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侠大佬们在线阅读千金将军7

作者:蔺九公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了这么一出,虞王也没了继续闲逛的兴致,让随从暗中护送容亦回府,自己扔了些银两给小乞丐后便也走了,上世邀请容泠做贴身侍卫的事情更是提都没提。

容泠孤身一人立在街道上,周围的路人完整地看了一出好戏,不屑的眼光落在她身上刺得她浑身发烫。

“刚才听,这位是那个仙女的妹妹呢,真是一样水养百样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呢。”旁边摊位的一个小贩感叹道。

“那可不,你没听是庶妹啊,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的女人,怎么能跟仙子相比。”又一个摊贩应和。

“得了吧,什么庶妹啊,那容大将军都说了,是在边关收养回来的,现在把她和她母亲都赶出府了!”

吃瓜路人顿时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围上去问他隐藏剧情。

“我家婆娘家的侄子在大将军府做花匠,听说啊~~~~~”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

“好好好,听说那收养回来的女儿,竟抢了正经大小姐的未婚夫!两人在花园里私会时被容将军逮了个正着,所以才被赶出府去啦!嗨!那场面,可刺激了!”

街上摆摊的都是些市井小民,经他们嘴说出来的三分硬是被说成了十分,容泠又羞又愤,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冲着这些摊贩大吼:“你们这些贱民知道什么?是那祁豫一厢情愿一直纠缠于我,容亦她嫉妒我,才用奸计害我出府,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说着又空甩了几下鞭子,抽在地上啪啪作响,“你们再乱嚼舌头,小心我一鞭子抽烂你们的嘴!”

吃瓜群众们惊得一下子哄散开,远远地站着,敢怒不敢言,看容泠更是厌恶。

人群最后面的一个俊秀男人深深看了几眼,默默地转身走开。那赫然是消失了两个月的祁豫。

自从上次容亦突然自爆,并且把退婚的锅一把扣到尚书府头上,受到暴击的祁尚书狠狠揍了自家不知所谓的儿子,一晚上打断了三根棍子。

老尚书哆嗦着指着祁豫,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你……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么,虽说我也不希望这婚约作数,但这口,不能是尚书府开!容将军为国征战有功,圣上都敬他几分,我与他几十年的关系能积累下来十分不易。你如今为了一个收养来的退了容家的婚,你这简直是把整个将军府的颜面……放在地上踩啊!”祁尚书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脸色晦暗不明“看来……我与容威……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

祁豫在家休养了两个月,才将将可以下床走动。听说心上人被赶出容府,不等伤势全好,就赶忙叫下人搀扶自己去找容泠。她那样天真懵懂,此刻没有自己,一定不知道如何伤心,如何哭泣呢。

没想到祁豫匆匆找到容泠时,正好听见对方极力和自己撇清关系。“是他一厢情愿!”“一直纠缠我!”还是那个熟悉的人,还是那样熟悉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陌生得让祁豫心痛。

“难道真的是我一厢情愿么。如果她不愿,完全可以直说。不愿的话,为什么每次见我要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为什么与我在花园相会,又为什么在我说要退婚时那样期待地看着我……”祁豫不理解,想的头都痛了,五脏六腑也痛,哪里都痛。

这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却突然出现在祁豫脑海中,那看着自己永远亮得出奇的眼睛,每次熬夜为自己手抄诗集时泛着血丝却依然充满爱意的眼睛,第一次撞见自己和容泠约会时哭到红肿的眼睛……从小到大,一颦一笑从未如此清晰的展现在祁豫脑中,又渐渐消失。祁豫颤抖着嘴唇,伸出手虚抓了几下捞了个空,摇摇头笑话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心中却泛起无边无际的酸涩。

“老大,祁豫好像后悔了。”系统注意到祁豫的感情变化。

“关我屁事。”容亦面带笑容陪母亲聊天,脑中却口吐芬芳。

“不过老大真是有先见之明,在容将军差人澄清容泠身世的时候,暗中又找了一批人浑水摸鱼把容泠和祁豫的事情散了出去。你看今天她那脸色,真是好看。”

“她曾煽动府中下人的言论来对付我,我便教教她,真正的舆论是怎样的。针不扎在自己身上永远感受不到疼,她也该懂这个道理。”

“亦儿,我刚刚说的,你听进去没有?”陈氏拉着容亦的手,觉得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些心不在焉。

陈氏刚刚是让容亦多跟自己出去交际,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夫婿人选。

“母亲,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我前几日总是梦见大哥,大哥镇守边关,我总是放心不下。母亲,我想去玄机寺一趟,捐些香火钱,再给大哥诵经祈福几天。

陈氏担忧地看了眼容亦,这丫头该不会被祁豫那事儿刺激得断情绝欲要去出家吧!这天杀的祁豫小子!陈氏心中暗骂。

系统已经快被陈夫人无边无际的脑洞笑死了。

容亦也有些无语:“母亲,我就是去为大哥祈福几日,真的,我保证!”

陈氏对女儿的话半信半疑,但耐不住女儿又是撒娇又是保证,勉强点了头。再三叮嘱容亦要想开些,又点了几个带些拳脚工夫的小厮让一路护送。要不是两天后有个宴席陈氏答应出席,她都想陪着女儿一起去。

“老大,你妈对你是真好。”系统十分感叹。

“所以我更要保护好他们。”容亦回房间收拾包袱,带上了之前买的衣服和干粮,“今晚咱们去偷个东西。”

系统:?????

夜深人静,容亦借着系统的天网小雷达顺利摸进容将军的书房。按照原身的记忆把书桌上的青台砚转了一圈,果然,书架应声向两边分开,显露出一方隐秘的空间。容亦走上前去,之间中间端端正正供着一柄玄铁剑,剑身长两尺一寸,剑柄盘卧着金色龙雕,气势无比威严,不用离鞘便能感受到剑身透出的寒意。

“这难道是容将军大败东秉国时所用的龙渊剑?”

“小统子,你还不算太笨。”容亦对着供坛虔诚地拜了拜,小心翼翼地取下剑身,恢复了书房原样后又趁着夜色摸回了房间。

容将军一直不知道,他刚从边关回来时,原身每天都躲在书房外偷看他。十几年未见,原身十分想念自己的英雄父亲,可又碍于被带回来的容泠母女与父亲呕着一口气,不愿与他亲近,只能日日远远看着,渐渐地也对这书房的布局和暗格了如指掌。

“老大,你一直说的出去,是不是要去边关。”系统的声音明显急了,“不行,你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虽然你现在武功很厉害,但那是战场!不是一对一的比武!你的武功挡不了千军万马的!”

“小统子,我必须要去。”容泠难得耐心地与系统解释,“你以为,我说的要改变这一切,就只把容泠母女赶出府就结束了?那上世将军府满门忠烈的枉死怎么算?东征军五十万大军曝尸荒野骸骨无存怎么算?数百万边关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这又怎么算?”

“我必须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容亦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这是她对原身的承诺,也是对这个世界的承诺。

天刚蒙蒙亮,容亦一行人便在陈氏的泪眼中告别将军府,晌午才到达玄机寺。

玄机寺地处玄机山,三面环山一面背水,寺庙常年被氤氲的水汽环绕,檀香沁鼻,香火缭绕,仿若仙境。

容亦捐了香火钱,又为容征祈福诵经后,住进了寺后独立的小院。在这无人打扰的地方,容亦全身心地投入到修习中。

一心融入修习,时间便过得飞快。容亦已经将剑诀练得精熟,汇入内功真气使出的剑法更是招招凌厉,劈出的剑锋竟能生生斩断院中的千年古树!

这天,容亦正像往常一样练剑,突然被系统火急火燎的叫喊声打断:“老大!不好了,你大哥战败受了重伤被俘,东征军损失惨重,现在正在撤退!”

“怎么会这样?不是还没到时间么?我不是让你盯紧了大哥的动向么!”容亦怒道。

“我盯了,可不知为什么你大哥受伤的时间也提前了,我以为今天只是很普通的一次日常对战,就没有告诉你……”系统也十分懊悔。

“难道又是因为容泠出府导致的蝴蝶效应?这容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对剧情有如此大的影响,牵扯竟这么广泛。”容亦来不及多想,收整了行装遣开随从便提靴上马向着边关方向一骑绝尘。

东征军兵败,消息很快就会传入京城,到时候将军府一定是众矢之的。以防万一,圣上必会暗中监视将军府上下,待调查清楚军情后发落。若是发现本应在寺庙祈福的容亦失踪,圣上一定会疑窦丛生,差人追踪,所以一定要赶在消息进京前离开京城,才有机会赶到边关。

容亦一路马不停蹄,昼夜兼程,终于在三天后赶到东征军驻扎的营地。可形势依然十分严峻,军队大败而归,士气低落。将领们分成两派,一派以司徒副官为首,主张重整人马,入夜突袭东秉军,救回容征;另一派以秦副官为首,主张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应由军中在职将官中推选出头领,暂代大将军的职位。两边争锋相对,互不相让,几乎要打了起来。

“这两个副官,脾性如何?”容亦没有急着靠近军营,先向系统了解情况。

“据我这两个月对东征军的观察,这两人对容征都十分忠诚。不过,司徒副官性格固执,不善思考。从前只服容威大将军,容威大将军回京后,他就只听从容征,容征指哪他就打哪;秦副官则有些头脑,军中都称他为狗头军师,在军中颇有威信。上世容征失踪,便是秦副官暂代大将军,然后……你知道的,后来那场战役后,全牺牲了。”

容亦心中了然,擒着缰绳打马到军营阵前叫门。

“哪来的黄毛丫头,快滚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守门士兵没好气的挡住容亦。

容亦打了个呼哨叫马停下,端坐马背上目光缓缓略过营内向她打量的士兵,突然右手横握剑身高举过头顶,一字一句朗声回道:

“我乃辅国大将军嫡女容亦,特来暂代容征,统领东征军!”

延伸阅读

超神学院之轩辕归来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kebert.cn/6ww7.shtml
又说许华清,是个面慈心苦的主儿,在老太太面前扮伶俐乖巧可是有几分本事,又是个心狠的,

春江水暖之初次  http://www.kebert.cn/grqu.shtml
“老爷,醒了,醒了,少爷醒了。”欧阳彦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围满了人,大家都异常紧张的盯

重返九零做女神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kebert.cn/m6o.shtml
聂风铃是数着秒表熬过了四节课的,时不时地瞟下沈归的侧脸,这家伙变化怎么这么大,一个上

足球世界杯之金牌射手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kebert.cn/x3le.shtml
水月羽很兴奋,劫后余生的感觉真是太棒了。谁能想到在正邪两道那么多的人围杀之下,他竟然

符文序章在线阅读故宫的墙  http://www.kebert.cn/gnp2.shtml
离1986年的春节还差十几天了,在过几天我们就要放假回家了,说道回家,我自己都觉得羞

我夺舍了许仙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kebert.cn/xk7j.shtml
再是对这桩联姻并无真情实感的期待,当众被新婚丈夫嫌弃到如此程度,李凤鸣多少还是有点尴

[风之圣痕]生而苍蓝王者归来  http://www.kebert.cn/pn15.shtml
那日,譙纵回来了,他打了胜仗,听说他的弟弟譙明伏击了毛璩的手下王琼,大获全胜,攻占了

司夜降临之第一章(1)  http://www.kebert.cn/spb5.shtml
今年第16号台风来过又走了,庭州不是台风登陆点,但这不妨碍昨晚郁景明听了一夜风雨。让

华娱新时代之改头换面(6)  http://www.kebert.cn/d7p8.shtml
“炮术士官?”林默看着办公室墙壁上的通信器显示屏中格兰夏尔,皱起了眉头。“你觉得怎么

明月照大江平淡而温馨的一天  http://www.kebert.cn/shai.shtml
“下线成功”。随着这清脆的女声,躺在床上的苏瀚缓缓睁开了眼睛,透过头盔自带的镜片看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暗月之途在线阅读第9节

    西维尔等人回到了沙漠中的营地,带回来了个人让营地的其他人很是新奇。不过因为诺克萨斯严明的纪律,和西维尔在佣兵中的声望却是没有人来问,只是远远瞧两眼,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了。从高空放眼望去在营地的中央是一个小型的绿洲,树影婆娑,以绿周为中心扇形分布,蔓延至一里半,在沙漠组成了一道道不一样的风景线。

  • 超神学院:我是主神之暗杀(三)(4)

    相对于卿然来说,黑色宝马最大的优势就是刹车系统完善,它肯定会驶上来与她并排,弯道杀不死她,那么他们就会亲自上来枪杀,在进入第二道弯前枪杀!没有刹车又无人驾驶的车一定会冲出弯道,到时候可就尸骨无存了!果真如她所料,后视镜里出现了那辆黑色宝马,它正慢慢的一点一点追上来……“不好,他们要动手!”枫控制着车

  • 风尘大陆之第一章(1)

    第一章黑色的剑士2020年12月3日,三百英雄停止运营重新制作已经过去了4年,今天下午一点再次开服。黑发的少年呼出一口热气,看完报道后,看向熟悉的3图标和已经完成的100%进度条,嘴角咧出一丝冰凉的弧度:“四年没玩了,希望手还记得原来的速度”12月3日,中午12点59分37秒,黑发的少年渐渐的从空想

  • 蝉在线阅读梦里花落知多少,肖易女友数为零

    肖易朦朦胧胧地捏紧手中的酒杯,“这是哪?”面前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面带笑容,他的周围许许多多西装革履的男性女性,无一不是社会精英。“肖易,从你来到咱们公司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绝对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但没想到你能为公司谈成这么一大笔业务!来,这杯酒我敬你!”他边走边说,龙行虎步,双目

  • 花下在线阅读第4章

    嚼了嚼口中刚摘下的叶片,待叶片中的甜味散尽只留下了青涩的苦味后全部吐出。孙悟空一个手只起金箍棒,一个手挡在眼前,将整个身子半挂在石桌上。多长时间了375年了吧?啧死秃瓢那么喜欢西域干脆死在哪里好了,也不知道那片破沙漠有什么好,不是在长安就是在西域,死秃瓢就不能来起源之地看看俺老孙?感受着带有青草气味

  • 嫉妒之找到该杀的人了(5)

    楼下餐厅之中,众人还在享用晚餐,因为刚刚有提到春井风传大师,所以众人的话题也都没离开他的演出事故。一个大师的逝去,人人都在惋惜……“话说回来,你们应该不知道吧?”别墅主人荒义则开口说道:“当春井大师宣布重出江湖之时,网络上还有人组织了一场*博呢。”“哦?*博?”众人都很惊讶,叶零也好奇地看了过来。他

  • 王者荣耀之鲁班七号第三章在线阅读

    无边犀利的冻雨之中,如刀刻般在晟泽的身上打出一个个不大不小的痕迹。此时后话,在晟泽的记忆中时刻在回荡着白夜的声音,白夜和自己度过的日子。历历在目,宛若昨日。白夜作为一代天奎妖狼族的成员,也是曾经的妖将级别的强者,妖将相当于人族修士中元婴级别的强者,每个种族都拥有自己的领地,时代积聚。但是白夜的家族却

  • 宿命的轮回在线阅读第七章

    正璟人感觉自己漂泊在海面上,浪花一朵朵地扑面而来,拍得他像一条浪里小白龙扑腾来扑腾去。一阵窒息破空袭来,正璟人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结果睁眼一看…他/妈/的他真的在海面上,正漂在一个小竹筏上!刚才一个大浪把他拍在海里,越陷越深。他双手双脚用力向上划水,就像一只在水里扑腾的猫,突然一只强劲而有力的手把他捞

  • 室友怀孕了,父亲不是我之美男,心动(8)

    摄政王府书房内一名男子端坐在书桌后,垂眸,练字。墨紫长袍加身,墨发一丝不苟的束于脑后,浮动的水蒸汽擦过他棱角分明的轮廓,衬出五官立体而生动。修长白皙的五指节骨分明,拢着上好的狼毫黑檀木毛笔,笔尖下缓缓勾勒的字迹雄健有力,笔走龙蛇间与生俱来的矜贵融于笔下。“皇叔——皇叔——”龙轩裕急急忙忙冲进王府大门

  • [锦衣之下]必有回想在线阅读第9章

    未时过半,张轩羽的军队已经接近沛县五里内,远远望去,城墙外没有人影走动,大门紧闭。张轩羽命令原地休息两刻钟,便缓缓逼向大门。沛县内,沛县令王元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来人呐!来人呐!”一小卒匆忙进来,拜倒:“县令大人,小的在,您有何吩咐?”“樊哙呢?樊哙怎么还没来?”沛县令王元在得知张轩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