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在线阅读自由(一)

作者:甜七柒 来源:小说阅读网

就在林琅发愣的时候,旁边一只鸟一个翅膀扇过来:“灰,发什么愣呢,快下雨了,飞快点!”

继承了一部分灰的记忆的林琅晃晃脑袋,先跟上这个朋友的飞行速度。

它们最终飞到了一处悬挂在崖壁上的鸟窝,等灰停下来后,朋友推了他一把:“你的窝在那里,你飞我窝里干什么!”说完把林琅驱赶出了自己的窝。

林琅晕了一秒,停在半空中,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窝在那里,跌跌撞撞的飞过去,终于找到后,他合起翅膀窝在里面,勾着脑袋闭上眼睛,梳理接受到的信息。

他这次的任务是帮助一对鸟夫妻寻找自己的孩子,让它们的孩子获得自由,这对夫妻的孩子被捕鸟人抓走了,遍寻无果,最后含恨离世,寻子未果,化为执念。

在脑海里把那只小鸟的形象,想了又想,确定记住后,林琅睡了过去,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寒风,冰冷的鸟窝渐渐随着他的体温变得温暖起来。

第二天,雨过天晴。

林琅是被拍醒的,有鸟在叫他:“灰,灰,不要睡了,我们走了,快点跟上——”

林琅发愣:“我们要去哪里?”

“当然是飞往温暖的地方啊,你怎么连这件事都能忘?快一点跟上我们的队伍!”

林琅摇摇头,他不能离开,他要去找那只被抓走的鸟:“我不去了,你快点跟上队伍吧!”

那只肥肥的鸟愣了愣,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林琅:“你在发什么疯?你想留在这里被冻死吗?马上就要入冬了,我们本来就出发的有些晚。”我可不跟你一起留在这里等死!

林琅神色坚定的摇摇头:“我有事情还没办完,等我办完了就追上你们,放心吧!”

肥肥的鸟将信将疑的扑扇着翅膀,“那好吧,那你要快一点。”每年总有那么两三只会很晚才飞到地方,他只是奇怪灰怎么忽然要晚飞,它能有什么事儿?一只单身鸟,也不用拖家带口的,想了想,肥肥扇扇翅膀,跟上队伍,没有继续想这个问题。

大部队走后,陆陆续续又走了几波,最后只剩下小鸟两三只,林琅就是其中一只,他没有什么犹豫的,飞往离这里最近的城市,历城。

历城是夏国比较偏远的一个城市,但因为依山傍水,环境清新,算是不错的旅游胜地,山里也常有人驱车而来拍照采风。

林琅并不担心自己被冻死,毕竟他已经不是最初毫无灵力,小心做任务不敢浪费一丝一毫灵力的那个林琅了,他现在的灵力够他在做任务的时候消耗那么三四次,五六次也说不准。

虽然能消耗了,但林琅还是想要攒多点灵力,以备不时之需,目前现在没啥忧虑的地方,他是觉得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不过,就算做任务的时候能用,所能用的地方也有限,对,灵力在执行任务时,是有局限性的。

林琅没有傻乎乎的自己飞过去,而是找到一辆下山后准备回历城的旅游车,坐在车顶上,毫不费力的回了历城。

等到了历城,林琅跟旅游团的大巴分道扬镳。

据任务上给的线索,那只鸟的大概范围在西城,而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在最北的地方,而且历城这么大个城市,还真是不好寻找。

在寻找之前,林琅觉得,当务之急是先填饱肚子。

好饿啊,好像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出发之前只吃了几个野果的果肉,喝了点汁。

城市就是这点不好,虽然东西多,但是不好接近啊,人来人往的惹人注意,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抓到。

去哪儿吃呢……

林琅飞来飞去,看着四周,最后锁定在了一处水果摊上。

利用矫健的身手和聪明机智的头脑,林琅非常不好意思的偷了一颗车厘子,好像这个挺贵的,但是就这最好偷,林琅偷偷摸摸的噙着车厘子飞到一处房顶,因为嘴小的缘故,用了十几分钟才吃完,不过好像一颗不顶饿啊。

林琅很想拍拍肚子,但打开发现是翅膀,拍起来有些不方便,作罢。

正在林琅准备打开翅膀飞离这里时,只听破空而来嗖的一声,接着就是一疼,有什么东西打到了他的右爪,他飞起来回头看。

看到是几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躲在窗户那里,搭在窗户上的手,赫然拿着弹弓。

——熊孩子。

林琅不准备跟他们对着来,迅速往天上飞。

远远还能听到他们大呼:“它飞走了!好可惜!”

“那一下你应该用点儿劲儿,不然早躺地上等我们去捡了!”

“对啊,都快冬天了,鸟都没以前灵活了,你怎么打的那么轻!”

几个男孩吵吵嚷嚷的离开窗户,走了。

林琅发出嘶嘶的声音,有点疼,似乎有点破皮,还说打轻了,一点都不轻好不,感觉整个右爪都用不上劲儿。

这帮熊孩子!

算了,不跟熊孩子计较,疼一疼也就过去了,毕竟经历过车祸那种碎骨割肉的疼痛,别的痛现在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

林琅又偷吃了点水果后,继续出发了。

他以为的小小的疼痛,渐渐变的越来越痛,甚至有发炎的征兆,但因为天气越来越冷,林琅也越来越着急寻找那只小鸟,就没放在心上。

终于,成功的晕倒了。

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被谁拎了起来,好难受啊,这叫什么,出师未捷身先死?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拎着自己的那人用略显嫌弃的声音说:“姐,我捡到了一只不够塞牙缝的鸟……”

“拿过来我看看。”

“它怎么样?”

“伤口有些发炎,没关系,护理几天,再养养就好了。”

“那我回去了。”

“NO,NO,NO——”顾兰对弟弟摇头,“我很忙,你自己带回去给它做护理。”

顾衍皱着眉头,不情不愿的拎起装着小鸟的鸟笼,“真麻烦,你这里这么多人,怎么可能护理不了。”虽然嘴上嫌弃,动作却放的很轻柔,林琅心里发笑,安心的睡着了。

顾兰摇摇头:“你捡回来的,肯定要你负责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伤,一般这种情况,包扎好后,我都建议主人带回家修养,它没主人,我只好找送医人员,也就是你了。”

顾衍抿着嘴,无言以对,扯了下单肩包的背带,拎着鸟笼子说:“我回去还要打球,谁有空护理它——”说完,挥了挥手,走了。

“死小子——”顾兰翻了个白眼,继续整理病例报告。

回到家,顾衍把鸟笼子放到桌子上,看到林琅还没有醒过来的征兆,一脸怀疑的看着林琅说:“她的医术到底行不行啊,怎么跟死了一样……”

刚说完,手机叮咚一声,收到一条信息。

顾兰:不要怀疑你姐我的医术,给它准备点吃的,醒过来吃点东西就好了,这种天气,晕过去,多半是饿的了。

顾衍一头黑线的合上手机,去厨房里拿出冰箱里的面包片,弄成碎块,放到鸟笼子的食碟里,又弄了矿泉水,做完这一切,才拿起房间里的篮球,关上门出去了。

等顾衍回来,林琅还在睡。

洗完澡,林琅还在睡。

吃完晚饭,还在睡。

顾衍深深的怀疑姐姐的判断,“你确定它没死?”

刚洗完澡就被叫过来的顾兰擦着头发,站在鸟笼子面前,摸了摸林琅的身体,对顾衍说:“大概飞了很久,没怎么休息,又累又饿还受了伤才导致睡了这么久,别担心了,好好睡你的觉,明天还要考试呢。”

顾衍否认道:“我没担心,我只是不想让一只死鸟待在我的房间里。”

顾兰懒得理他,擦着头嘱咐了一句早点睡,帮他关上门走了。

顾兰一走,顾衍看看林琅,伸手指进去摸了摸林琅的身体,确定还热着后,把电脑关了,关灯睡觉。

早上等顾衍醒过来时,先看了一眼鸟笼子,本来是平躺着的林琅,此时蹲立在鸟笼的角落里闭着眼睛休息。

顾衍下意识舒口气,扬起嘴角,穿着睡衣,打开房门,对隔壁早已经起来正在化妆的顾兰所在的方向说:“它醒了!”说完,也不等顾兰回应,又转回去看林琅。

林琅听到动静就睁开了眼,看到一个五官俊俏的少年走过来撑着膝盖看他,他歪了歪脑袋也看向少年,没吱声。

顾衍看到鸟笼子里的面包被吃的差不多了,用手指弹了下鸟笼子,语气轻松的说:“等着,我去给你再撕点。”

顾兰化好妆,换好衣服出来,就看到顾衍拿着一叠面包碎块进进出出的。

“不用那么多,赶紧洗漱换了衣服吃饭,我送你去学校,到底要不要考试了?”说完,听到顾衍应了一声,先下了楼,保姆看到顾兰下来后,把一直熬煮的粥盛好端上来。

顾衍收拾完,临走之前,对林琅说:“下午回来给你带点葵花子,拜拜啦——”走到门口又回到对它说,“坚持啊,别我一回来,你却挺尸了。”

林琅又好气又好笑,算是回应般的叫了一声。

顾衍关上门,拎着书包下楼。

路上平时都不爱说话的顾衍难得主动跟顾兰闲聊了一句:“它怎么那么老实。”没有像宠物医院里别的鸟那样不停的扇着翅膀折腾来折腾去,聒噪的很。

顾兰耸耸肩不以为然道:“可能是因为胆小。”

“不,它的眼神给我的感觉一点都不胆怯,反倒很……很平静。”

顾兰看弟弟一眼,等绿灯的时候伸手想要摸顾衍的头,被顾衍躲开,顾衍一脸嫌弃的问她:“你干嘛。”

顾兰笑着说:“你刚刚对我说,你从一直鸟的眼神里看出了平静?”

“……”被这么一嘲笑,顾衍也开始怀疑自己,刚刚他竟然说从一只鸟里看出了平静?虽然心里在奇怪自己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觉得一只鸟的眼神……但面上仍旧保持着一贯冷酷的形象,不承认这话有点摸不着头脑。

延伸阅读

叮当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p5xb.shtml
叮当动漫科技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致力于婴幼儿早期教育产品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为

深华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yd3r.shtml
深华机械设备公司-市场部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参与原广东省生物技术研究所改制,在广州注册

枝稻小食堂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mhy.shtml
枝稻小食堂对每一块肉都用心挑选,对每一粒米都严格挑剔,认真把握好制作的温度和时间,只

水沐江南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y0oo.shtml
水沐江南致力于为客户营造典雅、舒适的办公和家居环境,追求尽善尽美的服务理念。水沐江南

香兰休闲食品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g5dw.shtml
香兰休闲食品是广东省糕点行业的老牌,数十年来多次荣获包括金质奖在内的荣誉。目前该品牌

森林标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x5rb.shtml
森林标蜂蜜主营蜂蜜、蜂蜜,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哈尔滨穆府食品销售有限公司具备蜂蜜、蜂

圣迪丝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d09b.shtml
圣迪丝品牌(洗衣)干洗连锁加盟机构(山东)作为源自德国的干洗连锁品牌,专职从事(洗衣

爱尚泥硅藻泥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4nt.shtml
“爱尚泥”品牌由广东爱尚泥硅藻科技有限公司(与吉林省爱尚泥硅藻土有限公司共同斥资1亿

创驰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xnsd.shtml
暂无

王师傅私房牛肉面加盟  http://www.airporttransfers-geneva.com/7w3.shtml
王师傅私房牛肉面作为中国餐饮连锁经营产业的领军品牌,其品牌本身就是巨大的无形资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代仙缘第六章在线阅读

    叶城冷漠的看着被一群丧尸撕咬的潘瑜和男子,场面可谓是相当的血腥和恶心,但叶城可是在末世生存了十年,比这还要血腥的场面都见过。那群丧尸吃完了潘瑜和男子之后,就朝着叶城而来,现在的丧尸要比之前还要强大很多,然而对于叶城来说,这样的丧尸如同蝼蚁,就算让这群丧尸咬,都咬不破叶城的防御。不过叶城可不会那样做,

  • 时空旁听生第8章在线阅读

    “前两天,小王不是刚来过么!”“这不是您家情况挺特殊么。所以,上面领导让我我们特殊照顾!”周渔就这样,提着两厢牛奶进了门。老人给他到了被热水。手已经抖的不行了。“阿姨,我今天来呢。就是想了解下情况。你家里还有其他人么?”周渔刚说完。老人哭了起来。原来,老人原名叫朱慧珍,丈夫叫李长孝。都是这旁边小学的

  • 臭屁天神第2章在线阅读

    三个月过去,在这期间林墨依旧坚持每日用爷爷的教的方法练体,除了每日采药,他也没闲着,有空的时候就打听天启之日的消息。这才知道,原来,天启之日,是天启大路上十年一次的重大日子。天启大帝定下了天启大陆的规则,将天启大陆带出了蛮荒时代的中古,迄今已经十万年。天启大帝修改天道法则,每十年,天道会降下天启印记

  • 创世神器系统之那个被誉为数学大佬的男人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苏家议事厅,高位之上的少年yin沉着一张俊脸,单手握拳,猛地击落在了一旁的案桌上。造价不菲且以牢固抗磨著称的龙角桦树案桌在这拳下不堪一击,应声碎裂。跪在下方的掌事战战兢兢,抱拳低头道:“山脚寒树……山脚寒树不见了。”苏凌风磨着牙,眼中的狠厉宛若要变成寒渣掉落出来一般:“到

  • 圣修武第一章在线阅读

    “混沌之初,天地崩裂,自以太初始,物泽天地,然生万物之生灵,命之天脉.....”天地阴寒漫天雪花飘落而至寂寥无声,四方城内位于南边角落的集市街道上一处商铺门口挂着鸿药店铺的牌匾。商铺内却传来阵阵夜读朗诵声,只见一名少年约莫十五六岁一条银白发带整齐的将束发发髻挽起,束发之下一张清澈的脸庞,宛如雕刻般分

  • 状元郎的教书日常引子

    千百年的岁月何时被提起,神话的现身又怎么算人们信服的启迪,早在几千年前神魔乱舞——天下民不聊生,这时各门各派各族一片争斗,天下厮杀至此。最后,有三个种族平定了大乱的天下,可是,天下怎么能被三个信仰不同的种族所占据?明争,暗斗,结盟,最后两族合力将战斗力最弱得神剑门一族族渐渐排挤出去,不过在一次深山的

  • 海贼之武之荣耀九天玄塔

    “好了,该取你的心头血了。”君映雪露出得意的笑容,拿出一座乳白色的小塔。小塔在感应到君予安的气息的时候,想要进入君予安的丹田之内。君映雪紧紧的握着塔,“哼!以后你的主人是我!”在靠近君予安的时候,君予安体内积蓄的灵气全部释放出来,发出爆炸声。君映雪也炸飞了出去,手中握着的塔也飞了出去,“灵气自爆,你

  • 武侠之开局欺骗朱无视在线阅读第5章

    锤石上前几步,一个眼插进了草丛,突然看到三个人躲在草丛里,把他吓的转身就跑,马良岂会让他如愿?大招月神冲刺突到锤石脸上,然后月之降临将其拉到身边并减速。站在身后的林海涛看到马良这套操作,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鄙夷,皎月的强大之处,是因为她是所有carry位的噩梦,她拥有不可思议的连续突袭手段。只要皎月的新

  • 仙界强者之心第六章

    朴允思来想去对自己莫名背锅这件事始终咽不下气,但凭他自己的智商要抓到那个让他背锅的人似乎有点难度。朴允想了想,没怎么犹豫就向谢谨求助。——谨哥,在?谢谨做贼心虚,这会儿看到朴允发过来个短信都有点一惊一乍的。刘洋洋:“我谨哥这是怎么了,是什么搅动了我谨哥平静了十七年的心湖,是爱情吗?”徐连成:“有一种

  • 杀神修罗在线阅读第3章

    K国,位于非洲东部,赤道横贯中部,与索马里交界的东北省东部地区的一个小县城里,居住着数万民众,这些群体都是属于该国贫困线下的老百姓,这个小县城地广人稀,散落居住在非洲草原的各个角落。因为地域贫瘠,经济不发达,再加上邻国索马里内战冲突不断,非法武装尤其活跃的原因,这里的老百姓除了受到各类疾病的肆虐外,