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反派大佬掌心宠之华山论剑

作者:花澄 来源:晋江文学城

自古华山第一险,华山有一座莲花峰,直插云天,高出所有山峰,据说,谁要是成了剑中翘楚,莲花峰就变成一朵绝世莲花,在华山永开不败,象征着至高无上的荣誉,谁不翘首以盼,谁不高唱爱拼才会赢。

所以武林多次举办华山论剑大会。

第一次华山论剑,武当派掌门王重阳以《九阴真经》上的武功,争得了天下第一,争得最高荣誉归去,但因受了内伤,体内积聚了高手们击打进去的真力将其大脑震坏,他从此变成了白痴。

第二次华山论剑,江湖浪子欧阳锋以《九阳真经》上的功夫,击败了群雄,载誉归去后,只因筋脉受伤,发生了错乱,血液倒流,他从此只能倒立行走,头朝下,脚朝上。

第三次华山论剑,消遥派的老顽童周伯通施展《九阴九阳混元真经》上的功夫,成为天下仰望的英雄,但因一大把白发白须在打斗中被削光,还有鼻子被削平,容貌变得奇丑,她的老妻将他抛弃。

这是第四次华山论剑。

华山之巅,大风起兮云飞扬。

陌上花一马当先,此女来头不小,她五岁观摩剑术,七岁苦读剑谱,九岁练成九十九招剑术,十一岁独闯黑风崖,一剑就杀死了一条百年巨蟒,十三岁自创七星剑阵,十五岁悟得剑多识广剑法,十七岁开宗立派,扬名立万,自封为剑多识广庄庄主,作为一庄之主。

她曾与逐鹿堡一战,连斩逐鹿堡九大高手,与血鹰教火拚,从血鹰教八百名弟子围成的死亡怪圈中冲天而起,使出一招一剑如故,挑飞血鹰教教主的首级,又出一剑将追上来的八大护法的手臂一齐削断。

她一剑的风采载入少林寺青史,她尊重佛教,不想太为难大悲禅师,使出温柔一剑,把大悲禅师的袈裟削去一片,留在了少林寺内的石狮子上,过了七日,石狮子爆炸。众僧惊叹:“陌上花把剑气残留在了石狮子上,经过一周爆发,端的是后劲无穷。”

逐鹿中原数十载,她垂垂老矣,年过六十,尚未婚配。怪只怪她太过痴迷于剑术,耽误了终身大事,虽然江湖人称她为超级剩女,但她十分达观,嘿嘿一笑:“老娘是超级胜女。”此语一出,立即遭到反驳,江湖人又骂她是齐天大剩。她不生气,反称自己是齐天大胜。

齐天大胜陌上花把火热的爱情献给了冰冷无情的剑,这次华山论剑,她踌躇满志,志在必得,志在齐天大胜,勇夺第一。

与她对敌的是剑钱眼开门门主钱布煞。

钱布煞亦商亦武,在商是财雄势大的钻石王老五,在武是全部杀。他曾单挑号称纵横沧海三剑客的三大剑客,仅一盏茶功夫,将这三大剑客从山崖上挑落海水中扑通扑通喂鲨鱼,小战五十回合,就将号称西域无敌双魔剑的双魔逐出中原,在大漠上,八仙剑中的八大剑客按生、休、伤、杜、景、死、惊、开九字诀布成剑阵,他临场突悟“不入死穴,焉得生门”的奇招,硬闯死门,结果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而大破八卦剑阵,将八大剑仙一齐斩杀,故江湖人给他取了一外号:全部杀。

钱布煞最喜欢孔子的那句名言:唯小人与女人难养。所以他眼里特别容不下陌上花,中年气盛的他一见她厚着老脸来争抢天下第一,眼里就刺出利剑般的凶光,恨不得一眼刺死她。

陌上花看见钱布煞,眼里也像掺入了沙子,特别不舒服,她抖开一朵看似有情却无情的剑花,银光飞炸,炫得钱布煞的眼睛见钱也睁不开了,他闭目递上一剑。

叮地一声,两剑交碰,擦出火花,当然不是擦出爱情的火花,而是铿锵老玫瑰挑战钻石王老五的铁血之花。

钱布煞在陌上花的第一招之下,就落下风,但他毕竟久经沙场,摆一摆头,清醒了许多,一睁开眼,就立即挥剑扑上去。

陌上花始终一副谁说女子不如男的霸王花形象,她的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看似给钱布煞搔痒,实则招招直取要害,杀气腾腾。

钱布煞气得脸色煞白,他怒剑挽狂花,剑风飒飒,每一剑皆如毒蛇吐信,为争夺第一,何惜生死,怎能败给女流,他在心里告慰自己:“大丈夫当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好一场阴阳双剑争霸,但见:

剑气冲天,剑光满地,男人剑如龙,女人剑如凤,两剑争锋如龙凤争雄雌,杀得天空无鸟飞,杀得山中虎狼窜,飞沙走石乾坤黑,树摇花落宇宙昏。

二人争逐两个时辰,不相上下,忽然,钱布煞一剑挑散了陌上花的紧裹的头发,好不悲摧也,陌上花长发披散,被华山之巅的大风扬起,遮没了双眼。

钱布煞大喜,趁陌上花用手去拨开长发,刷刷两剑,削断了她的双臂,双臂落地,突突冒血。

陌上花倒在血泊中,双目怒视着钱布煞,她早已置生死于度外,断了双臂算什么?她还有双腿,她用两腿夹起染血的利剑,全力弹出。

钱布煞得意尚早,没料到飞来一剑,他躲闪不及,剑尖刺进他的右眼,他怒不可遏,睁着左眼,隔空向陌上花飞出一剑,岂料陌上花腿功利索,反弹一脚,将隔空飞来的那柄剑弹了回去,反弹回来的剑刺中了钱布煞的左眼。

比剑结果,陌上花断了双臂,钱布煞瞎了双眼。两人战成平手,不能再打了,其他人继续比剑。

剑风使舵帮帮主吴畏死一上场,开门见山就是一句:“我是天下第一,谁敢与我争锋?”

剑财起意寨寨主向天笑向天一笑:“蛤蟆披盔甲,苍蝇弄刀剑,大话说得比天高,你应该说,我是天下第一,谁敢与我争疯。”

争锋也许就是争疯。

吴畏死手持玄铁剑,此剑是千年玄铁铸成,手敲之而余音不绝,宛如罄鸣,剑身浮动着七色神光,剑锋如海天一线,极其锋利,可吹毛断发。他出剑快如闪电,刺人要害,例不虚发。

但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吴畏死一遇比地头蛇更猖狂的向天笑,一交手,他的两只耳朵、一只鹰钩鼻、半片嘴唇就被削飞而落入山崖了。

不过,他充分发扬了不畏死的武士传统,表面上是倒在地上痛得打滚,其实是在蓄劲待发,等向天笑向天大笑前来剑指他的死穴,他就地一滚,将剑一扫,向天笑的双脚被齐齐斩断。

接着上场的是黑金会掌门和天魔派掌门。

两大掌门使出的全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绝招,结局仍是两败俱伤:黑金会掌门咽喉上中了一剑,对方的一柄剑被他咬断,半截剑还被他咬在嘴里,另外半截刺进了他喉部的肌肉里。而天魔派掌门则胸腹穿孔,回肠隐隐可见,一身血肉模糊。

华山论剑七日,一教二派三帮四寨五门六堡七庄八会九联盟的各路剑道高手,全部高度伤残,伤残程度最厉害的是剑惯不惊盟的总舵主莫能行,此人五官全废,断了两脚一手,唯剩的左手捂住洞开的胸口,心脏也被刺了一剑,如果不是天山剑贤思齐楼的被誉为天下第一的金疮药护身,恐怕早就没命了。

大家拚死拚活,仍分不出谁是天下第一,难免产生了群龙无首的极度失望和恐慌,不过,他们终于想起了一人。

此人就是参与第一次华山论剑的齐鲁派掌门王柔弱。

王柔弱原名王刚强,一向以稳、狠、准、阴、毒、霸、倔、韧、绝九字著称,不过,他还是败在了武当玉阳真人张无病的手里,张无病以无为而无不为剑法,剑锋顺势削落了他的右耳右手后偏下时又一拐,再削断了他的右腿,他基本上成了半边人。从此,他改名王柔弱,闭关修练,十年中悟出两套绝世剑法,足以称霸当今武林。

“神雕大侠在天上!”有人高呼。

大家举目一望,王柔弱正骑着一只褐色的大雕,翩翩飞临华山之巅。

王柔弱在天上口占一首打油诗:“武功初练成,狗熊也称雄,手足眼耳心,全作牺牲品。”

大家愕然,欲骂而止,看看这次南北剑客争霸的盛会,断手的断手,断脚的断脚,穿心的穿心,穿肺的穿肺,伤的伤,死的死,王大侠说的也是实情,这次华山论剑,其惨酷程度超过了历次盛会。

所谓盛会不能说是胜会,只能说是剩会。

王柔弱吟完诗,立即就把大雕降落在地,他从大雕背上下来,独腿跪坐,怀抱两把巨剑。

王柔弱一声长叹:“吾之所以有大患,乃因有身体,若无身体,吾有何患?此非道德也。大家都不惜把身体献给所谓的最高荣誉,身残志坚,你拿青春*明天,我用身体换第一。唉,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啊。”

停顿一会儿,他接着说:“天下最柔弱的莫过于水,但水滴石穿,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柔弱处上,刚强处下,与其一味争强斗狠,何不学穿石之水,以柔弱处世,柔弱才是真正的刚强。”

众人皆面面相觑。

“我们还以为你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没料到你却是怯战的懦夫,有什么资格来教训大家?”有人吼骂。

王柔弱说:“我不是来教训大家,而是给大家治病,子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有所毁伤。大家为了虚名而自毁身体,上愧对天地,下愧对父母,纵然成了天下第一,但失去了身体,有何意义?更何况,天下武功,没有最强,只有更强,诸位为了根本不存在的天下第一之名,失去了健全的身体,人生如此,尚不如四肢发达的畜生幸福。”

有人不服气:“迂理岂能服人?我们是武林中人,你有本事亮出天下第一剑,我们才服你。”

“如此甚好,我就先亮出我的第一种剑。”王柔弱说:“这种剑以仁爱为剑锋,以正义为剑刃,以智慧为剑脊,以勇气为剑首,以礼让和诚信为剑柄。此剑,突刺,不可阻挡;高举,直冲云霄。上顺天意,下服民心,能匡正奸邪,故能匡服天下。此剑就叫做英雄剑。”

大家听了,怅然若失,皆觉自己与英雄剑相去十万八千里,便问:“另一种剑如何?”

“另一种人剑,以对名利的贪婪为剑锋,以霸道为剑刃,以残忍为剑脊,以恶毒为剑首,以奸诈为剑柄,持此剑的人横眉怒目,咬牙切齿,张牙舞爪,相互争强斗狠,拚得你死我活,像馋猫争鱼,像饿狗抢骨,像虎狼厮杀,最终两败俱伤,四肢残断,心肺损伤,毁容破相,甚至两败俱亡,种种惨无人道,不一而足。此剑叫做狗熊剑。”

齐天大剩陌上花摆动着仅存的双脚率先大哭一声,接着钱布煞捂着瞎了的双眼哭了,吴畏死感到了死亡的可怕,向天笑哭得昏天黑地。华山之巅,剩斗士们呼天抢地,如丧考妣。还有不少人当场忏悔得自杀。

从此,华山论剑退出了武林的历史舞台。

(本篇完)

延伸阅读

悠滋味卤肉卷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s2eh.shtml
悠嗞味酱料以传统古方精心研制,科学配比,醇香满口,让核心食材层次分明,口感融为一体,

GUBO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gp4y.shtml
GUBO是一家拥有将近60年历史的饰品牌,来自德国南部城市Kaufbeuren,是由

好益彩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n1q7.shtml
公司简介武汉久益通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

五妹儿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da78.shtml
五妹儿渔具总部是子线仕挂子线盒失手绳漂盒漂筒、抄网支架EVA水桶脱钩器绑钩器、抛饵勺

艾派尔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7tq.shtml
艾派尔皮具护理是一家专为品牌皮具进行护理洗洁修复为主的专业性机构。采用国际一流的技术

东野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dzdn.shtml
东野渔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渔具批发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艾玛特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y0x0.shtml
艾玛特手机壳总部主要从事智能机配件销售并只出售!深圳市艾玛特商贸有限公司生产的配件包

童涵春堂大药房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nc04.shtml
千年宏基、万世伟业。上海童涵春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拥有药品批发、上海童涵春堂药业连

玖久丝绸家纺布艺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dcv1.shtml
玖久丝绸家纺布艺地处“黄淮天然氧吧”的生态城市——江苏省宿迁市,公司始建于1986年

态美味小份烤鱼加盟  http://www.sweetmusicensembles.com/sjh7.shtml
态美味小份烤鱼,选用优良的材料,配合态美味小份烤鱼更胜一筹的制作工艺,严格把控每一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我成了乖戾世子的心头好在线阅读第六章

    周嘉鱼对叶阳和叶未匀的事很上心,主要也是很迫切,因为她公司有个专门跟她对着干的绿茶婊一直在盯着叶未匀。叶未匀对绿茶婊的态度倒不暧昧,但因为是同一个公司的,朝夕相对,周嘉鱼担心近水楼台,万一看对眼,她就恶心死了。叶未匀这么干净斯文的人,还是应该给叶阳。要是叶阳和叶未匀成了,她觉得自己能恶心死绿茶婊。所

  • 秦皇妖陵在线阅读第7章

    “嘶!”“嘶!”“嘶!”……棒子国军人见罗临速度竟快到了这种程度,禁不住一个个倒吸凉气,脊背发寒,冰凉彻骨。“太……太快了!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指挥中心,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瞪大眼睛,死死地望着电脑屏幕上如风似电般的罗临,骇然无比的说道。“这不是属于人类的速度!”韩成玉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罗

  • 古剑灵缘偶遇

    因为梦到了十年后和手冢相处的冷漠,时吟一大早就醒来了,看了下闹钟,发现才6点,她又在床上发了会呆,这才慢吞吞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在6:30的时候坐上了餐桌。女佣将时吟要的三明治和牛奶端给她,笑道:“小姐今天起得真早。”时吟捧起热牛奶暖暖手:“晚上睡得不怎么安稳。”“要点熏香吗?”“还是算了,免得到时

  • 不灭魂仙之大宋明珠

    “难道真是她?”遥遥见一道倩影飞奔而来,或许是潜意识作祟,吴明下意识的哆嗦了下,面色微白,好像回想起了什么极为不堪的往事,让他害怕中又带着一丝希冀!佳人似明月,皓腕凝霜雪,袅袅如弱柳,芙蓉出鸿波!饶是吴明见惯了绝色美女,当看到宛若雪蝶般飞过花丛,明显还未长开的少女,仍觉惊艳!依稀与记忆中,喜欢对他挥

  • 魔道祖师之此时正好遇到讨厌的人

    因为经历了这些两人都有点累了,她们都想去了,肖子墨和她们道别后就要走,魏语眼睛一转笑道:“子墨姐姐,青春学院还有点远,你打车也不方便,让我个送你吧。”肖子墨不想麻烦别人,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魏开一看这里就知道魏语在打什么注意,说道:“没事,反正我们也要走这条线,我送你吧。”看到肖

  • 尸行仙路第六章在线阅读

    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重阳这天,林家的玉颜坊歇业一天,周翠这天早早的就把林秀秀从床上叫起来了,简单吃过早餐后,周翠拿出先前就准备好的吉祥酒,给自己和林秀秀各自到了一小杯。这菊花酒是在前街王家酒铺打的,是家百年老店了。王家往上好几代都是做酒的,他家酿出的酒就是比别家更浓香醇厚些,价格公道。周围这一片的

  • 加勒比传奇之一法通,万法通

    “答,答应了?”“还这么爽快?”西门庆直接答应下来,让吴顺之、刘琴霖两人表情很明显就是一呆,似乎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错觉。不然的话,西门庆这个传闻中的阳谷县第一恶少为什么会答应的如此痛快。说好的不学无术呢?说好的胡搅蛮缠呢?吴顺之发现自己心中原本准备好的说辞都完全派不上用场。甚至,西门庆

  • 封神:我成为了九尾狐妖在线阅读第六章

    死鸭子嘴硬,尤桦不想当死鸭子。因此,在庚以名三番五次的追问下,她还是说了自己的心事。不说不行啊。要不是今天跟庚以名熟了,她也不知道这人竟然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主儿。他问人很有一套,既有礼貌又不咄咄逼人,可就是非得知道真相。看来白天,她会过肩摔的事也同样让他很好奇。只是碍着礼仪,他才没多追问。而现在,

  • 灵性随记在线阅读第四节

    那男人微微挑了挑眉看着我,但说的话却像是在考验我的耐性一样,“你时运很低,再加上体质偏阴,如果再被她缠上,你活不过这个月,向北,不跟我走的话,你会死的。”你会死的。这话像是带着烙印一般令人觉得又疼又烫,却没办法忽视开。我呆愣着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但很显然他在把我的思想

  • 我的探灵回忆录之太宰治与阿滋弥小姐(5)

    “啊,津岛君你来了”首先向太宰搭话的是一个年轻男人,他坐在背对着大门的地方,像是看到背后推门而入的太宰一般挥了挥手。这个男人名为三岛由纪夫,“键”的十三人之一。他的面容是当下正盛行的花美男的类型,忧郁之中又带了点孱弱,让人忍不住升起想要保护他的欲望。或许是本人是凭借脑子在“键”立身甚至如今成为首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