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超神之灭世邪皇之楔子 归来

作者:九爷°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日落,黄昏。

在落日的余晖中,一幢灰色的,高大的建筑显得肃穆大气。

偌大的会议室里,空空荡荡的,双门紧闭着。天花板上的灯光照射在橡木的桌面上,孤单寂寞地独自璀璨。

巨幅的落地玻璃幕前,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姿挺拔地站在灯光之下,深邃的眉眼落在窗外。

远处层次林立的楼宇,在视线里无限蔓延着,似乎无边无际,直至视野的尽头。

应该,很快,那放肆的暮色就会把一切全都吞没。

许家默皱了皱眉,身体微侧,斜靠在一旁。室内那璀璨的灯光染上他清冷的眉眼,愈发显得他神情清冷而漠然。

夜色已经不动声色地侵袭而来,缓慢而又强势。那些高大的楼宇在夜色中,也渐渐模糊了轮廓。

许家默还站在那里,身披满室璀璨的光亮,可高挑的身形在这蒙蒙夜色之中,显得分外寂寥。

良久,他才慢慢转身,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张杞,叫许辉总经理来我办公室一趟。”

“是,老板。”

跟在许家默身边多年的张杞已经习惯了这繁冗的工作量,还有超长的工作时间。

这么多年了,老板也从未亏欠过他,要不然他的银行卡里也不会这么快就到了七位数。

很快就把老板的意思传达下去,张杞看了看时间,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稍倾,西装革履的许辉走了过来,张杞看见了,站起身来,“许总经理,老板不在办公室,他还在会议室……”

张杞双手垂立,态度很恭谨。

许辉总经理是许氏集团的大公子,虽然是老董事长领养的,可自小就养在身边,这二三十年对他也是视若己出。许大公子也很争气,做事很有魄力,小小年纪就随着老董事长在商场里打拼,在波谲云诡的商海中沉浮多年,老董事长很是信任他的能力,早在几年前就把公司交给兄弟俩打理,自己退居二线,做了悠闲的太上皇。

“我知道了。”许辉走到张杞面前,笑着说道,“我过来是要和你说声谢谢的,你上次送给我的那些工艺品,云岚很喜欢,她让我一定要亲自谢谢你。”

“许总经理,你太客气了……”张杞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既然许太太喜欢,下次我多带一些过来,那些工艺品都是我老家那边的人手工制作的,许太太不嫌弃就好。”

“许总找我还有事……”许辉又和善地笑了笑,“改天请你吃饭。”

说完,他摆了摆手,转身走开了。

张杞看着这位平易近人的总经理,在心里暗暗一叹。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这些年,这个男人一直都在用实际行动履行着这句话。

张杞在心里对这位总经理很是佩服。

论相貌,许辉也算的上仪表堂堂,工作能力,更是毋庸置疑的。前几年,娶了一个情投意合的姑娘……

若不是张杞跟许氏人员接触了太多年,了解许多旁人看不见的事情,他真的会很羡慕许辉的人生。

可这世上的事情,哪里能事事尽如人意?

许辉很快就来了会议室的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许总,你找我……”

站在落地窗前的许家默,闻声转过身来,漆黑的眼眸落在他身上,“大哥,我是不是还要叫你许总经理?”

“哈哈哈……”许辉走到他面前,拽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怎么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最近太累了?累了就歇歇……”

许家默紧锁着的眉头似乎一直都没有舒展,他表情认真地说道,“大哥,明天我要去A市,可能要耽误几天。公司这一段时间就交给你了。”

“公司这边我会看着,你不必担心。”许辉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倒是家里……”

许家默看看面前这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却做了多年兄弟的男人,薄唇难得地浮上浅浅笑意。他微微颔首,“……家里若是问起,大哥你就替我搪塞过去,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替我背黑锅了。”

难得听他开玩笑,许辉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你要去A市那个分店?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司,你堂堂许氏执行总裁亲自前去,岂不是大材小用。再者说,妈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许辉在椅子上坐定,伸手扯掉领带,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到时候,妈会连我一起打的……”

许家默听清他口中的调侃,唇角微扬,“妈最疼的就是大哥你,她,舍不得。”

许辉看了看面前这个长相出众的弟弟,温和地笑了笑,“等你和姣眉结婚后,给妈生个大胖孙子,我也就不必天天都要去听母亲大人的训示……”

“妈那是变相催你和大嫂赶紧生个孩子……”

兄弟俩说起家事,彼此脸上的神色轻松了许多。

许辉双手交叠放在桌上,眼眸微暗,“你尚未成家生子,我是养子,自然……更不急……”

许家默最不喜欢大哥提起他是养子一事,他微微拧眉,漆黑的眸里浮现淡淡的不悦之意,“爸妈从没把你当外人,我喊你这么多年的大哥,也是真心实意的。大哥,你还说这些见外的话!爸身体不好,如今许家就靠你我兄弟俩,要是爸听见了你说这样的话,又得拿手杖敲你!”

许辉眼眸落在别处,笑了笑。

许氏父子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他自然是知道的。以前许氏董事长许光易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负债累累,连许家默这个亲生的儿子都顾不上,丢在乡下,却一直把他带在身边……

他也是一步一步见证着许氏集团的崛起,更让他感觉自豪的就是这份荣耀里面,也有他的功劳。

许辉知恩图报,这些年来他自己的身边,多多少少也有供自己驱使的人。可他从未想过要离开,即使如今只是在许家默手底做总经理,他也愿意。

有人私底下给他打抱不平,说许光易只是把他当作一把打磨好的利剑,为自己初出茅庐的儿子保驾护航而已。

许辉却只是笑了笑,坦言要不是当年董事长把他捡回来,身为弃儿的他可能早就饿死了。他许辉记得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也记得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董事长所赐。他许辉从流落街头的弃儿到现在成为一家数百亿上市公司的总经理,要知恩图报,人要摸着良心做事……

自那以后,再也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这些闲言碎语。

许辉听许家默这样说,他是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气,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换了个话题,“你怎么突然想着要去A市了?姣眉知道吗?你俩可是刚订婚没有几天……”

“大哥,有些事情,我还是想自己来解决。”许家默微微垂着头,长而卷的睫毛遮住眼眸中的复杂情绪,“这些年来,我只字未提,可还是放不下……”

许辉默然。

许家默的性子本就清淡,七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更是沉默寡言,几近冰冷。整日里除了上班就是加班,几乎没有私生活,每日都是埋头工作,没有朋友,没有知己。他回到家里,也很少说话,也就是和他这个大哥偶尔还能说上两句。

他把自己关了起来,不愿意走出来,也不愿意任何人靠近。

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在惩罚别人,还是在惩罚自己……

“也罢!”许辉大了许家默十岁,自然对他的事一清二楚。七年前这个弟弟可是差点把命搭上,一个家几乎散了,“这事,我替你瞒着妈。只一样,你回来后,不管如何,都要听妈的话,和姣眉结婚,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再说吧!”许家默把车钥匙拿过来,冲许辉面前一丢,“陪我去喝点,大嫂那里,我替你解释。”

许辉一抬手,利落地接住车钥匙,“只要是陪你,你大嫂最是通情达理。”

“大嫂,很好!”

许家默拿过外套搭在胳膊上,转脸看向许辉的时候,清冷的眉眼有着几分柔和。

许辉毫不谦虚地点点头,站起身和他并肩而行,“你大嫂待我那是没的说,她和我一样书读的不多,可她人心善……”

“嗯。”

许家默点点头,大步向外走去。

大嫂自然是很好的,尤其是她看向大哥时,那双眼里藏不住的爱意和柔情,似乎都快要溢出来了。

曾几何时,他也曾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

那时,他的眼里也只能看得见她一人,人人都说他把她当眼珠子一般疼爱着。

所以后来,她伤他,才会那么深,让他几近殒命……

A市,那是她在的地方。

他已经足足有七年未曾踏足,也不许任何人打听有关她的消息。

她应该过得很好,小小年纪有了那么一大笔钱。

此时她在做什么呢?

在衣香鬓影的夜晚,喝着醇香的香槟,纸醉金迷地享受着……

抑或是,她早已嫁作他人,丈夫温柔体贴,孩子可爱乖巧……

当年那个疯狂追求她的男人似乎也是事业有成,偶尔也在A市的头版新闻里看到过的。当年桀骜不驯的男孩子,似乎变了个样子,眉眼之间,早已一扫当年的戾气,眼尾似乎总是含着笑意。

他,那般骄傲的人,谁能让他改变?

或许只有她了。

七年的痛,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煎熬,也该换那个女人来疼一疼了,不是吗?

夜已深沉,许家默却还是毫无睡意。

明明已经喝了不少的酒,却只是麻痹了他一时。待酒意稍退,七年前的一切排山倒海地袭来,令他坐卧难安,他不得不起身在这深夜站在阳台上抽着烟。

他很少抽烟,因为他知道放纵自己的结果。

情感如是,习惯,亦如是。

苍白的烟雾在手指间萦绕着,许家默把烟蒂递到唇边,猛吸一口,那烟草燃烧后的尼古丁有些陌生,却也令他脑子慢慢清醒了许多。

他拿起一旁的钱包,从最里面的夹层里,拿出一张照片,放在面前细细地看着。

那是一张女孩子的证件照。细长的眉下面,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很是好看。小巧的鼻头微微有些上翘,红唇微启,露出洁白的牙齿。俏丽的面容上洋溢着遮也不遮不住的青春气息,隔着岁月的鸿沟扑面而来。

看着照片的磨损程度,应该是几年前的照片了,以前的照片还是很简单的塑封,总是要小心地保存着。

终究都是敌不过岁月的侵蚀,女孩子青春无比的面容已经有些模糊了。

许家默夹着烟的手指慢慢伸了过去,细长的尾指小心地在照片上摩挲了几下,漆黑的眼眸定定看着照片里的女孩,神色阴郁中透着难以释怀的悲伤。

暖暖,我要回去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准备把欠我的,统统,全部,都还给我。

就在吐出一串长长的烟圈之后,许家默掐灭了手中的烟,把手里的照片又放回原处。他走回卧室,重新躺回床上,强迫自己入睡。

明天就要回去了,他要养足精神,才好应付那个善用单纯无辜伪装自己的虚伪女人……

只是,这一夜,许家默终究未能如愿,他做了一夜的梦。

梦里时空错乱,人物却很鲜活。

有小时候的他举着糖果,笑嘻嘻地喊着“暖暖,给你”;有他跟在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子身后,叫着“暖暖,等等我”……更多的则是长大一些的自己,穿着蓝白相间的高中校服,拿着笔在纸上写着画着,身边坐着一个轮廓姣好的女孩子。他说着什么,女孩子托着腮安静地听着。然后,那个女孩子不知说了什么,嘻嘻笑了,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脸上的笑容干净清澈……

梦中就连教室窗外树叶唰唰的响声都能听得清,那每一片叶子的叶脉在阳光下都清晰无比。可他始终看不清那个女孩子长什么样子,模模糊糊一大片,依稀可以瞧见细长的眉下,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满含青涩无比的朦胧爱意看着他,专注而胆怯……

延伸阅读

穿越万界之世界树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fiver.cn/nqk1.shtml
下方,暂时安全了的顾禾默拽着钟小言,挪到了一个墙角,借着四方形的区域勉强站稳了身子,

[综]英雄旅行团之不能招惹的人(5)  http://www.fiver.cn/gzco.shtml
得到了疑似帝具的手镯,这几天特蕾莎一直在翻看各种文献和传奇故事,以期待找到有关神圣信

玄幻之唯一主角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fiver.cn/y0lm.shtml
“知……知道什么?”子骊用就酒杯敲桌子:“和谈是不是已经完成了?我们是不是已经撤兵了

蓁蓁的幸福七零我就想种地!  http://www.fiver.cn/nuyp.shtml
朱春草眼看着顾玄芝用极快的速度把她没做完的那些农作营生做完,还顺带着去她拔过草的那片

随YU而安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fiver.cn/auix.shtml
贺天很晚才回家,到家以后,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已经摆放好了,有罩子盖着保温。不过过了这么

[HP]CHOICE选择之第二章  http://www.fiver.cn/x25q.shtml
第二章回到现实中。秦逸对老大说道:“今天我和诗涵去古玩市场玩,可能要晚一点回来,你到

弑神者的二次元幻想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fiver.cn/64k2.shtml
第七章:魔女(新书求支持!!!)刘小雷的全身肌肉都紧张了起来,在这个前台小姐的身上,

修真之都市神医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fiver.cn/dpnb.shtml
那天的比赛,以帝光的两胜为结束。下午的比赛是二年级的主力混合二军的阵容。这是帝光的传

每七天一个神秘快递之前尘遗梦(4)  http://www.fiver.cn/d70x.shtml
陈安这些年来执行无数任务,从中得到了不少武功秘籍,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从来没有感觉这套

半生浮屠梦,梦醒忆君心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fiver.cn/dckg.shtml
时雨濛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取自陶渊明的《停云》:停云霭霭,时雨濛濛。当然这不是时爸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督主优秀三天后皇子之争!!【求收藏鲜花打赏吖!】

    心里虽然颇为不满。可是李恪这个时候也不会这么傻的直接说出来,依旧是站在原地,李恪面无表情道:“儿臣不敢。”“不,你敢!”然而岂料,李世民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李恪,仿佛看穿了他一样。只见李世民淡淡道:“朕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不满意,朕知道,你觉得委屈,你觉得朕如此处置太子非常不公平。”李恪不说话了。他

  • 天师极道传三件装备

    游走在树林的边缘,没几分钟,王东就把射程范围内的十几个碎骨骷髅全都变成了碎骨。虽然还是没有爆出一件装备,但是看着不远处那只手持巨斧的头目怪,王东的心里升腾出的希望就立刻把那一点点沮丧冲的不见踪影。王东沿着树林边缘又走了个来回,确认射程之内已经没有怪了,便不再犹豫,迈步进入了瘴气区。身体刚刚全部进入淡

  • 地球家园浩劫第5章在线阅读

    “葫芦,我的葫芦。”杨怜雪心里一急便要去捡地上的葫芦,这可是她最重要的东西。男人走上前,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可是当她见到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害怕他又要拉扯自己,便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啊…….”当后退的那一步后,杨怜雪才意识到为什么刚才那个男人要拉住自己的衣襟,原来身后竟是悬崖。杨怜雪以极快的速度往

  • 天穹下在线阅读第九节

    转眼间,三四天过去了,这几天我们几乎每天都去练习。但连光气出现的影子都没有。而严雨萱呢,也就跟我们去过一次,感觉无聊,就不想再去了。这几天都在天上这里走走,那里逛逛,和紫霞仙子都成闺蜜了,她们两个还经常下凡去宋朝的民间看看。我还真是佩服她,跟神仙成为闺密,也算是厉害了,真不愧是我妹妹,与谁都合得来。

  • 我能和女神的未来做交易!第八章在线阅读

    孟柠立刻就懂了姜焰话里面的意思。她沉默了几秒,垂下眼眸,低声说:“我知道了。”这些天是她太天真了,在明知道原主已经对他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前提下,还一直想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能让姜焰对过去她施加在他身上的伤害释怀,对她和他两个人来说,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即使他心里还是很讨厌她,以后他成了原文里面那个

  • 有谁见过风之诡谲雷电(1)

    早晨,黄梦梁被肚子里饥肠辘辘的“咕咕”声闹醒,翻身坐起来,瞧看屋里有啥吃的东西没有。屋内四壁如野,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倒是有几只瘪瘦的饿鼠在横梁上乱窜,寻找食物。屋子外边,传来一阵比一阵紧的浪涛拍击声,像是山洪即将到来的征兆。黄梦梁心想,洪水下来了,长江岸边一定会有好多被浑水呛糊涂了的鱼儿,将它们捞

  • 碑火之苏岭武馆

    苏岭位于林城城东,属于天下福地之一,是周边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当然,更有名气的是办在山脚下的市二中。铃铃铃铃~悦耳的下课铃响起,伯仲在全班同学诧异的目光下,背起书包,绕过疯狂板书的数学老师,一个箭步冲出了教室。“伯仲又不上晚自习吗?”“他又感应不到灵气,坐在这里不也是徒生尴尬吗。”“听说他是去收保护

  • 一杯酒,一杯故事在线阅读第十章

    列车上面突发的声响,立马引起了小葵的注意。又会发生哪些事呢…顿刻。喇叭里传来站长的声音:列车上面发现一可疑男子,好像是某团伙成员,请大家注意,保管好自己的财务,并且我也要警告此人不要轻举妄动,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们看在眼里,现在,带人前来抓捕,警告不可轻举妄动。此人特征,戴了一顶礼帽,看上去是个绅士,

  • 学魔法从吃书开始舍命挡刀

    守城大将还未缓过气来,又被三名腾空送上来的膘肥的黄巾大汉围住。守城大将用的武器是双手大刀,现如今左肩凹陷进去,左臂已废,光凭右手显然有点不够用,战斗力顿时骤减。经过了刚才那种不怕死的打法后,守城大将也有点开始忌惮黄巾大汉了,同时心里也开始对着打法有一点防备。大喊一句,“杀!~~~”,便先发制人的握住

  • 问鼎在线阅读第四章

    两个时辰后,杨辰他们从旁边的山下迅速滑了下来,正好滑到一条直通那个村子的大路上。这条大路的北方再前进数百米就是他们要去的村子了,不过,这条路的南方一直远远伸展,不知道会到达什么地方,杨辰他们多想,而是直接向村子走去了。不一会儿,杨辰一行人已经来到之前他们看到的“村落”前。只是,这里有堵城墙,虽然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