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真的只想做个菜七天生死斗

作者:昔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二狗太阳穴上青筋鼓起,就好像是一个大大的包裹,如今正在血液之上,来回的循环,不由的震怒:“今天我不仅要你的灵石,还要让你死!”

半空当中闪出来一个青色衣服的身形,正是王二狗身后的练气一层的弟子,五指如钩,大喊一声:“飞鹰!”

灵气凝聚而成的巴掌大的黑鹰,出现在了半空当中,火焰好像是扎根在草地上面弥漫。

看到火鹰,吓得一个杂役弟子,全身上下都在打着哆嗦,好像是疯了一样的,惊恐:“这是法术,我亲眼看到过,这火焰,生生的把一个活人吞噬!”

“这是你们先动的手,不要怪我!”

魏淳不是一个任人欺侮的“好人”,拿出身后的玄铁棺材,横扫过去。

浑六六的棺材,堪比一个成年人的大小,瞬间遮挡住火焰。

以一力降十会。

魏淳对于火鹰的来临毫不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冲过去。

火鹰直接被带灭,只留下青烟袅袅升起。

“死!”

魏淳大喊一声,声音从牙齿里面带出。

那练气一层弟子,招数被破,已经是害怕起来,想要躲避,但是魏淳的速度多快,抢在了前头,浑六六的棺材砸在他的身上。

魏淳毫不客气:“下一次希望你生一个老大的命!”

此弟子直接被拍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魏淳飞身一跃,对准此弟子的下身过去。

咔嚓!

此弟子双腿蜷曲,泪眼模糊,哭着求饶:“放过我吧!”

“好啊。”

魏淳冷冷的说。

只见这练气一层的弟子,裤裆中间鲜血淋漓,屎尿混杂,第三条腿已然被废掉。

周围人的裤裆只觉得凉飕飕的没有任何安全感,甚至是背后起来了了鸡皮疙瘩。

一招!

仅仅只是用一招就对付了修士。

“这真的是魏淳吗?我没有眼花?怎么棺材仔变得这么厉害了?”

“魏淳的肉身强度很高,再加上长年背棺,也算是正常现象。”

“这次完了,王二狗师兄,不会放过他的。”

魏淳清淡如水,不喜不怒,嘿嘿傻笑一声,就算是练气七层的破魔宗弟子都干掉,当然因为这个练气一层变的得意忘形。

看王二狗不由得紧张起来。

修士的术法,绝对不可忽视。

王二狗站起来了,眼睛里喷出来的都是怒火,刚刚他想要阻止的,却跟不上那个速度,让他受了不少的刺激,说道:“好啊你,竟然伤害同门师兄弟,今天我就将你给拿下,好好地处置。”

“现在就让尝尝我的厉害,什么叫做术。”

说完,陈二狗手上出现了人一般的大火球,大地都被烤制的出现焦裂,周围空气也变得炙热起来,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脱衣服,朝着魏淳这里抛掷而来。

“雕虫小技!”

魏淳知道,术士善于远攻,自己不是对手,现在最好就是到他的近处。

心念至此,速度就是快速的一转,整个人,就是如同流星一般,手中的玄铁棺材夹带着罡风呼啸而去。

庞大的火球和玄铁棺材接触,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破!”

魏淳大喝一声,《天魔真经》在自己的面前环绕,猩红色的光芒一闪,这玄铁棺材也是猛地发光,紫红的瞬间显现,这火球不攻自灭。

“你给我死来,王二狗!”

照常不误。

王二狗就像是一根落线的放风筝,口中喷一口血,摔在了地上,地下就是一片片的血污。

“你敢打我?就算是在外门当中,都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做,你就敢如此,信不信,我可以让你走死无葬身之地!”

王二狗一嘴的血,还不断的威胁魏淳。

“既然如此,我就叫你嘴硬,废了你!”

魏淳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也知道斩草除根。

不过,魏淳也知道,现在这种人太多了,就让你们成为一个废人吧!

“你平白无故的对付我,是要遭受宗门惩罚的,杂役弟子以下犯上殴打外门弟子,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

看到魏淳还不留情,王二狗也害怕了,自从进入岳云宗外门,他就是养尊处优,生活过的潇洒,家里还有几房太太,不能不用。

于是急中生智,用门规来限制。

“哈哈,你准备抢我背棺的灵石,威胁动手,难道,就不许我反击?按照宗门规定,先动手者,私自殴打同门者,罪加一等!”

“你只不过是杂役弟子,并不在宗门的规定之内,又何从谈起?我就算是杀了你,又如何?”

“我虽是杂役弟子,不过运棺人则和外门弟子福利相当,一样可以告你!”

说完,魏淳纵身一跃,就落在王二狗的跟前,抓住其的手筋脚筋,狠狠地翻折起来。

“痛啊......”

王二狗脸色通红。

“放手!”

这时候一个如同是洪钟一般的声音出现。

那是一个身穿华服的瘦削青年,三角眼,十分的阴霾,脚蹬青色的足靴,暴怒的吼道。

他就王二狗的师兄王大蛇,练气六层。

大掌推出,活活的就像是神魔降世,闪烁着激烈纷呈的光芒。

整个过道泥土纷飞,半米沟壑狰狞在人们的面前。

魏淳冷冷的一看王大蛇,大声的道:“你想要帮他?我偏偏就是要废了他!”

王二狗嘶吼:“哥哥,救我!”

咔擦!

魏淳的速度更加快,王二狗的全身的筋脉,都已经被废除,好像是一条死狗般,瘫软在地上。

然后将其一脚抛飞出去。

“王大蛇修为高强,就算是在外门都是数一数二,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已经不用分出其他心思!”

一名杂役弟子,赶快走开,生怕伤到自己。

魏淳举起玄铁大棺材,横档在胸前,灵气手掌若是有万钧之厚重,魏淳被推飞出去,停滞在了一棵大树上,这才算是停住。

“啊!”

魏淳一声怒吼,身体里面的战意被激发出来。

手上面的青筋,就像是纹身密布,好像是一层花纹铠甲。

血液沸腾,紫红色的光芒爆体而出,硬生生的把灵气手掌顶住。

魏淳嘴角流出一道血线,却呵呵傻笑一声,浑身上下战意昂扬。

这就是练气六层的力量?

魏淳在脑海里面思考。

好像要试一下。

“弟弟,你干什么?如果不是我凑巧碰到几个杂役弟子,根本还不知这事情。”

“宗门大赛快要开始,我想......”

“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如果需要,可以跟哥哥说的。”

“哥哥,帮我杀了他!”

王二狗怨念颇深的说,接着,口吐一大口的鲜血,晕倒在地上。

王大蛇怒不可遏,就冲了过去。

魏淳也在心里,默默做准备。

“住手!知道这里是岳云宗吗?”

一男一女御剑而来,男的怒斥道。

白色的绣袍一甩,罡气四射,王大蛇退后三四步,跪在地上:“佘峰师父,李慕云师叔,弟子冒犯。”

魏淳只感觉罡风之中的庞大力量,犹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涌来,也是抵挡不住,才后退,险些被震飞出去。

男的原来是苍竹峰峰主佘峰,筑基圆满的大修士,宫装女子是青竹峰峰主李暮云,筑基圆满的大修士。

“怎么回事?”

佘峰扫视周围,淡淡的说。

而李暮云却看向了魏淳。

魏淳抬眼望去,正好撞在李暮云的眼睛里面,不由的脸色一红,微微低头不敢再看。

魏淳打架虽然凶狠,可没有和女孩接触多。

更何况,李暮云筑基期大圆满,驻颜有术,虽实际年龄五十多岁,现在却像刚刚三十,正是丰腴。

佘峰看李暮云的眼睛,也有一些贪婪。

王大蛇心感不妙,事情错在王二狗,牵扯的人越多,越顾忌脸面,说不准,魏淳没有事情,错的是他了。

王大蛇赶紧的在其弟的身上助入灵气,道:“告诉师父,发生了什么。”

王二狗睁开眼睛,呜咽的说:“魏淳一个杂役弟子,仗着运棺人身份,不懂宗门的规矩,胆大妄为,想要杀我,多亏,我哥哥在这里。”

“哼,一个运棺杂役胆大包天,竟然欺负到外门的头上,今天,就将你带进宗门囚室!”

佘峰冷冷的说。

魏淳道:“是他王二狗先动的手,自卫也不可以?试想一下,自己马上就要被人杀死,你难道不会还手?”

“狡辩,多说无益,王大蛇将他给我拿下!”

王二狗和王大蛇均是苍竹峰的,佘峰护内,对一个运棺人,根本不讲道理。

无人给魏淳辩护。

李暮云却是眼睛闪亮一下,缓缓的说:“王二狗素来品行不佳,定是他先动手,运棺人有外门弟子同享福利,我们管不到。”

“这小子有点儿意思,蝼蚁、修士、神仙,有一片侠骨丹心,我且来救他一命,至于后事如何,看你的造化。”

佘峰与李暮云职位相当,既然李暮云说了,佘峰无法反驳,只是瞪了一眼王大蛇,然后说:“就算是运棺人,也不可随意的断人修为,念青竹峰峰主心善,你无法修炼,就接王大蛇三招。”

魏淳肉身强大,乃是近战,王大蛇可是货真价实的练气六层,其胜败如何,可想而知。

魏淳斩钉截铁的道:“三招就免了,七天后,宗门擂台!生死斗!”

撕开衣服,咬破手指涂在上面,扔在王大蛇的脚下。

七天生死斗,血书契。

岳云宗亡命的擂台。

延伸阅读

风云之峥嵘岁月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besthadoop.cn/dnbd.shtml
莫非这件事情和林一凡有关?当初林一凡给自己一个护身符,说关键时刻,可救自己一命,这到

九黎本纪之捡个小公主(2)  http://www.besthadoop.cn/smvg.shtml
女孩子的身体完全贴在我的身上,隔着厚重的冬装,我能感到她玲珑的曲线。突然,她的两只手

少年风华之拍卖场  http://www.besthadoop.cn/njjc.shtml
“白色沙鹰,杀伤力巨大,扩展弹夹,装弹量20发,只卖800积分,谢绝讲价。”“医疗绷

[鬼灭之刃]光与影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besthadoop.cn/az3w.shtml
时间回到小黑和凤第八大战之前。琦玉与凤云娇,一个飞,一个跳。在琦玉的控制下,两人一前

别给天才当秘书之实力才是王道(6)  http://www.besthadoop.cn/nmkf.shtml
龙威皇帝在地上转了一圈又跳起来,再一次威猛攻击,身子朝龙海风,闪跃了两米,削去一剑,

道起全真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besthadoop.cn/6ks7.shtml
接下来几天时间。《无限人生》收入都在几十万左右波动。哪怕李睿购买了推荐做推广,充值的

嚣张蛮妻之伽马实验大爆炸!(1)  http://www.besthadoop.cn/nrkt.shtml
帝国州立大学。作为漫威世界足以排名第二的高等学府,这所大学虽然是漫威所虚构独有的,却

我用渣们的钱竞选总统第一章  http://www.besthadoop.cn/n2ju.shtml
国王被叛乱者杀掉的消息传来时,菲利娅还被关在忏悔的小黑屋中。她是国王夏利欧三世刚从外

玄幻:万界最强老祖之1.2飙戏(2)  http://www.besthadoop.cn/pgyl.shtml
月夜寒凉,软罗烟在星光的映照下似雾似烟,随着风轻轻飘动。贵妃娘娘侧身躺在床上,嫩白的

天生富贵骨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besthadoop.cn/64u3.shtml
程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里,屋子里面像刚经历过一场打斗,里面的东西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灭之刃)超强大佬总是想自杀奇异

    两腿哪里是四腿的对手?她没多久便被狗子绊倒,重重摔倒在地。膝盖正好磕到洒水的开关上,又从开关上直直砸到水泥地,还被狗子抢包,她脱不及,被拽着在地上拖行了一段。痛得她眼冒金星,全身发冷,脑内一白,几欲当场厥过去。那杜宾就在这同时,叼了她好不容易脱除的包就跑向顾方舟,冲顾方舟摇头摆着它的短桩尾邀功。顾方

  • 桐人是异界最强猎人极品一家

    “嗯?”林氏抱着六岁的女儿,轻柔的应道。“爷爷为什么要打你?”这件事,还是从林氏的嘴里说出是最好的,旁人,肯定是加油添醋的。“……,”林氏一听到孩子问这个,眼眶里泪水打转,颤抖着久久没有出声。到鱼儿以为她不会说的时候,她才慢慢的诉说着整件事的原委——本不该跟孩子说的,可能是林氏觉得自己的委屈无人能听

  • 燃魂崛起在线阅读第3章

    再次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屋内燃着气味温和清淡的熏香,几个穿赭红色襦裙的宫女静静侍立一侧。她们个个都差不多高瘦,面上低姿态的恭谦更是如出一辙,乍一看似长了一排整齐的红柳。徐幼瑶坐起来,脑子还晕乎乎的,全身更是泡了水般酸软发胀。记忆慢慢回笼时,几个宫女已一拥而上,替她穿衣梳妆,直从头发丝儿到脚底板都打

  • 鬼海在线阅读第六章

    早上当还在睡梦中的慕容羽被第一缕阳光照耀在脸上的时候终于睁开了自己朦胧的双眼,此时的慕容羽还是一脸的朦胧,可是理智告诉自己现在必须要起床了今天也是他人生最为重要的一天,终于在自己不懈的努力下战胜了周公,坚强的排出了睡意之后慕容羽就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走下自己的房间。可是当自己走下楼来到大厅的时候却发现自

  • 天啊我变成一只猴在线阅读第6章

    王炎穿好衣服拍拍张伟的脸,又亲了一口:“我收拾下去哈尔森那边,你再睡会吧,不用陪我过去了,考试结束我给你电话。记得吃点东西,厨房里有现成的。”“好吧,路上注意点……”张伟等王炎走后,吃了点点心,精疲力尽地趴在床上,又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天已经黑了,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看是王炎的电话。“怎么搞的?考

  • [hp]那个人之谁是周公子

    第009章:谁是周公子“哥哥,咱们走吧……”目睹事情发展至今,周冰灵的认知彻底被颠覆。她万万没有想到,哥哥颓废这么久,原来是在韬光养晦。他竟然拥有如此高超的功夫。她又惊又喜,但是此时更多的,还是深深的担忧。因为,接下来要上场的,毕竟是楚天豪。夜鼠不见饥饿猫,小儿不闻楚天豪——这是流传在滑州民间的一句

  • 妖王的搓澡工第五章在线阅读

    怎么办?怎么办?莫汐思前索后,最后决定放下自尊,好吧,去求他吧,不然她就真的要露宿街头了,毕竟她对这个鬼地方还人生地不熟的,要是被拐卖了……噢,天哪,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这时采绿进来,见莫汐下了床着急的问:“小姐,你要去哪里呀,你伤得很严重诶。”“诶呀,没事的,采绿啊,你带我去见你们家那个王爷,好

  • 丧尸王在末世开饭店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野兽只见那人从身上掏出一枚拇指大小的立方体晶块,道:“这东西,你们该认识吧!”高离一眼认出,那是枚能源晶,随后怒目瞪向汪远,那眼神似乎在说“你丫的,还说不是找你的”汪远被高离瞪的脸尴尬的通红,对高离和那两人解释道:“这不怪我,这东西是我先找到的,是王胖子他们想抢我还想杀我,我才杀他们的,按照贱

  • 影视之盗气运在线阅读第6节

    赵嬷嬷有苦难言,欲言又止,手臂上被汤药烫的火烧一般痛,她却不敢忤逆沈氏,只得低头应了一声。刚要弯身去捡那碎片,月千澜却立即阻止了:“赵嬷嬷,我刚刚眼花了,我没看清楚,把你错认为了一只耗子了。这地上的碎片,你别捡了,待会我自己处理,就当是我向你赔罪。”赵嬷嬷脸色难看极了,她瞪了眼月千澜,眼神锐利的犹如

  • 玄幻时代:我捡到了洪荒世界在线阅读第八章

    许清如自然不能去牵李宗瞿的手,谁知道李宗瞿到底安的什么心,万一他拉着不放,许清如这清誉可就真让他整没了。许清如便看着身旁的婢女阿英道:“阿英你扶宁王殿下上马车。”李宗瞿见阿英走上前来要扶他,立马后退一步,故作严肃道:“本王不喜欢生人触碰。”“民女对王爷来说不也是生人吗?”许清如淡然道。李宗瞿勾唇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