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网王之我的邻居不可能那么可爱在线阅读墨文的姐姐

作者:第九次帅死的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个我就不懂了,我对这一方面不太了解,这张纸,我觉得,有字,应该是记录了某种信息,可能和书画有关,哎,对了,你们村有颤长这方面的人嘛”,小鱼鱼问道。

“书画,我微一迟疑,我爷爷对书法倒是有一点心德,是村里专门给人写字的,但是,对于这件事,他肯定是不懂的,至于说画的话,我们村倒是没有谁会作画”,我说道。

“噢,一个都没有么”,小鱼鱼又问。

“应该没有吧,印象中是没有的,哎,等等,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人,我曾经见她作过画,不过,他应该也是不懂这件事的,毕竟两者之间联系不会太大,不过,我觉得明天还是去找她问上一问,也许她能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恩,这张纸只有半个字,其它的地方都是空白的,我觉得被烧掉的地方,应该是一幅画,不然,不可能空那么多,如果是字贴的话,不应该是把这个字写到了下面,没必要空那么多,所以,这应该是一幅画”,小鱼鱼又大胆的猜测了一番。

“恩,我知道了,我明天去问问她,她应该是作过几年画的,多少会比我们懂一些”。

我和小鱼鱼相续上床睡觉,不一会,小鱼鱼睡着了,而我却怎么睡都睡不着,我在默想着那个场景,一直在不停的反问着自己:“那一声怪叫到底是什么呢,还有,那声蹬蹬蹬和那个怪影,真的有那么大的怪物么,它的手已经挥了过来,快碰到我了,下次,这个场景会不会再次发生,如果发生了,场景会不会再延续,而那只怪影,会不会直接戮穿我的身体,还有,更奇怪的是,被燃烧的那张纸,真的像小鱼鱼说的那样,是用一整张树的竖截面制成的么。是怎么制成的,现代有这样的机器么,还有纸上的字,居然是用碎石,或者说是灰尘压上去的,直穿纸背,这得要多大的力量,而且又不损坏纸张,写成了这一个“灭”字,用的是什么手法呢,嗨,想不通,真是想不通啊”。

我脑中一直在不断的思考着这几个问题,渐渐的,人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已经被一阵鸡鸣叫醒了,虽然昨晚睡得晚,但是,心头里一直在想着事,所以睡得倒也不是很死,鸡一叫,大概也就醒了,我看了看表,已经早上8点多钟了。我往床边一看,空的,小鱼鱼已经不见了。我正想起床,小鱼鱼已经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见我醒了,笑着说道:“我煮了些白菜粥,你起床了可以喝一些”。

我‘噢’了一声,马上起床,到土房子里和爷爷奶奶问了好,给了一些钱,然后洗漱了一番,到楼里卧室和小鱼鱼喝了粥。

“你等下是要出去么”,小鱼鱼问道。

“恩,我去找一下那个会作画的人,问问她那张纸片的事”,我说道。

“我要一起去么”,小鱼鱼又问。

“她有些特别,你去了不太好,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我说道。

“恩”,小鱼鱼应了一声,不再说话,我慢慢喝完了一碗粥,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那张纸,又看了一眼,没有什么新发现,就放在了裤子口袋里,走了出去。我刚走出大厅的门,就回头对着小鱼鱼说道:“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就看看电视,这村里你刚回来,不太熟,要找我的话,直接打电话就行了”,见小鱼鱼点头,我走了出去。

我走了几分钟,来到了墨文的家,墨文是我从小比较要好的朋友,小的时候常在一起放牛,钓鱼和**,初中后,我们就不在一起读书了,但每次回家过年,我总会喜欢到他家里去聊聊天。

我站在门外,墨文家里的门是掩着的,我不方便直接进去,正想敲门,门却咯吱一声打开了,我抬着头,看见墨文从里面走了出来。

“噢,墨文,预祝新年快乐啊”,我忙打了声招呼。

“哈哈,松月,你回来了”,墨文见了我,也很热情的打了声招呼。继而又说道:“来找我的吧,嗨,都长大了,我都工作好几年了,咱们能在一起聊天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恩,我们的事以后再聊,我想来问你姐姐一些事”,我说明来意。

“噢,我姐姐”,墨文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严肃得有些奇怪,我看着墨文的脸,也严肃的说道:“怎么了,不欢迎啊”。

墨文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倒不是不欢迎,只是你要找我姐姐的话,这个……”。

“嗨,想什么呢,我打断了他,我和你姐姐以前也经常聊天的啊,你忘了啊,什么这个那个的,难道小时候可以聊,大一些就聊不成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墨文忙陪着笑脸,说道:“聊肯定是可以聊的,而且我们家对你都是一直欢迎的,不说你是咱们桃家的大学生,就单凭你叔在咱们村的地位,而且多次帮过我们,我们肯定都是知恩图报,十分感激的。只是,你要见我姐的话,以前倒是都没有什么,不过现在的话……”

“现在怎么了”,我好奇的问道。

“我姐好像,怎么说呢”,墨文一直在寻找着合适的言语,毕竞有些事情他不善于表达,只见他想了半天,才脱口说道:“她最近经常作诗”。

我一时听不明白,看着他的脸,问道:“作什么诗”。

“就是写一些诗啊词啊之类的,噢,和许多歌曲的歌词相类似,但是又有许多的不同”,墨文说道。

“你姐姐会作诗”,我一愣,又不禁说道:“她之前不是喜欢画画的嘛,两年前我回来的时候,她还一直在画呢,怎么,一年不见,突然作起诗来了”,我一脸奇怪的看着墨文。

“你别这样看着我嘛”,墨文说道:“这个事不仅是你啊,我也很奇怪,我们家里的人也都很奇怪,我姐的学习经历你肯定也是知道的了,小学都没毕业,就读不了书了,起初她喜欢画画,我们家里人虽觉得没什么用,但毕竞是比在家里死呆着强啊,倒也由得她了,可是,今年,她居然作起了诗,你别说,那诗写得,连我这样上过初中的人都不完全看得懂。但我读着她写的诗词,字里行间尽透露着悲伤之意,我姐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肯定不放心,就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了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也是劝过的了,还叮嘱我说让我多照看姐姐,让她不要想不开。我姐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她说她没事,只是渐渐的长大了,对人生的看法也改变了一些,不像以前孩子时候的那样,眼里的世界也跟着长大了”。

“可是我爸爸和妈妈还是很不放心”,墨文接着说道:“他们就和她说,只要她喜欢什么,都是支持她的,画画也好,写诗也好,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缺什么都可以说,只要能买给她的都会给她买,姐姐最初只是笑,说什么都不缺,前几天倒是和我说,让我去镇上给她买了一些茶叶,我就去镇上的茶店给她买了半斤的铁观音,拿回来给她之后,她居然自泡自饮,动作倒也像那么一回事,和电视里的有几分相似,有时我去看她,她泡好了茶,见我进来了,也给我倒上一杯,我喝了一口,那感觉,真的妙级了,比我妈用水壶泡的好喝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她泡的时候快吧,我见她每泡一次茶也就几秒到十秒这样,我妈用水壶一泡就是几个小时,茶水色泽倒是挺浓的,不过,茶味有些发苦”。

我看着墨文,忍不住说道:“这么说的话,你姐不仅会作诗,居然还学会了茶艺,泡起了茶来了”。

“是叫茶艺么,这个我就不太懂了,反正她这两年来很奇怪就对了”,墨文说道:“你说,她是怎么学会的啊,画画我能理解,依葫芦画瓢嘛,这泡茶我也勉强能接受了,有样学样嘛,在家看几部电视剧或是电影,学会一些手法倒也正常,但这作诗,是什么鬼,而且,有段时间,我曾经仔细的观察过她,有时候她会莫名其妙的叹气,有时候又会莫名其妙的发笑,甚至有一次,我们全家在看一部电视剧,看的时候都好好的,她居然眼泪像泉水一下流了同来,我们怎么劝都劝不住,妈妈就问她怎么了,她也不答,只说,这个结局很美,很好”。

“什么电视剧”,我不禁也好奇的问道。

“神雕侠侣啊,就是杨过在绝情谷底找到小龙女的那集,本来都看得好好的,我姐却突然大哭了起来,她以前也看过啊,别说是哭了,有一次还骂杨过缺点眼呢,怎么,今年再看的时候却是哭了,真是莫名其妙,感觉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墨文说道。

“噢,那她还画画么”,我突然想到了自己来的目地,忍不住问道,毕竟,我今天来的重点可是要请教她画画上的问题的,如果她不画了的话,想来,可能是因为画画上的事情伤心了,我再和她说画画的事,也许不太好,毕竟她是一个心灵非常脆弱的人。

“今年倒是没见她再画了,只是作诗,但原来的那些旧画,她也是挂在墙上的,并没有拿掉”,墨文说道。

“噢,看来,她只是不想画了,并没有因为画画这个事而不高兴啊,那就好办了,我来,是有一些画画上的事,想请教她一下的,我去和她聊一下,方便么”?我问道。

“可以啊,你随意,我有点事情先出去了”,墨文说道。

“你姐在哪里”,我又问。

“原来的房间啊,没变过”。

“恩”,我慢慢的走进了墨文的家,墨文出去后,随手关了门,院子里没人,又是在农村里,这一大清早的,整个房子瞬间安静了下来,我慢慢的调整了一下呼吸,记得墨文姐姐的房间就在最后一间,于是,我慢慢的走上楼去,为了不让上楼的声音太响,我顾意放缓了脚步。

不一会儿,上到了二楼,我顺着阳台看向了最后一间的卧室,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隐约能看到一个床头,和一个电磁炉,上面放着一个稍大的不锈钢水壶。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把手插进裤兜里,手掌心贴着那张纸片。我延着阳台走廊一间房一间房走过去,村里的楼房几乎是按同一个模子建的,往往要么一层,要么两层,三层的很少了,每一层几乎是四间房,最左边是楼梯,然后往右边就是一条走廊,连接着四个房间的门口,前三个房间的门口在走廊的边沿上,和走廊垂直,最后一个则是和走廊通道尽头衔接的,所以,我沿着走廊一眼看到了尽头,就能看到第四个房间里的情景。

我轻轻的迈着步子,很小心,很担心发出响声,其实发出响声也没有什么,但刚才在进门之前,墨文和我谈了一下她姐姐的情况,好像过了这几年,她长大了,心性有了许多的变化,因此,这不得不让我倍加小心,因为我不想因此伤害到她,哪怕一点点,所以我要重新认识一下她。如果不注意,还像以前那样说话那么随意,那么对现在的她来说真的可能会是一种伤害。

我走到了最后一间房的门口,沉了口气,探头向里面看去。房间里静稍稍的,一个人都没有,“墨文的姐姐去哪里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