暗中行走,行程绝对保密怎么这么快就被跟上,那

  • 穿成美强惨他亲妈在线阅读第三章

    “你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你饿的话,我可以分一点给你。”杨茗心将血肉块递了过来。“你疯了吗?!”佴络打开她的手,人肉掉在了地上。为了保持体力,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觉,听到这个动静,有几个人抬起枯黄的脸望了望,又趴了下去。杨茗心将肉块捡起,放进课桌:“我……我要睡觉了。”怎么会这样,这么多人在一起,就不会

  • [清穿]末世而来之文物被盗

    2月14日的深夜,这是一个浪漫的夜晚,也是一个不眠的夜晚,相爱的情侣们漫步在大街小巷,欢声笑语充斥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可在如此喧闹的城市中,就是有那样的角落,悄然无声,专门留给寂寞的人们。昏黄的灯光照亮狭小的房间,青年坐在靠椅上,手中握着一杯不加糖的苦咖啡。黑褐色的咖啡冒着热气,他细细的品尝其苦中的

  • 穿成帝企鹅的我卖萌成功后暗流(1)

    易无澜在医院又住了一天,薛秋陪了他半天,盯着他又喝了碗粥,但因为通告提前离开。薛秋影帝离开之前让经纪人带了束满天星给他。易无澜闲在病床上,找医院的护士拿了纸和笔,随意画了几款香水瓶。市面上的香水瓶大多是玻璃材质,易碎却透明,易无澜设计的时候不仅需要考虑到美观,还要依据材质的特性做设计,过于复杂的元素

  • 穿越无限世界在线阅读第十章

    夜幕降临。甄佑钱的算命馆内,洛奕坐靠在一旁的木椅上,轻闭着双眼好似入定,而同样坐在他对面的甄佑钱,则时不时的左看看右看看,犹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店铺大门紧闭,夜晚的冷风吹在街道上沙沙作响。或许是感觉气氛太过压抑,甄佑钱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哎,那个...洛奕,要不咱们说说话吧?”

  • 俘获圣心后,我把皇帝甩了在线阅读第四章

    唐衍带着顾鱼去她的衣帽间,换了一套崭新的连衣裙。她俩身形相仿,唐衍虽然略高顾鱼一些,但衣服穿在顾鱼身上,倒也格外合身。顾鱼不太确定地再确认了一次:“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可以帮你完成。”唐衍满不在意,耸耸肩,睨着顾鱼,似笑非笑地说:“你觉得我缺什么吗?”她本以为顾鱼会因为自己的反问,而至少有些窘迫。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