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道损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夜星垂 来源:纵横中文网

被纪玥看到,纪廷元更不自在了,一下把胳膊拔-出来。

“她病得傻了,非得缠着我,还以为自己是三岁呢。”

小时候,纪瑶就是这样的,喜欢缠着他,他走到哪里,纪瑶就跟到哪里。那时候小,肉肉的好像个胖团,一说话,奶声奶气,可纪廷元早就长大了,整日呼朋唤友,怎么还能跟妹妹混在一起,给人笑话?

纪瑶撇撇嘴:“哥哥最讨厌。”

纪廷元挑眉:“你知道就好,没事别来找我。”拂袖而去,“好好等着给大夫看病!”说完离开了厢房。

纪玥坐在床头,关切问:“怎么,还在难受吗?”

“没有,只是做了噩梦。”纪瑶扑在姐姐怀里。

前世纪玥待字闺中,原是能选个良人,谁想正好遇到选妃入了宫。后来纪家因她,与宋昀,周良音结仇,与世无争的姐姐也不能幸免,卷入这皇权之争,最后被登基的宋昀,三尺白绫赐死。

只因她不是周良音,注定要成为输掉的一方,她败了也罢了,命不如人,只可惜这样好的姐姐!

纪瑶心疼姐姐,抱得更紧。

“哎呀,到底怎么了?”纪玥着急,轻轻拍着她后背安抚,“瑶瑶,别怕,梦都是假的。姐姐等会儿陪你睡,好不好?”

“嗯,”纪瑶点头,“姐姐陪着我。”

娇滴滴的像个小孩子,纪玥揉揉她的脑袋。

木香请来大夫,这事惊动到了纪夫人廖氏,快步跟大夫一同进屋。

“不是只吹到风,受凉了吗?怎么还严重了?”廖氏向来疼这最小的女儿,催促道,“张大夫,麻烦你快些给她看看。”

“哪里严重,是木香大惊小怪的,哥哥又信以为真,非得要请大夫。”纪瑶依偎在姐姐怀里,越来越安心,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不严重怎么脸红红的?”廖氏哄道,“乖,给大夫看一下。”

纪瑶伸出手腕。

张大夫仔细把脉后,捻一捻胡须道:“二姑娘没什么事,依老夫看,应是忧思惊梦,魇着了,多休息几日就行。”

廖氏放心了,给予诊金命木香送出去,随即就问纪瑶:“你向来沾到枕头就睡着的,怎么还会……你这孩子,有什么心事呀?”

“我哪有心事,许是刚才吃多了东西撑得慌。”

这话惹得纪玥笑起来,安抚母亲:“我看也是,娘,您别担心,我今晚上陪妹妹睡。”

大女儿细致体贴,廖氏信任她:“那好,你陪着瑶瑶吧,”吩咐木香和白果,“你们两个,把被褥准备好,别让玥儿也着凉了。”

“是。”两个丫环领命。

晚上纪玥清洗好就睡在纪瑶旁边,本是一人一条被子,两个人说着悄悄话,纪瑶就钻到姐姐被子里去了。

等到纪玥睡着了,她在月光下打量。

姐姐长着一张鹅蛋脸,细长的柳叶眉,挺秀的鼻子,红红的唇,闭着眼睛说不出的温柔,好像朵水中莲花,洁白无瑕。

这样的姐姐,入宫做妃嫔真是糟蹋了,当今皇帝可是四十出头的年纪,就算保养得当,风度翩翩,那身体也比不上年轻人。想到姐姐以后要服侍他,还要给他生孩子,纪玥觉得浑身难受,心想,前世她阻止不了,这回一定不能让此事发生。

带着这个决心,纪瑶入睡了。

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果然好了。”纪玥很欣慰,“张大夫说得一点没错,你往后睡前可不要乱吃东西,小心不能克化。”

“好。”纪瑶答应。

木香跟白果端来早膳,两个人一起用了。

纪玥今年已经十六,正是要定亲的年纪,最近更是很少出门,时常在厢房做针线,画画,纪瑶也没有缠着她,转身去找母亲。

父亲是户部郎中,品级不高,却是个勤奋努力的人,每日早出晚归一心扑在公务上,今天早上纪瑶又没有看到他,只有廖氏在书房里对着算盘算账。

她虽然出自于商户,可是出嫁时,娘家一个子儿也没有给。廖家觉得廖氏凭着一张脸本该能嫁个更好的夫婿,结果偏偏看上纪彰这酸腐秀才。别看廖氏貌美,行事却泼辣,一气之下竟与母家断了来往,一家子只凭丈夫的俸禄过活,什么都要精打细算。

幸好儿子出息,在念书上颇有天赋,现在做了吏部主事,有他的俸禄补贴,手头还算宽松。去年来到京都后,又添了几个丫环,家中姑娘出去体面些。

“娘,”纪瑶探出一个小脑袋来,“娘在忙呀?”

好像小猫儿似的可爱,廖氏笑了:“快进来,正好,娘这里有厨房送来的银耳羹,你吃了吧。”

“我饱着呢,不要吃,娘吃。”纪瑶坐在她身边,看了眼账本,“娘,我们家的银子可够平日里花费?”

“当然够了,还有多余的。”廖氏笑眯眯道,“你祖父前不久送了五十两银子来呢。”

纪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但纪家尚有几份肥田,纪老爷子儿女心重,雇了好些农人耕种,又养猪养鸡,每年倒也有一笔不小的收入。廖氏很感激这公公:“等夏天,你跟玥儿去庄上看看他老人家,还能避暑,可惜相公太忙,不然我同他一起去。”

纪瑶眨眨眼睛:“可以接祖父过来啊。”

“他不肯,怕麻烦我们。”

“那要是姐姐嫁人呢,祖父总要来的吧?姐姐十六岁了,娘,快些给姐姐找个好人家!”

廖氏噗嗤笑起来:“傻孩子,瞎操心这些。你爹说了,他会好好给玥儿择夫的,你倒是比我们还着急。”

“爹爹那么忙,何时有空?等他真的空闲下来,姐姐也许会错过最好的姻缘,这京都多少姑娘呀,年轻才俊早就被人抢光了!”她幽幽叹气,“‘明日黄花蝶也愁’,到时候我们一家子都发愁。”

廖氏其实也在为此事担忧,虽然丈夫发话了,但一直没个动静,她已有不满,现在被小女儿说上几句,忍不住心焦。

是啊,他们家又不是名门望族,等着那些年轻才俊踏破门槛的。要给女儿选一门好亲事不容易,她确实应该多花些心思,而不是等着丈夫去行动。他这个人啊,太过耿直了,衙门里的事情总喜欢往自己身上揽。

廖氏决定带大女儿多多露面。

过得几日,纪瑶早上去请安的时候,就见廖氏在叮嘱纪玥。

“你呀性子太静,有瑶瑶一半活泼就好了。”她对纪玥这一方面非常不满意,别的姑娘长袖善舞,很会讨众位夫人的喜欢,但纪玥在外面却不怎么说话,以至于那些夫人都注意不到。

廖氏希望纪玥能稍微得主动一点,当然,太过也是不好的,姑娘家还是要有自己的矜持。

纪玥认真道:“女儿记下了。”

廖氏又看她一眼,点点头。

除了家世比不过之外,大女儿性子温柔,容貌清丽,画画一绝,她还是很有自信的,心想总会有人慧眼识珠!

“娘,今儿我们要去做客吗?”

“对,去沈家,沈夫人派了帖子来,说请我们去赏梅。”廖氏打量下小女儿,十三岁的年纪,五官还没完全长开,很是稚嫩,但这稚嫩,却让她穿什么都显得好看,可爱,她笑道,“走吧,沈夫人说沈姑娘很惦念你。”

她说的是沈妍。

纪瑶并没有露出应该有的兴奋之色,只是点了点头。

三个人坐轿子去沈家。

沈老爷与纪彰同朝为官,是纪彰的下属,沈夫人与廖氏很谈得来,两家来往不断。不过比起廖氏,沈夫人娘家甚是富有,她也更喜欢交际,总在家里举办宴会。

她们到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很是热闹。

见到纪家两个姑娘,沈夫人笑容满面,与廖氏道:“你可真有福气,玥儿跟瑶瑶都乖极了,哪里像我家这一个,总是不听话。”

“娘,”沈妍嘟嘴,“哪有您这样的?一来就埋汰我!我等会儿可跟着瑶瑶走了,不回来了。”

沈夫人大笑:“看看,她最喜欢你们家,连我这个娘都不要。”

沈妍是沈家的独女,长得娇小玲珑,一张鹅脸蛋,乌溜溜的杏眼,和善可亲,嘴巴也会说,跟纪瑶一见如故。

这会儿碰到了,沈妍拉起纪瑶的手,甜甜道:“瑶瑶,我想死你了,我住去你家好不好?”

不好!纪瑶差点就说出口。

而在以前,她定是愿意的,因为沈妍这个人太会做人了,你说什么她都能附会你,把你哄得心花怒放。但后来,纪瑶知道,她是因为纪廷元,她想嫁给她的哥哥,故而不遗余力的讨好。

沈妍在她的帮助下,也得逞了,只是嫁给哥哥之后,经常闹得鸡飞狗跳,后来还与哥哥和离,使得她那小侄儿从小就没娘照顾,可怜极了。

纪瑶眉头拧了下,如此一对怨偶,也不知她以前怎么想的,竟然为了一点点的好处,就出卖了哥哥。

这两个人,根本就不合适嘛!

沈妍看她目光冷淡,愣了下道:“瑶瑶,你不是喜欢扇子吗?我寻到一把好漂亮的扇子,你瞧瞧。”

她从腰间取出,一展开,流光溢彩,那竟是一柄黑漆描金双面牡丹图的扇子。

“你喜欢吗,我送给你。”沈妍诱惑她。

纪瑶向来喜欢精致奢华的东西,所以她哪怕出身不显,却爱慕宋昀的皇家身份,又嫁给怀远侯杨绍,与这喜好不无关系,她天生是个虚荣的小姑娘。

沈妍也早就看出了这一点,那还有比投其所好更好的法子吗?

谁知纪瑶只欣赏了一下,便道:“我不要,你留着自己玩儿吧。”

她的哥哥,现在可比扇子重要咯。

延伸阅读

葬吾剑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jz3.com.cn/plnb.shtml
姬锦墨有些疑惑的抬头,伸手在手腕上点了点,为难道:“我手链怎么了?”“给我看看。”“

凤凰劫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jz3.com.cn/p3do.shtml
徐怀谷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就那么傻站着。后面那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徐怀

[综]是撒娇怪在线阅读僵尸  http://www.jz3.com.cn/y8d6.shtml
这个乌黑空旷的矿洞安静的让人直感觉心里头发毛。“啪嗒,啪嗒,啪嗒……。”一个沉重的脚

我在神话里让玄幻降临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jz3.com.cn/se2i.shtml
【周转时间结束后,系统将开始结算,盈利或是亏损都将按照一定的比例打入宿主的个人资金账

葬天传奇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jz3.com.cn/r83.shtml
天庭有个仙女,不论她走到哪,总有一片乌云相随,她总嫌那片云不好看,去央求织女为她织了

全职高手叮!你的小祖宗已上线!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jz3.com.cn/shmn.shtml
十三从椅子上起身,仔细观察正在盯着与母鸡交流的翠翠的封灵鹜,却见封灵鹜道:“十三爷,

主角攻仍在转世中追忆  http://www.jz3.com.cn/ptgh.shtml
尚书府,夜深沉。沈浔褪去官袍,着一袭素色曲裾深衣,乌黑的发丝,只用发带随意挽起。较之

末日:超级随身空间第五章  http://www.jz3.com.cn/s39l.shtml
艾米娜总是喜欢在纽约天气很冷的时候跑到地球的另外一端,享受躺在沙滩上沐浴阳光欣赏大海

幸运值→+∞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3.com.cn/x5mj.shtml
陆靖北看着站在寒风中的女人,海藻一样的黑发在风中摇曳着,风偶尔吹起女人的长发,露出里

论奸妃的一百种死法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jz3.com.cn/6wep.shtml
次日,天蒙蒙亮胡梨棠就床了,因为早上要去镇上的关系,她起床简单洗漱好以后就挑着水桶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我的师尊是盘古之第三章

    夏季的夜总是来得晚一些,却也捧不住时间,萧幼宁从另外一个方向出了藏身的胡同,发现天已经黑得透透的。“姑娘,我们上哪去?”圆果扶着她的胳膊,溜圆的双眼茫然扫向四周。方才听到说侯府被封了,李家又是丧良心的,眼下还真没有什么去处。萧幼宁站在墙下,半个身子都笼在暗色中,同样精神恍惚。街上十分热闹,店铺屋檐下

  • 从哥斯拉到星空巨兽在线阅读第8节

    前方,就是羲和所在的勤政殿,大太监连忙带着两位宫女和小望舒,一边搜索着记忆,一边加快了脚程。“羲和...勤政殿青玉瓶...书架...密道...”难道大王的意思是,要去找羲和皇子,要找勤政殿的青玉瓶?青玉,不算名贵,找起来应该不难。某个书架的后面有密道吗?可是勤政殿的书架不计其数啊!这可怎么找...还

  • 殇雪之今晚有福了!

    “据本台最新消息,超强台风‘利奇马’已于今日下午2点登陆我省。登陆中心附近最大风力达到16级,是自建国以来登陆我国的第五大台风,我市民众一定要做好防台抗台准备……。”狂风骤雨席卷的登云街道,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靠在里边一动不动。车内的电台广播报告着台风的最新消息,突然“嗒”的一声响。驾驶座上的司机终于

  • 寄生之异种人在线阅读第2节

    风雪城内的一家客栈里,几个糙汉子正吃着火锅,谈论着关于最近风雪城的灭族案。听闻有一个嗜杀成性的魔头混进城里了,然后他开始大肆作案。几乎将西城的几个大家族皆数灭尽,仅有少数在外行事的族人与下人逃过一劫。一时之间,只要到了晚上,西城就如同一座鬼城一般,与繁华喧闹的东城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东城一家有名的火

  • 漫威之杀手天使的落羽

    有了先前玖川叶乃将书变成食物的经历,眼前的这一切虽然足够震撼,但也不足以让雪月心梦感到震惊,如果说人类主要的特点之一是适应性强的话,那么她无疑是这其中的佼佼者。默默记住了场上所有的人员,她问道:“所以用歌声吸引NPC注意,派遣人员拖住学生会长后,他们要怎么从NPC手里抢走饭票?”玖川叶乃一怔,像是没

  • 你的素颜已不在在线阅读第三节

    小环的气质和身手完全变了,气质变得铁血冷艳,身手迅捷如电,一出手就重伤那武力值为四十的贼匪头目。这一幕把四周的贼匪们统统都看傻了,一个个拿刀的手都在发抖,莫名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执剑的女婢,一时间竟是不知所措。“成功了,花木兰的英魂真的被我召出来啦……”陶商看着执剑傲立的少女,心中却是狂喜不已。他知道

  • 娇宠影帝[重生]第3章在线阅读

    “小玲,小玲……你没事吧?”却是王珍珍,眼见闺蜜正在挠痒痒的时候,竟然一动不动的呆立在那,神情怪异,她心中好奇,忍不住推了推马小玲。“啊?哦,我没事,珍珍你先自己玩会,我去上个厕所!”被王珍珍推的回过神来,马小玲秀美微皱,并没有让好闺蜜担心。脑海中的神秘声音,必须得gao清楚,随意敷衍了一句,便自顾

  • 你家中单想要蓝[王者荣耀] [参赛作品]改变命运的决定

    “你好,多多良,我是中原中也!”赤王周防尊站在楼梯口准备下楼时,一抬眼就看到了这个场景,他顿了一下了就继续下楼。下楼的脚步声引起了注意,酒吧内的众人看向了楼梯“尊哥!安娜!”这是日常亢奋的八田美咲“尊哥好…”这是每天的有气无力的伏见猿比古“呦,尊!要喝点水吗?安娜要不要喝牛奶?”这是赤组‘妈妈’草薙

  • 大唐:我为户部尚书合伙合同

    我真傻,真的。我光知道现在人心不古,为了钱和权利会互相欺骗。没想到啊没想到,主神空间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了······坐在魔都的滨江边,王子不由得长吁短叹。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只是离开了主神空间之后就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位置了。王子,自认互联网行业精英人士。从宽泛的角度来说,他也有资

  • 危情契约:恶魔的毒宠妻之奇怪的她(1)

    “听说了么?当年跟着那个女人离家出走的丫头要回来了!”“谁?景家吗?”“可不是!这个时候回来,不就是因为老爷子身体不如从前了,想趁机捞一把呗!”“其实,也应该有属于她的一份吧?”最后的这个声音,让其他几个人瞬间不说话了。他们几个,觉得最后这个人的说法,奇葩又无理!她也该有一份?凭什么!?不知何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