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妖血筑龙城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木易广龙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近来,城里有逃犯越狱了,全城的街道到处都张贴着穷凶恶极的通缉犯画像。

一时之间,城内的百姓人人自危,街上的行人都少了许多。

当然,这些市井的琐事压根儿就传不到林家二小姐的耳边。

现在的林梦柔正在好好琢磨着,该如何收拾掉陈应寔身边的“蚂蚁”---那个大丫鬟闻歌。

“陈府要给知府后院送美人?”

“你可是听真切了?”

林梦柔一把捉住前来报信的贴身丫鬟,脸上的喜色已飞上眉梢,还是有心遮挡都挡不住的那种。

“小姐,千真万确。”

“来传口信的人说了,这陈老夫人已命人在府中开始挑选人选了。”

即便贴身丫鬟的手臂被林梦柔抓得异常疼痛,也是挤出与自家主子同喜乐的神色。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得正是时候。

这闻歌上回在知府宴席上侥幸命大,这回她林梦柔也不害人。

她只是力求着,让这天大的好事,砸到这闻歌的头上。

至于闻歌被砸到之后,是死是活,又与林梦柔有何干系。

这些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小丫鬟,落入知府后院,豺狼虎豹环伺,可千万要好好保住性命才好。

“我特许你下午,不,等下就出府。你去陈府,给我仔细打探清楚,这册子是由何人负责。”

这个机会稍纵即逝,林梦柔自是不能放过。

“银子尽管打点,一定要让那小厮,将这闻歌的名字塞到这美人册子上面。”

要不是她犹在深闺,林梦柔就亲上阵了。不像眼下,她只得待在家中的闺房里“运筹帷幄”。

她恨不得今晚就将这闻歌丢入知府后院。

林梦柔一想到知府,就暗恨没把宴席上的事情安排周全。

竟是算漏了,让闻歌挣脱了,与湖水长眠的命运。

知府宴席那日,林梦柔想着见陈应寔一面,便想先到相近的侧厅等候,偏偏就让她撞见了闻歌。

一开始,林梦柔没有认出闻歌,毕竟两人未曾打过照面,可林梦柔认出了闻歌手里把玩的孔明锁。

那孔明锁上面刻的花纹,林梦柔死死地记在心里,目光一扫便认出来了。

这丫鬟竟然还拿着个孔明锁在她面前玩,想来,是根本不把她林梦柔放在眼里了。

“这闻歌,三番四次地出现在我眼前,野心昭然若揭。”

这个“下马威”林梦柔自然是不可能咽下。她在门外与一个小丫鬟耳语,想着借“陈应寔”的名号,将这个闻歌吊出来,碾成粉尘。

“你去把她引到对面的亭子,直接让她坠入水中。”

夜里的湖亭空无一人,便是挣扎着求救,也不会有人冒着一起沉湖长眠的风险,去搭救个不相识的路人。

偏偏亭子里竟然还隐着个知府院的小公子,谢文渊。

这谢文渊,他也不知哪根筋不对,硬是跳下湖将闻歌救了起来。

幸好,那个小丫鬟办事利落,跑得快,没给逮住,不然怕是林梦柔也会被牵连其中。

这厢,林府二小姐愿意为了个册子花大把银子;而陈府李婆子这边,则是因着册子,像是得了天大的机缘一般,收钱收到手软。

“这是我这几月的银钱,李嬷嬷可得顾念一下,我这闺女,那贤良淑德是出了名的……”

“一边去,一边去。这贡的美人是妾侍,又不是穷苦人家挑正头娘子,还贤良淑德呢……”

李婆子喜滋滋地接过银子,这前边的人还未说完话,就被后边排着队的婆子给挤开了。

“李妈妈,我有个侄女,那是娇娇媚媚,楚楚动人的很……”

“你这侄女都定了亲啦。还娇娇媚媚,我看你是人老珠黄,恬不知耻……”

被挤走的人自是不服气得很,三言两语就揭了婆子侄女的“底”,两人还顺带骂起了架,吵吵嚷嚷的,一时好不热闹。

身处“硝烟战场”的李婆子则是笑得见牙不见眼,手里头半点儿不放松地往里头捞银子。

得了林梦柔指令的小厮还未踏进李婆子房里的门,就听到了不绝于耳的讨论。

“这陈府的美人都在这册子里啦?”

“当然不是。”

门前坐着两个大娘,她们的儿女都早早成亲了,就没打算参加里头的银两“厮杀”。

但捧着瓜子在外头望风,顺带看个热闹,这谁不乐意啊。

大娘们坐在门槛两端,一来一往,一问一答,又不花银子,自是惬意的很。

“您看,那前厅那几个模样好看的丫头,也没在上头。”

这册子不是说搜罗陈府里的美人儿的嘛,有好些长得美,下人婆子都会记着些。

“不是说是送贡到知府后院吗?这种好事,自然是抢破头。”

“那是,看看这场面,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大有人在。”

两人回头看了一眼屋内的盛况,无奈地摇了摇头。

“哎,你说,这册子里头有没有那个…那个少爷的大丫鬟,那长的真是好看。”

“闻歌啊,这种好事这么多人抢,哪里就轮得到她?”

这个闻歌,她们在厨房里看到过几次,那真真是长得美,说话也温温柔柔的。

第一次见到她,还因为是哪家嫡小姐走岔路,迷路到厨房来了。

后边听人说,才知晓是个无父无母的可怜人。

唉。

“可惜了。真正的美人没人注意,倒是净记了些滥竽充数的。”

大娘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流露出替闻歌美人不值的痛惜神情。

“侍妾有什么好做的,你不知道吧?大少爷这几日把她当眼珠子一样盯着、守着呢。”

另一个大娘则是暗地里炫耀了一把,她的消息灵通,连最僻静的大少爷房里的传闻也了如指掌。

“真事?”

“那还能有假?我可是听大少爷房里的人说的。”

小厮听了满耳的“传言”,揣着刚拿到手的银子就往李婆子房里走去。

“李嬷嬷,这是帮着大少爷房里的闻歌举荐的,还望嬷嬷笑纳。”

小厮弓着腰,赔着笑脸,双手递上怀里一半的银两。

至于另一半嘛,自然是喂饱他自己的腰包。

“放下吧。闻...歌是吧,且放心。”

李婆子扫了一眼,心里头对那一捧钱银就有数了。

这点儿钱银,怕是连册子尾巴都排不上。

没事,钱她先收下,到时找个“没被老夫人看上”的借口随意搪塞一下就好了,难道还真有人跑去陈老夫人面前对质不成。

李婆子笑眯眯地“来银不拒”,这样每日“送银”的盛况还将将持续了三日之多。

不过,这李婆子倒也不愚笨,之前那两个坐在门槛上唠嗑的大娘是她特地叫来帮忙望风的。

虽是明面上收金纳银的,但还是要谨慎些,让主子撞见就不妙了。

这不,今日青露就得了老夫人的令,喊李婆子过去禀报册子一事。

“李婆子,老夫人唤你过去。”

坐在门槛上的两个大娘也忙起身,赔着笑脸,叫了几声“青露姑娘”。

屋里的杂音也因着这声“老夫人”而涅灭,转而寂静无声。

李婆子自是连滚带爬地捉着册子去向陈老夫人报告。

陈老夫人翻了翻呈上来第一版的册子,眉头就像是有个打不散的死结一般,看着对这个册子上的人选不甚满意。

“这些个姿色中庸,就只有几个还算看得入眼。其他的删去,把这几个暂定。”

她点了几个画像看着尚可的,让青露执朱笔在上面涂画,做个标记。

这之后就让李婆子将册子领走,再多筛选些,做个第二版册子出来。

事毕,陈老夫人还语重心长地嘱托了一句。

“你多用些心,可不能敷衍了事。”

“是,老奴一定竭尽全力。”

虽是跟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李婆子在其板起脸色时,犹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第一版册子,结果一出,陈府上下都传得沸沸扬扬,林府的二小姐自然是得了风声。

“这闻歌竟是没选上?”

若真是其貌不扬的无盐女就算了,这闻歌她也见过。

那日,即便是着男装,也算得上是清秀如玉的少年郎。

尤其是闻歌那对招子,连林梦柔见之都不能忘,更别说其他人了。

“回小姐话,这册子叫人用钱置了一份出来,上面确实没有闻歌的姓名。”

贴身丫鬟一早得了林梦柔的吩咐,又另找人用钱将这册子买了一份誊写的版本,一字一句地扫过了,上面并没有闻歌的小像和名字。

“果然,这些卖主求荣的,欺上瞒下也是熟得很。没有一事是办妥的,能让我省心的。”

选的人办事不力,这次送美人的机会又千载难逢。

林梦柔想着,就是豁下脸面也要把这闻歌成功送进知府后院。

“林二小姐,老夫人有请”

眼下,陈府的管家正引着林梦柔往陈府内院走。

林梦柔搁下心里千丝万缕的思绪,脸上挂着温温柔柔的笑意,打量着这陈府内院的景致。

这陈府内院,迟早是她林梦柔的囊中之物,陈府大少爷陈应寔当然也是。

“老夫人好,梦柔见过老夫人。”

“林二小姐来陈府,所为何事?”

陈老夫人倒是不接林梦柔的寒暄,径直就问出了口。

“无事,只是想着代我娘亲来同老夫人聊聊天。”

林梦柔脸上笑容可掬,陪着陈老夫人聊了好些城里的趣事。

陈老夫人用着温参茶,偶尔搭理一句,让场面不显得冷,静待对面小辈,看看她还能耍上些什么花样。

“许久未见,老夫人越发地精神万分,就连身边的青露都出落的大大方方。”

满打满算,林梦柔差着陈老夫人都快三辈了,自然是沉不住气,没几下就把话题引到她心中所想。

“青露算是陈府上的小美人了,这还有一位,梦柔无意中见到了,那真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及此,陈老夫人低敛目光,将手里的参茶合上盖,递给了青露,闲闲地接了句。

“哦,是吗?那我这个老婆子可要见见。不知......”

对面的人自是争分夺秒地接上了陈老夫人的话,将这心里藏着的心机展露无疑。

“那位美人,正是应寔哥哥房里的大丫鬟,闻歌。”

延伸阅读

[柯南]信仰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zpanda.cn/s84r.shtml
第二日,一夜未眠的云庭早早起床,夜色正浓,黎明的曙光还未来临,云庭踏着露气浓重的草叶

攻略者,请留下[快穿]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panda.cn/ypdi.shtml
江虞哆哆嗦嗦,“你不要过来!”半句话还卡在喉咙里,下一刻天旋地转起来。江虞被拦腰抱起

卫之万刀覆灭  http://www.szpanda.cn/drr6.shtml
大梁自开国以来,百姓安居乐业,因而战事稍息,但在这辽辽国地,却兴起了江湖门派,只因连

(家教)疯狂的兔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szpanda.cn/yasp.shtml
走出了城门,我们沿着小道行走,路上只有零丁的几个人,他们应该跟我们一样也是想在外面历

我的智力是无限嘴巴这么毒辣,是天生的吗?  http://www.szpanda.cn/a1jx.shtml
宋乔怀里还抱着胡晓璇,皱眉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貌似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这男人都看见了?

综神话之龙太子要出嫁之第一章(1)  http://www.szpanda.cn/garh.shtml
阿尔法尼亚端正的站在实验室之中,他无愧于帝国皇太子的身份,即使再等待了将近两个小时的

花不渡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szpanda.cn/dn0.shtml
“她们已经离开了,接下来是我们的两人时光,念念。”袁睿坐近她身旁,之前的绅士形象已消

活着,就必须脱纲[穿书]之闭关  http://www.szpanda.cn/xxus.shtml
盈袖拿起第二个玉盒打开,一排排的玉瓶出现在眼前,大概有十几瓶,简直发了哇。盈袖取出其

夜行者之博古书屋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szpanda.cn/6x3t.shtml
“是他?沈心?他不是离开这里了吗?怎么会?”看着前方沈心的身影,柳月面露了吃惊之色。

穿回来后每天都在修罗场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szpanda.cn/gds1.shtml
一女,一男,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众人定睛一看,是马酥和窦晓,两位都是现在比较当红的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蛮横的屠夫之几乎被全世界唾骂

    小茹怎么感觉最近季念的粉红运道似乎有一点旺。先是当红小生言默离,然后就是新晋影帝,那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让人感觉敬畏的纪陆淮。一个两个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接着一个往季念这里赶。纪陆淮下意识的往季念的方向走去,还没走近,就看见另外一道身影快他一步。季念看见那人之后,刻意的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她没

  • 顾总裁和他的小娇妻在线阅读第5节

    明明如月,然然烈日,忆我往昔时,曾与盘古搏力,曾同女娲论道,张口化群山为大洋,翻手变沧海为桑田,生而无敌,三清奉我坐上宾,神农问我天地事。天地之大,无处不可去,万法之多,无道不可学,奈何亘古殇,时间广,昔日老友皆陨,能与我饮茶论道者唯有日月星辰,道可道,非常道,可日月懂何道?谈起往事,不过一怀黄土,

  • 444号婚介所来了个下马威

    终于,徐征下定了决心。他毅然决然地推开怀中的赵雅倩,苦笑了一声,轻轻道:“我们走吧!”两人两手紧紧相牵,出了贵宾候车厅。奇怪的是检票员对他俩很是恭敬,根本没检他俩的票!穿过天桥来到三号站台,只见“孔方兄”和“孙师傅”早已在天桥下恭候多时了。而且居然旁边还站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点头哈腰的“李站长”!徐征

  • 大秦天柱第三章在线阅读

    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在自己的眼前晃动,确定自己看到了是真的视网膜接触到的影像而不是幻觉,周瞎子的老泪再次流了下来。‘咕咚’一声跪在了女孩的面前,周瞎子不停的磕头,他没有想到自己与鬼打交道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盲症是被鬼寄住身体遮眼所致。“前辈!多谢前辈!”,周瞎子作揖,“小老儿师承茅山却不想竟

  • 李元宝在线阅读第10节

    神奈川县大赛前一天(也是东京都大赛前一天)。立海大天台花园。幸村披着墨绿色西装校服,正在给花草浇水,雾夏走上去,接过了幸村手中的洒水壶,继续浇水,她能读出他温软表情背后隐约结着的小愁网。“明天就是县大赛了,精市的身体……”雾夏有意无意地提到。“没问题哦,反正也轮不到我上场。”幸村一摊双手,耸了耸肩。

  • 谦君一梦在线阅读第七章

    伴随着常玉怀的昏死,他所带领的队伍很快就被宋军骑兵击溃;毫无抵抗力的四散逃亡。那名宋军总指挥见这些弓箭手已经完全丧失抵抗能力,他并没有下令去追击那些溃逃的魏军弓箭手,而是下令调转马头,去追击现在正在朝山涧撤退的那些魏军!毕竟这才是块大肉,此时的虎奔军和那些剩余的弓兵,由于接到了撤退的命令,立刻有组织

  • 请叫我卡牌大师在线阅读第九节

    有了李典的加入,貂蝉顿感轻松了不少。再过半个月,对,半个月,安置区内将会彻底改变。入夜时分,貂蝉的房间内,烛火下,是貂蝉孜孜不倦的身形。“哎~哎呦。”伸了一个大懒腰,看着竹简上写的密密麻麻的规划,貂蝉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份规划中,未来此地还将会建设一座造纸厂,以及一处工厂家属区,完了剩下的地方,则

  • 其实我是富二代在线阅读第10章

    成王的路上总是充满着坎坷。但少女并不厌恶坎坷,相反,她想要通过坎坷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去成为王,然后拯救故乡。勇敢,高洁,善良到‘多管闲事’的地步,老让周身的‘骑士’们深感苦恼。这就是名为SaberLily少女的冒险故事。亦或,该称其为‘亚瑟王’。总之,心中抱有成为之想的少女,在一片魔法阵之中,她睁

  • 九州苍穹赋之面色一愣(7)

    铛的一声,一阵酥麻感传遍了俊朗男子的手臂上,震的俊郎男子的虎口都有些微微发麻。俊郎男子心中感叹这年轻小子好力道,但是心中也是惋惜,可惜眼前这人好好的好汉不做却是当了劫匪,若不是这人是劫匪的话,俊朗男一定要和他结交一番。不过想归想,俊朗男子见一枪不中,连忙往后撤去一步,甩了甩还有些酥麻的手臂,接着也是

  • 第七天的黎明在线阅读第五章

    “公子。”玉玲珑不好意思地提醒刘迟默。刘迟默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即别过目光。“我知道了。”他轻描淡写的知会了一声。“没什么事去忙你的吧。”“是…公子…”玉玲珑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刘迟默预却先挥了挥手制止,她只好把想说的话噎了回去。踌躇着,叩身行礼告退。刘迟默不再看她,将目光移开。玉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