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心理屠戮者第一章

作者:青杧 来源:晋江文学城

晌午下过大雨,园里的花木喝足了雨水,叶片被洗得清清亮亮的。有些娇贵的花朵儿被雨水打落,三三两两散在路边,煞是好看。

景溶扶着肚子走得极慢。怀里似揣了个火球,饶是清爽的雨后,鼻尖仍不停冒出细细的汗。

“小主坐下歇歇。”翡翠扶着景溶到养鹤亭坐下,拿帕子替她拭汗。

亭外,几只仙鹤悠然踱步,气度高华,仙风道骨。

御医嘱咐她要多走动,偏生她身子沉重,走不了多一会儿人就乏了。宫女奉上温热的桂花酸梅汤,景溶饮了一大半,才觉得爽利些。

景溶舒了口气,两只手又不自觉地放到隆起的腹部。

算算日子,还有三月孩子就会出生了。

那也是太子跟国公府嫡女陈妗如大婚的日子,陈妗如是皇后的侄女,也是太子的表妹,两人门当户对,天造地设。

手指不自觉地拧紧。

“小主哪里不舒服?”翡翠见她脸色不好,忙上前问。

“没事。”景溶摇头。

“可不是逞强的时候,我马上传御医。”

景溶仍是摇头。

“小主又在多虑了,”翡翠见她模样,猜着了几分,当下便说些宽慰的话:“小主肚里怀的是龙种,如今太子尚未大婚,不便给名分,且放宽心养身子,等到了时候,该有的都会有的。”

名分?

那是她可以肖想的事吗?景溶的眸光暗了几分,她想的,只不过是活命。

翡翠又劝,“若是思虑太重,会伤到腹中孩儿的。”

腹中孩儿……这孩子……他怎么就来了呢?

“小主,您起一下,我再给您加个软垫,多歇一歇。”

景溶闻言回过神,想起要见的人,起身往亭外去,“不歇了,别让安澜姑姑等久了。”

翡翠不以为然的一笑,“您跟安澜姑姑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姑且让她等一等。”

景溶没有作声,只往前走。

一路碰到东宫的宫人,皆是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道一声“小主安康”。

这一声声的“小主”,无不昭示着她如今与众不同的身份,听得她越发慌乱。

景溶是九个月前来到东宫的。

依照宫中规矩,诸位皇子大婚前一年都会由敬事房差遣宫女到房中指导人事,太子大婚,敬事房自然将此当做头等大事。

敬事房的教引宫女自然不是寻常人家的通房丫头可比,名曰司帐、司寝。挑选章法有三,其一是相貌端庄身材婀娜,其二是熟知人事,而其三则必须是处子之身。每一条都不难办,难的是同时具三者。因此这些司帐宫女皆非临时选拔,而是敬事房精心培养的。

景溶十二岁入宫,在掖庭的时候一直跟着司膳学习,回回考核都是头名,本以为稳进尚膳局,却被敬事房的安澜姑姑相中了。

她初时无措,日子久了便觉出妙处了。

司膳是门手艺,司寝同样是门手艺,左右都是伺候主子。尚膳局事务繁忙,每日从早忙到晚,一不留神就会出错,难得有功但求无过。敬事房就不一样了,素日清闲不说,后宫那些主子们,碰到敬事房的人都客气极了,十次当差有九次能捞到赏赐。

毕竟,敬事房掌管着各位主子的绿头牌,翻牌的人是皇帝,摆牌的却是他们这些下人,里边的弯弯绕绕实在太多,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也太多,谁不盼着能从敬事房这边学些绝活儿好笼络圣心呢。

景溶顺顺当当的在敬事房做到第六年,直到今年皇上为太子殿下赐婚。

皇后娘娘对此事非常重视,让敬事房把选好的人带到跟前过目,第一次选人的时候景溶就去了,但娘娘选中了一位相貌温婉大气的宫女,送过去当晚就哭着回来了,据说是遭到了太子殿下的训斥。敬事房这头立即重新挑选了两人过去,这次倒是没被训斥,可两人在东宫呆了十几日仍是完璧之身,安澜姑姑只好把人领了回来。

太子是今上的嫡长子,是以敬事房中备选的适龄宫女养得不多,之前送过去那三人,样貌技巧样样拔尖,她们三人铩羽而归,这差事最终就落了景溶身上。

管事太监说得很直白,办不好差事就跟其他三人一样送去浣衣局。

安澜姑姑倒是跟景溶细说了一番利害,她们四个人都是为太子准备的,前三个人折戟沉沙,若是景溶再失败,敬事房无法交差,必会受到皇后娘娘的重罚。

景溶有些颓丧,那三位姐姐平日里就学习得比她好,她们都失败了,她哪里能行?

颓归颓,丧归丧,差事落下来了,景溶只得提着万分小心去琢磨。

景溶没见过太子,但在宫中听过不少传闻,太子是嫡长子,原是贵重无比的,怎奈出生时染了重病,经高僧指点送去大相国寺寄养,一直住到十五岁,劫数避过了才回到宫中,旁人都以为他在外养废了,然而太子接连办了几件大事,让陛下坚定地立他为储君。

因在寺中远离尘世烟火太久,太子格外清冷自律,册立之后从未近过女色。

如今大婚在即,皇后娘娘一心想要抱孙,叮嘱敬事房务必让太子开窍。

然而敬事房接二连三的失败,真办不好这差事,她的下场指不定还没那三个去浣衣局的姐妹好。

太子不肯碰那三位宫女,莫非是有什么问题?若是心结或可化解,身体若有恙,她不是大夫,哪里能治得好了?

景溶在忐忑中等待了一日,安澜姑姑就送她到了东宫,沐浴净身过后便被带到了太子寝宫。

太子殿下果然如传言般清冷,光是余光一瞥便叫她不敢妄动,侍奉晚膳时,景溶居然手一抖打翻了一盘御膳,太子侧过脸盯着景溶,那一瞬间景溶以为自己要死了,谁曾想太子轻轻吐了两个字:“过来”。

这一留就足足留了三个月。

等到宫中来人接景溶回宫的时候,御医居然诊出了喜脉。敬事房中的司寝、司帐皆是绝育绝孕的,景溶也不例外,但这等奇事偏生就发生了。太子没让敬事房的人把她带回去,而是把她养在东宫,养得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景溶心事沉重地进了偏厅。

“给小主请安。”安澜姑姑见她来了,恭敬地向她行礼。

景溶急忙扶住她。

翡翠在旁一笑,“我们小主日盼夜盼的,可算把姑姑盼来了。你们好生说话,我去厨房看看小主的汤药好了没有。”说完就走了出去。

待她退下,景溶这才显露出慌乱,“姑姑,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司帐并非侍妾,更因绝育绝孕不会被封为嫔妃。按照敬事房规矩,教习后须回宫,她非但在东宫留了下来,还怀了龙种。

安澜姑姑叹了口气,哪怕她在宫中浸淫数十年,也不知眼下该如何是好,“一切都是天意,老天爷让你怀上孩子,有太子殿下在,你就安心留在东宫。”

“不,姑姑,太子……他并不是真的中意我。”景溶欲言又止,声音放得极低,“太子殿下只是没有尝过滋味一时兴起罢了。”

白日里且不说了,太子惯常对她冷淡,夜间情到浓时,景溶常常忘乎所以地缠着他倾慕他,他却从来没有。

他享受着身体发肤的欢愉,内心依旧冷硬。

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早晚都会被厌弃。

未来的太子妃陈妗如出身国公府,是太子的亲表妹,景溶在宫里碰见过陈妗如,那是一个灿如星月的骄矜贵女,她如何能容得下景溶在她之前生下孩子?

最后的结局,无外乎去母留子。

安澜姑姑在宫里呆了那么多年,景溶能想到的,她自然也想得到。

景溶垂了头,“姑姑,求您想法子给我指一条活路。”

安澜姑姑是皇后娘娘陪嫁时从国公府带出来的丫鬟,这么多年为皇后娘娘在宫中办了不少事,能说得上几句话。

见景溶如此,她思忖了片刻,“怕是难了。罢了,明日我去皇后娘娘跟前请安的时候提一提这事,若是娘娘让你回宫,东宫自不敢再留你,若是娘娘让你留在这里……也好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姑姑……”景溶自进宫以来,一直颇得安澜姑姑的教导和照顾,只是没想到安澜姑姑竟然能为她考虑这么多,若是能得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旁人也不能随意处置她。景溶急忙跪下,“姑姑大恩,景溶没齿难忘。”

“起来吧,未必能成的。”

安澜姑姑同景溶坐了一会儿,说了些旁的话,起身回宫。景溶从手腕子上取了个金镶玉镯子孝敬她,安澜推辞,景溶只说是报答姑姑多年来的教导之恩。安澜从她进来的通身气派便知如今她不缺好东西,最终还是收下了。

送走了安澜姑姑,景溶多日来飘忽不定的心情总算是稍稍安定了些。

太子虽然冷硬霸道,待皇后娘娘一直至孝,若是皇后娘娘金口玉言让她回宫,太子自然无甚可说。

他会生气吗?

景溶忐忑地坐着,生怕太子回来时会瞧出什么。这一日过得格外漫长,月上中天了还没见到太子的身影。景溶在东宫没有安排院子,一直是陪太子住在他的寝宫,太子未归,她不敢擅自就寝。

“小主用些燕窝,殿下方才派人传话了,会晚些回来。”

不是翡翠。

但燕窝是日日都要用的,景溶不疑有他,接过燕窝,用了几口,忽然觉得腹中一阵绞痛,大限将至时,景溶哑然失笑。

原以为是去母留子,但旁人要的是一尸两命啊。

延伸阅读

食品仓储害虫诱捕器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gow6.shtml
我公司经营食品加工厂和食品仓储害虫诱捕器、食品仓储害虫监测工具,食品仓储害虫无毒绿色

公牛巨人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a4ua.shtml
公牛巨人品牌故事:公牛巨人:时尚、自由、真性情的美式休闲品牌。“公牛巨人”源于激情的

青少儿国学教育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gpuo.shtml
各省市青少儿国学教育委员会是由文化部直属单位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成立的先吃螃蟹青少儿国

解氏耳道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65a5.shtml
陕西解氏耳道健康养生有限公司,诞生于乾隆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由原宫廷御用采耳

宝龙汗蒸房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b69g.shtml
河北省宝龙制冷电器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现公司成为集托玛琳纳米远红外产品的技

童心之歌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pwp6.shtml
童心之歌儿童家具总部是儿童家具、家具五金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禾诗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p8lz.shtml
禾诗健身车是电子产品、家用电器、训练健身器材、按摩器械、日用百货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睿之父母心安全书包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dx9y.shtml
合肥睿之儿童智能安全用品有限公司由法国ANBER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在中国投资兴建的专

源中瑞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gk3v.shtml
源中瑞科技是一支由五十多贵族享受技术员组成的技术团队。在金融开发领域有着突出的成绩。

进杰化妆品加盟  http://www.itzenith.com/d1hp.shtml
进杰化妆品公司是一家精细化学品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化妆品、护肤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心上蜜桃之试探(2)

    阿姨端着盆水进来。沐心悦揉揉眼睛,微笑起身道:“阿姨,那您忙吧,我先走了。”说着,从手袋里拿出一个厚实的红包递过去,“过年您都回不去,辛苦了,爷爷这里您多费心!”“别别别,应该的。”阿姨连声拒绝,再三推辞后,还是收下了。走出医院大门,呼的一阵风,沐心悦一溜烟儿地钻进车里,“走吧。”这时,一阵铃声响起

  • [重修][海贼王]如是我闻——青雉传在线阅读第六节

    陈逸枫紧促的眉头看着他所读的大学,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走之前,他已经申请退学了,可怜当时那个校长还感慨一个绝对的苗子啊。陈逸枫想不经过保安的双眼绝对的没问题,就好比现在他就是正常的走了进去,但在保安眼里直接就是一阵风。走在熟悉的道路上,这条路就是刚刚认识刘晓薇的那条路。不对,他不是在想再见见

  • 赖上霍先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说完话,王泽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门,离开了。老师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好久,还是没有说什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真的,他也不认为王泽能够成为剑仙。不过人嘛,有个梦想总比一直都是一条咸鱼要强的多……犹豫的这会儿功夫,学生们接二连三的走光了,老师也是欲哭无泪,幽幽的叹了句。“同学们,老师还没有说下课呢…

  • 元始魔域在线阅读第十章

    正纠结时,就听到白浪断然拒绝,“不行,我说什么都不会打她的!”叶子月轻轻扬眉,红润的唇一张一翕,用唇语说,“云城开发项目~”白浪眸光闪了闪,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夏雪。在公共场合被逼掴掌自己的未婚妻,是挺被人不耻的,可是,别人的目光,和实际到手的利益想必,还是不那么重要了一点。而刚刚,厉北言又对那女人那

  • 佛系孟婆的玄学日常在线阅读第七章

    那一瞬间的震动让楚宴脑袋都眩晕了片刻,他坐在车座上缓了一会儿,才听到黎晰又重复了一次。“下车。”楚宴看了他一眼,但黎晰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清,只有一片喜怒难辨的冰冷。“……不去了吗?”“我说让你下车。”黎晰转头看向他,目光里的冰冷几乎要化成了实质,“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楚宴就不说话了,抿唇侧身解

  • 青涩少年成长记第十章在线阅读

    雷电在乌云中滚动奔走着,渐隐渐现。雨势小了。豆大的珠子只成了条淅沥的线,打在一面二十四骨青竹伞上,发出一片细碎的雨声,听着格外的安静。这个姑娘是真的话不多。寡言的让他几乎无从开口套问几句话。“小心!”执素拉了他一把,见他险险地崴了脚,全然站不了步子的样子。“嘶——”君无为倒吸了一口凉气,方才那一步也

  • 我为园主之全能大明星在线阅读惊才绝艳

    段邪一圈一圈甩动着纯白之剑,传出一阵一阵咻咻的声音。这把纯白之剑是姬族四大名剑之一的光伐剑,是姬族第七代中一炼器通天的炼器大师打造,收大地光之精华熔炼入剑内,再内置空间阵法,储存光明之力,威力无穷、无坚不摧。不过光伐剑就连的它的制造者也无法使用,因为使用它的人必须是天生光之源体,与光明之力的亲和度达

  • 乾源春秋在线阅读第九章

    十三皇子气得一脚把凳子踹到地上去,侧过头,视线撇过一旁女人待着的厢房,此时那里正传来低声的笑声:“皇上……你看,这是我们的皇儿……”他突然猛地迈开步子,由于太急,一不小心还被凳子绊了一下,却也不顾。就这么脚步踉跄的冲进了厢房,孔家子紧随其后。待他迈过门槛,就见十三皇子站在他那疯娘的面前,神色低沉如水

  • 网游之罗刹君主第四章在线阅读

    那男人身穿着白色的休闲服,显然是准备出来休闲**或者去一些健身场所什么的。一旁路上驻足的也有不少穿着白色休闲服的男子,但是即便同样洁白的衣服,穿在了他的身上,那种出尘脱俗的气韵,绝对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他欣长笔挺,目光如同是月色下的湖面,平静的找不到任何的波澜,透露出一股清洌的气质。他的肤色并不似陈

  • 我可能是个反派之过年

    大年三十,忙碌了一年,大部分人家都开始吃团圆饭,陈四喜他们家也不例外,只不过他们这一家,有点别扭。人口多,摆了三桌,大儿子家六口,大女儿家四口,小女儿家三口,小儿子家三口,加上他和新娶的小老婆,一共十八人。这顿饭吃了一个小时,吃完了相互间发发红包聊聊天。文牛是上门女婿,和大家聊不到一块,就躲一旁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