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老子是赛罗之第十章

作者:魔神修罗 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晚,风向的公关团队便撤下了微博所有有关污蔑乔伊造假视频的内容,原本高挂在热搜榜首的,也被迅速压至50条往后。

负.面评价被洗得一干二净,乔伊还奇迹般收到了不少之前辱骂她的造谣者发来的道歉消息。

同时,风向发布声明,乔伊是风向总裁新聘的私人助理,那晚她是名正言顺进入晚宴后台的。风向作为晚宴主办方,小助理见主打礼服弄脏,临危不乱,急中生智,出手相助,走秀才得以顺利进行。

一切是如此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不仅轻描淡写便替她撇去泼在身上的脏水,还顺带帮她坐实了助人为乐油画系仙女姐姐的头衔。

一瞬间,口碑逆转。

韩嫣在时尚圈话语权再高,也不敢轻易与风向抗衡。

倒是韩嫣的工作室官博,悄然无声地删掉了前阵子的置顶,说乔伊恶意炒作虚构视频,她们必然会追究到底的律师声明。

此举一出,当时真相如何,孰是孰非,大众一清二楚。

洗完澡,乔伊盘腿坐在床上,玩电脑吃苹果。

微博一片盛世太平,粉丝和谐,令人心情愉悦。

今晚终于能睡个好觉了。乔伊心想。

乔伊想起要打个电话给舒玫。她替韩嫣工作……因为她的事,不知道那边会不会受到影响。

话筒那头漫长的待接听提示音后,通话断开了。

无人接听。

乔伊看看时间,十点半了,舒玫大概是睡了。

算了,明天再说吧。

乔伊啃了一口苹果,脑袋顶着刚洗完湿漉漉的发。她拿毛巾揉着,指尖触上毛巾的柔软,忽然想起车上男人递来的那条。

掰手指算算,这好像是他们第三次见面。

第一次在文化广场,他指出她画反的画;第二次晚宴,她险些从梯子摔下来;第三次,就是今天,她蹲在雨夜里……是她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最为狼狈的时候。

好像几次见面他就看完了她所有窘态,这男人的眼睛过于锐利,一眼便能将人彻头彻尾搜刮干净,任何一丝微小的情绪动作,都难以逃过他的眼。

刚才车内,男人始终平和安静,而她大多时候却不敢和他对视。他将她看得透彻明白,她却丝毫不了解他。

乔伊心头纳闷,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跟藏食的仓鼠似的,嘎吱嘎吱连续啃了几口苹果,腮帮子塞得鼓鼓的。

指尖一动,她想到什么,在网页搜索框上敲出他的名字。

风向集团

封彦

搜索页面很快弹出,7,150,000条搜索结果。

其中一条,封彦(风向集团首席执行官)

乔伊移动鼠标,点进去。

上头有他简单的个人资料,名字,年龄,出生地,出生日期,毕业院校和主要成就等。

“毕业于耶鲁,血型O型,生日11月2号,主要成就……”乔伊边看边嘀咕,自动跳过那一长串头衔显赫的主要成就。他那样的男人,履历自然不可能简单。

她的关注点放在他星座那一栏,默默道:“天蝎座……果然人如星座。”

往下是他的照片集。与城内同样家世显赫的公子哥不同,这人虽然出身世家,背景煊赫,但为人低调,私生活更是干净得找不出任何话题。

除去签约发布会等必要出席的场合,他接受记者专访的次数寥寥可数。

其中一张,是他获得国内十大青年企业家时的专访会谈。男人身着质地高级的纯黑西装,坐在深色麂皮沙发中,气质优雅淡然,像是遗世远山,出尘绝俗。

一个过于英俊的男人。

无论哪个角度,记者随手的抓拍,画面质量甚至可以策马赶超那些时尚杂志封面上的模特儿。

乔伊咀嚼苹果的速度放慢了些,目光停留在他的照片。男人半倚座背,眸光微敛,整个人显得慵懒而清雅,游刃自如。她莫名想起第一次见面,将暗未暗的暮色中,男人身上隐约的檀木香味沁入心脾,抬眸刹那,灯光在他眼底闪烁,清亮如辉。

慢慢地,慢慢地,乔伊脸颊发烫起来。

她见鬼般拍合电脑,丢掉苹果,扯过被子将脑袋蒙住,露在外头的两条光洁小腿像搁浅的小鱼尾巴,焦躁地蹬来蹬去。

“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

昨夜下了雨,今早温度便跳水式骤降到十度。

外头冷风冽冽,半掩的阳台窗户被吹得嘎吱作响,晾晒的衣服风帆一样被吹鼓飘动。

闹钟准时响起,棉被里的一大团不情不愿地蠕动几下,从里头伸出一只纤细纤细的手臂,沿着床边慢吞吞地摸索,找到闹钟的脑袋,啪叽往下拍了一巴掌。

耳边恢复清净。

乔伊迅速将手臂缩回被窝,外面实在太冷了。尤其花城的冬季,不同北方的干燥,又大多没有开暖气的习惯,雨后的温度像是凝了一层薄冰,湿冷刺骨。

她日夜颠倒惯了,以前学校没课的时候,她还会在画室待上一个通宵,接近天亮才回宿舍补眠。现在一下子让她加入朝九晚五的大军,有些不习惯。

准备赖个十五分钟床再说。

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枕边的手机又开始震。

乔伊崩溃地哀嚎了声,抓下脸上的眼罩,算是彻底被吵醒了。

是苏娴打来的电话。

乔伊摁下接通,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来,迷蒙地应:“……妈?”

苏娴说:“都几点啦你怎么还在睡觉,妈妈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以为自己年轻就不爱惜身体,在家的时候就跟你说要早睡早起——”

“我没通宵……”乔伊最害怕苏娴念叨她,她赶紧打断,瞅了眼屏幕左上角的时间,打了个哈欠道,“才八点十五……”

“等等!”乔伊猛地清醒,“八点十五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乔伊一骨碌从床上滚下来,拖鞋也顾不上穿,扯下床头的衣服,一头扎进浴室洗漱。

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旁边的架子上。

苏娴这么早打电话来其实也是担心网上的事,她关切说:“伊伊啊,要不你还是回来珠海,我昨天跟你二姨妈商量了,让她在这边给你找份工作。自己人的公司,妈妈也放心一些,你在花城那么远,有什么事妈妈也没办法照顾你——”

“妈!花城到珠海轻轨才一个小时!”乔伊受不了苏娴一天到晚把她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孩看,“而且我已经找到实习工作了。”

“你找到了?”苏娴还是担心,“可我前天看网上还……”

“昨天找到的。”

“是哪家公司?”

乔伊火速收拾好自己,又看了眼时间,八点半,完蛋,等下还得赶公交转地铁,铁定要迟到了。

她弯腰绑短靴的鞋带,她后悔了,当初干嘛要买系鞋带的靴子,麻烦得要死。头也不抬地说:“就是风向啊。风向你肯定听说过。”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

乔伊以为是信号不好断线了,犹疑道:“……妈?”

“我不准你去风向。”苏娴突然说。

乔伊一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苏娴语气变得很严厉,“我说不准你去就不准你去!”

“妈!”乔伊赶着出门,本来这头就乱成一锅了,听到苏娴莫名其妙开始凶她,脾气也上来了,“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苏娴说:“不止是我,你爸爸也不会同意你进风向的!你想也不要想!”

“我就要去!”乔伊被激起了情绪,顶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有权利选择我想过的生活,为什么一定要听你们的安排?”

“真是从小把你纵坏了!爸妈的话现在你也不听了!”电话那头忽然换了人,乔建中在气头上,放了狠话,“你要是去帮封家的人工作,以后你就不要认我这个爸爸了!”

“爸——”

电话切断了。

显然是不想再听她任何解释。

乔伊看着渐渐黑下去屏幕,心里忽然异常委屈。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从小到大父母一直很疼爱她,虽然家境不算富裕,但也从来没让她缺过少过什么,她喜欢的想要的,父母也尽量满足。

上回乔建中对她发那么大的火,还是她六岁多的时候,偷偷溜出去和几个小玩伴放鞭炮,碰上黑心商家卖的劣质产品,差点烧伤自己。那天乔建中在外地出差,知道了马上丢下所有工作跑回来,好在她只是烧掉了一截头发,脸被熏得黑乎乎的。

那次她也被乔建中训得很惨,但更多的是作为父亲的担心。乔建中虽然古板严肃,但对她的教育是宽和包容的,极少会像今天这样,毫无来由地对她发火。

本来早起就得傻一天,还莫名其妙在电话里遭到了父母的混合双打,乔伊现在从头到尾都是懵的。

她不知道苏娴和乔建中为什么对风向的成见那么大,以风向在国内的商业地位……多少人挤破了脑袋也进不去,她以为他们知道了会很开心的。

乔伊想,也许是以前父母业务合作上和风向有过摩擦误会?可她现在确实需要解决毕业实习的问题,而且以她之前的情况,一般公司的负责人根本不敢得罪韩嫣和钟衡。她也不想回去给家里人添麻烦。

乔伊把电话拨回去,苏娴估计还在气头上,没肯接她电话。

她只能发短信解释:【妈,我现在只是去实习,毕业后也不一定会留在风向,如果到时候你们还是不喜欢,我就换一份工作,好不好?】

过了会儿,苏娴那边还是没回复。乔伊两头不是人,只能先放一放,赶去风向。

总不好第一天上班就迟到。

赶到风向刚好九点整,电梯停在十六层,眼前是宽敞明亮的前台,疏淡天光从窗景洒入。

脚下是恢弘的国际金融中心,珠江北岸矗立入云的双子塔,巨大的玻璃幕墙从天而降,海心沙和歌剧院别致优雅。

外壁流光四溢,车流如梭,一派繁华而忙碌的市中景象。

高挑漂亮的女人背对她而立。听见身后声音,回过头来,冲她温淡一笑。

乔伊琢磨着她应该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主动对她摆摆手说:“……嗨?”

贝思南走过来,“你是Joey对不对?封先生跟我交代过了。”

乔伊点点头。

贝思南带她熟悉环境,往办公区域走:“这里是会议室……那里是封先生的办公室。那张是你的桌子,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

乔伊顺着贝思南所说的方向看了眼,办公室内没有人,门外有清洁阿姨在用吸尘器打理地毯。

“封先生还没回来吗?”她好奇问。

“还没有,他不一定每天都在公司,看行程安排。”贝思南说,“在拔隆达回国以前,你会暂时担任封先生私人助理的身份,如果有需要,你可能得陪他出席一些必要的公众场合。”

乔伊点点头,表示了解。

贝思南拍拍她肩膀,鼓励道:“之前的事大家都知道,你画得很好。封先生也交代过让我照顾你,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跟我说。”

乔伊感激地说:“我会努力的。”

“我叫贝思南,按年龄,我应该比你大个几岁,你可以叫我思南姐,或者和其他人一样喊我Nancy也可以。”

“思南姐……”

乔伊刚开口,电梯那头传来声响。

男人从里走出,身材挺拔清隽,西装剪裁得体。阳光洒落在他身上,抹了一层浅浅的淡金色。

贝思南匆匆上前:“封先生。”

封彦脚步没有停留,往办公室方向走,“日本YAMAMOTO家族在银座的酒店全部放盘,今天之内我要看见报价表和竞争对手信息。法国财团即将在**兴建的主题公园式的综合游乐商场,做一份资产评估报告给我,我想看看值不值得投资。另外,宋氏的收购计划进展怎么样?”

贝思南快步跟在他身后,说:“宋氏那边的人一部分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收购计划,但宋老的态度还是很坚决。”

“只要风向持股总数超过宋百诚,董事局会议大比例通过,我们不需要征得他的同意。”

贝思南有些犹豫:“可董事长那边……”

“按我说的办。”

贝思南不敢多说,低声应:“是。”

乔伊呆呆立在办公桌前,一动不动像根茫然的桩子。目光追随男人的脚步移动,眼睁睁看他一阵风似地穿过她面前,没有丝毫停留。

呃,好像被无视了。

走到办公室前,他脚步停下,想起什么,“Nan……”

后面音节还未发完,回头一瞬,余光扫过身旁某团白色毛绒绒的,乖乖巧巧立着的身影。

蓬松的羽绒让她看起来更加娇小,面庞清丽,长发乌黑柔亮,像是刚刚走出高中校园的女学生。

后边帽檐的绒毛随着暖风打入微微扬动,衬得她肤色更白,透着娇意的粉,像三月树下的蜜桃。

乔伊自觉代入私人助理身份,帮忙解释道:“刚才你说完思南姐就去准备了。她现在在那头。”

话音一落,乔伊马上意识到自己称呼不对,匆匆改口:“噢,刚才您说完……”

乔伊抱紧怀中文件,心跳怦怦的,不知是不是办公室内暖气过于充足的原因,她觉得有些热了,呼吸好像也不太畅顺。

乔伊小心翼翼地抬眸瞄他一眼,却恰好被他捕捉。男人眸光平静,仿佛无声的审视,深邃看不出端倪。

她没来由心一悬,视线快速从他眼睛擦过,滑落他直挺的鼻梁,淡色的嘴唇,分明的下颌,然后紧紧盯在地板上。

女孩子仓促低下头,只留给他别在发丝后头的,泛红发烧的耳尖。

良久,封彦无声收回目光,在办公室门锁上录入指纹。

门应声而开。

“去帮我倒杯咖啡。”他说。

延伸阅读

美之纯化妆品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bf21.shtml
美之纯化妆品加盟详情深圳美之纯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05年由日本、香港将“美之纯”护

童画少儿美术潜能培训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b7o2.shtml
我们教授和传播艺术,不因为这样看上去很酷。我们教授和传播艺术,因为我们是被激情所灌注

浦东尖峰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dlc9.shtml
浦东尖峰五金制品是一个年轻而具有活力的服务团体,好的产品,快捷的配送,完善的售后服务

卓昂教育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gcg.shtml
全新的卓昂,全新的教育卓昂教育培训学校是一所具备办学许可证的正规民办培训学校。201

办公伙伴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6c7h.shtml
欧菲斯办公伙伴控股有限公司OfficeMate办公伙伴由苏州、南京、沈阳、重庆、成都

飞羽电器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6dgh.shtml
飞羽电器,又称飞羽快热,是快热行业中的优质品牌。品牌创立者陈非先生亦是电热水龙头的发

上民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xpdu.shtml
上民电气成立于1999年11月5日,总部设在上海市大连路1079号交通十分便利。本公

卡卡机器猫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nosg.shtml
卡卡机器猫毛绒玩具是一家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玩具企业本厂生产毛绒玩具动漫玩具类产

彩缕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y28q.shtml
彩缕饰品总部主营饰品、化妆工具等。义乌市彩缕电子商务商行实力雄厚,重信用、守合同、支

纳丝卡尔加盟  http://www.seomituus.com/aq8j.shtml
纳丝卡尔护肤品总部是化妆品、化妆品原材料、礼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前男友大人之为打猎制弩(修)

    躲到大石后面不久,夕穆就看到对面灌木丛跑出一只小野猪,这小野猪不大看起来刚出生没多久,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总共七只小野猪从灌木丛中出来,几只小野猪出来后就在走位跑动偶尔在地上拱一拱,在岸边长了不少盐角草,高到人的大腿处,小野猪钻进去就看不见了只能看到盐角草一动一动,夕穆看着那几只小野猪很是心动,有一阵

  • 归来的亡者第二章

    “爹?娘?”她看着面前的两人,穿着虽是没什么特别的,可是那周身的气质,就不像是一般人,尤其是她面前的女子,看着就很有学问的样子。只不过现在,两人的脸色都是担忧色。“云儿,你回来了。”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语气中的颤抖,但他面上还是维持着笑意,许是怕突然哭出来吓到她。她走到他面前抱住了他,“对不起爹爹,害您

  • 虫师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2章搏命一击(求鲜花评价收藏!)数百万的共生体落户地球,即便分散地再厉害,一个城市也会有那么几个。而旧金山作为共生体的【发源地】,多一些共生体出没才是正常的。之前三天都没遇到一个,现在一遇就是三个,苏寒也是暗叹自己运气“真好”!“撞你妹的大运,你特么打的过三个吗?”苏寒沉声低骂道。毒液受到重创,如

  • 超级农场之第一章(1)

    晏遥有两个秘密。一个秘密,已然不是什么秘密。长公主对外声称她是国公府的养女,可是事实上,她却的的确确,是承了魏国公血脉的。只不过她阿娘命苦,来不及等那薄情郎将她明媒正娶,便一命呜呼归了天去,至死都不知那人不告而别之后,竟是另娶了她人为妻。另一个,则要从一本怪书说起。那书看上去很新,没有被人翻阅过的痕

  • 开局被迫娶师姐在线阅读第1节

    萨卡星,中心城里的偌大角斗场内,此刻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观众席上坐满了不断呐喊高呼的观众。“巨魔怪,巨魔怪!!!”这是观众不断呐喊的声音,顺着观众的视线朝角斗场中心看去,那里正有一头长的像是八爪鱼一样的红色触手怪在不断的挥舞着他那如锥形子弹一样的众多触手。这家伙正是众人口中不断呐喊的巨魔怪,他是生活

  • 制取改在线阅读第4章

    “那你是愿意让你们这群人来替他出气咯?”林白泽挥了挥拳头道:“反正他现在昏迷不醒,他也不会知道你们对他做了什么。”农博鸿望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唐永强,似乎觉得林白泽说的没什么问题,反正他现在昏迷了,我们做什么也不知道了,事后就把锅甩给林白泽完事了。他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一般“都是你唐永强的锅,我们为啥

  • 秦城罪案第3章在线阅读

    凯莎将曹小瞒抱在怀里,看着他道:“小家伙就叫你天使白吧,这个名字将会伴随你的一生,这个是天使之王为你亲自取的名字,其他天使可没有这个待遇。”凯莎开口道:“以后这个孩子就由我亲自教化吧,彦你也搬到王宫来住吧,我不太会带孩子!”说完凯莎脸难得一红,她堂堂已知宇宙的诸神之王,什么时候带过孩子,不要面子的么

  • 不好好搞科研就要继承亿万家产之任务:打脸扶弟魔,继承万亿集团!【求收藏求鲜花!】

    当叶晨醒来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他脸色惨白!他快要疯掉了,他发觉自己躺在一个装修异常奢华而且陌生的超级大房间里,床也是超级大,可以并排躺下二十个人的那种。“难道我被绑架了!”叶晨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但是转念一想,谁吃饱了饭没事绑架他这样一个穷的叮当响的穷二代啊。叶晨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司小职员,平

  • 食路迢迢之第三章(3)

    第三只名侦探“需要派警员去你家里查查里面到底藏了什么吗?哈,不用了吧,不要妄图自欺欺人了,你知道一旦被查到,你现在的欺瞒什么作用都起不到。”“那么,还需要我一点点分析你的犯罪手法吗?”……国木田被派去买粗点心的过程中,北藤就已经把所有都交代清楚了。“如果当时也有你这样的侦探有多好。”他单手捂住双眼,

  • 鱼龙幻在线阅读考核之面试

    1月15日这天清晨天就已经亮了,这是在冬天很少见的.但天一直灰蒙蒙的,微风拂面,虽然还有些寒冷,但比起往常算是暖和了.“诶,林海,你说这天什么时候放晴?这一个冬天都很少晴过呢?何凌阳刷着牙,乘着吐水的空闲说了一句.(这段时间林海,何凌阳都住在安东尼家)“我哪知道嘞......我又不是天气预报.林海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