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不修炼的我无敌了大型立Flag现场

作者:妖妖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若我开口求他救我,他或许会碍于面子意思意思,以免被旁人站在道德制高点戳他脊梁骨。

就像彼时他赶到琴房看见我挨打那样,我的眼神过于卑微无助,周围除开打手也没别人了,他想要装作看不见都不成。

因为在看到他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恬不知耻的我几乎是跳起来挂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迫将我接了个满怀。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身上淡淡的竹香味儿,料想三天没有洗澡的我身上的味道也令他难以忘怀。

反正当时他的脸色和眼神好像就是在咬牙切齿地说会记我一辈子。

真好,我只不过是三天没有洗澡,就能得他记一辈子,要知道这世间不知有多少姑娘穷其半生也无法让心爱的男子将她们放在心上。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依旧是那样怜悯和愧疚的眼神,带着点愤懑。

我有些受宠若惊,赶忙擦了一把鼻血,慢吞吞地和他说道,“你别这么凶看着我……我的鼻血都被你吓退了。”

他的怜悯与愧疚顿时被我煞风景的话硬生生逼得荡然无存,“你傻吗?我说在琴房等你就真的会等吗?我故意约在寅时便是看准了时辰太早你不会来,又怎么可能等你?”

我不傻,世上没有比我更机灵的人了,我被打成了猪头模样都还晓得要趁这个时候多揩些他的油。

“你看准我不会来?”我摇头,双手搂紧他的脖颈,“你没有看准。”

“你们两个聊完了没有?!没被打够是不是?还不滚?!”领头的打手大哥一定是还没娶上媳妇,一定是。

他们挥起棍棒,我连忙转过头摆手,“还、还有两句,再说两句就滚了……”我摸出怀里的萤囊,塞到他的手心,急急道,“景弦你看,萤火虫还活着!”

趁他垂眸看着萤囊愣神之际,我凑到他耳边轻声补了一句,“我晚些还会再来的!”

说完这两句,强烈的求生欲就使我抱着脑袋窜没影儿了。

几天的时间,我因为不够机灵挨了两顿毒打,这是我短暂的人生中耻辱的一笔,因为除了与狗争食那会儿,过去的十年里我也唯挨过一顿而已。

我暂且不好意思回我那破败的花神庙里接受小春燕的嘲笑,只好去找酸秀才,同他说说我为了男人倾家荡产还被挥棍暴打这档子事,看我近期的经历能不能给他提供一些编话本子的思路,有利于以后说书。

酸秀才生得勉强算是一表人才,但更让我关注的还是他穷酸穷酸的迂腐相,印象最深的也是他一年四季变化不大的粗布麻衣。

我实在想不通敏敏姐姐看上了他什么,样貌和钱都没有,总不可能是才华罢。要知道他用来维持生计的大多数话本儿故事都来源于我闲时的鬼扯。

“你这个人,也不知看上了我什么。”酸秀才也常唉声叹气地这样对敏敏姐姐说,“我除了会说书和讲两句文绉绉的话以外,别的才华就没有了。”我作证,是真的没有了。

可敏敏姐姐还是喜欢他喜欢得死心塌地,我不明白。当然,等我明白的时候,也是个悲伤的故事。幸好,我是个乞丐,我的故事一文不值。

酸秀才一如既往地在天桥底下摆弄说书摊子,他抬眼看见我来了,笑着招呼我坐,“小花又这么早起来,快坐,我还收拾一会儿才得空。”

我十分痛恨这个名字,概因敏敏姐姐家里以前养了条大黄狗也叫小花,每每酸秀才这样叫我,我总觉得他是在招呼敏敏姐姐家里那条大黄狗。

说起小花,我常常从它嘴下抢夺食物,抢不赢没有胜利感,但说实话,和一条狗抢赢了的话我也实在没有任何胜利感。

我就径自坐在矮板凳上捧着脸把他望着,他借着烛火才看清我脸上挂了彩,“你这是哪儿弄的?来来,我这里还剩些药,自己抹着。”

接过酸秀才不知哪个年头买的药膏,我一边往脸上抹,一边跟他叙述我这几天发生的事和看上的人。

听完了我的故事,酸秀才说他一个编话本子的都不敢这么写,“屁大点儿孩子,晓得什么情情爱爱?”

“我也觉得,所以你也和我一样认为我还有机会?”我的脑回路有点跳脱,也不知他跟没跟上。

“什么有机会?”果然没有跟上。

我解释道,“他屁大点儿的孩子,不晓得情情爱爱,他家老|鸨又不让我和他玩儿,所以他其实不是在拒绝我,只是还不明白我的心意。等他大一点了,他家的老|鸨允许他和我玩儿了,他就会知道我是多么地喜欢他,然后接受我的心意。”

酸秀才决定将我这番话写进话本子里,提前祭奠我这段早熟且失败的感情。

朝阳升起,我不知何时睡了过去,倚在天桥脚下打了个盹儿,醒来的时候,刚巧瞧见敏敏姐姐拎着一篮子鸡蛋走过来。

敏敏是个美人,就算只穿着碎花布裙,编了一个辫子,别着鹅黄色的迎春花,也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我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敏敏姐姐!”

敏敏闻声看过来,我已经跑到了她的面前,她一把抱起我,我晓得我轻得都不需要她放下鸡蛋篮子,单手就能端起来。

“瘦巴巴地。”敏敏摸着我的骨头,皱起眉,“来,给你拿两个鸡蛋,再给小春燕带两个回去。”

“谢谢姐姐。”我抱着鸡蛋低头一瞧那篮子,“剩下的就都是陆大哥的了吗?一二三……还有七个,敏敏姐姐,你们家的鸡真能生。”

我管酸秀才叫陆大哥,因为敏敏姐姐也这么叫他的,只是我没敏敏叫得那么甜那么好听。但我今天叫景弦的时候,是故意叫得很好听的,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样觉得。

敏敏姐姐将蛋篮子往酸秀才的手里送,他却背过手退了一步,低头道,“你……别再给我送了,上次送的我还没有吃完。”

“你先放在那里,现在还不热,又不会坏掉。”敏敏红着脸,将篮子又往前递了些,“你就收下罢,是我自己情愿送的。”

两人推拒来推拒去,那鸡蛋终究是被敏敏执拗地推到了酸秀才的怀里,酸秀才窘迫地抱着篮子不知所措,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等我一会儿,我给你银子……”

敏敏拦住他,“银子太俗了,我不要银子,你若是觉得心里有愧,那就给我画一幅画像,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给我画过,我要你画,我拿回去挂着。”

我料敏敏是有备而来,将酸秀才套得死死地。

“……好罢。”我感受到了酸秀才的无奈,可能是因为他并没有彩色的颜料。他一般是下午开始说书,这会儿还早,不耽搁。

我就搬着板凳坐在酸秀才旁边,亲眼见证敏敏落在画中,虽只有黑白二色,她却依旧娇妍如花。酸秀才的才华中竟还有这么一项,简直是深藏不露。

想到这里,我忽然直觉景弦也一定多才又多艺,弹琴作画自古没有分家的道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套他,问他要一幅我的画像?

在酸秀才这里听说书磋磨到了午时,我揣着四枚鸡蛋往解语楼跑,这一回我看准时机躲过了姑娘和打手的视线,一头嗡进他的琴房。

这套动作我做得行云流水,我知道以后的每天我都将这样行云流水地过来,日子越往后,我的身手就会练得越矫捷,长大以后可以去做个劫匪,为我的小乐师抢玉劫簪。

他正在弹琴,听见有人闯门而入,下意识惊讶地抬起头,发现是我之后悠然的嘴角就耷拉了下来。

打扰他弹琴非我本意,我只是想每天都和他待在一块儿罢了。我有些抱歉地跪坐在他身旁,轻声问,“我这样每天都来,甚至一天来好几次,你烦吗?”

他晲了我一眼,坚持将这一曲弹完了才回道,“你自己心里没数么。”

我一噎,低下头讪讪,“我其实就是客气地问问……对了,我这次不是空手来的,我给你带了鸡蛋,我送你鸡蛋吃的话,你留我在这里待一会儿可以吗?况且,我的琴还没有学完……今早我也没有迟到。”

他看了一眼我捧起的鸡蛋,明显露出了“我不喜欢吃鸡蛋”并“我不缺鸡蛋”的表情。

这样我们的对话就卡死了,我根本没办法像敏敏一样理所当然地让他为我画我的画像。他不缺鸡蛋,这可怎么办。

我硬是将鸡蛋放到他的怀里,学着敏敏的腔调,“你就收下罢,不用和我客气,这是我自己情愿送的。我听说,食物这一块儿都是吃什么补什么的……”

他转过头,诡异地盯了我一眼。

我继续说,“鸡蛋里面有很多营养,你还是比较瘦的,得多吃点蛋补一补营养。”

“……”他想说什么却好半晌没有说出口。

我却不容错过这时机,追问道,“那,你收了我的鸡蛋,能不能为我画一幅画像呢?”

他皱眉,“我不会画画。何况,你这样的头发,这样的瘦胳膊腿儿,这样的腰……我为何要画你?”

我再一噎,但想到我是小孩子身材,也释怀了,同他道,“我的腰身确实没什么好画的。重点是脸,画得像我就可以了。”我不相信他不会画画。

“脸……”他冷漠地低头抚琴,教养很好地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丝毫不按酸秀才那个套路来,我被他这一个字怼得又是一噎,想了一下才正经回他,“虽然我生得不怎么好看,但我可以拿回去挂在花神庙里为我家娘娘辟邪。”

他漠然,“我不会画画,也永远不可能画你。”

那好吧。

这一整段就垮掉了,我心里想着有点对不起小春燕,因为送景弦的四个鸡蛋里有两个是敏敏姐姐让我拿给他吃的。如今鸡蛋没有,画像也没有。

我坐在他身旁,没话找话,开始了一场尴尬的聊天,“你今早来得及时,也算救了我,我还是很感谢的。”

他没有说话。

我好奇地问,“如果以后我遇到什么难处,你会看在现在的情面上救我吗?”

他斩钉截铁,“不会。”

延伸阅读

雷柏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nwwi.shtml
雷柏,成立于2002年,致力于为国内外用户提供技术高明、品质优异的无线外设产品,“无

哪里有长沙臭豆腐培训的学校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gwgc.shtml
哪里有长沙臭豆腐培训的学校?学长沙臭豆腐技术就来长沙神来福!!学费1080,学习时间

质岑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dveu.shtml
质岑手机保护膜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siemyap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aqno.shtml
siemyap婴儿用品总部是婴儿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大明车漆快修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gba8.shtml
暂无

少儿强小儿推拿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zv8.shtml
少儿强小儿推拿隶属于武汉九众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武汉九众堂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位于商家

考拉大冒险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6zzx.shtml
考拉大冒险是广东考拉大冒险益智游乐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广东考拉大冒险益智游乐设备

邦纳福干洗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gkhk.shtml
邦纳福干洗“BROCADE”是英国实力干洗品牌,中文“邦纳福”BROCADE含义是织

JGMAX女装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p6qc.shtml
JGMAX女装,旗下女装品牌的时装公司,成立于2011年,前身为有几十年服饰行业基础

果品王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positivityinfocus.com/ag4.shtml
小投资大回报是所有加盟商所期望的,但是却很难遇到这样的好机遇,不过果品王水果超市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变革年代之割麦子(8)

    “莹玉,你别嫌弃啊,婶子家只有这些了,等过了抢收,让你小叔到河里捉鱼,给你补补身子。”陈翠兰看傅莹玉捏着窝头不动的模样,心里直叹气,“晚上不用送水,你跟小丫好好歇歇。”“跟她费什么话啊,不吃省点,不干活吃白饭的,刚去上工就把暖水壶给弄碎了,还不知道统计员怎么处理呢。”傅奶奶翻了个白眼,言语中带着怒气

  • 在末日中无限进化之第二章(2)

    还有两天才开业,慕栗趴在桌上补眠。才刚睡下,微信新消息提示音响起。她揉了揉眼睛,摸过手机。薛珊发来消息:“怎么样了?用我过去帮忙吗?”“都好了,就等着开业了。”慕栗回复,抓着手机几秒,没忍住又发过去一条:“珊珊,我又遇到脏东西了。”薛珊担心起来:“我现在过去找你,我们去找覃先生。”慕栗长叹了口气:“

  • 末日火之拔刀者第6章在线阅读

    林安祎站在KTV走廊进入的地方,干净的大理石地面,反射着天花板的纹理,墙面是凸出来的金色三角形设计,这样的地方,真是让人莫名的压抑。林安祎不满的小声嘟囔,“哪里不好,偏偏选在这种地方,真是让人火大。”心情不好,看什么都让人来气。“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姑娘吗?”林安祎望着走廊的尽头,正想着怎么走过去,

  • 一吻定情:怪咖同桌请吃药第三章在线阅读

    门卫李大爷看到跑出学校去的萧翎也不阻拦,毕竟平时关系不错,萧翎经常在周末抽时间带两个小菜和他一起喝酒,对于萧翎的行为,李大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了解萧翎,知道这孩子是铁了心的不准备考大学。曾几何时,萧翎并不是个浪荡不羁的少年。只是因为高一的一件事,毁了他的前程,也让他从此变得堕落。他开始抽烟

  • 穿越恋上僵尸先生在线阅读第四章

    到了月亮高悬的时候,苏梵他们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来,别看行礼只是些衣物,走的路程一远也变得好似千斤重担。颜湘岚已经用哭声打败了秦聿,逼他吃饭睡觉都要抱着她,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胡思乱想,虽然他的怀抱还是那么的不舒服……苏梵也没力气多瞥他们一眼,倒头就睡,除了阿宝还在收拾东西整理包袱外,其余人都沉入梦乡

  • 次元审判者在线阅读第十节

    没用多久李明晨就搬入了属于自己的院子,而且还有两个男性仆人配备,看着不算太大但是很精致的院子,李明晨缓缓吐了口气,终于不用再在那个小破屋子里面待着了,上次下雨小雅拿盆接水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因为房子多,人少,李明晨大致分配了一下房间,两个仆人一人一间,小雅则是和自己住一个房子,在自己房间隔壁,随后李明

  • 都市死神逍遥游在线阅读金刚波罗蜜

    宴席过后,孟陆回到屋内,正准备继续修炼,神魂却察觉到红娟抱着一副画筒,背着一个行囊,正向自己房间走来。孟陆提早打开房门,站在外面等候。红娟走过来,举起画筒递了过来,“公子,这是小姐吩咐要交给您的。”她又将肩上挑着的行囊取了下来,“公子,这是您之前沐浴更衣时吩咐的东西。”孟陆收了东西,“多谢,要进来喝

  • 捧我弟弟当冥王第十章

    幸原公子一袭青衫长身而立,近处是朱红色的扶阑楼阁,远方是望不尽的轰鸣江水。在李衍眼中,这两江合流固然壮阔绝伦,却不及幸原公子的半分端雅清正。而他那句“宜其家室,安既且宁”,更是仿若山寺钟声般在李衍心中悠悠回荡,绵绵不断。崔渚打量宜安表妹神色茫然,便知自己这份情思注定要无疾而终,便弯腰拾起了落在地上的

  • 废柴萌妻寻魂星第4章在线阅读

    “这波广告措手不及!”“说得好像我们用了这款笑容霜,就真的能拥有马浩这样的温暖笑容一样!”“我不听我不信!”“居然直接向我浩浩男神告白了,可恨!男神是我的!”“滚,浩浩是我们大家的!”遇见小屋。这天,看来是聊不下去了。主要是宗佳君和程涪江二人感觉太受打击了。于是几人提议,回到房间里去,理由是外面冷风

  • 自由落体在线阅读第3节

    熄灭了做逃兵的心思,肖兵继续观察前面的战况。塔前还站着两个高大的巨人,似乎是对方的英雄,肖兵暂时没有探查技能,之所以认为是对方的英雄,只是听到程咬金:“一个字,干。安琪拉,亚瑟,你们两个有种来塔下和我老陈打,要来就快点进来,不来就不要一直在这里晃悠,看的老陈我心烦。”看来在塔外穿着红色丝袜,黑色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