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世界穿梭旅行家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孤独少年 来源:飞卢小说网

车上,谢非墨正坐在驾驶座上,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刚从烟盒里夹出了一支烟,还没来得及点火。看到夏星行上车,犹豫了一下,又把手里的烟塞回了烟盒。

“你来了。”他向夏星行轻点头,声音很平稳。

夏星行把书包往后座一丢,自个儿爬副驾驶上,特自觉地系上了安全带,“对啊,你怎么自己过来接我了。”

“刚好下班,没事干,就过来了。”

谢非墨握住方向盘,稳稳地踩下离合。

“哦。”听到这不出错的回答。夏星行不禁咂舌,这家伙也太无聊了吧。都来接人了,还找理由。

还是小墨比较好玩。

夏星行想起昨天晚上,失忆的谢非墨盯着那张正经八万的脸在那“哥哥,哥哥”的喊就觉得好玩。连带着看现在这个老妈子似的老古董谢非墨都顺眼了几分。

不过,这张脸还是张得不错。夏星行斜眼瞥着正目不斜视看路的谢非墨,胡思乱想起来。也不知道,未来他是怎么折腾,才把这么个好脸搞成那副样子。

车开了十来分钟,谢非墨还是那副端正的模样,那严肃的脸色就仿佛他不是在开车,而是在参加学术报告。

谢非墨耐得住性子,夏星行可耐不住。自打他回到自己高中这具年轻气盛的身体,也不知道是被同化还是怎的,总觉得自己越来越活泼,整天精气神跟用不完似的。

山来不就我,我便去就山。

夏星行深得这十字真言的真传,开始没事找事,“谢非墨,我们要去哪啊。”

“回家。”

“哦,你要和我回家啊。”夏星行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笑,“没想到堂堂谢氏集团总裁这么抠搜,出门接人,连酒店都......”不去。

夏星行一句话的最后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

谢非墨突然间猛得踩住了刹车,大G庞大的车身都整个向前冲了一段,连带着副驾上的夏星行都险些撞到车窗。

又来了。

谢非墨痛苦地摁住太阳穴,耗尽最后一丝理智把驾驶座两边的挡板升起。

他的思维被撕扯着,人格仿佛被决裂开,一些奇怪的记忆正往他的大脑深处扎去。

冷,好冷。

冷意像是细小的蛇钻进他的骨髓又穿出,在他的血液里四处游曳。

谢非墨挣扎着睁眼,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陌生的街头,四周尽是刺骨的冰冷雨点和形色匆忙的路人。

身体的温度渐渐低下去,每一次雨点打在身上都会带走他所剩无几的那一丝体温。

他的身下有一小摊红色的水洼,他知道,那是他伤口流出的血。

我要死了吗?谢非墨重新合上眼,不禁想到。

或许死了更好吧。

不知又过了多久,身上的雨点消失了,有什么温暖的东西附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痛苦减轻了不少。

我是上天堂了吗?

谢非墨迷茫地睁开眼,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贴在他怀里,踮着脚把一把小伞努力的撑在他头上。

看到谢非墨睁眼,小家伙像松了口气似的,把伞塞到他手上,“哥哥,你怎么在这啊,这边好冷。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一开口,谢非墨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得可怕,“我没有家人。”

“诶?”听到谢非墨的回答,小家伙显得很慌张,两只手胶着喃喃自语,“哥哥没有家人。可上次捡小白回家,就已经被骂了......”

小家伙的袖子上因为他的动作沾上了水珠,谢非墨不由地把手里的伞向小家伙那边打去,顺势看到了自己的手。

那双手瘦到骨络分明,手背上勒起着好几根青筋。数道几乎贯穿了掌指关节的伤口溃破着,沾染了污泥和血丝,稍有异动,就会有黏浊的组织液从上面流出。

那是一双肮脏不堪的手。

而面前的小孩穿着细心搭配好的新衣服,小手细腻柔软,整个人干干净净,像是用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堆叠而成的。和满身污泥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

夜色将至,路两旁的灯在一瞬间全都点亮,橘黄色的灯光照得这破败的城市竟看起来有那么一丝温暖。谢非墨举着伞,正想要劝眼前的小家伙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赶紧走。

“算了,不想了。”小家伙忽然开口,灯光给他的发丝镀上了一圈光晕,像是天使的光环,“天快黑了,我们回家吧。”

“天快黑了,你是该回家了。”谢非墨应和着。

“不是我,是我们。”小家伙稚嫩的声音里带了几分认真,他向谢非墨伸出自己白嫩嫩的小手,“你要和我回家。”

“没有家人的话,我来做你的家人就好。”

在路灯的暖光中,谢非墨看见自己的手伸出,犹豫着,最后还是搭在那只小小的手上。

一片落叶被风吹落在地面上,沾染了水滴,沉重得无法再被风吹起。行人走过,就在它即将被匆忙的脚步碾成碎片时,一只白净的手捡起了它。

它被温柔地擦掉了水珠与污泥。

“谢非墨,你怎么了?没事吧。”耳畔挡板的敲击声和夏星行焦急的呼喊把谢非墨拉扯回现实。

自己又做那些梦了吗?谢非墨的头脑还未完全清醒。

他最近总是这样,脑海里会闪过一些非常真实的画面。尽管管家找来的心理医生说,这些不过是梦。这些短暂的梦境真实到甚至让他难以分清那一边是现实。

夏星行的呼喊声还在耳边响起,现实和梦境的拉扯让谢非墨烦闷异常,他沉声警告。

“闭嘴。”

副驾驶上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车内安静下来。

该死。

这异样地安静并没让谢非墨的烦躁消减,反而让他的心里生出了另一种烦躁来。他狠狠地踩下油门,黑色的大G轰鸣着引擎,呼啸而出。

直到回到谢家,夏星行都没再和谢非墨说过一句话。

入夜,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了香甜的睡梦中。谢家大宅也熄灭了大灯,怀抱住黑暗。

唯有谢非墨的主卧,明明灭灭地还闪烁着微弱的灯光。

谢非墨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床头的灯被他点亮又熄灭。最后,像是受不了似的,他干脆起床打开台灯。坐在椅子上看起今天提前走,还没看完的报表来。

这一夜,他再无眠。

第二天是个周六,按理说应该不用上学。

但作为一个高三党,还是重点高中的高三。夏星行还是得去学校上半天课。

相较于补作业的那天,他昨天睡得格外好。今天起来个大早,吃完早饭才悠哉悠哉地往学校赶。

他到班上的时候还挺早,班上只有四五个值日生和来布置早读课内容的赵老师在。

看到夏星行,赵老师眼睛都亮了,“夏同学,你来啦。快过来,我带你去办公室填报名表。”

报名表?

夏星行这才想起来昨天答应了赵老师参加英语竞赛。

其实,他倒是无所谓。毕竟凭他的英语水平,随便参加个竞赛都能拿奖。

但赵老师这么推荐他去,而且估摸着和苏明桦参加的是一个比赛。他也就刚好顺水推舟答应了。

“知道了。”夏星行随口应着,把书包往座位上一丢,往赵老师那走去。

赵老师在黑板上布置完早读课的内容,就把夏星行带去了办公室。

“就是这张表。”赵老师拉开抽屉,拿出一张报名表出来,又递给夏星行一支笔。

姓名,年龄,身份证号......夏星行正按着表格上的内容填写着信息。

“夏星行?你怎么在这?”一道清澈中隐藏着丝不耐的声音打断了夏星行的动作。

夏星行抬头一看,不正是苏明桦那好男友,谢霆。

呵,真是冤家路窄。

“我来这当然是有事情。”夏星行把手里的笔转了一圈,“你这三好学生来这干嘛?不会是来交检讨吧。”

谢霆向来看不惯夏星行这副混混做派,看着他校牌不带,校服领子松松垮垮,吊儿郎当地坐在赵老师的位子上,眉头更是拧得紧凑。

这样的人是怎么进三中的?简直是三中之耻。

“我可不像你。”谢霆抬着头,眼藏不屑,“我是来填报名表的。”

“呦吼,什么报名表啊。不会是和我填的同一份吧。”夏星行明知故问道。

这个时候开始报名的竞赛,除了夏星行参加的这个也没有别的了。

更何况,夏星行记得上辈子谢霆也是参加了这个竞赛的。

“你在妄想什么,你写的是检查,我参加的可是省级......”谢霆瞥见夏星行桌上的报名表,话语声一愣,“你怎么也参加了这个竞赛?”

“不行吗?”夏星行抖了抖报名表上并不存在的纸屑,表情嚣张,“这竞赛你家开的?”

“夏星行,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谢霆的语气不佳,“你费尽心思参加这竞赛,是不是想对苏明桦做什么?”

看着谢霆越说越过分,站在旁边的赵老师看不过去了,把夏星行挡在身后,眉头微皱,“谢霆同学,我是夏同学的推荐老师。你要是要什么意见,可以直接问我。”

夏星行是她的学生,也是她把他拉来参加竞赛的。谢霆当着她的面说夏星行,她肯定得护着。

看到赵老师出面,向来尊师敬长的谢霆也不好再开口,只是从年级主任的桌上抽走一张报名表,头也不回地走开。

夏星行从赵老师身后探出半个头,“竞赛上见~”

这语气,明摆着的欠揍。

赵老师转过头,点点夏星行的脑袋,“你也给我省省。”

那边,谢霆回到教室里,反复琢磨着夏星行的行为,越想越觉得憋屈起来。

最后,他一拍隔壁桌的桌子,“小胖,帮我做点事。”

“什么事啊,霆少。”小胖正吃着早饭,看谢霆喊他赶忙把早饭都塞进嘴里,含糊着应着。

“帮我看着个人。”谢霆的手指在小胖的课桌上轻点,“夏星行。”

“啊,霆少,你不是跟夏星行他最不对付吗?”小胖努力咽下最后一口煎饼,“看他干嘛。”

两张红彤彤的毛爷爷被甩到小胖桌上,谢霆睥睨而立,“关你屁事,我说的事做不做?”

“我做,我做!”

小胖忙不迭把桌上的钱揽到怀里,笑得一脸狗腿。

延伸阅读

玄幻之超神熊孩子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qumer.cn/d1l5.shtml
凌楚的眼中犯出纠结,“你背过去”小青哦了一声,便转过身去。凌楚见她乖乖转了身,便也转

根源皇女之复生(1)  http://www.qumer.cn/scij.shtml
日上三竿时分,阳光挤过窗帘的缝隙,心满意足地洒在纯白的床上。隆起的被窝动了几下,然后

最强之冥王哈迪斯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qumer.cn/g0rb.shtml
由于是洋流知识点复习的第一堂课,程寄北出的题目还算简单,三个上黑板的学生难得都做了全

我靠撸猫技术征服魔王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qumer.cn/uug9.shtml
易长亭当年也是本科毕业,只是那时候的本科虽然含金量高,但是在日新月异的社会环境里多少

盛宠令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qumer.cn/nno8.shtml
奥尼尔暂住的半岛比佛利山庄酒店珠光宝气,金碧辉煌,异常的奢侈豪华,让牧野有些不太适应

大蛇丸的神奇走向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qumer.cn/pl3o.shtml
【PS:求订阅,求收藏,求鲜花】赵瑞准备找一家古玩店将手中的成化碗卖出去,一家古玩店

仙问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qumer.cn/gyml.shtml
“啊×N!”“他竟然真的动手了,完了完了,不会牵连我们吧!”“逞一时之勇有什么用,一

红名老祖的刷三观日常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qumer.cn/dlwj.shtml
走出婚姻登记所,拿出万年不变的桃花牌香烟,啪啪啪点上火,狠狠地吸了一口,看着来登记所

神级吞天系统旧年·2015  http://www.qumer.cn/u992.shtml
没有手机,几乎不接触公共社交网站的羽生结弦自然不知道网络上由于这次冰演的Talk环节

大唐而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qumer.cn/nr3e.shtml
吃饭的地点是天府酒店,这里有西京市最高档的法式餐厅。停车场外基本都是豪车,显而易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狂乱幻想第二章在线阅读

    一问家刀气卷起的风沙随着刀势溃败而崩溃。风沙散落一地,伴随一起沉落坠地的还有问家的身体,被一刀拦腰斩断的尸首,像条干鱼一般,扭曲地躺在风沙中。酒馆看热闹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刚斩杀的人不可以霎间变成干尸,一定是那道红光,那把妖刀。这把妖刀正被神靖握在手里,粗指宽厚的手掌里。被惊吓更狠的是酒保,他

  • 风云天下之风卷之想吃牢饭吗?

    四周的同事瞬间议论纷纷,猜着怎么回事,有人说肯定是周宇因为刚才的事,举报汪旭,老板来了解情况。虽然不知道真假,不过看刚才唐国强对汪旭的态度,有人就信以为真。也有人担心,说唐国强跟汪旭那么熟,肯定不会处理汪旭,说不定还会让周宇吃不了兜着走。汪旭心里也七上八下,他不是担心周宇跟唐国强举报自己,毕竟关系在

  • 暗恋十年第八章

    一曲作罢,四位婀娜的姑娘随着曲子的结束缓缓停下了摇曳的身姿,垂手站立。“怎么样?众位可有什么结果了?”太子顾天御展颜,面上笑的粲然。“太子殿下,这些奴婢们都长一个样,跳的舞也都相似,殿下您这是难为我们呀!”娇俏的声音响起,一位座下的蓝衣少女不开心地嘟嘴。本来从前舫船宴中的**最多不过是琴棋书画,再怎

  • 火影:开局就无敌了在线阅读第2节

    “没关系,我已经通知了司机了。”冷聆的身体因为没有办法见太阳,比常人要白了很多,先天不足又使得其唇色都很苍白,就算是坐在一旁弹着钢琴,看着书,冷父冷母都会觉得担心。“那,那要不要妈妈陪你一起?”冷母还是很不放心冷聆,至于冷城?早已经被她忘到外太空过去了。冷母冷父都是新时代的女性男性,有一句开玩笑的话

  • 事实婚姻没事没事

    林闻语离开的时候很早。早到天都还没有醒,陈可轻还没有睡着。陈可轻之所以没睡着是因为闹了肚子,大概是最近几天连轴转的疲惫加上放假后离开了一群时刻为了保持身材而规律饮食的朋友,于是吃得七七八八,肠胃终于起了反应。为了不影响妈妈,她整晚上都于客厅和洗手间两处游走。最后一趟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正遇上林闻语弯

  • 在柯南世界当剑仙之初识(2)

    当宣布退堂之后,苏沐又折了回去,直接奔向李明夷面前,拦住了他的去向,说道:“你是想到什么办法了?你也相信梁公子是冤枉的对吗?本公...”苏沐意识到即将脱口而出的“公主”二字,连忙捂住了嘴,心虚地开口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很亲切,我很想交你这个朋友,不知兄台是何方人许,怎么称呼、今年贵庚?”李明

  • 没办法只能去修仙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正在思考的花无道不知道自己失焦的眼睛正正落在了小哑巴的腊肉上。这下让小哑巴误以为他盯上了自己的腊肉,估计以后都“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在感受到耳朵上传来的突如其来的剧痛的时候,花无道被迫醒了醒神。扭头向旁边看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正一脸怒容的看着自己。见花无道还还一脸迷茫呢,那边小哑巴又紧了

  • 地球OL硬核版第5章在线阅读

    “哥哥,陪我去买些东西吧!”艾薇离去之后,孙悟空刚想开始修炼,忽然想到如果在屋里布一个聚灵大阵,将方圆几百里的灵气吸引过来,就能加快修行速度了,因此想出去购买布阵所需要的道具,只是他身上没钱,因此喊上了加百强,名义上是陪,其实是想要他帮掏钱付账。“好,我们先去买东西,再去拍卖行看看,我现在负责管理我

  • 每天一种超能力第1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霸道女总裁“美女,你是看相啊还是算命啊?”天心馆内,陈仁端坐在椅子上,右手中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女人。女人约莫二十四五岁,一身黑色职业装,面容姣好,右嘴唇边上有一颗美人痣,胸前那一对高峰饱满浑圆,呼之欲出,让人看了之后热血沸腾,但女人的表情却十分清冷,有一种拒人于十万八千里

  • 四爷和嫡福晋的那些事儿之5.无天黑莲仙种!(5)

    对于很多人而言,垂钓是一种乐趣,在不的不是收货,而是当鱼漂摆动的瞬间,拉竿的那一刹那所带来的惊喜。但此时此刻,手执荒天竿的李季,却全然不是这种想法。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高台下方,层层仙雾云海将视线挡住,一根金色的细线垂直落下。三百年的人生经验让李季此时冷静无比,他用心感受着手中荒天竿的一举一动,任何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