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农门贵子汗血明骓

作者:昭素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叶涯迹情不自禁赞叹:“可真是一匹好马,你就直接叫它五明马?”

秦行歌抚摸它雪白的长鬃,听见叶涯迹这个问题,竟不知怎么回答:“我不怎么叫它名字。”

叶涯迹奇道:“那你平时怎么与它交流?”

秦行歌愣愣道:“平日里吹个哨子就行,它明白我的意思,”他冥思苦想许久,终于道,“义父倒是给它取了个名字,唤作明骓。”

叶涯迹将这名字咀嚼了好几遍,叹道:“明骓,明骓,好名字!它如今多大了?”

明骓甩了甩头,打了个响鼻,鬃毛也飘扬起来,秦行歌拉着叶涯迹躲开,还是忍不住转过头去咳了几声,明骓连忙上前讨好地蹭了蹭他的背。

秦行歌挡住它的长脸,回答叶涯迹的问题:“刚刚四岁,它是我得胜归来时,义父送我的贺礼。”

叶涯迹看着秦行歌,笑容满面地问道:“我能不能摸一摸它的鬃毛?”

秦行歌点头:“当然可以。”

月光下,明骓一身毛发如同光滑的绸缎,肩上月牙闪闪发光,秦行歌引着叶涯迹,探上它颈上的白毛,秦行歌小声叮嘱他:“用力别太大,明骓温顺,只要不让它感到威胁就行。”

叶涯迹听从他的话,将手没入明骓的鬃毛中,它毛发触感有些粗糙,很厚实。

他又摸了一把明骓如墨的被毛,意犹未尽地收回手,咂摸了几下,觉得手感甚好。明骓却忽然将它的大头探过来,在他身边嗅来嗅去,唬了叶涯迹一跳,连忙要往后躲。

秦行歌眸中带着清浅的笑意,声音却依然平淡无波:“它是在记你的气味,以后再看见你,便就知道你是谁。”

叶涯迹闻言,停住后退的脚步,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任由明骓鼻翼扇动,吸入他身边的味道。

明骓嗅足了,扬起头来,叶涯迹这才松懈下来,眼睫扇动,四蹄轻踏,显得有些焦躁,秦行歌轻扯缰绳,头靠在它耳边,悄声道:“不急,我们会离开的。”

叶涯迹没听见秦行歌的絮语,他满腹心神都在明骓肩上的弯月上挂着。

“它喜欢哪种马草?”叶涯迹又问。

秦行歌反应慢了半拍,沉吟一会儿,缓缓道:“它不挑,不过喜欢吃甜味重的,平日里最喜欢紫花苜蓿。”

“苜蓿?你是说那种长着三叶或者四叶的草?”叶涯迹道,“我没有养过马,并不是很清楚。”

秦行歌点头应是:“对,那就是紫花苜蓿。”

“那我明日便通知他们一声,把明骓的饲料都换成紫花苜蓿。”叶涯迹看着秦行歌,轻快道。

秦行歌偏头看他,眼眸清亮如水,他轻轻摇头,手仍旧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摸着明骓的鬃毛,明骓舒服地抖了抖身子。

他低声道:“不必,惯着它,它日后就会挑嘴了,以后行军打仗吃些草根都有可能,用平常草料喂它就行。”

叶涯迹怔忪片刻,随后笑起来:“你对它可真狠。”

秦行歌嘴角勾起一抹笑,也不搭话,两人就这么站在湖边,吹着夜风,相对无言。

宁静很快被打破,夜风捎来叶芳致远远的声音:“涯迹,你在马厩做什么?”

明骓乍听见叶芳致嘹亮的嗓门,惊得扬起前蹄,嘴里呼哧呼哧地喘气。

叶芳致行色匆匆地走来,看见秦行歌与明骓也在,喘了口气,冲他行了个礼:“秦将军。”

秦行歌微微颔首:“叶公子。”他手中用力,将明骓安抚下来。

叶芳致连声道歉,看秦行歌忙着安抚马儿,手上一扯,就把叶涯迹拉到一边,凑到他耳边问:“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叶涯迹满脸无辜:“我陪秦将军来看他的马。”

叶芳致咦了一声:“马?那匹就是秦将军的马?”

叶涯迹点头:“对。”

叶芳致吃惊:“你知道这马什么来头不?”

叶涯迹反过来问他:“什么来头?”

“大宛的汗血千里马,看着是比普通的马要纤细一些。”叶芳致看着明骓,啧啧称赞。

叶涯迹:“怎么?这方面还有说道?对了,你怎么来找我了?粮草衣物都安定完了?”

“这个待会儿细说,我早上不是与你说好了,晚上咱们兄弟俩好好吃一顿,聊一聊,我刚忙活完就去天泽楼找你,没见着你,还是侍女告诉我,你刚刚往马厩这里走,我这不就过来了。”叶芳致坦然道。

叶涯迹有些不大好意思:“你不说,我都忘了。”

叶芳致笑道:“你这健忘的毛病怎么到现在都没改过来,不急,你先安置好秦将军,再来君风院找我也行,我先去张罗些吃的,就先过去了。”

叶涯迹:“行。”

说罢,叶芳致又与秦行歌道别,这才施施然离开。

等叶涯迹回头看秦行歌时,发现他正牵着缰绳,怔怔地望着西湖。

冬日里的夜风,虽轻柔,却依然冷的刺骨,风吹拂起了秦行歌的长发,露出他光洁如玉的半张脸,他眼神空茫,似乎在看远方的山影,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夜空湖水都没能倒影在他漆黑的眼眸中。

他身上披着的外衣,身边站着的骏马,都衬得他身形瘦削。

没了那股金戈铁马的沙场气息,秦行歌如今看来,也就是个单薄的年轻人,脆弱而易折。

叶涯迹脑子里天马行空,嘴里却道:“行歌,该回去了。”

过了很久,秦行歌才缓过神,呆呆地转头开口道:“好。”

明骓咴咴地鸣叫,前蹄划拉着地面,看起来很焦躁,秦行歌抚摸它的鬃毛,还是转身离开了。叶涯迹回眸望了明骓一眼,这匹四蹄雪白的骏马大眼湿润,像是含着泪。

真通人性,也不知道是怎么养大的,叶涯迹心想。

秦行歌的手冰冷,也不知道是重伤失血导致的体虚,还是冷风吹拂所致,叶涯迹将他送回小颖园,看着他躺上床,盖好被子后,才放心地离开。

确定叶涯迹走远后,秦行歌翻身起床,推开了窗,静静地望着西湖夜景,一动不动。

叶涯迹离开小颖园后,转了个弯,前往君风院。

君风院在名剑堂旁边,过几天的弱冠礼便在名剑堂举行,叶涯迹在君风院的院门前踟蹰了半晌,看着灯火通明的小楼,想起少年时自己在这座院子里习武的场景,忽然觉得一阵惆怅。

他视线落到院子角落的木桩里,那时候他才开始练剑,常常拿着轻剑,练得晕头转向。教导他的是位温柔的女子,名唤张霞。她常常穿着长裙,戴着发钗,漫不经心地握着长剑,教导他时,轻轻松松就能让他趴在地上,毫无还击之力。

后来稍微长大了些,他渐渐能在张霞手下走过十招、二十招、三十招,直到五年前他离开藏剑山庄时,终于能轻易将她击败,一如小时候被她击败一样。

叶芳致在房里就看见叶涯迹的身影了,等了一盏茶时间,见他竟然不动了,心里纳闷,索性站起身走到门前,喊道:“涯迹!”

叶涯迹这才如梦初醒,哎了一声,匆匆走进房中。

两兄弟走上二楼,窗边放了一张矮桌,上面一瓷瓶,两瓷杯,还有几份小菜,看着便让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

“坐。”叶芳致道。

两兄弟便盘腿坐下。

今晚月华如水,房中点了两盏灯,烛火摇曳,四周都极安静,正适合谈天说地。

酒刚刚温好,叶芳致替叶涯迹斟满酒,将酒杯递给他,笑道:“你这几年喝过酒没?”

叶涯迹接过酒杯,想起在西域喝过的葡萄酒,遂老实说:“喝过。”

叶芳致哼笑:“亏我还以为你这么老实,一定没喝过酒,今晚想让你尝尝鲜。”

叶涯迹抿了口温好的清酒,口感很舒服,味道与葡萄酒并不一样,他回味了一会儿,才道:“去西域时,喝了葡萄酒,清酒倒是没喝过。”

叶芳致给自己倒好酒,一口饮尽,拿起筷子吃了口小菜:“这还差不多。”

叶涯迹喝了一小杯酒,脸色已经有些发红,不过脑子还算清明,他已经憋了一肚子的问题,不吐不快。

“哥,张霞师父,去哪里了?”他压低声音问道。

叶芳致嚼着小菜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等菜下了肚,才不紧不慢地说:“你走后没多久,她就离开山庄了,你要是能碰到你爹娘,估计也能顺便见着她。”

叶涯迹哦了一声,抛出第二个问题:“你说秦将军的明骓是汗血宝马?你从哪儿知道的?”

叶芳致放下筷子:“你说这个啊,其实我也不确定,你知道睢阳打的那场仗吗?”

叶涯迹:“略有耳闻,听说极惨烈。”

叶芳致道:“睢阳那场,不仅是惨烈了,用人间地狱来形容才更为恰当,秦小将军被发现的时候,是睢阳城陷落后大半个月。”

叶涯迹奇道:“大半个月?”

“对,大半个月,当时安庆绪直接冲进睢阳,把里面的人杀了个精光,一个活口都没留,尸体都堆成了山。秦小将军出现的时候,是被一头狼驮着,带到天策府营地的,他那时候就剩一口气了,手里还拿着枪,浑身都是伤和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又怎么活下去的。”叶芳致说起这事,很是唏嘘。

“秦颐岩将军心疼他,就送他一匹汗血宝马,就是你说的那个明什么来着?”

“明骓。”叶涯迹提醒他。

延伸阅读

我用古籍玩转都市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dav8.shtml
昨晚和祁铮谈崩了,舒郁也没恼,她对着祁铮有着天然的好感。再说了毕竟就只是搭伙过日子,

末世偷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6uuj.shtml
“好!哈哈哈……”李天通拍了拍桌子,放肆的大笑在李天通居住的地方,都可以听到李天通的

红楼之贾环下山第一章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b7fa.shtml
“林桃!我限你1小时内赶到片场,不然你以后别想再从我手里拿到演戏的资源!”林桃被手机

都市之超神科技我来看看你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xbrc.shtml
天雪楼的后院与前厅相比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所在,这里是一个极安静的地方。走过一条长长的紫

洪荒之山河尊神在线阅读地狱火俱乐部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p97o.shtml
今天早上的时候,陈曦召开一次俱乐部年度大会现在能来的应该来的差不多了,在平时地狱火俱

神龙啸天变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xtdz.shtml
午饭时间,一辆出租车停在高端住宅区御园的别墅区域大门前,靳童从后排座位里跨了出来,和

许念复仇记在线阅读故人的影子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g90w.shtml
不出一刻钟,展位电源接通。黄毛又屁颠屁颠的回来了,悄悄的凑到李山跟前,“山哥,您老人

寻仙路之龙飞九州之锋芒(4)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gqoc.shtml
午后山林间,少女轻捷灵活的身影,轻巧的穿梭于高耸的树木之间,伴随着钢索连续不断的震颤

完美丫鬟守则之要个手机号码有这么难吗?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drer.shtml
全场沉寂,所有人都不说话。如果连这道料理,都能在绘里奈的嘴里,感到难吃。那么,所有人

末世南瓜车[快穿]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odditiesantiques.com/aec3.shtml
尹缨看着陆今淼发来的一串省略号,没琢磨出来她到底来不来,再发信息,陆今淼暂时没回。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查理九世之蔷薇月夜在线阅读第八章

    “师母你给我们做什么好吃的啦!”将大衣和围巾什么的摘下来放到沙发上,徐秀川朝厨房的方向喊道。涂教授装作生气的敲了一下他的头,他便卖乖的笑了笑坐下。涂师母一直不喜欢做饭的时候有其他人在厨房呆着,所以即使他想帮忙,涂师母也不会让他进去。涂师母一边用锅铲翻炒着锅中的菜,一边回话道:“牛骨汤,还有清蒸鱼什么

  • 家教 竹马的他第1章在线阅读

    001章入宫为庶妃“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师果毅公遏必隆之女钮祜禄氏钟祥勋族,出身名门,纯良淑德。兹奉太皇太后慈命,册封尔为妃,于十一月初一入宫。尔其祗承象服。昭勤俭以流徽。笃迓鸿禧。履谦和而裕庆。钦哉。”宣旨的太监声音尖细,可是并没有人介怀这些。安和一脸平静地叩首谢恩,赤金镶月白石玉兰花耳坠随着动

  • 八零俏佳人木盒

    陈启君的匆忙离开,李淡水并没有在意。李淡水把手里拿着的木盒上下左右看了个仔细,古董鼻烟壶很奇怪,可是装着古董的这个木盒倒也是件好东西。木盒子除了盖子上刻着片片花朵和几片陪衬叶子,再无其他,木是上好的檀木。他不懂花,实在看不出这是什么样的花。今天晚上李淡水要自己看店,就让汤文文早早的下班走了。天色渐渐

  • 璀璨星途在线阅读第三节

    “阿泽......”泰熙有些沙哑的声音传出,声音透着一些委屈一些难过。“别哭。”阿泽细细擦掉已经冰凉的泪水,慢慢坐在泰熙身旁。“啊,原来我哭了。”有些难以置信,“当时妈妈离开的时候我都没有哭的,我说过要坚强的。”泰熙看着阿泽的眼睛,久久不语。阿泽笑得温厚,默默抚摸泰熙的头发:“我们的小公主真的很勇敢

  • LOL:儒雅随和就能变强在线阅读第六章

    晚风凉,云泠抱着一个大土陶罐走在街上,特别醒目。出了竹桥街再走二十分钟左右,能到江边,沿着江岸越走人越少,到最后会有一段江滩是没有栅栏的,石阶一直延伸到江水处,有些荒凉,平时很少有人来。这附近有一片小桃林,说是桃林,其实也只有十几棵树而已,且都是那种难以结果的小桃树,弱不禁风的。云泠把陶罐放在地上,

  • 【庆余年】书在线阅读第七节

    “脑残吧,老子又不是NPC!”曲尘真是要被气死了。这个时间段,绝大部分玩家都在这里练级了。也不知道是谁嚎的这么一嗓子,搞得大家都围在了马车旁边。“隐藏任务应该有装备奖励的,快看看怎么触发啊。”又有人喊了一嗓子。大家听到【装备奖励】四个字,眼睛都放光了。毕竟,这个**的爆率实在感人。别说装备,**币都

  • 我敢拿头撞佛祖之第九章

    两日后。H市,高铁站。叶修裹着羽绒服,手里拿着一条扎眼的红色围巾站在高铁站外面看着涌动出来的人群望眼欲穿。仔细想了想,这貌似还是他第一次来车站接人。几分钟后,叶修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那抹自己等待已久的倩影。“星月!”叶修朝着简星月出来的方向挥了挥手。走出站口的简星月看到等在外面的叶修有点意外,拉了拉扣

  • 爆裂无声在线阅读初学电脑

    下班后,难得也不用去做兼职派传单,我又不想太早回去别墅对着那四位大小姐,便在附近公园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刷刷抖音也好。“林光,你怎么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响起。“呃……怎么是你?”我非常错愕,因为那个少女正是周霞。“嘻嘻,我出现在这边,会很奇怪吗?林光。”周霞狡黠的轻笑道。“当然奇怪,这个公园

  • 老子是蚩尤第二章

    黑暗中童瑛被人裹挟在腋下,并不能看清楚周围的景致,这人带着她跑了一路,却听不见一点喘息声,反而移动速度十分快,童瑛心里暗暗吃惊,她虽然不算胖,少说也有百十来斤,对方带着她狂奔竟然轻巧得完全不带喘息,身体素质这么好?察哈尔这会儿简直激动得要哭了,他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偷了个女人!江城回来的时候鬼鬼祟

  • 我在异界当邪神第三章在线阅读

    “的确!想不到铸剑山庄不光有着最好的铸剑之法,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剑诀!”那冷冷的声音淡淡地开口说道。随着那冷冷声音地开口,只见那白玉般的手掌狠狠的一捏,那高大十数丈的长剑便如同满是蚁穴的沙堤一般,轰然倒塌!然后只见那黑袍之人伸手对着远处的护卫平平的一推,那护卫全身的骨骼骤然全部折断,还好只是折断,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