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丁丁的白月光在线阅读应聘(一)

作者:吴聊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叫沈建国,26岁,今年研究生毕业,正处于找工作阶段。过去几年我经常在个人主页上分享一些与自己专业有关的资料和一些主观的看法,当然也没什么人看。现在求学期结束,我面临着找工作的尴尬期,很多前辈都说过,这是一段十分艰难的时期。从今天开始,我会在个人主页上记录自己这段时期的经历和见闻,希望能够为即将毕业面临找工作困境的同学们提供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帮助和经验。

我的专业是思想政治教育,就业前景不及一些热门专业好。本科毕业前夕我也曾试着找过工作,投过不少简历,大都石沉大海。一般只有大企业有招党政工作方面的人才,但当时我得到的回复是他们的最低门槛是研究生学历。

于是我下定决心考研,加倍充实自己,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符合用人单位的要求。

研究生毕业的上半年,我参加过公务员、事业单位、教师等考试,可惜我准备不够充分,在行测上丢了太多的分,连笔试都没过去。行测考试更注重数字运算能力、缜密的逻辑分析能力、图形推理能力以及做题的速度和答卷时间的规划,我在这方面的能力有所欠缺,错过了今年的机会,明年再参加这种考试之前,我一定会针对这几方面好好复习,攻克自己的薄弱区。

整整一个月我都在人才市场转,到处找招聘信息投简历,可一些小公司觉得我研究生学历太高,他们需要一些扎实肯干的本科或者专科毕业生,我举双手表示自己年轻力壮刻苦耐劳,可他们依旧以基本工资过高的理由拒绝了我。

至于大公司,偶有大公司招聘几个党政工作的人才,这一次我门槛倒是足够了,可惜面试表现不佳,用人单位认为我不够成熟,婉拒了我。

说实话我是有些失落的,考研本是为了给自己就业提供更多的选择和机会,现在却面临着这样一个高不成低不就的现状,实在是令人沮丧。

加之已经毕业,过几天我就要从学校宿舍搬出去,生活压力变得更大了。

似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愁得头发一缕一缕掉,每天早晨都能扫除一堆细碎的短发。这让我十分忧虑,我相识的不少师兄和前辈们,在年过三十后便渐渐脱发,头顶向地中海发展。我今年26岁,离三十也不算远了。

如果再无法找到工作,我可能就要将个人主页上那个有着浓密圆寸的头像改为地中海发型了。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我到处寻找便宜一点的出租单间时,之前投过简历的一家培训机构回复了我。

这是一家包罗万象的培训机构,有针对考研的考研班、自考夜校班、公务员考试班,也有高考突击班、四六级英语班等等。它并不出名,我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个叫做“午夜港”的培训机构。

记得是在三天前的午夜十二点,我在刷新用人网站时突然看到一则“底薪5000有奖金、包住宿交通、专业不限、性别不限、年龄不限、学历不限”的招聘信息,它看起来十分不专业,甚至没有联系电话,只留下一个邮箱,但条件真的很好,尤其是包住宿这一点,能够大大缓解我的就业压力。

我抱着“广撒网”的心态投了简历,便将其丢之脑后,没想到最终向我伸来橄榄枝的竟然是它。

看到确认录用的邮件时我欣喜若狂,但最初的喜悦过后,我又觉得这件事实在诡异。

没有任何要求的招聘信息,连面试都没有只看了简历便确定录用,看起来更像是某些传销组织或者骗子的手段。

好在这一次回复中有电话号码,我可以先打个电话探一探究竟。

按下“94444”这几个数字,很快便有人接听,是一个机械女声:“对不起,跨国公司有时差,请午夜十二点后再拨打。”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错过这么一个好机会,万一是真的呢?于是当夜十二点,我又一次拨通了号码。

这一次有人接听了,是位女士,语速很慢,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清:“滋啦……滋啦……喂……滋啦……”

信号很差呀,还总是有杂音。

我清了清嗓子,用自己最优秀的播音腔道:“您好,我是前几天投过简历的沈建国,今天收到了贵单位的回复。十分感谢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但是,你们还没面试过,真的确定我要录用我吗?您连我的面都没见过就知道我是你们需要的人吗?”

“滋啦……沈建国……滋啦……年轻、干净……在学校没有与人结怨……滋啦……是个……好滋啦……我们……调查过……”

信号太差了,什么叫是个“好滋啦”,是想说我是个好学生吧!

听到这里我稍稍放心了些,能够侧面调查我,代表这是个认真负责的单位。不像传销组织和骗子,他们只要人,根本不会考虑人品问题。

“很高兴您对我的评价这么高,那……请问我要去哪里办入职手续?回复的邮件上并没有写地址。”我扫了眼电脑页面,不由暗暗摇头,这封邮件实在是太丑了。

邮件是暗红色的,回复的字体不知加了什么特效,盯久了竟然会有种血液流动的感觉。这邮件页面打开总觉得我电脑一会儿会流血,看着触目惊心的。

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关闭页面。点了下右上角的叉,但电脑卡了,并没有顺利关闭。

这台笔记本电脑是刚上大学那年买的,用的还是市面上已经作废的XP系统,配置也相当低,运行内存只有1G,开机时间能够打败全国1%的电脑,三天两头卡死,不抠电池是绝对不会关机的。

这会儿我也没时间去抠电池,便将电脑合上,继续与对方聊天。

“滋啦……现在……去彼岸小区……4号楼4单元404……滋啦……滋啦……嘟嘟嘟……”

嗯?

电话就这样断了吗?我又试着拨打过去,得到了“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的提示。

难道她真的在国外,所以信号不好,现在上飞机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回想着她方才提到的地址,犹豫着要不要去。

现在可是晚上12点,去小区会不会被人当成歹徒?可不去的话,明天我就要搬出宿舍了……

终究是贫穷使我克服了一切困难,我决定先在网上查一查这个小区的信息。

打开电脑屏幕,那血淋淋的邮件还打开着,实在是难看。我去抠电池,结果今天电池好像长在电脑上一样,根本拔不下来。

我像对待旧电视一样粗暴地敲了敲电脑,卡住的电池终于拽下来,电脑顺利关机重启。

彼岸小区4号楼4单元404室在网上还真能查到消息,本地贴吧上有人说这是个凶宅。本来一般酒店、单位都会跳过404这个房间,因为听起来不吉利,大多数营业者忌讳这个数字。可开发商盖楼时脑子不知出了什么毛病,非要弄出个404来,谁知卖不出去,最后降价处理,还真有人买了,这位户主买下房子后不到半年就出了车祸。

他的家属将楼低价转让给另一户人家,住了不到一个星期,第二家的主妇疯了。

为了给她治病,房子又被卖出去。

似乎真的是风水不好,这间房子的每个户主结局都很惨,开发商后来也被人捅了,好像就是第二家疯掉的主妇做的。最后接手这栋房子的是谁不清楚,只能看到房子上常年贴着出租出售的信息,却没人理会。

我是学政治的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当然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但也能明白用人单位为什么会租下这间房。

很简单,便宜。

这下子我对包住宿这件事不犹豫了,当下背起包便赶往彼岸小区。虽说是半夜,可万一真的有人接待呢?

刚走出宿舍楼,电话便又响了。

是那个“94444”的号码,大概是有了信号,我接起来,听对方说道:“滋啦……不用……走着去……滋啦……有校车……滋啦……”

“有校车?太好了!”我激动道,“难怪之前招聘信息上提到包交通的,我还正愁大晚上没有公交车呢!”

当然我这种穷学生是不可能叫出租车的,我本打算用共享单车骑过去。

“嗯,你在……校门口……等……滋啦……滋啦……尾号……444……嘟嘟嘟……”

信号又断了,我还没来得及问这位女士该如何称呼呢。她真是位善良体贴的女士,会为我这种学生准备校车。

站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今天雾特别大,能见度很低,我有点担心校车司机的安全,这么晚了还要劳烦他来接我一趟。

没过五分钟,雾中出现两个惨白惨白的光点,一辆红色的大巴慢慢地停在我面前,车牌尾号是“444”,前面几个字母抑或是数字被雾挡住看不清。

车门缓缓打开,我走上车,见校车上一个人都没有,司机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我的近视度数是不是又涨了?

见到很多空座位,我挑了个就近的要坐下,那位司机突然道:“不能坐。”

我很疑惑地看向他。

“椅子刚刷过漆,嘿、嘿、嘿。”司机慢吞吞地笑着说。

我看向椅子,可不是,红漆还黏在上面,黏糊糊的,的确不能坐。

我只好抓住扶手,站着去彼岸小区了。

延伸阅读

慢来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ymadi.cn/aq0x.shtml
教学楼白墙黑瓦,墙边有棵大杨树,比楼还要高出许多,陪着五月的风莎莎地响。爬山虎爬满了

全宇宙的神都在跑路 [参赛作品]之不要以为小孩就很好骗  http://www.ymadi.cn/gfox.shtml
“哈哈......”这小丫头倒是有趣。清阳被叶瑶不可思议的表情逗笑了,“对修仙之人来

水兵出击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ymadi.cn/av5l.shtml
成彪看着飘飞在空中的冯家树,再也控制不了胸中的嫉恨,暗中发力,一丝暗淡的幽光自手中隐

网王 眼睛里的阳光被人惦记上总是麻烦不断  http://www.ymadi.cn/u1xa.shtml
自动售货机最终被人硬抗了下来,许悠抬头就见一头猩猩撑着售货机。猩猩太高了,只能看到他

贫僧不修佛第四章  http://www.ymadi.cn/aegp.shtml
九月很快就过去了,十一假期叶小东回了老家去看外婆,但是回来的票不好买,所以提早买了5

唱丧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ymadi.cn/nh6o.shtml
回到琴川后,众人稍作休整,少恭、如沁、兰生、还有屠苏和晴雪,几人故友重逢自是另有一番

璃瑾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ymadi.cn/68fw.shtml
这传闻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玄奇,到了后来,传闻方羽只是瞪了蔡鹰一眼,就将蔡鹰吓晕,

学院江湖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ymadi.cn/ykj7.shtml
雪儿拉着赵青青走到一个长椅下就停了下来.问你为什么要帮我?那个韩笑平常就总是对我冷嘲

超神之旅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ymadi.cn/bxk4.shtml
当宇文邕率领的队伍快马加鞭赶回到他们的营地时,天边已经出现了一道道金色的霞光,朝霞绚

太太经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ymadi.cn/d4db.shtml
人生在世,纵有一死。死亡对于我而言,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了?如果能用我的死来换另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读者是影后刘青

    体育?这妞该不会有什么暴力倾向吧,自己刚刚打了他爸爸,会不会找个理由锤我啊。呀!看过来了,走过来了,伸手了,她伸手了。“你好,以后请多多关照”。苏逸正在想自己是赶紧跑呢,还是赶紧跑呢。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哇!声音真好听。“你.....你好”。苏逸回道。趁机握了一下孙佳怡伸过来的手。嗯!很软。看都没看

  • 无愿草在线阅读武器丢失事件

    第8章武器丢失事件三个技能点全部用光。三个技能都得到了强化。何南帝的心情不错。同时,心里也有了更大的欲望。“em...得去分解更多的东西,得到更多的宝箱,开出更多的属性点和技能点啊。”“尤其是品质高的宝箱。”宝箱品质越高,开出技能点和属性点的概率就越高,甚至还能开出技能书。何南帝正想着要去哪里弄到高

  • 原来这里是红楼这个女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

    明凰当真被他的怒意吓着了,正想着:“吟龙”是彩鲸的名字么?一时反应不过来,小声询问:“啊?尊祖,您是……”“你有什么问题,现在问,问完便速速离去。”明凰激动不已,竟有些语无论次:“我,您……我,我有三个问题,第一,我该如何称呼您?”“第二,这里是何处?为何我从未听过有此处的存在?”“第三,极海今日地

  • 桃之夭夭,有女宜家在线阅读第三节

    外头的油灯被点亮,大半个甲板的阴影瞬间消散了。“但是战斗力的话,光有翟鹤是不够的吧。”她将两把弯刀收进腿侧的刀鞘里,语气淡淡的,“如果真的要直捣【那个】的话,那边的人手想必也会很多吧。”“所以我也想要更多的战力啊。”听了疏桐的话,祁莞船长闭上了眼睛,“就算有疏桐你和翟鹤在,想必也会是一场大混战。”“

  • 末冬的雪、落得很敷衍在线阅读第三章

    回到家中,燕小北第一时间去冲了个澡,毕竟也谁不想自己一直这样一身汗,怪不舒服的。洗完澡后,燕小北带着浑身的酸痛和精神上的疲劳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燕小北一觉起来发现昨晚还无比酸痛的身体早上起来居然和没事一样,去厕所照了照镜子,“啧啧啧,谁家的孩子,如此的帅气。如果有头发的话那岂不是更帅气吗?想不到我

  • 登高之旅今天也很委屈

    世界由物质构成,物质又由“秽气”和“清气”凝聚而来。每一种物质都包含着“秽气”和“清气”,他们是一个平衡体,任何一方的存在都少不了。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道家的阴阳学说也是这个道理。一开始,世界的清气和秽气是平衡的,也偶有一方压过另一方的情况出现,不过很快也会恢复到正常的阀值。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类

  • 乐杀之澜音在线阅读第六节

    失眠的原因,林微睡过了头,待刘长胜活动指关节的“哒哒”声响起,她才醒过来,一看时间晚点了,她急得胡乱找了套衣服往身上穿,“你怎么不叫醒我?巧巧老师说了,今天让巧巧早点到校。”刘长胜慢悠悠地在床上做了几个仰卧起坐后,才慢吞吞地回她,“你不是有闹钟吗?闹钟都闹不醒你,我办蛮把你叫醒,又要怨我这个老公不会

  • 秩序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今天是这部少年番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天。之前涮副本时消失的伙伴们忽然一个接一个的从聚光灯底下出现,整齐划一的行动让泽田纲吉不禁怀疑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登台表现。而且每个人的表情都那么大义凌然,仿佛身在抗日神剧,高分贝或低分贝的或痛骂或鼓舞着让泽田纲吉加油手撕了白兰。面对这局面泽田纲吉真的很想大吼一句——

  • 誓不为妾(重生)在线阅读第3节

    回到家中,李晖还没找石闵,石闵就又把李晖找来:“老管家,我向你打听个人啊。”李晖听了说:“这襄国我虽然不能挨家挨户的都了解,但是大户人家还算比较熟悉的,不知道少爷你要问的是哪户人家啊?”石闵边吃边说:“冉良家在哪你知道吗?”石闵说完,李晖心里一蹬,看了看四周,慌张的问:“少…少爷,你是从哪听到的这个

  • 最强逆袭第8章在线阅读

    跟温诩虽然没聊几句,路申喻回去可是真的一宿没睡着,早上去公司泡了杯咖啡,事实证明再好的咖啡喝下去该胃疼还是胃疼。何必呢,路申喻窝在椅子上想,困,回家睡觉就完了,瞎坚持啥,自作自受,活该么这不。“你到底来干嘛?”秦阙不耐烦的问。乔应锡已经在他办公室坐半天了,半个字也没说,见秦阙终于忍不,才把手机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