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王牌球帝之全国大赛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烟色雨叶 来源:17K小说网

顾知趴在墙头并没有立即跳下去。

秦姑娘正是伤心难过的时候,难免心神恍惚,她这一来若是吓到了人家姑娘,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这么想着,顾知脚蹬在凹凸不平的墙面上,手紧紧地扣着墙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她找的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见门口。

秦姑娘正坐在门口,已经不哭了,似乎朝着门外的人在说些什么,只是声音太低,听不清楚。

纵然离得有点远了,看不太清秦莲的表情,但顾知还是松了口气。

她不担心别的,只是担心这姑娘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情来,现在看来,难过归难过,倒还没丧失理智。

顾知看了一会儿,手一松,从墙头跳了下来。

刚刚从人家墙头落下来的顾知,没有离开,而是向东走到了另一户人家。

这里正是那柳邵谦寄宿的地方。

里面住的一位老人家,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眼睛也看不太清了,大概是因为这样,今天晚上的事情倒没有惊动他。

现在是丑时将过,过不了多久天就要亮了。

顾知进了院子,伸手将门关好。

院子本就不大,屋子也就那么两个,前两年顾知跟着朱从三来着里帮过忙,房间位置大体还记得,老人家肯定住在主房,旁边位置偏一点的应该就是那柳邵谦住的地方了。

顾知快走几步,将房门小心关好。

借着昏暗的月光,顾知从怀里火折子,点燃了屋子里的灯,屋子一瞬间明亮起来。

这柳邵谦是个文人,平日里看起来也瘦瘦弱弱的,个子不算太高,说起来和顾知也没差多少。

顾知在屋子翻动了一遍,找到了一个包袱,里面放着一套柳邵谦换洗的衣服还有些一些书本。

顾知将衣服拿起来,便听见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她低头一看,地上正躺着两张纸,隐约还可以看见字迹,正是刚才从柳邵谦衣服里掉出来的。

“这是什么东西……”顾知犹豫了一下,弯腰将那两张纸捡了起来。

只是这两张纸似乎已经很陈旧了,上面的字迹也有些脱落,不知是沾了水还是什么的,好多处的墨迹都已经散开,唯独最后那句“以吾儿相拖之”清晰可见。

顾知看了半天,也没看个所以然来。

不知道是有人叫柳邵谦代为传信还是有人给柳邵谦的信。

不过总之,这东西现在都没什么用了。

顾知将纸重新塞回了包袱里面。

她手脚麻利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又将柳邵谦的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幸好他们身形没有太大差异,这衣服穿起来稍微大一点点,但不仔细看,应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顾知将头发散开,拿起一根布条将自己的头发吊起,学着男子常用的发式将自己的头发绑好,前面还特意留下两缕头发盖住了脸颊两侧。

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点拖沓迟疑。

穿好衣服以后,顾知想了想,将多余的一件衣服撕成了三块布条,叠在一起在脖子上绕了两圈,高度恰好遮住了她小半张脸。

顾知从床上拿了一个小纸包出来。

这是她走前特意从朱家带过来的,是她的宝贝。纸包打开,里面是几块白色的糖一样的东西。

顾知伸手拿了一个扔进了嘴里。

苦涩。

沙砾一般磨着她的喉咙。

这是她之前偶然从别人那里得来的东西,含在喉咙里可以使人的声音变得粗哑,大概维持个两三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一会儿,那东西便化没了。

喉咙一阵疼痛,再张嘴,已经听不出是顾知的声音了,或者说,已经听不出是个女子的声音了。

这一番折腾下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逐渐开始转亮了。

顾知将屋子里的东西收好,又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在太阳即将出来之时,顾知从床边站了起来,将柳邵谦的包袱背到了自己的身上。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柳邵谦——至少,在“柳邵谦”离开淮家镇之前。

柳邵谦这么大的一个人,是不可能突然消失的,顾知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让大家以为柳邵谦自己走了。

只是她来的匆忙,准备的也少,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想其他的办法了。

顾知从房间出来,将门关好,便走到了那老人家的屋子面前。

顾知心里叹了口气,对那老人家连连说了三句对不起以后,便砰砰敲门。

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听到屋子里面传来的有些拖沓的脚步声,便知道是那老人家起床了。

顾知连忙后退几步,弯下了腰,双手叠放在身前,将头埋了下去。

老人家一早上被人吵醒,倒也没什么心情好不好的,老人觉少,本来他也快醒了。

只是担心这么早来敲门,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老人家一开门,模模糊糊地看见自己面前站了个人,还弯腰拱手的,恭敬得不得了。

老人家也没多想,伸手想要扶他起来,“你这是干什么?”

顾知后退一步,避开了老人家的手,扬声说了句,“昨晚受了风寒,您老离我远点,省得过了病气!”

顾知抬眼瞄了一眼老人家,看他眯着眼睛,不知道他看不清他的脸了,一时间放松了许多。

老人家耳朵不好,顾知一句话,他统共就听见了一个“风寒”,嘴里嘟囔着,“看来是昨夜冻着了,得加个被子。”

顾知心里一酸。

心里想着,顾知的背挺直了一些,说道,“老人家,家里来人催了,我今儿就得走了!”

老人家侧了侧身子,“你说啥??”

顾知叹了口气,大声道,“我要走了!!!”

“哦哦哦,”老人家点了点头,“声音都不太一样了……风寒挺重的……”

顾知一噎,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老人家:“这就走啊不多留两天”

顾知摇了摇头,没说话,也不知道老人家看到了没有。

老人家笑了笑,对着顾知说道,“走就走吧,我也不留你了,路上小心点。”

顾知抿了抿唇,学着那些文人的样子朝着老人恭敬地弯了弯腰。

这是柳邵谦欠老人家的。

柳邵谦还不上了,她便替他来做吧。

离开老人家的院子,顾知将门关好的那一刹那,还可以看见老人带笑的面容,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

朱从三在秦莲的门前坐了一夜,此刻不只是太累了还是怎么的,竟然靠在门上睡着了。顾知将写好的纸条塞到了朱从三的手里,告诉他自己要离开一阵。

这秦姑娘真是有点心狠啊。

叹了口气,顾知看了看天边,太阳还没出来,这个时候最好,既可以看见人了,却又看不清人。

今早恰好还起了些雾气,带着微微的清风,看起人来要更加模糊一些。

顾知拿着东西一路假装离开,偶尔路过几个人,低头将脸遮好,也就过去了。

柳邵谦毕竟是外乡人,来这里住了两天,和周边的人也不算熟,路过也就是点个头的交情。

不远处,两个骑在马上的男子正紧紧地盯着顾知的背影。

“老大,主子说的这个人吗?”其中一个矮小一些的,看着顾知的背影皱着眉头问道。

“老大?”眼见着身边的人没反应,矮小的男子又叫了一声,脸上哭丧着,“老大,咱可出来快一个月了,主子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男子仰天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主子怎么想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突然想起来了,就让咱们过来找人,那画像……”

男子突然闭紧了嘴巴,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不能背后说编排主子,尤其是说主子的坏话。这是主子亲口说过的话。

可是那画像……

“呼——”身侧的人呼出一口长气,笃定地说了一句,“就是他!”

说完,也不顾身边的男子,纵马就追了过去。

那矮小的男子一愣,赶紧追了上去。

顾知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心里正打算着再走一阵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换了衣服,再换一条路走回去。

身后隐隐传来马蹄声,似乎有什么急事。顾知心里想着,也没当回事。

到了一个岔路口,眼见着远离了镇子,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人了,顾知停了下来。

刚刚打开包袱,不知道哪里突然来了一股邪风,将放在最上面的那两张纸一下子吹了起来,猛地飞到了顾知的身后。

马蹄声越来越近,然后骤然停止。

顾知一抬眼,便看见了一张马脸在眼前,鼻孔里还冒出噗嗤噗嗤的白气,喷在了她的脸上。

“这什么啊?!”那两张纸飘到了其中一人的怀里,将那人吓了一跳。

顾知默默把包袱收拾起来,悄悄后退了一步,抬眼看着马上的人。

“麻烦将东西还我。”说完,顾知才看见马上那两人 ,顿时愣住了。

这两个人她见过。

昨日在镇子上面“招摇撞骗”的时候,就看见过他们,出手阔绰,还向路边的人问了哪里有卖武器的,顾知悄悄上前,给他们指了那家贵的离谱的店。

没想到,今日就遇上了。

顾知眉尖微蹙,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两人一身利落的黑衣,身形健硕,只是一个高大一些,一个矮小一些。

高大一些的男子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

矮小的男子将怀里的纸扯出来,“这东西是你的?”

顾知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头也低了一些,点头,“是我的。”

身侧那矮小的男人将怀中的纸拿起来看了眼,眼睛顿时瞪了起来,看了顾知一眼,便递给了身边的人。

“你是柳邵谦?”男子递过来看了看,问道。

原来是找柳邵谦的。

这两个人明显不认识,很可能替别人来寻人的,蒙混过关未尝不可,只是不知道他们找柳邵谦的目的是什么。

顾知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反而问道,“不知道两位大哥是什么人?”

矮小的男子看着她,脸上带了笑,说道,“我们是永南郡王府的护卫,此次是奉小郡王之命,请柳先生去郡王府的。”

顾知对于这些一点都不了解,但唯独两个字她听得明白——郡王。

这两个人不认识柳邵谦,那郡王未必不认得,她要是真的去了,被郡王认出来,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顾知是个惜命的,于是当机立断地否认,“我不是柳邵谦,你们认错人了。”

那矮小的男子没想到自己说了句话,这人就直接改了口,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不是,这……”

那高大的男子哼了一声,“说你不是,那这信为什么在你手里?这可是老郡王亲手写的,如若你不是柳邵谦,那么就是你从别人那里抢来的了。”

顾知一噎。

这事本就难说请,若是真的叫这些人知道了柳邵谦的事情,青红皂白未必会问,估计会将她直接就地正法。

男子将信三两下收好了塞进怀里,看着顾知,“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不是柳邵谦?”

顾知仍旧摇头,“您真的认错了。”

“那这是哪来的?”

“捡的。”

“你别告诉我,你走在路上,随随便便就捡了一份老郡王的亲笔信,”那男子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从怀中掏了个东西出来,严词说道,“有小郡王亲手的画像为证,你还敢说你不是!”

他实在是懒得同这书生打嘴仗。

书生最烦,无理也能讲出三分理来。

旁边的男子一看这情况,憋着一张有口难言的脸转过了头。

真是奇怪。

这人竟然如此笃定……

难道那柳邵谦真的和她长得这么相像?

顾知将落在地上的画像捡了起来,伸手打开……

顾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

随手画了一个圈,上面两笔算是眉毛,两个绿豆大小的圆圈……难道是眼睛王八的眼睛都比他大!

一张脸,就这么两个眉毛,两个勉强算是眼睛的东西,嘴都没有。

似乎是画画的人烦了,头上划拉了两笔就直接当做了头发。

顾知一言难尽。

说是画像,那简直都是抬举,顾知就是抓只鸡,让它随便划拉几下,都应该比这要好。

顾知手里拿着这幅画,脸色有些僵硬,一字一句地问那男人,“敢问,你是怎么看出来是我的?”

那男人果然厉害啊,竟然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顾知气笑了,另一个男人低着头不说话,估计是没脸再看了,“小郡王随便画画的,柳先生别当回事儿……毕竟好多年了。”

那男人看着顾知的样子,心下一横,声音也冷了,“这是小郡王的命令,你若是脑袋不要了,或是那泼天的富贵不要了,也可以考虑不去。”

泼天的富贵。

男人特意强调了这几个字,意有所指。

那低着头男人也终于抬了头,“我知道柳先生为什么不去,可是这是小郡王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啊,柳先生全当去郡王府游玩了,倒时候随便找个……”随便找个理由让小郡王把自己赶出来就是了。

“不要乱说话!”

只是他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顾知也冷静下来了,慢条斯理地把……画像……合上。

说这东西是画像,真的是难为她了。

看来这两个人是赖上她了。

这小郡王也真是有意思,要么是画功极差,要么就是诚心折腾这两个。总之,这小郡王本就没打算正经找什么柳先生。

顾知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游移。

“咳,”旁边的人轻咳了一声,“柳先生想好了,郡王府什么都有,我家小郡王……咳,心善,若是以后不想做了,跟小郡王提就是了。”

说谎话会不会天打雷劈啊。

想着,他还抬头看了看天。

顾知收回了看着两人的视线。

冒名顶替啊。

她做的可一直都是冒名顶替的买卖啊。只是这次的买卖有些大了,而且,不做还不行。谁让她现在顶了柳邵谦的名头呢?

况且,依她现在看来,这个传说中的小郡王多半只是想要寻个乐子,问题不大。

另外……郡王府总该有些钱吧?

“好,我跟你们走,”顾知顿了顿,笑道,“还有,我的信该还给我了吧?”

延伸阅读

惠晓衣物救治中心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secu.shtml
暂无

水乡故事工艺品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xx7.shtml
如今时代在不断地进步,人们也在意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很多人旅游时喜欢带一些工艺品回去

新天地中国结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gdlt.shtml
中国结生产加工、厂家价格批量供货、投资小、产品回收帮你分散风险

台冠电子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x8gg.shtml
台冠电子坚持、科技、时尚的精品设计和差异化营销理念,以电子产品研发为核心的科技人员巧

金粉世佳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y539.shtml
金粉世佳KTV地处繁华街段,交通便利。KTV内拥有的海量音乐曲库,任你遨游,音响设备

宜蓉雪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g4i1.shtml
宜蓉雪美腿产品是集品牌代理、培训和销售服务于一体的务实性企业,致力于发展美容化妆品事

拿铁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xlx3.shtml
拿铁家纺本着诚信做人、质量至上的理念经营,与国内服装厂、内外贸公司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

海兰轩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p9x1.shtml
海兰轩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短裤、t恤、半身裙、套装、雪纺衫、衬衫、蕾丝衫、连衣裙等女装

旭日弘文作文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gxbf.shtml
旭日弘文国内外教育集团是从事作文、阅读、学前、英语等项目研发、推广和培训的教育连锁服

优儿美加盟  http://www.bestwayconst.com/xrm3.shtml
优儿美牛仔裤总部经销批发的打底裤、女装、男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我能无限回收!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二天一早,小言心情格外的好,见到刘笑笑的时候打招呼的声音都格外的爽朗,刘笑笑莫名其妙,她哪里知道,昨天晚上的梦里,小言对着周哲笑了一晚上,她刘笑笑就唱了一晚上。新入学的欣喜,很快被紧张的学习节奏所代替,高考的推动原来是从高一就开始的,什么“一考定终身”,“什么你将来在什么样的大学,决定了你有什么样

  • 我的蛇仙上司在线阅读第2节

    对于自己人生中第一份正式工作,周绾绾非常重视。在报道之前,她努力打听过这个大舟山扶贫办的情况,企图做一些了解。大舟山位于华城市西北部的山区里,远离城市。海拔2156米,总面积上千平方公里。交通不便,仅有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修进山里,且无固定公共车辆。降雨多,田地少,教育资源只有乡村小学,买斤猪肉都得去

  • 天神之命在线阅读第8节

    “你刚刚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扯着往前走的顺子看着他的侧脸,笃定地问。“你别管——”灰崎祥吾啧了一声,“老实跟我走就是了。”她点点头,目光转向商店街的一个个招牌。藤原顺子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一次问不出来的话,她绝对不会死缠烂打。灰崎松开手,叹了一口气。他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藤原顺子,封闭了

  • 港片世界的快意生活在线阅读第1章

    西苍文帝二十八年三月初三,宫中一年一度的品香会。数十个手挽小竹篮的年轻女子在一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带领下缓缓入了宫门。她们都是御香坊的人,不仅一个一个生得绝艳倾城,更是一等一的调香师。御香坊,顾名思义,就是专门给宫中提供各种香料的地方。坊中尽是女子,虽设在民间,可这些女子的体态气质却一点都不逊色于宫中

  • 洪荒之神级大毒瘤在线阅读这是……最强王者的图标吗?

    林霄的父母工作很普通,以往刚刚好足够供二可和林霄上学,现在林霄和二可双双毕业,开销自然更多。故此二可为了帮家里减少压力假期自己出去打工赚学费。“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很快让你不用这么辛苦!”林霄信誓旦旦道:“以后我要赚大钱,争取早点带你和咱爸妈搬出郊区!”林二可简直和前世的知名美女主播二可一个模子刻出

  • 神奇宝贝之反派角色在线阅读被围困的团队(七更)

    在无色能量把心魔消除后,秦慕风就昏迷了,身体也在这时发生了变化,原本藏在他身体里的神秘能量终于不再独立了,此时神秘能量慢慢的分出一丝丝向脑域渗去,最后与域星融合,在这个融合过程中,秦慕风的身体也流出许多黑色浊液,看情形,似乎是秦慕风身体里的杂质。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过了3个多月,秦慕风也这样融合了

  • 都市重生之神级共享系统在线阅读第7节

    他猛地高高跃起,手中没有子弹的突击步枪用力地甩向大猿人的面部,左手中一枚手雷同时轻轻地抛出,一下落到大猿人的脚边。大猿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散发橘红色光芒的箱子上,刘放的快速丢出去的几土步枪正好砸在大猿人硕大的鼻子上,大猿人隐约感觉一丝疼痛,随手把枪拂开,更没有注意到滚落在它脚边的那颗手雷。手雷噗嗤一

  • [剑三/策毒]我的师傅是奇葩书中自有故事

    久闻天走进了书房里,他没有像那些孩子一样受好奇心的控制,那间屋子既然曹总管不让自己去动,那自己就安生着不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这个书房极大,占地在久闻天看来都赶上一个足球场了,这么大的书房里面密密麻麻都是书架,只有门后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都是书房的账目表,看样子这个地方没人愿意来工作,因为

  • 一个江湖的诞生之g1本部,战国、卡普、鹤! 2/5

    海军上校屏息凝神,目不转睛的看着白经填写自己的信息,面前的男人实在是太让他好奇了,上校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有关于白经的信息。能够斩杀大海贼爱德华·威布尔的男人,究竟拥有怎样的力量?年龄:19。白经不紧不慢的写着,而看到这个数字的海军上校眼瞳再缩,心中掀起滔天的惊骇与错愕,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白经

  • 数码宝贝1黑暗之子在线阅读 临安侠女

    “咳咳,”王远的三姐轻咳两声:“这是那丫头的原话我给你学学:三姐啊,虽然我把你叫姐姐,你也对我很好,但我们毕竟还没到生死相交的地步,你要让我私拿我爹的公文印章,要是被发现还不得被我爹打死呀,所以啊三姐,这事小花却是爱莫能助!那要是王远哥哥来了我还能想想办法,因为他是我的红颜知己嘛!”三姐学完一脸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