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倒霉的事情要开始了[末世]之第二章

作者:粟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走火入魔?

江衍回忆了一下,是有这个情节。

不仅如系统所说,是男主和洛潇的首次接触,同时也是洛潇对摄政王怀有特殊感情的开端。

因为明明是男主把洛潇从入魔的边缘拉了回来,结果等洛潇清醒,入目就是正看着她的摄政王。理所当然的,洛潇以为是摄政王救了自己,而后者本就是要利用她,被认错也不澄清,直到两人闹掰,洛潇才知道原来好事都是男主做的。

江衍想了想,问道:“我一定要走火入魔吗?”

印象中,但凡他写出来的走火入魔都非常痛苦,连主角都极有可能在这上面栽跟头。如今他刚穿越,还不能很好地扮演,他怕一个不察,直接把命搞丢了。

系统说:“不走火入魔,后面的剧情没法衔接。”

江衍听着,觉得是这个理:“只能这样了。”

毕竟走火入魔不是洛潇自己出的问题,而是陆怡动的手脚。

如果不按部就班地走剧情,凭摄政王的脾气,一旦发现陆怡胆敢对他看中的人出手,不说对陆怡怎样,至少也不会让她继续安生地呆在王府里。

而陆怡不在王府,无法及时跟进摄政王的行踪,掌握他和洛潇关系的进展,那么后面受最重要的那个女配支使设计陷害洛潇,离间洛潇和摄政王的高潮就不会有了。

那个高潮可谓是全文重中之重,也是以前就写好的特定情节之一,江衍想,他确实是要承受走火入魔之痛。

好在系统心疼他,安慰道:“宿主放心,如果到时无法承受,我可以为宿主屏蔽痛感。”

江衍“嗯”了一声,说:“现在告诉我怎样修炼吧。”

“首先双腿盘坐,脊背挺直,姿势要正,然后闭上眼,慢慢吐息,平心静气,接着双手结印,心中默念口诀……”

按照系统所说的步骤来做,不多时,江衍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而来,争先恐后着进入他的体内,让那循着经脉运转的灵力,愈发壮大。

修炼是件枯燥事。

一开始系统还担心江衍会不会只坚持个把时辰就受不了,没想到半天过去,他仍处于修炼之中,神色平静,不动如山。

直等到了夜晚,有月光从某处照射进修炼室里,淡淡月华围绕在江衍周身,看起来奇异极了,让得系统立即集中注意力,提醒道:“宿主快服用化王丹!”

江衍闻言,没有动君卓彦给他的化王丹,而是动用了他灵戒之中早早备好的。

化王丹吞服完毕,很快,月华进入他体内,顿时便如狂风骤雨,横冲直撞地来到那薄薄瓶颈之前,“哗”的一下,瓶颈被直接冲破。

瓶颈一破,江衍那停滞半天不动的气息登时飞快攀高,从灵师大圆满到达灵王初期,晋升成功。

感受着明显不同于先前的雄浑灵力,江衍觉得此刻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如果白天的时候他就是现在这个境界,那么那几个暗影护卫,他完全有信心将他们吊打。

“宿主做得非常好。”系统放下心来,夸赞了句,继而话音一转,“陆怡快要来了,请宿主继续保持修炼状态,不要惊动陆怡,免得她还没动手就被吓跑。”

江衍点头应好。

少顷,江衍明显察觉到有人正靠近这间修炼室。

修炼室虽被封了,但供人探视的小窗没有关死,还留有一道缝隙。因而来者在原地踌躇了几息,就下定决心一般,从灵戒中取出一株灵草,将其点燃后从小窗的缝隙里扔了进去。

扔完灵草,陆怡没有停留,转身就走。

走出极长的距离后,她回头遥望那在月色下显得朦朦胧胧的修炼室,唇角一扬,自言自语道:“梦魇草一烧,君圣也难逃。江小公子?我且看你能不能熬过这一遭。”

梦魇草,顾名思义,点燃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连灵君灵圣都要深陷它所构成的梦魇中,难以挣脱。

灵圣是朝歌大陆上已知的最高境界,只差一步便能破碎虚空。这样的人物都难以逃脱梦魇草的梦魇,更何况是与其相差整整四个等级的灵王?

一旦闻到梦魇草的味道,怕是要永远地沉浸在梦魇里,再醒不过来。

陆怡此举意在废除江衍的修为,毁了他的根基,好让君卓彦把他赶出王府。她完全没想过她母亲是从哪里得来的梦魇草,又是出于何种缘故将这梦魇草给了她。

反正只要能达成所愿就够了,别的她一概不管。

已经能预见明早一定会听到好消息的陆怡不再看那修炼室,准备回房后沐浴一番,美美地睡个好觉。

她心情极好地走了,完全不知道有人进了那间修炼室,随意挥了挥手,才烧了半片叶子的梦魇草立即就化成虚无,空气中隐隐约约的气味也瞬间消失无踪。

做完这些,那人转头看向江衍。

就见此时的江衍已然面色苍白,眉头紧皱,额头布满汗水,显然正处在梦魇之中,非常痛苦。

不仅如此,他皮肤上有赤红的光时隐时现,浅浅脉络狰狞着浮于体表,运转着的灵力也忽而静止忽而暴动,赫然是要走火入魔的迹象。

那人看着,手指一抬,朝江衍的眉心轻轻一点。

便是这一点,险些要冲破体表的脉络立时恢复正常,红光消失,堪堪要暴动的灵力也瞬间风平浪静。

看已经脱离了走火入魔状态的江衍眼睫微颤,似是要从梦魇中醒来,那人转身,下一瞬,身影陡然消失,空气中没留下半点痕迹,仿佛他从未来过。

恰在这时,忧心义子到底有没有成功突破的君卓彦过来了。

借着明亮月光,君卓彦清楚地看到修炼室里的人状态不太好,像是突破失败的样子。

他不由快速打开门,举步进入。

来到义子身前,才感应了那明显是灵王等级的气息,就对方慢慢睁开眼来,眼角微微上挑着看他。

这一眼,半是茫然半是湿润,衬着苍白的脸色异常勾人,看得君卓彦心下一跳。

“是你救了我?”少年声音沙哑,仿佛刚从一场久远的梦中醒来,“大恩不言谢,我记下了。”

什么我救了你?

君卓彦下意识想问,然而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你刚刚突破,记得将修为巩固一番,免得境界不稳。”

少年仰头看着他,低声应是。

君卓彦再道:“欲速则不达。修炼应顺其自然,不必急于一时。”

少年继续应是。

看他如此乖巧,自己说什么,他就应什么,君卓彦犹豫一瞬,还是说道:“刚才是怎么……”

刚才是怎么回事?

为何这修炼室里的气息不太对?

不过君卓彦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江衍打断:“没什么,不过险些着了别人的道。”他语气十分轻描淡写,仿佛那般险恶经历根本不值一提,“夜深了,义父早些回去休息吧。”

看他不欲多说,君卓彦便没再问。

误会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产生了。

等君卓彦离开,江衍闭上眼,继续修炼,心中不忘问道:“剧情完成得怎么样?”

“很不错。”系统夸道,“比我想象中好了太多。”

“这就好。”

江衍没再说什么,全身心沉浸在修炼里。

他这般认真的姿态,看得系统刚想问些什么,又不舍得打扰,只好将疑惑按捺下去,准备问问总部,江衍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身份——

否则,没让它出手屏蔽,而是亲自经历梦魇草的梦魇和走火入魔的痛苦便罢,他是凭着怎样的毅力才能做到在经历这些之后还能立马心无旁骛地继续修炼?

包括之前那堪称行云流水的格斗技巧,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宅家人士能有的。

系统这样想着,给总部发了条消息,安静地等待回复。

不料,等到三天之后,江衍都巩固完毕,神清气爽地出了修炼室,系统也还是没能收到总部的回复。

怎么回事?信号没问题啊。

系统又发了条消息,然后看宿主要和陆怡对上,急忙转移注意力,准备帮宿主在这个女配的心上留下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便见陆怡此时正睁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对面的江衍。

似乎是由于太过震惊,她一时间竟连话都说不好:“你,你不是已经……你,你,我明明……”

“我怎么,你又怎么?”

无需系统提醒,江衍自然而然地接话,和陆怡一比,简直是高下立分。

看陆怡在最初的震惊过后,目光很快就变得躲闪起来,不敢同自己对视,江衍往前一踏,刚刚还离她丈许远,此刻却已直接来到她的面前。

他近距离地看着这和自己差不多年岁的少女。

这样的距离,周遭空间变得逼仄起来,陆怡神色更显慌张,心跳快得要喘不过气:“你要干什么?别以为你是灵王,我就会怕你!”

“你当然不会怕我。”江衍微微低头,凑近她耳畔,轻声道,“毕竟我可没有梦魇草。”

陆怡呼吸一滞。

延伸阅读

零典女装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xfjg.shtml
深圳市阳之晨时装有限公司成立于一九九九年,是一家专职从事品牌女装设计开发、生产销售、

高炉双轮池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gvqy.shtml
高炉双轮池纯粮典藏年份系列,定位为覆盖现代白酒销售渠道的产品,她是满足与政务、商务、

欧美兰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a20s.shtml
欧美兰钻石画总部经销批发的钻石画、十字绣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三夫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b1lt.shtml
创立于1997年的三夫户外发展至今已有10多年历史。10多年前的三夫仅仅是北京大学东

尚左爱右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xv57.shtml
尚左爱右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连衣裙、羊绒大衣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爱他美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1sd.shtml
爱他美奶粉产自德国,是德国美乐宝(Milupa)集团旗下品牌,后美乐宝被达能集团收购

otto2艺术美学会馆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sj3b.shtml
otto2艺术美学完整的规划蜂巢式创意启发系统透过“艺术美学”、“绘本故事屋”、“创

乐活概念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gxts.shtml
乐活专职祛痘抗敏连锁机构简介—各省市例签约包治:青春痘酒渣鼻复发双倍退款承诺乐活专职

东海堂饼屋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sos9.shtml
广州东海堂(饼屋)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一九九五年,是一间中港合作企业。公司专注生产销售

llaollao又优冻酸奶加盟  http://www.compass-deliveries.com/6qi7.shtml
Llaollao又优冻酸奶是欧洲冻酸奶,源自西班牙,以其天然纯正的口味,优质健康的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佬总求我爱他[穿书]虎先锋

    此时天色渐晚,三人与老者坐在桌前,晚风吹来,渐渐凉爽,少年又送来了斋饭,用黑色的碗给每人一碗。“老人家刚才说西行的经难取,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然恭敬地问道,此时八戒已经吃了一碗饭了,那少年急忙帮八戒装饭。然看到八戒的嘴脸时,他吓了一跳,退出老远,神情惊慌。也难怪,猪八戒那副野猪头模样,李然第一次见得

  • [韩娱]是我的星在线阅读第10节

    阴沉的天空,不时与天地相连的紫色闪电,荒凉的景象,让人不仅心生胆寒,魔界本就是一片这样的土地。“这是哪啊?”上村达也艰难的睁开眼睛,直起身子,四处张望了一下。巨大的树木将整片天空都遮盖,茂密的丛林连感知都看不到尽头。“嗯?这里弥漫的气息感觉很像那个恶魔的气息。难不成,这里是魔界?”上村达也仔细感知了

  • 和白月光在书里相遇了7)

    沈昼感受到了手上的温热,愣了一下,看见楚苓,他居然会有一种莫名的心安。刚才他是动了杀心的,如果楚苓没有出现,齐泽现在应该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好感度+3“你是谁?”酒的后劲太大,齐泽脑子有点转不过来。看见楚苓的脸后,齐泽又傻笑道:“你是皇兄送来的美姬吧,虽然嫩了点,模样倒是不错,今天就你来陪本皇子。”“

  • 耕读人家(科举)之伊弘伊玉(10)

    打坐休息了一日,凌逸便是起身前往山顶处的密林,现在的凌逸并不需要担心山顶的凶兽会伤害到他,毕竟凌逸已是灵基前期巅峰的修为,再加上其所修火灵脉刚猛霸道,在这群山中说是可以横着走也不为过。当然,凌逸决然不会恃才傲物,放松警惕。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想当初在山顶处的那名老者修为不知比现在的凌逸强上多少倍

  • 恋爱日常在线阅读第2章

    借着漆黑夜幕的缘故,沐云帆只能辨认出他身前这具尸体是名男性,他右手触摸着,真真实实感受到了那微弱的心脏跳动。“那么接下来该如何做?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想要大力使出一拳恐怕也会产生剧烈的疼痛感,说不定也会因此加大这具身体的伤势。”压住了内心中的欣喜后,沐云帆开始冷静了下来,认真的思考着眼前的问题。以他

  • 我家妻主不解风情在线阅读第三章

    太阳西沉,余辉映射着大地,把整个世界变得有些朦胧。由于不知道最近的人类居住地究竟在什么地方,林靖已经闷头在这九莽山中瞎转了好几天。“***的累死我了,今天就在这露宿荒野吧。”林靖转头环视了周围一圈,看着一颗比较高大的树,几个闪烁便爬了上去,在这九莽山脉中待了三年,他已深知林中的可怕,什么地方该待什么

  • 农门凰女之我会保护好她

    “乔小姐可否告知,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么?”一身戎马,铁骨铮铮的徐绍远,何时会有这么温柔的语气?陈敏心尖一颤,心底的恐惧正在无限蔓延。乔安脸上的巴掌印,可是她打的。乔安一手轻掩红唇,秀气的打了个哈欠,“一点误会而已,不必在意。再说了,我也没吃亏。”她意有所指。今天也没吃亏,痛打落水狗这样的事,虽然做起

  • 我才不怕你呢在线阅读情死无味

    将军抬轿,帝王作陪。说得,便是一代花魁——郎君治鸟。这位花魁,本名不可考,却一生荣耀加冕,至死都如绝尘焦骨,无人可欺。京中为他塑像,如九天坠凡的仙君,以最卑贱的身份,获万人祭拜。他的故事改编了上百个版本,流传在戏台茶肆。所叙不一,却都讲那位惊世之花,是如何从容游走于王侯将相间;有他出现的长街,是如何

  • 软软包围你[电竞]地中海也没想象中那么好。

    徐梓楠大学毕业后就留校研究近代史,留校做学术研究是爷爷的主意。徐梓楠一直就想像父母那样,做勘察考古研究的,探寻父母穷极一生所追求的那个秘密。父母在他四岁是就离开了他,留给他的除了那模糊不清的相貌记忆就只有一本工作日记了。日记一共就写了三页半,没提及什么重要东西,只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秘密让徐梓楠苦思冥想

  • 我养大了宿敌的儿子在线阅读第九节

    树下的人似乎微微动了一动,闻听此言,乐瑶也不禁满腹狐疑。“他是你相公,那林府千金却又是谁?你这般年纪,缘何就会与他成亲?”“到如今,我也不想再隐瞒姑娘,”少女仰起头远远的看了一眼秦寒,眸间爱恨夹杂,“我本是修炼千年的花灵,因动了凡心才化成女身,只为与他结百年之好,可是……可是他一朝高中却将我抛诸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